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薛家小媳婦63

時間:2018-12-08作者:笑佳人

哪有趁人去茅廁的功夫堵人的?

看著立在屋簷下意思再明顯不過的男人,葉芽真是又羞又氣!

不過當務之急,是想個辦法繞開他回屋。

雖然他們已經搬到新房住去了,茅廁和豬圈卻還在原來的東北角落,現在薛鬆站在新房東屋牆根下,兩人中間隔了很遠的距離,如果不是他高大的身影太明顯,她還真不會那麽快就發現他。

葉芽咬咬唇,硬著頭皮往中間那兩顆山裏紅樹下走去,她是躲不開他了,不如在外麵賴一會兒,時間一長,薛樹見她遲遲沒有回去,肯定會出來找她的。她就不信,薛鬆敢當著薛樹的麵對她怎麽樣。

她走到樹陰下站定,隱在黑暗中,悄悄留意著薛鬆的動靜,萬一他走過來,她就跟他繞圈,趁機跑回去。然出乎意料的,薛鬆的確朝她走了幾步,卻在她繃緊了腦弦兒時轉身回去了!

外麵的月亮太大,灶房裏並沒有點蠟燭,眼看著他的身影在灶房門口消失,葉芽愣了一會兒,隨即鬆了口氣,他大概是看出來了她的防備和不願,所以不想勉強她了吧?

胸口有點發堵,葉芽也不知道她這樣對他到底應不應該,可一想到他因為要了她就故意滾下山去,她心裏就有氣,心疼他,也氣他,那種無法道明的複雜思緒,都讓她忘了考慮該如何麵對他們哥仨了,當然,也可能是因為他們對她太好,因為他們毫不在乎她*而依舊像往常那般對待她的態度,她才沒有覺得太尷尬或太糾結吧。

算了,不想了,昨晚都沒有睡,今晚她要養足精神,明天要去鎮上賞燈呢。

葉芽加快腳步往回走。

可才跨進門檻,就被旁邊突然閃出來的人影堵住了嘴,等她反應過來時,人已經被薛鬆打橫抱起朝樹下走去了,她用力掙紮,手臂和腿卻被他有力的胳臂緊緊夾著,她想喊人,可她不能喊,她還沒有氣到失去理智的地步。

“大哥,你放開我!”她仰頭朝薛鬆咬牙道。

薛鬆低頭看她,腳步卻半點都沒有停頓:“你在跟我說話嗎?天太黑,我看不清楚。”

葉芽萬萬沒料到他會這樣說,頓時氣結,想要訓斥他,又覺得說什麽他都聽不見,正要琢磨他到底要做什麽,人被他放下了,但沒等她站穩,他就欺了上來,用他高大的身軀將她緊緊抵在樹幹上,然後不顧她的掙紮,雙手穩穩捧住她的頭,下一刻,他的唇已經覆上了她的。

葉芽推他,推不動,踢他,他的兩條腿輕而易舉就將她的壓在了樹上,她抓他的手臂,他卻像不知道疼似的,隻牢牢地捧著她的頭不讓她躲閃,熱烈霸道又蠻橫地吻著她。不同於那回在樹下的溫柔深情,這次他好像在發泄什麽一樣,深深地索取,那吸吮的力道都讓她的唇隱隱發疼了。

可縱使這樣,她還是不爭氣地軟了身子失了力氣,任心因他狂跳,任他恣意妄為。

薛鬆的心同樣在急促地跳動著,抱著親著壓著折磨了他一天的小女人,他腦海裏就隻剩下一個念頭,他想要她,他要像那一夜要她哭要她緊緊抱著他,看她還敢不敢一聲不吭就躲他!

而這種狂暴的衝動,終於在察覺她乖順下來時,徹底爆發。

他鬆開她的唇,沿著她的臉一路吻到她小巧細嫩的耳垂上,輕輕啃咬,聽她發出強忍著的誘惑喘息,然後一手伸到她背上托著她緊緊貼著自已,一手不顧她無力的阻擋闖進她的衣擺,急切地覆上他渴望了許久的豐盈……

“大哥,別,別這樣……”

葉芽試圖躲避他灼熱的親吻,奈何男人的唇太執著,她往旁邊扭頭,露出來的大片脖頸反而更加刺激了他,讓他笨拙而粗暴地從耳垂啃到脖子上,有點疼,更多的卻是難以抵擋的刺激酥麻,幾乎他每重重的吸吮一下,她都要忍不住輕哼一聲。她第一次知道,原來那樣沉穩的大哥,竟能作出如此熱烈的舉動,山上的那一晚,她的印象太模糊,隻記得兩人糾纏了許久,根本不知道他是如何要她的,她甚至難以想象他要她時會是什麽樣的神色,什麽樣的心情,但現在,她清醒著,清醒地承受著這個男人的霸道,僅僅隻是這樣一個念頭,都讓她無法鎮定下來,無法徹底拒絕他。

無法拒絕,她也拒絕不了。

察覺他要闖進她衣衫的意圖時,她慌了,伸出雙手去抓他的胳膊,可他的力氣太大,他的決心太強,她的阻擋於他而言仿佛隻是一縷輕輕的逆風。他就那樣在被她抓住的情況下探了進去,而她隻能感受他緊繃的精壯手臂,手隨著他上移的動作而上移,無法阻擋他半分。當他粗糙溫熱的手心在她細嫩的腰間帶起一陣戰栗,當他毫不猶豫地握住她的一側豐盈時,腦海裏轟的一聲,葉芽無力地垂下了手。

“大哥,大哥……”

她唯一還能做的,就是細聲求他,然隨著耳旁男人的呼吸變得越來越重,隨著他的吻越來越向下,隨著抵在她身上的那物越來越硬,葉芽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他聽不見她的求饒,怎麽辦怎麽辦,她真的慌了,他該不會在這裏就要了她吧,萬一薛樹突然跑出來怎麽辦?

