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薛家小媳婦84(捉蟲~)

時間:2018-12-08作者:笑佳人

薛鬆這一得逞,就將葉芽弄得沒有半點招架之力。

第二次泄身時,她已經被他折騰得抬不起腿了,身上的男人卻隻是埋在她體內一動不動,體貼地讓她靜靜享受那一刻的極致,可葉芽能感受的到,他還沒有盡興,這不,她才剛剛緩過勁兒來,他又慢慢由淺而深的動了。

“大哥,快點,給我吧,一會兒還要做飯……”她實在怕了他了,忍羞開口求他。

兩人在一起,從來都是薛鬆說話逗她,葉芽隻有哼哼喘喘低泣求饒的份,剛剛那簡單的幾個字,算是她第一次如此直白地說出來,於薛鬆而言,卻比任何情話都要刺激。薛鬆隻覺得腦海裏轟的一下,想要噴薄的衝動瞬間沿著脊骨傳到身下,亂了他不緩不急的節奏,他懊惱地喊了聲牙牙,想要重新慢下來已經來不及了。他失控地快進快出,一手捧著葉芽的臉逼問她:“再說一遍,給你什麽?”

葉芽馬上察覺到他的變化,她愣了片刻,沒想到他突然就要到了,是因為她那句話的關係嗎?

有什麽東西迅速在腦海裏掠過,可不等她細想,薛鬆就又問了一句,聲粗氣重,十分迫切。

葉芽巴不得他快點結束呢,忙抱住他汗濕的腰身,想也不想就道:“大哥,給,給我,我要……”

看著葉芽因情-欲而潮紅的小臉,看著她杏眸緊閉紅唇輕啟說出讓他全身血脈喧囂躁動的情語,薛鬆再也控製不住自已,接連幾個大力挺入,忽的埋首在葉芽耳畔,悶哼一聲泄了出來。那滋味兒,竟是前所未有的酣暢。

溫熱的氣息拂在她敏感的耳上側臉上,更有發泄似的*哼聲傳入耳中,說不出來的好聽誘人,葉芽忽然覺得十分滿足,這是他的男人啊,她竟能讓他如此快樂。

“牙牙,以後不許你突然那樣說。”待餘韻散去,薛鬆閉著眼睛,有些無奈地道。難得弄一次,他想多要她一會兒的。

葉芽有些臉熱,把頭扭向另一側,小聲嘀咕道:“那你後來還讓我再說一遍?”

薛鬆睜開眼睛,將她的臉轉過來,幽深的目光一一掃過她的眉眼,懊惱地道:“你一說,我就忍不住想射,好牙牙,我喜歡聽你說,但以後等我讓你說的時候你再說,知道嗎?”那樣的刺激,隻能等到最後一刻才能承受啊。

葉芽看著他,水光瀲灩的眸子越發明亮,她眨了眨眼睛,疑惑地問:“真的?”

薛鬆親親她,“真的。”

原來隻要她那樣說,他就能早點結束啊……

葉芽偷偷笑,過了一會兒,她伸手推他:“好了,大哥,快起來吧,晌午你想吃什麽?”

輕輕的一句話,就讓薛鬆覺得幸福無比,有媳婦可以暖炕頭,之後還給他做飯,他是真的不舍得走了。可惜,他也隻能想想,“你也累了,別費事了,就吃切麵湯吧,我幫你燒火。”說著,從她體內退了出來。臨起身,又忍不住盯著葉芽的身子看了半晌。

清冷的空氣迅速湧入被窩,有歡愉的氣息盈入鼻端,葉芽拉過被子遮住自已,羞惱地瞪著他:“快點穿衣吧,冷。”

薛鬆看著她笑,有點自責,更多的是滿足得意。

兩人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很快穿好衣服,隻不過一個神清氣爽,一個走路都雙腿打顫兒。

薛鬆討好地扶著葉芽在北門口坐下,先幫她準備好麵板等一應東西,燒了熱水和麵,這才開始燒煮麵的水。待水燒得咕嘟嘟冒泡了,他添了兩根木柴,然後走到葉芽身前,彎腰親她一口,安撫地道:“我去喊他們兩個回來吃飯,一會兒見了三弟,你不用太在意,他啊,他沒你想的那麽老實,你越是害羞,他反而越想打趣咱們,你就裝成咱們什麽都沒做吧。”

葉芽俏臉發燙,飛快地睨了他一眼:“有你這麽說自已弟弟的嗎?自已不正經,就當三弟也不老實啊?”

