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薛家小媳婦86

時間:2018-12-08作者:笑佳人

葉芽渾身發熱。

前一刻還冷得發抖,現在,就因為薛柏牢牢握著她的手,他落在她額上的輕輕一吻,他近在眼前的如玉臉龐,他眼中溫和卻執著的情意,還有他似是無意又似刻意距離她的唇不足一掌之遙的淺色唇瓣,他春風般的曖昧氣息,都像星星點點的火,一點一點傳到她身上,最後隨著他的一句喜歡,在她體內燃成燎原之勢。

這樣近的距離,呼吸交纏,欲轉頭避開之前,葉芽情不自禁地做了個吞咽的動作。

或許是因為薛柏一直看著她,亦或是她喉頭滾動的聲響太突兀,她看見他眼睫微動,緊接著,目光從她眼上緩緩下移,落到了她的唇上,然後,他微微彎了唇角,“二嫂,你渴了嗎?”

那聲音低沉悅耳,直擊心房。

她慌亂地朝一側扭頭,“沒……三弟你……”

“可是我渴了。”

薛柏同樣做了個吞咽的動作,左手握牢她早已無力掙紮的小手,右手倏地貼上葉芽發燙的側臉,微一用力,就將驚慌失措欲喊出聲的人轉了過來,趁她紅唇張開之際,他毫不猶豫地覆了上去。親眼看著她在自已身下從平靜變得羞澀,看著她細白的臉龐染上動人的紅暈,看著她慌亂想逃,他突然好想親她,在她醒著的時候親她。

“嗚……”

唇齒相貼,葉芽震驚的瞪大眼睛,撐起身子要躲開,可薛柏用他的上半身牢牢壓住了她,她僅憑左手根本無法推動這個看起來清瘦的少年,不,應該說是男人。他的動作太……熟練,才剛剛相碰,他就捉住了她的舌尖吸吮不放,霸道又不失溫柔。強烈的刺激隨著他越發深入的吻傳遍全身,她開始呼吸不穩氣喘籲籲,腦海裏一片空白,隻能被他誘惑著回應他。等她從意亂情迷中回過神,卻是他主動撤離了她。臨分開時,他一下一下吻她的唇,她顫抖著睜開眼,正對上他氤氳含情的眼眸,那裏麵有淡淡的情-欲,也有無限的歡喜滿足。

“看,你也喜歡我的。”薛柏笑著看她,白皙的臉上也有淡淡的紅,為他清雋的眉眼添了魅惑之色。

葉芽心跳露了一下,馬上扭過頭,急劇起伏的胸口泄露了她的緊張。想否認,“沒有”二字卻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說出來,也隻是自欺欺人罷了,她自已都不信,更何況能看透人心事的薛柏?

可惜,喜歡又怎樣,他們注定是不行的,她不想誤了他。

她垂下眼簾,再次掙手,掙脫了,側身背對他,“三弟,以後別這樣了,也別說那樣的話。你,你跟大哥不一樣,好好讀書吧,將來會遇到一個好姑娘的。”

薛柏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哪怕之前已經料到她不會輕易答應,乍然聽到她的拒絕,胸口還是有點悶。

“媳婦,水燒好了,你等著,我給你在碗裏倒幾次,馬上就能喝了。”灶房裏忽的傳來薛樹憨憨的聲音。

薛柏已經恢複了往日的淡然,他伸手去扶葉芽:“二嫂,起來吧,躺著喝水不方便。”

他扶著她肩膀的手是那樣有力不容拒絕,葉芽蹙眉,一邊自已撐著炕,一邊用另一隻手推他:“三弟,你別為難我。”口上說著,身子已經被他扶坐起來。

她坐穩了,薛柏才收回手,立在炕沿前看著她,目光溫和堅定,“我不會為難你,但你總要給我個放棄的理由。好了,待會兒再說吧,我不急。”

葉芽無奈地別開眼,事情怎麽突然變成這樣了呢?

