發雜中文目錄

薛家小媳婦第99章

時間:2018-12-08作者:笑佳人

九月十九,葫蘆村又有個姑娘要嫁出去了。

天剛蒙蒙亮,葉芽四人就趕到了二嬸家,薛鬆他們在外麵忙活,葉芽在屋裏幫春杏準備。其實也沒啥需要她做的,今早要用的東西昨晚便已備好,她幫著春杏穿好繁瑣的嫁衣,然後就是看喜婆替她梳頭打扮了。

紅衣似火,粉麵朱唇,垂眸抿唇笑,眼角眉梢,全是新嫁娘的羞澀甜蜜。

葉芽倚在炕沿上,望著鏡子裏的人,心情,不由自主地有些複雜。

春杏是個好姑娘,她是她的好堂妹,如今她要嫁給一個喜歡她看重她的好男人,葉芽真的替她感到高興。她由衷地為春杏祝福,祝福她與林宜修幸福美滿,白頭偕老,兒孫滿堂。但作為一個女人,她抑製不住地羨慕春杏。

她靜靜地站在薛家親眷中,麵帶微笑,看著春杏遮著紅蓋頭向林氏夫妻辭別,看著她伏在薛柏背上,然後被他的三哥背到花轎裏,蓋頭微微晃動,露出細白精致的下巴。而她的新郎,穿著大紅喜服騎在高頭大馬上,將親自迎接她過門。到了林家,他們會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對拜,到了晚上,他們會有一個終身難忘的洞房花燭。

一個姑娘,經曆過這些,便會幸福地成為一個女人。

而這些,都是她錯過的,這輩子都錯過的美好,再也無法填補的遺憾。

她的爹娘,不像林氏夫妻疼春杏那般疼她。她沒有為她著想的哥哥,也沒有抱著她哭的稀裏嘩啦舍不得讓她走的弟弟。她的婚事,沒有三媒六聘,沒有親人祝福,沒有嫁衣花轎,也沒有洞房花燭。她的男人,他們……

葉芽愣住,情不自禁地在一眾親眷裏尋找三人。

薛鬆就站在她對麵,目光深沉地望著她,好像能看穿她的心事一般。薛柏,薛柏要跟虎子去林家送嫁,可她避開薛鬆的視線,朝花轎那邊望過去的時候,恰好薛柏也朝這邊看來,距離太遠,她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緒,可他朝她笑了,溫和如春風。薛樹呢,她找了一圈,沒有找到。

“媳婦,你也做身紅裙子吧,你穿上肯定特別好看。”

薛樹突然從她身後冒出來,笑著看她,一雙鳳眼純淨明亮。

旁邊傳來婦人善意的笑聲,葉芽羞惱地瞪了薛樹一眼,快步朝門口走去,那邊轎夫們已經抬起花轎,要出發了。走著走著,明媚的陽光好像突然間照到了她的心底,驅散了方才的淡淡悲傷。是啊,她的婚事,的確有諸多遺憾,可她的男人們都是好的,他們愛她護她,與這些相比,那些錦上添花的虛禮,其實真的沒那麽重要了。

她發自真心的笑。春杏是幸福的,她,同樣幸福。

吹吹打打聲中,花轎遠去,薛家熱鬧一番後,賓客也都各自回家了。葉芽留下來幫林氏收拾碗筷,洗洗刷刷,忙到後半晌才徹底閑了下來。請客宴席還剩下許多酒菜,林氏留他們在這邊用飯,三人也沒客氣,陪兩位長輩吃完才走了。

日落西山,薛鬆想關門,卻見薛柏從遠處走了過來。

“不是說晚上住鎮上嗎?把虎子送回去了?”薛鬆疑惑地問道。

薛柏身上有不小的酒氣,人卻很清醒,“嗯,送回去了。二嫂呢?我看她白天好像有些難過。”

薛鬆臉色微沉,一邊關門一邊道:“屋裏待著呢,現在看著沒事了。”