“嗯……別,大哥……”

似乎察覺到她的分神,早已因他的揉捏而挺立的乳-尖兒忽的被他用拇指和食指指腹撚揉了一下,強烈的刺激倏地順著背脊湧入腦海,葉芽情不自禁低叫一聲,腦袋無力地抵在樹幹上,逃避似的閉上眼,喘息著求饒道。她知道他聽不見,可她隻能這樣求他了。

薛鬆到底聽不聽得見呢?

他不但聽得見,他還想聽更多,早在聽她用那種嬌顫顫的音兒一聲聲喊二弟的名字時,他就無恥地幻想過她在他身下喊他時會如何,現在他聽到了,那樣細細弱弱嬌嬌顫顫的呼喚就在他耳旁響起,讓他都忍不住跟著她顫抖,心越發的軟,那裏,越發的硬。

*驅散了所有理智,他一手托著她的腰,放肆地將那物抵在她柔軟的小腹上輕輕蹭動,一手貪婪地在兩團飽滿的細膩豐盈間來回愛撫,這裏到底是怎麽生出來的,那麽軟那麽大那麽嫩,渾圓挺翹,好想,好想吃一口。

這個念頭像野草一樣在心裏瘋長,薛鬆口幹舌燥,從她脖頸間抬起頭,一邊將埋在她懷裏的手慢慢移到她窄小精致的肩頭,一邊打量她的神色,他隻想看看她會不會反對,卻不料一看就愣了神。

她仰頭抵在樹幹上,杏眸緊閉,紅唇輕張,發出一聲聲誘人的嬌喘。唇之下,是她微微仰起的下巴,他的目光急切地沿著她修長的脖頸下移,落到那雙被她單薄中衣遮掩的乳兒上,這一刻,他突然很慶幸,慶幸他一直等著她,慶幸她是睡下後又起的身,因為這樣,他隻需要微微用力,便能將她的中衣褪下去。

可就是因為她這樣嬌弱乖順,他反而膽怯了。

她還在生他的氣,他還不知道原因,冒冒然這樣,她會不會更生氣?

可都已經做到了這一步,隻要他想,他馬上就能看見她的豐盈在他眼前輕輕彈跳,馬上就能再次將它們含在口中,在她清醒時含著她……

欲-火騰騰而起,胸膛急劇起伏,終於在葉芽迷茫地睜開眼時,薛鬆呼吸一緊,被她盈盈水眸中無辜又媚惑的刹那風情奪了心魄,右手猛然發力,她的半邊衣衫就這樣被他褪了下去,露出一片哪怕黑暗也無法掩飾的白膩,露出那顆在白雪中挺立的一點紅嫩。

“大哥!”

被男人幽深的眸子緊緊盯著羞於見人的胸口,葉芽徹底從情-欲中清醒過來,今晚的他太霸道侵略性太強,她突然害怕他是真的想在這裏要了她!

“大哥……”她掙紮著想把衣服拽上來,雙手卻被男人按住了,眼看他癡迷似的慢慢俯身,眼看他依然冷峻的臉龐慢慢湊近她隨著呼吸而輕輕起伏的豐盈上,葉芽心裏慌得厲害,怕突然被人發現,卻又有一種強烈的渴望從心底瘋狂竄起,她不敢再看,緊張的閉上了眼。

可就在那一點紅嫩已經被男人急促的呼吸吹拂,已經隨著他試探性的用舌尖輕輕掃過而越發挺翹時,灶房門口終於傳來薛樹茫然的呼喚:“媳婦,你還沒好嗎?”

儼如一盆冷水澆下,薛鬆徹底清醒過來,動作為之一頓,本能地想替她穿好衣裳。

但葉芽比他反應更快,心中慌亂的她沒有注意到薛鬆突然僵住的手,沒有細想為何這回她輕而易舉就掙脫了他的束縛,她隻知道,一定不能讓薛樹看見,她以最快的速度拉起衣裳,根本不敢再看薛鬆一眼,轉身朝薛樹跑了過去。

“媳婦,你怎麽去了這麽久?我都快睡著了。”

“我,剛剛走到樹下扭了下腳……好了好了,已經沒事了,咱們進去吧。”

“真的不疼了?回去我給你揉揉!”

很快,兩人的腳步聲就徹底消失了。

薛鬆無力地靠在樹上,他到底是怎麽了,明明說過不碰她的,怎麽越來越管不住自已了?

月光照不到的樹影裏,驀地傳來重重一聲悶響。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瑞瑞和shangmeide親的地雷,麽麽!

咳咳,傻樹要拉仇恨了?大家不要怪他,怪我吧……

其實,是這次時機不對,咳咳,預測後天大灰狼會再次出手的,直接把小白兔撲倒!

掩麵遁走,最近好懶啊,批鬥我吧,拿花狠狠地砸我,嗷,來吧,再狠一點!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