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薛家小媳婦第95章

時間:2018-12-08作者:笑佳人

薛家後房簷下常常有對兒灰鴿子飛來,薛樹看著喜歡,便將一個小破筐定在了上頭,裏麵鋪上一層茅草,沒成想那對鴿子竟真的住下了。

今兒早上,薛樹就是在熟悉的鴿子咕嚕嚕叫聲中醒來的。

他看看媳婦,見她睡得香甜,滿足地在她臉上親了一口,放輕動作起來穿衣。媳婦昨晚累到了,他得讓她多睡一會兒,不能吵到她。

出了門,就見薛鬆蹲在菜畦裏拔草呢。

大哥明天就又要去鎮子上住著了,薛樹突然挺舍不得的,便走過去跟他一起拔草。

“弟妹也起來了?”薛鬆隨意問道。

“沒有,媳婦還睡覺呢。”薛樹一邊拔草一邊道,拔了一會兒,他想到昨晚睡覺前媳婦說的話,很認真地叮囑薛鬆,“大哥,媳婦說她眼睛不舒服呢,都是前天三弟害的。媳婦說三弟跟她弄了好幾次,她沒有睡好覺,眼睛下麵都有點腫了。那我昨晚聽她話就弄了一次,以後你和三弟也都弄一次吧?”

薛鬆皺皺眉,昨天她精神的確不太好,想想也是,連續應付他們三個,她身子那麽弱,恐怕受不住吧?

“嗯,知道了,我會跟三弟說的。行了,你去做飯吧,這邊不用你。”

“哦,還吃小米粥嗎?”

“好。”

兩人各忙各的,等薛鬆收拾完幾塊兒菜畦,薛樹還在灶膛前守著鍋,薛柏依然沒有出屋,也不知是在裏頭看書呢還是睡覺呢。薛鬆在屋簷下洗了手,擦擦臉,直接去了西屋。

她麵朝西側躺著,身上蓋著的薄被並不嚴實,露出一片白膩的圓潤肩頭和隱隱若現的大紅肚兜帶子。薛鬆目光沉了沉,走到她枕頭旁歪坐著,盯著她白裏透紅的小臉瞧了一會兒,低聲喚她:“牙牙,起來了,飯馬上就熟了。”

葉芽秀眉微蹙,往被窩裏麵縮了縮。

薛鬆笑了,伸手去摸她細滑的臉龐。

臉上癢癢的,葉芽總算醒了,眨眨眼睛,還沒看清人影呢,先聽見灶房裏薛柏與薛樹打招呼的聲音,那眼前的人定是薛鬆無疑了。她心中一跳,藏在被窩裏的手悄悄摸摸身上,發現自已隻穿著肚兜,不由在心裏罵了薛樹一頓,有點頭疼,腦海裏忽的靈光一閃。

她閉著眼睛,痛苦地皺起眉頭,“大哥,我,我難受,不想起來。”

薛鬆嚇了一跳,伸手探她的額頭,語氣焦急:“哪難受?要不要我去請孫郎中?”

“不用,就是腰酸的厲害,估計,估計是要來事了。大哥,你先出去一下,我收拾收拾。”葉芽臉紅紅的,虛弱地道,心中有些愧疚。她不是故意要騙他的,隻是想到這兩晚的折騰,想到以往薛鬆的折騰,她實在是怕了,一次兩次還好,偏偏他每次都像吃不飽的惡狼一樣,非得把她折騰暈過去才行。她知道他忍得辛苦,她也沒想不給他,但現在先裝腰酸,那晚上再央求他隻要一次,或者用手再幫幫他,他肯定會同意的吧?

薛鬆聽了,隻覺得外麵的天好像都陰沉了下來,既心疼她腰酸難受,又懊惱那個來的不是時候,她要是真來了,他今晚就隻能抱著她老實睡覺了。

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他安撫葉芽兩句,知道她可能需要換衣裳,識趣地出去了。

葉芽飛快地穿上衣裳,想了想,繼續賴在炕上躺著,被子蓋住腰部以下。

薛鬆很快又走了進來,見她仄仄地躺在那兒,心都沉了下去,走過去問她:“來了?”

葉芽閉著眼睛搖頭:“沒呢,不過應該就是這兩天的事了,以前快來的時候,也會腰酸。”

薛鬆不知該喜該悲,心疼地親親她,柔聲道:“那你在炕上歇著好了,我去拿巾子給你擦臉,待會兒讓二弟喂你喝粥,今天就別下地了。”

葉芽睜開眼睛看他,十分愧疚,落在薛鬆眼裏卻是可憐兮兮的模樣。他安撫地摸摸她的長發,出去打水,然後挽了袖口,一下一下輕輕地給她擦臉。

吃飯的時候,薛樹把桌子擺到了西屋炕上,哥仨還是陪她吃了飯。一個個的,都用那種溫柔心疼的眼神看她,害的葉芽差點就裝不下去了。即使這樣,她躺在那裏也不好受,臉一直發燙。

薛柏看著她紅潤的臉,躲閃的眼神,若有所思。

飯後沒過多久,林氏夫妻過來了。聽到動靜,薛鬆和薛柏迅速去了灶房,打開南門,將兩人迎到了東屋。

“老二媳婦呢?”林氏疑惑地問。

“二嫂身上不舒服,跟二哥在西屋待著呢。”薛柏開口解釋道,“二叔二嬸,你們想好了?”