“哦,我去看看她。”薛柏說完,放輕腳步往裏走,舀水洗漱之後,才去了西屋。薛鬆跟著進來,看看西屋門簾,轉身去了東屋。他去也沒用,什麽也不會說,不如讓三弟好好勸勸她。

葉芽累了一天,回來就躺炕上了,薛樹坐在一旁給她揉肩膀,薛柏進來的時候,葉芽正讓薛樹去關門呢,免得被薛鬆撞見兩人這副樣子。雖說跟薛鬆在一起了,她還是不想讓他知道她竟然如此使喚薛樹。

哪想薛鬆沒瞧見,被薛柏撞上了。

葉芽臉上火燙,撐著就要坐起來,偏偏薛樹使勁兒按著她,“媳婦別動,這邊還沒捏呢。”臊得葉芽根本不敢抬頭看薛柏,腦袋埋在枕頭裏裝死。

薛柏立在原地愣了一會兒,隨即笑道:“二哥二嫂,我回來了,過來跟你們說一聲。那你們早點睡吧。”說完,轉身出了屋。既然她已經暫時放下了心事,他何必再提起來讓她難過?

“你去關門!”裏頭傳來她低低的催促。

“等會兒,等我捏完這邊再去!”他的傻二哥還是那麽倔強。

薛柏搖搖頭,關好前後屋門,回屋躺下歇息。

“大哥,等我從京城回來,咱們好好補償一下二嫂吧?”

“嗯,聽你的。”

“大哥,你說,二嫂到底是哪裏人?”

“不知道,她不想說,咱們也別問了。”

隻要她願意留下來,願意跟他們過,她以前的事,既然她不願意提起,他們就不會逼她。或許二弟說的對,她就是老天爺送給他們的仙女。

三日後,林宜修陪春杏回門,身後還跟著無精打采的阿軒。

男人們在東屋說話,林氏、葉芽和春杏圍坐在西屋炕頭說女人的悄悄話。

春杏氣色很好,林氏問她與林宜修相處如何,小丫頭不知道想起來什麽,白淨的臉蛋上慢慢浮上一抹粉暈,越來越明顯,最後羞得撲在了林氏懷裏,“娘,你就別問了……”

葉芽笑話她:“是不用問了,不用問也知道,妹夫對咱們小杏肯定特別好,否則當初哪會跑到山裏求你三哥幫忙保媒呢。”

“二嫂!”春杏不依,抬起頭瞪著葉芽:“二嫂,我可沒笑話過你和二哥!”

葉芽畢竟已經嫁過來一年多了,她在那哥仨麵前都能大著膽子說兩句話了,哪裏還會怕春杏一個新嫁娘?她迎著春杏的目光,也不避諱林氏在場,低聲道:“好啊,那你現在笑話我啊,我差點忘了,你現在可不是當初啥也不懂的那個小姑娘了!”說著,見春杏作勢要打人,忙起身朝炕裏頭躲。

春杏紅著臉追了上去,非要撓她癢癢。

林氏笑嗬嗬地看著她們,“行了行了,都老大不小的了,別鬧了,那邊都聽著呢!”

春杏氣惱地跺了跺腳,總算停了手。

葉芽最怕癢,被春杏弄得有些喘不上氣,一手扶腰一手撐著窗楞。忽瞧見外麵虎子和阿軒蹲在一起給大黃順毛呢,卻都是垂頭喪氣的模樣,忍不住又笑了,拽拽春杏,指著外麵的倆孩子道:“瞧瞧,他們竟然不打架了!”

春杏瞧了一眼,捂嘴笑道:“他們現在哪還有心思打架啊,指不定在一起商量以後如何逃學呢。哦,是這樣,阿軒頑皮不愛讀書,他就說要給阿軒請拳腳師傅,我公公已經答應了,還說讓虎子也搬到縣衙,跟阿軒一起學。”說著話,重新回到林氏身邊,有些忐忑地問:“娘,你說行嗎?”

這可是天大的好事,林氏自然求之不得,隻是心裏有點顧慮,“虎子搬過去,會不會給你們添麻煩?”