她這樣親昵地與他說話,薛鬆的鞋底就像黏在地上一樣,舍不得挪動位置。他索性在她旁邊蹲下,“我什麽時候不正經了?摟媳婦睡覺那是天經地義的事。媳婦,下次別把我插在門外邊兒了,你知道我那時有多著急嗎?”

聽他越說越不正經,葉芽拿起擀麵杖作勢要打他:“你到底走不走?”

薛鬆低聲笑,忙立了起來,看著她緋紅的臉,想了想,含糊地叮囑道:“以後就你和他們倆在家了,要是,要是二弟不聽話,三弟他,他欺負你,你實在受不了的話,就去鎮上找我,我幫你說他們。”

她會喜歡薛柏嗎?薛鬆說不清楚,因為三弟是真的喜歡她,他希望她接受三弟,免得三弟傷心難過,但是,如果她真的不願意,他也不能勉強她,一旦她覺得三弟的舉動是種困惱,他必須勸止三弟,不能讓她受半點委屈。至於三弟,他一個大男人,還是讀書的,相信很快就會明白不能強求的道理。

葉芽停下擀麵的動作,奇怪地看他一眼:“你說什麽呢?阿樹挺聽話的,三弟又怎麽會欺負我?好了,別瞎操心了,快去喊他們回來吧,馬上就要下麵了。”

“嗯,那我去了。”薛鬆最後親她一下,從後門出去了。

葉芽目送出門,待他走了,她才用手背擦擦臉上被他親過的地方,甜蜜又不舍。

麵條很快就切好了,下了麵,她從東屋櫃上拿出四個雞蛋,一一打進鍋。今天也算是個團聚的日子,破費就破費一次吧,反正是自家母雞下的蛋。

剛擺好桌子,哥仨就先後走了進來。葉芽勉力維持鎮定的神色,不停地告訴自已不要去看薛柏,隻要不看他,她就不用害怕對上他那雙仿佛能看到人心裏去的桃花眼,就不用猜測他到底是否看出來了。

可葉芽卻不知道,剛剛的一場歡好讓她臉頰上染了淺淺的紅暈,眼角眉梢更是帶了新婦似的羞澀風情,薛柏自進門後,眼睛幾乎就長在了她身上,怎麽看也看不夠。以前他因為避諱不敢看她,現在麽,他已經將葉芽看成了自己的女人,自然敢正大光明的打量她。甚至,在接她遞過來的碗時,他還假裝不經意地碰了碰她嫩蔥似的指頭。

葉芽給他遞過不知道多少回碗筷,這種碰觸,是以前從未有過的事。

或許是因為心虛,葉芽覺得有些異樣,終於忍不住看了薛柏一眼,卻見對麵的少年正低頭吹湯碗裏的熱氣。騰騰白霧繚繞而起,恍惚了他俊秀的臉龐,可他低垂的細密眼睫,微微嘟起的淺色唇瓣,竟因為水汽的熏染,越發分明好看。那一瞬,葉芽情不自禁地想,假若天上真有仙人,大概就是三弟這般吧?

她在這邊想的出神,薛柏忽的抬頭,唇角帶笑,朝她投來意味深長的一瞥。

葉芽錯愕,耳畔頓時響起那日他在鎮上說的話,他說:“二嫂,你為什麽總是偷看我……二嫂,我不介意你看的……”

她羞愧的低下頭,怪不得三弟那樣說,原來她真的是常常偷看他。這麽失禮的舉止,她怎麽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來呢,偏偏幾乎每次都被他捉到,幸好三弟脾氣好不介意,換做別的讀書人,恐怕早就訓斥她不守婦道了吧?

葉芽偷偷掐了自已一下,疼痛讓她清醒過來,不行了,以後要盡量少看三弟,美色誤人,真的有幾分道理。

“二嫂,我不愛吃雞蛋,給你吧,你身子虛,多補補。”薛柏放下還沒動過的碗,夾起裏麵的荷包蛋遞向葉芽。

“啊?”葉芽傻眼了,連忙挪過自已的碗,垂眸拒絕道:“不用,咱們四人一人一個,正好的。三弟,你讀書辛苦,還是吃了吧。”不過細想想,薛柏好像真的不愛吃雞蛋的,以前她*蛋羹,他幾乎不用。

薛柏就知道她會這樣說,於是他詢問似的看向薛鬆和薛樹。薛鬆馬上搖頭,低頭吃麵,薛樹看看他的,再看看自已碗裏的雞蛋,傻傻笑道:“三弟你自已吃吧,我的蛋比你的大呢!”