薛山梁點點頭,“嗯,想好了,既然你說林家好,春杏也願意,那就定下吧。不過老三啊,過兩天他不是要來跟你問消息嗎?那你跟他說說,就說請個媒婆來提親就行了,不用勞煩知縣大人親自走一趟,春杏就一個鄉下丫頭,哪用得上如此鄭重?太招搖,咱們受不起,隻要他以後好好照顧春杏,我們就放心了。”

薛柏道:“嗯,知道了,到時候我跟他說一聲。不過依我看啊,他不會改主意的。二叔二嬸,你們也別覺得高攀不起,知縣大人這麽痛快就答應了,可見他是真的不在乎咱們窮不窮,你們就把他們家當尋常親家好了,別太緊張。”

林氏歎氣:“你說的倒是輕巧,我這輩子還沒見過當官的呢,能不怕嗎?”

薛柏輕笑:“怕什麽啊,難不成知縣大人會嫌咱們招待的茶水不好,把咱們抓起來不成?哦,對了,二嬸,咱們是不是要開始預備東西了?”

“是啊是啊,得預備一堆雜七雜八的東西呢。行了,時候不早了,你們好好照看老二媳婦,別讓她累著,我就不去看她了,這就跟你二叔去鎮上。”林氏起身道。

“二嬸,你們錢夠用嗎?不夠跟我們說一聲,我們……”

“夠了夠了,”林氏笑著打斷薛鬆的話,邊往外走邊道:“早就給她攢著呢,唉,辛辛苦苦養大一個閨女,有啥用?最後還得送到別人家去!”雖是抱怨,聲音裏卻有掩飾不住的喜意,不管怎樣,閨女結了門好親事啊。

哥倆將他們送到門口,薛柏忍不住感慨道:“時間過得真快,轉眼小杏就要嫁人了,我還記得她剛跟我認字那會兒呢。”

“你也就比她大兩歲吧?”薛鬆瞥他一眼,“我還記得你尿褲子那時候呢,現在都會哄媳婦了。”

“大哥,你這是嫉妒我吧?”薛柏半點臉紅都沒有,笑著道。

薛鬆沒吭聲,轉身往裏走,臨進門前,頓住,回頭囑咐他:“我走後,你別太胡鬧,她身子弱,吃不消。”

薛柏訕訕地摸摸鼻子,“知道,前天不是頭一次,沒忍住嘛。不過大哥你也別光說我,你要是不折騰,二嫂她今天會裝肚子疼躲著你?瞧她怕你怕成了什麽樣!大哥,你,咳咳,該溫柔的時候就溫柔點……”

“你說她是裝的?”薛鬆心中震驚,皺眉道。

薛柏低聲笑,幸災樂禍地看著他:“我什麽也沒說,你自已琢磨去吧。”徑自回屋看書去了。

薛鬆臉色變了變,心裏說不出的滋味,她裝病,是不想讓他碰嗎?

不知不覺就到了天黑。

在炕上躺了一天,中間還睡了一大覺,葉芽精神不錯,想到白日裏薛鬆細致的照顧和幽幽的眼神,怕他一會兒心疼她連一次都舍不得要,她就以身體好了些的理由下地,在外麵吃的晚飯。洗漱的時候,她感覺有人在看她,轉身一看,就見薛鬆不知何時從後院回來了,正立在門口望著她。

她看不清他眼裏的情緒,慌亂地加快速度,匆匆躲回西屋。

薛鬆胸膛裏燃著一把火,怕燒到她怕嚇壞她,所以他洗了個冷水澡,然後才關門上炕。

“腰還酸嗎?肚子還疼不疼?”他將人摟在懷裏,不急著脫她的衣裳,隻把手伸進短衫兒,撫摸她的背。

小腹上被堅硬的物事抵著,葉芽先軟了身子,細聲道:“好點了,大哥,今晚,就,一次好不好?多了我怕吃不消。”

此時天色昏暗,依稀能辨清眉眼。薛鬆往下移了移,臉對著她的臉,低聲道:“算了,你身子不好,我抱抱你就成,不必非要那樣。”

葉芽逃避似的閉上眼睛,“可,你,都那樣了啊。”她隻是不想被他狠勁兒折騰,沒有不想要啊,他明天就走了,她舍不得。

薛鬆心軟了軟,親親她,“牙牙想要?”

葉芽想要,可她不好意思說,羞澀地縮到了他懷裏,意思再明顯不過。

薛鬆唇角輕揚,幸好她還有點良心,她要是敢說不要……

“牙牙,算了吧,我怕弄疼你,還是先好好養著吧,下次回來再給我。”他推開她,拉開兩人的距離。

葉芽沒想到他會這樣,有點尷尬,可他都那樣了還心疼她,她越發愧疚,忍羞道:“大哥,一次,沒事的。”

“不用,好了,睡覺吧,我真沒想要你,那裏,我控製不住,放心,一會兒就好了。”薛鬆拍拍她的背道。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葉芽再也無法繼續主動,咬咬唇,掉轉過去。

天越來越暗,屋子裏靜的隻聞呼吸。

葉芽根本睡不著,腦子裏亂七八糟的,大多都是後悔自已不該裝病騙他。

正猶豫要不要轉身抱住他呢,忽有滾燙的健壯胸膛貼上了她,她震驚於他的灼熱,男人的大手卻撫上了她的臉,食指曖昧地摩挲她的唇,聲音沙啞:“牙牙,不行,我消不了,還是想要你,可我怕一會兒弄得你腰更難受……牙牙,那天我聽見了,你幫三弟含了,你也幫我含它一次,行嗎?”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拉芽蘇親的地雷,麽麽!

嗚嗚,在金榜掛了兩天尾巴,終於還是掉下去了……

嘿嘿,還是挺高興啦,謝謝大家的支持。話說,今天要是不雙更,會不會被揍扁啊?哈哈,晚上盡量早發,麽麽!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