春杏馬上搖頭道:“沒有的事,公公看著嚴肅,其實人挺好的。至於你女婿嘛,這事兒還是他提起的呢,哪裏會覺得麻煩?我就是怕你們舍不得虎子,怕他吃苦。”

“怕什麽怕,我隻怕他整天胡鬧惹事!現在好了,讓他學點拳腳功夫,將來要是能在縣衙謀個差事,也能照應你一些。”林氏感慨道。

春杏點點頭,林宜修也是這樣說的,隻不過他說既然要從武,就要從京城請個好師傅,將來讓阿軒和虎子去軍中曆練謀職。不過那些還太遠,現在不提也罷。她扭頭看看葉芽,忽的拍了一下腦袋,“瞧我,差點忘了。二嫂,那天我大嫂給了我一張調養身子的藥方,是他們林家祖傳的方子,聽說挺管用的。我也給你配了一份兒,都在東屋放著呢,一會兒你們走的時候記得帶回去啊。”

葉芽心中一跳,“真的?”

這半年多,她的月事基本已經規律了,來事時也隻是輕微的腹痛。她很高興,特意請孫郎中來診脈,他老人家也說調理好了,可偏偏就是一直沒有消息。她心裏害怕,卻不敢跟薛鬆薛柏說,怕他們跟著擔心,隻有晚上會突然醒來,一個人發愁睡不好覺。

春杏十分肯定地點頭,“真的,林家的媳婦都用這個方子調理身子。我大嫂之前也是那個疼,婚後調理了半年,沒過多久就懷上了,生了個大胖小子呢。”

“這敢情好,你們倆都吃,一頓也別落下!”林氏高興地道,聲音不禁抬高了一截。

這回葉芽也有點不好意思了,瞅瞅春杏,兩人一起紅了臉。

送走春杏,葉芽開始按時服藥,好好調養身子。

天越來越冷,轉眼便進了十月。

這天,村頭突然傳來一陣突兀的敲鑼聲,那鑼掛在老槐樹上,隻有發生大事時才會派上用場。

薛柏讓葉芽和薛樹留在家裏,他出去了一趟,回來時,臉色有些沉重。

京城的那位聖上薨了,國喪三日,期間禁止宴樂婚嫁。

葉芽小小的吃驚了一下,卻也沒往心裏去,反正他們家又沒有喜事,聖上薨不薨,跟他們有什麽關係?

但她很快就發現,先皇薨跟他們沒關係,太子登基就跟林家有關係了,因為當初力保太子的林承,被擢升為正二品左都禦史,接旨後即刻進京上任。林父進京,當然要帶上他的兩個兒子,林宜修陪春杏過來與薛家人辭別,隨後便匆匆出發了。虎子因為要學武,也跟了過去。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葉芽一直有種做夢的感覺,直到林宜修回老家過年,再次見到春杏時,葉芽才重新回到了現實,拉著二品大員的兒媳婦問這問那:“在京城住的習慣嗎?那邊規矩多不多?”她總覺得,大官的後宅都是一片龍潭虎穴,她怕春杏無法適應。林父剛過而立之年,身居高位,自然有人巴結他,甚至將巴結對象轉移到才貌雙全的林宜修身上,至於這巴結的手段,美人,可是自古就有的好法子。

春杏笑著安撫葉芽:“二嫂別擔心,其實就是換了個地方住,家裏跟以前差不多。平日裏來往的賓客雖多一些,好在有他幫我,慢慢地就懂得如何行事了,後來又結識了兩個朋友,對我照顧挺多的。”從偏遠小鎮到繁華京城,當然會有很多不適應,可她不是一個人,林宜修將什麽都考慮到了,她隻需多用點心學就行。

