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薛家小媳婦90(捉蟲)

時間:2018-12-08作者:笑佳人

薛柏中了秀才,六月初便要到縣學讀書,因為有趙先生的保薦,他可以分得一間專門為遠地學子預備的宿舍。如無意外,接下來的兩個月他都要住在縣裏了,八月直接從縣學出發去府城參加秋闈,所以說,他還隻能在家住一個月不到的時間。

他想天天待在家裏,可他好歹也是本屆案首,同窗之間自然也有番應酬。好不容易消停了,他鎖上鎮上宅院的大門,準備回家去。秀才這個功名雖然不算什麽,但也是個功名不是?有些早就想要做的事,他也該行動了。

這個念頭讓他恨不得腋下生翅一路飛回家。

不過人都走到鎮北石橋上了,忽記起家中蜂蜜似乎剩餘不多,他摸摸袖子裏的碎銀,折了回去,直奔林家醫館。

東橋鎮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凡出點熱鬧,幾乎人人都能知曉。薛柏雖沒有像狀元郎那般騎著高頭大馬行街顯耀,可他在鎮子裏的時間長,這幾日又同好友多番進出主街上的酒樓,人也生的玉樹臨風賞心悅目,很多人還是認識他的,其中就包括消息最靈通的各家店鋪夥計。

這不,他才跨進醫館門檻,往日相熟的小夥計就大聲招呼道:“呦,咱們的新案首來了!”聲音裏滿是喜意。

薛柏落落大方地朝裏麵道賀的眾人拱手,笑容自然隨和,既不得意洋洋,亦無假意謙虛。

“勞煩掌櫃的再給我拿一罐棗花蜜。”客套完畢,他走到櫃台前,笑著道。

掌櫃也是滿臉笑容,轉身吩咐夥計去後麵拿貨,剛想與薛柏閑聊幾句,餘光中瞥見一旁側門裏走過來兩個修長的身影,他忙上前招呼:“大少爺,二少爺,有什麽需要吩咐的嗎?”

林宜安溫和地笑,擺手示意他自去忙碌,目光落在薛柏身上,一邊走過去一邊笑道:“這位就是咱們鎮的新案首吧,果然風采非凡。在下林宜安,這位是我堂弟林宜修,適才聽聞案首公子到來,便忍不住出來結識一番。”

看清林宜修的樣貌,薛柏微微詫異,隨即心中一動,忙回禮:“大少爺客氣了,薛某不過是中了秀才而已,今日得遇林解元,實乃薛某之榮幸,還望日後能得林解元指點解惑,薛某不勝感激。”

他在鎮上讀書,對東橋鎮林家早有耳聞。

林家世代行醫,奈何子嗣單薄,如今當家人林德是獨子,膝下僅有兩子,長子林懷習杏林之術,在遠近頗有賢名。次子林承勤敏攻科舉,連中三元,官至都察院正三品左副都禦使,五年前因聖上無故欲廢太子另立而諫言,觸怒天威,被貶至故裏任知縣。當年十六歲的林宜修便已經是京都解元,大概因家中變故耽誤了當屆會試。可上屆會試他同樣沒有參加,薛柏和同窗閑談時曾分析過,最後得出一個比較合理的猜測,那就是林宜修明白,以聖上對林父的遷怒,就算他入了殿試,聖上也極有可能不會點他進翰林院,所以他主動放棄了那兩次會試機會。如今聖上年邁,林宜修才二十一歲,他當然等得起,一旦被保住的太子即位,林家必然起複……

“薛兄客氣了。下月你可去縣學讀書?”林宜修端詳他片刻,忽的問道。

薛柏點頭。

林宜修淡然而笑:“既如此,若學業上有不解的地方,直接去縣衙尋我吧。我那裏有些往年秋闈卷宗,可借你研讀。”

薛柏和林宜安均麵露詫異。薛柏最先反應過來,雖不解,還是誠懇地道謝。

林宜修頷首,轉身回去了。

林宜安與薛柏告辭,快步追了上去,到了院子,他疑惑地問道:“二弟,你待他怎麽如此客氣?”

林宜修站定,望著院中一顆海棠瞧了片刻,回頭道:“大哥,我有件事情要麻煩你。”

*

能與林宜修結識,總算是喜事一樁,薛柏提著蜂蜜罐子,腳步輕快地回家了。

薛家剛收完麥子不久,薛鬆和薛樹在地裏種棒子呢,葉芽和林氏坐在北門口乘涼,正說得熱鬧。瞧見薛柏進門了,葉芽心中歡喜,麵上卻不顯,苦著臉著朝林氏道:“二嬸,三弟回來了,你直接去問他吧,他非要我拒了那些親事,囑咐完就跑了,我也沒有辦法啊。”