話音一落,薛鬆迅速抿緊唇角,壓下差點露出來的笑意,然後若無其事地瞥向葉芽。葉芽還在為薛柏剛剛的眼神而緊張,根本沒留意到薛樹說了什麽傻話。

薛柏臉色變了幾變,最後輕笑一聲,抬手將雞蛋送到薛樹碗裏:“大也沒關係,二哥多吃點吧,以後要辛苦你替我燒炕了。”

想到日後又要燒炕,薛樹撇撇嘴,轉眼就將薛柏的雞蛋送到了葉芽碗裏:“媳婦,你今天凍到了,還是你吃三弟的蛋吧,我吃一個就夠了。”

碗裏突然多了個雞蛋,葉芽偷偷瞪了薛樹一眼,想要把雞蛋還給薛柏吧,他已經開始吃麵了,還一副警惕防著她的模樣,給薛樹?薛樹最心疼她,既然給了她,肯定不會再要的,至於薛鬆,葉芽抬頭看他,見他繃著一張臉,馬上打消了那個念頭,低頭自已吃了起來。真是浪費,下次再放雞蛋,還是先問問三弟吧,或者打成雞蛋花也行。

薛柏幽幽地看著葉芽吃原本屬於他的雞蛋,剛剛二哥的話還在他腦裏盤旋,所以,此時看著葉芽紅嫩飽滿的唇,看她偶爾露出來的粉嫩舌尖,他竟一下子興奮了,這強烈的刺激來的毫無預兆,他急忙並攏腿,微微偏轉過身,隻是目光,依然停留在葉芽身上。

“咳咳,三弟,吃飯。”薛鬆警告似的瞪了薛柏一眼,臭小子,那種事,他想也別想!

薛柏迅速恢複正常,輕飄飄回視薛鬆,眼裏帶了隻有男人才懂的詢問,當然,單純如薛樹,肯定是看不明白的,好在他正在大口吃麵,根本沒注意到一兄一弟的眼神交流。

薛鬆神色一凜,隱晦的訓斥他:“三弟,我不在家,你就是家裏主事的男人,平日裏除了看書,也要好好照看你二哥二嫂,別整日胡思亂想。”

“我知道,大哥,你就放心地回鎮子吧。”薛柏低笑,不再多說,專心用飯。

薛鬆臉色越發難看,正要發作,就見葉芽不讚成的瞪了他一眼,他突然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三弟那麽……不老實,她又十分信任三弟,該不會,不會真的被三弟占到便宜吧?

想到那樣令人血脈賁發的場景,他食難下咽,將她留在三弟身邊,他不放心。

奈何,薛鬆再不放心,日頭還是慢慢偏西了,葉芽三人一起將他送到了村頭。

薛鬆忍不住再次叮囑葉芽:“要是三弟欺負你,你和二弟,你覺得委屈了,一定要告訴我。”

葉芽胡亂點點頭,依依不舍地看著他:“你別擔心家裏了,自已在那邊多注意些,別凍著也別餓著,要是活計少了,就回家來住幾天。”道口沒有旁人,馬上就要與他分別,她也不得扭捏了。

薛鬆無奈地在心裏歎氣,她根本就沒把他的話放在心裏啊……

“大哥,你就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怎麽會惹二嫂生氣。”薛柏走到兩人身邊,笑的雲淡風輕。

薛鬆冷著臉最後瞪他一眼,頭也不回地走了。

葉芽怔怔地望著他走遠,望著他拐過山道,身影消失,眼前隻剩一串深深的腳印,心裏好像突然空了一塊兒似的,越發酸澀難受。

“二嫂,外麵冷,咱們回家吧,大哥知道怎麽照顧自已的,你別擔心,等過幾天雪化了,咱們一起去鎮上看他。”薛柏不忍看她如此悵惘難過的樣子,低聲在她耳畔道。

葉芽這才發覺他離她那麽近,忙避開兩步,再次看看那邊的拐角,轉身往回走:“好,回家吧。”

作者有話要說:嘖嘖,老三的段數,咳咳,也不知道他美夢能否成真……

大概隻能是做夢吧,o(n_n)o哈哈~

關於老三吃花卷,佳人覺得,大冬天的,天時不怎麽合啊,衣服那麽厚,他敢直接把人摟進被窩麽?肯定不敢的,在外麵,嘖嘖,那可是零下的溫度啊,凍壞小三弟怎麽辦?哈哈~~~所以佳人準備的是春暖花開時,放心吧,先談談情,過完年時間進度就快了!

對啦,本月的積分已經送完了哦,所以……小媳婦再也沒有積分可送了,這個月肯定能完結的,而且不用等到月底,麽麽,大家追書辛苦啦!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