她說話的時候,葉芽一直看著她。

小丫頭變了,笑容恬靜平和,有種大家女子的端莊。但她似乎也沒變,還像以前那樣親昵地拉著她的手,有點撒嬌似的喊她二嫂。

一個人過的好與不好,不是強顏歡笑就能裝出來的,葉芽看出來了,春杏過得很好。

她好,葉芽就放心了。

兩大兩小在鎮上住到初十就要離開,這次回去,林宜修讓薛柏隨他們一起進京,就住在林府,與他一起待考。春闈在即,薛柏沒有跟他客氣,打點好行囊,隨他們一起上了馬車。

葉芽站在村口望著馬車遠去,耳邊好像還殘留著薛柏堅定的聲音,他讓她等他回來,他說他會讓她過上好日子。

“走吧,三弟很快就回來了。”薛鬆朝薛樹使了個眼色,薛樹替媳婦擦掉眼淚,攬著她的肩膀往回走。

*

五個月後,早在殿試上就被授官翰林院修撰的新科狀元匆匆趕回林府,也不需人通傳,直接進了薛柏的客房,皺眉道:“聽說你主動辭了庶吉士的名額,寧可外放去做知縣?”

薛柏正在收拾行李,聞言點點頭。

“為何?”林宜修不解,“你年紀輕,有才學,三年後留任翰林院不成問題,屆時升遷遠易於一個地方小官……”

薛柏抬頭打斷他,聲音清朗堅定:“妹夫,勞你費心了,隻是我所求與你不同,我考進士,僅是為了讓家人過得更好。翰林聲望雖高,卻無實權,倒不如小小的父母官實惠些。”

林宜修微愣,忽的想起薛柏的兩個哥哥,一聾一傻。或許,京城的確不適合他……

“若將來你改了心思,可遞信給我。”他沉默片刻,平靜地道。

薛柏笑著看他:“你的意思,是說將來我可以找你走後門嗎?哈哈,放心吧,需要妹夫你幫忙的時候,我絕對不會客氣的。好了,我明早就走,林宜修,好好照顧小杏,她在這邊,隻能依靠你了。”

“不勞你費心。”林宜修淡淡地道,他的妻子,他自然會照顧好。

薛柏知道他的脾氣,搖頭笑笑,繼續收拾包袱。

林宜修深深看他一眼,回後院去找妻子,也不知她害喜的情況好點了沒。

當晚,林家為薛柏設宴踐行。林承對薛柏的選擇有些可惜,但也沒有過多勸阻。人各有誌,有人滿腔熱血發誓要為國家效力,有人不求高官厚祿隻願親人安好,前者自然是讀書人該有的樣子,可也不能說後者就沒有出息了。每個人的出身際遇不同,選擇的路便不同,難得的是知道自已要的到底是什麽,難得的是能夠堅定地走完這一條路。滿腔熱血者可能在殘酷的官場規則中變得世故圓滑,左右逢源忘了初衷,安於平庸者亦會突然戀慕榮華富貴,四處奔走。眼前的青澀少年到底能堅持多久,他拭目以待。

散席後,他讓林宜修準備三百兩的程儀。雖為知縣,剛剛到任,也需要一番打點。

林宜修早有此意,次日送行時,連同自已備下的二百兩一起交給了薛柏。

薛柏推辭不過他和春杏,隻得收下,轉身上了馬車,最後看一眼立在門前的夫妻倆,最後看一眼這繁華的京都,再無留戀,放下車簾,正式踏上了歸程。車角他的包袱裏,有一張官府任命書,杭州府下安平縣知縣,八月到任。

而薛大人到家的第二天,便帶著兩個哥哥,一起去了他們的二叔家。

關上屋門,哥仨一起跪在林氏夫妻身前,由薛柏開口,請兩位長輩替他們主持婚禮,他們與她的婚禮。

隻要他們願意,四人的關係完全可以隱瞞所有人,但她,一定是希望得到長輩的諒解和祝福的。

她是他們的寶貝媳婦,他們不會讓她有半點遺憾。

作者有話要說:(那個縣名是佳人瞎編的,嘿嘿……)

明明很甜蜜很幸福,寫開頭時我卻哭的稀裏嘩啦的,牙牙等著,明天你也能當新娘了~

下章正文完結,咩哈哈,這次是準確消息啦,無比的準確準確準確……

放心,包子恩愛花卷都會放在後記裏,話說必須寫三層、四層花卷咩?佳人鴨梨好大啊……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