腳步聲近,薛樹端著大碗走了進來,遞到她麵前要喂她喝:“媳婦,我嚐過了,隻有一點燙,喝著正好。”

“嗯,我自已來吧。”被薛柏在一旁看著,葉芽不好意思偷懶撒嬌,抬手端過碗,咕嚕嚕連續喝了幾口。微燙的水咽下喉嚨一路流到小腹,暖融融的,一下子舒服許多。喝飽了,她抬頭看著薛樹笑:“阿樹真好,辛苦你啦。”薛鬆也好,薛柏也好,她不會因為他們,就忽略薛樹對她的好。

得了誇獎,薛樹嘿嘿直笑,“那媳婦晌午想吃啥?我幫你做飯,你就躺著歇著吧。”說著,將碗放在一旁的炕沿上,將葉芽按了下去,替她掩好被角。

午飯啊?葉芽沒什麽胃口,感覺薛樹做什麽她也吃不多的,於是習慣性地看向薛柏:“三弟想,想吃什麽?”說到一半低垂了眼簾。

薛柏看著兩人笑:“做粥吧,二嫂現在喝粥舒服些。”

“嗯,那我去了。”薛樹起身道,很快就出去了,根本不覺得媳婦和三弟在一屋有什麽不對的。

他一走,葉芽就鑽進了被窩,把自已蒙的嚴嚴實實的,擺明不想再與薛柏說話。

薛柏索性脫了鞋,盤腿坐在她身旁,就好像閑聊一般自然隨意地道:“二嫂,咱們繼續說吧。”

“我要睡覺了。”葉芽悶聲道。

“一會兒就吃飯了,吃完飯再睡吧,二嫂,別耍小孩子脾氣了,轉過來,咱們好好說話。”薛柏笑她,伸手就將蒙在她頭上的被子拽到了肩膀處,還好心地替她理了理被弄亂的長發,動作熟練地,就好像他做過許多次一樣。

似是看出了葉芽眼裏尷尬之外的淡淡疑惑,薛柏再次握住她的右手,拇指輕輕摩挲她細滑的手背,幽幽地看著她緋紅的側臉和再次緊閉的眼睛,低聲道:“二嫂,我真的喜歡你很久了,大概是從你前兩次被柳寡婦欺負的那時候開始的吧,我也說不太清楚,反正每次看到大哥和二哥照顧你,看到你對他們笑,我都會很羨慕,羨慕到不由自主地在腦海裏幻想我照顧你的情景。你知道嗎?其實我幾乎每晚都做夢,都能夢見你,夢裏,我就像這樣親近你,像剛剛那樣親你……”

喜歡了那麽久嗎?夢裏親她,是春夢嗎?

葉芽心如鹿撞,臉熱的厲害,往回掙手,“三弟,求你別說了……”

薛柏低聲笑,不鬆手,卻及時改口道:“二嫂,你不說,我也知道你是喜歡我的。既然如此,那我和大哥哪裏不一樣?為何你能接受他就不能接受我?二嫂,我不跟二哥比,可你不能偏心大哥,明明我比他還要先喜歡你,可我忍了這麽久,隻能眼睜睜地看著你跟他慢慢走到一起,你忍心撇下我一個嗎?”

哪怕話裏帶著調侃,他說的依然很認真。

葉芽縮手的動作一頓,難過又心疼。算了,既然躲不過,不如就此說清楚好了,也好讓他早點死心,早點定下心來讀書。

她努力忽視他手心裏的熱度,沉默片刻後,睜開眼睛,看著近在眼前的牆壁道:“三弟,你別這樣說,有些事,不是喜歡不喜歡就行的。大哥這輩子就是個莊稼人了,沒有人會過多關注他的生活,你卻不一樣。你書讀的那麽好,一旦有了功名,馬上就會有很多人想與你結親,你一定會遇到一個才貌雙全的能配得上你的好姑娘的,或是你先一心讀書,將來當了官後,好姻緣更是唾手可得。若是我,我答應你,咱們四人住在一起,對你隻有壞處沒有好處。三弟,二嫂希望你過得好好的,不要因為我,不要因為一時衝動做錯事……”