林氏這些天快要被各路媒婆煩死了,那些人,有的是直接來薛家,被葉芽拒絕後改去找她的,也有直接去找她的,而這些媒婆說親的對象有薛柏,有薛鬆,竟然還有幾個是奔著春杏來的!自家閨女,人品模樣在那兒擺著,日後絕不會愁嫁,她本來打算多留一年呢,如今既然有好人家來提,她琢磨著,早日定下也好。隻是,這些親事全是看三侄子的秀才名頭來的,於情於理,她都得先把兩個侄子的親事安排好才能操心春杏啊。

“老三,過來,我有話問你!”見薛柏打完招呼就想躲進東屋,林氏大聲喊道。

薛柏無奈地歎口氣,將蜂蜜放在鍋台上,走到林氏身邊坐下,主動解釋道:“二嬸,我知道你想問什麽,那侄子就跟你說清楚吧。你看,如今距離秋闈不到三個月的功夫,我要專心攻讀備考,哪有功夫為親事分心?若秋闈中舉,馬上就是春闈,那就更沒有精力旁顧了。”

“難道要等你春闈回來再相看?你等得及,恐怕人家姑娘等不及啊,這邊有好幾個不錯的人家呢,錯過了就可惜了,就好比鎮上的趙家,他家……”

“二嬸,你怎麽就想不明白呢,”薛柏笑著打斷她的話,十分淡定地道:“這些人家在鎮上的確不錯,可若是侄子中了舉人,中了進士,自然會有更好的親事等著我。二嫂,不是侄子嫌棄他們出身,隻是,若侄子想在官場上有所建樹,還是盡量與官宦人家的小姐結親最好。現在,一切還都未定,真的不急。”

說完話,他抬手揉揉額頭,借著手的遮擋,悄悄朝葉芽眨了一下眼睛。

葉芽嗔他一眼,扭過頭看向後院,唇角卻情不自禁地翹了起來。

林氏還真沒有想那麽多,在她看來,能娶鎮上的富家小姐已經很不錯了。

但侄子是讀書人,他想得多看得遠,考慮也很有道理。林氏頓時覺得三侄子已經是大人了,他的親事,不是她一個村婦能安排的。掩下心中淡淡的失落,她又道:“你的事二嬸就不管了,可你幫我勸勸你大哥吧,真是死牛脾氣,非要說那些姑娘都是看你的麵子才想嫁他,堅決不肯答應。你說說,管她們為什麽要嫁,隻要人好,肯好好跟他過日子就成唄,哪有那麽多彎彎繞繞的!”

薛柏咳了咳,沉思片刻,道:“大哥的事,其實也不急,二嬸,侄子是真想當官的,也自信有那個本事。真當了官,咱們兩家人就都隨我去任上住,不如那時候二嬸再在附近幫大哥尋門好親事?現在找了,人家姑娘背井離鄉的,說不定心裏會不願意。”

林氏傻了,侄子還想讓他們也跟過去啊?

“不用不用,你們哥仨搬過去就行,我和你二叔種了一輩子地,舍不得這裏。”林氏堅定地拒絕道,見薛柏還想勸她,她趕緊站了起來,邊說邊往外走,“行啦,二嬸知道了,你心裏都打算好了,不用我跟你二嫂瞎操心。那行,既然你想的那麽遠,那就給二嬸爭點氣,明年真考個進士回來,讓二嬸在那些媒婆麵前能抬起頭,別讓他們有機會磕磣咱們!。”

薛柏和葉芽連忙起身去送她,安慰了許多話,林氏假裝生氣地瞪了薛柏幾眼,回家去了。

葉芽望著她的背影歎氣:“二嬸挺辛苦的,這下肯定要得罪那些媒人了。”

四周無人,薛柏拉著葉芽走進大門,將人抵在門板上,捧著她羞紅的臉道:“既然心疼二嬸,要不,我和大哥就挑兩個好姑娘娶了?”

葉芽馬上抬起頭,黑亮的眸子裏全是惱怒,可對上薛柏戲謔的桃花眼,知道他故意逗她呢,她臉越發紅,別開眼道:“你們娶啊,願意娶誰就娶誰,我跟你二哥……”話未說完,唇便被人含住了。

葉芽嗚嗚掙紮,大白天的哪能在門口這樣,被人瞧見就不好了!門雖然關著,下麵還能瞧見兩人的腳呢啊!

薛柏自然知曉這裏不妥,隻是剛剛看著她紅潤的唇在眼前誘惑地啟合,一時心癢難耐而已。

他鬆開她,微喘著氣道:“二嫂,今晚我要洗澡。”

葉芽低頭嗯了一聲。

薛柏抬起她的下巴,四目相對:“我要你幫我洗……”

作者有話要說:咳咳,俺有罪……

佳人從來不卡花卷的,真的是眼睛疼,昨晚寫了一千多就熬不住了,這是早上碼的,怕大家白等,先發出來吧,能否有二更看情況,現在佳人眼睛布滿血絲啊,唉……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