薛柏笑了,抬起她的手親了親,“你連咱們四人住在一起的事都想過了,這說明你心裏真的有我,二嫂,我很歡喜。”

“三弟!”葉芽又羞又怒,不是好好說話嗎,他怎麽又……

“好好,我不逗你了,不過,二嫂,你轉過來,看著我,有些話,我想看著你說。”薛柏認真地道。

葉芽不敢看他,一看他,她腦子裏就更亂了。

她不聽話,薛柏就又低頭親她的手,溫柔的觸碰帶來輕微卻無法忽視的酥-癢,葉芽覺得身子輕飄飄的快要飄起來了,忙如他所願轉身看他,“三弟!”卻見他戀戀不舍地最後親了一下她的手腕,抬眸看過來的那一瞬,眼波似水,蕩漾多情。

隻一眼,便能奪魂攝魄。

葉芽怔怔地看著他,根本不知道自已在想什麽做什麽。

“二嫂,我很好看嗎?看,你又被我抓住了。”薛柏喜歡她看自已看呆了的傻傻模樣,俯身就想親她。

葉芽回神,抬起左手擋住他落下來的臉,也遮住自已定是紅透了的臉。

薛柏順勢在她細白的手心親了一下,她像被燙到一般躲開,他便趁機捧住她羞紅的臉,迫她正對自已,“二嫂,你睜開眼睛,看著我。”

他低沉的聲音跟他的人一樣,天生能誘惑人似的,葉芽忍不住顫巍巍地抬起了眼簾。

她的眼裏是羞澀緊張不安,薛柏給她的卻是憐惜深情堅定。

她的心顫了一下,然後就見他拉著她的手落在他胸口,聽他說:“二嫂,既然你這麽想,那我就告訴你,在我心裏,你就是最好的姑娘,旁人再美再好再富再貴,也都比不上你。因為這裏已經認定了你,就不會再看別人,不會對別人動心。二嫂,你放心,我會好好讀書,也會努力掙得一官半職,讓你過上好日子,不用再親手縫衣做飯,不用再穿粗衣素衫。但若娶你跟功名利祿無法兼得,我絕對會選擇娶你,所以,別拿什麽更好的姑娘和為我的前途著想拒絕我,知道嗎?將來的事,你想過,我更想過,你相信我,我既然敢跟你說,就一定不會負你。二嫂,如果你不怕將來繼續過窮日子,不嫌棄我沒有出息,那就答應我,好嗎?”

一字一句,唇齒清晰,清朗動聽。

這大概是她聽過的最好聽的聲音了吧?

所以她才幸福的淚眼摩挲?

葉芽不會說話了,眼淚一串一串滾落,泣不成聲。

她真的隻是個再平常不過的農家女,小丫鬟,怎麽會這麽好命得到他們如此珍視?

是不是這一切隻是個夢,鬼差憐她上輩子太過悲慘,所以在她轉世前給她飲了黃粱酒?

可這終究不是夢,她聽見那個仙人般的少年在她耳畔低語,“二嫂別哭,答應我吧,好嗎?”

她答應了嗎?

葉芽已經記不得了,她隻記得,少年發出一聲無法言語的喟歎,緊接著,溫熱柔軟的唇便覆上了她的,溫柔,纏綿……

作者有話要說:咳咳,寫著寫著寫哭了,⊙﹏⊙b汗

一晃眼,佳人明天生日啦,也算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那就,讓薛家四口過個團圓年吧,嘿嘿~

牙牙給哥仨發什麽新年禮物呢,一人一個香吻可好?

大哥:隻要是她送的(隻要讓我回家),什麽都好。

傻樹:什麽叫香吻?親嘴兒嗎?可我天天都能吃到啊……

三弟:一起守夜吧。

讀者:三弟你不要太壞!!!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