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薛家小媳婦7照顧

時間:2018-12-08作者:笑佳人

葉芽跟薛樹合力把薛鬆橫放在東屋炕上。

望著昏迷不醒的男人,葉芽拉起趴在炕沿不停掉眼淚的薛樹,盡量語氣平穩地問:“阿樹,村子裏有郎中嗎?就是會看病的人……”怕他不明白,又多解釋了一句。

薛樹不解地望著她,茫然地搖頭。

葉芽大急,她初來乍到,根本不清楚葫蘆村的情況,想要出去打聽吧,又怕薛樹照顧不好薛鬆。看著薛鬆滿是血汙的衣服,她隻能選擇相信薛樹了,“阿樹,你快去村長家,就說大哥病了,讓他帶你去找郎中!”

“大哥會不會死?”薛樹突然問道,聲音有些顫抖,大哥流了那麽多血……

葉芽拍拍他的手,柔聲安撫:“不會的,隻要阿樹把郎中帶回來,大哥就不會有事的,快去吧,快點把郎中找來,記得告訴郎中大哥傷的很重,知道嗎?”她不敢說的太急,薛樹已經很擔心了,她還指望他去找人。

“我知道!”薛樹抹了一把眼淚,嗖地跑了出去。

葉芽微微放鬆下來,將門簾挑起搭在門板上,快步去灶房舀了一盆水,打算先給薛鬆清理傷口。她十一歲被賣到孫府,剛開始因為手笨弄壞東西,沒少挨打,好幾次都是命大才挺了過來。五年多的奴仆生活雖然很難過,卻也學到了不少東西,知道傷口若不及時處理,很容易就會化膿的。

拉過木凳停在炕沿下,葉芽擱穩盆子,起身去解薛鬆的衣襟,“大哥,我替你清洗傷口。”不管他是否聽得見,她都必須解釋自已的舉動,否則她心裏不安。

薛鬆自然聽不見她的聲音,靜靜地躺在那裏,眉頭因為疼痛而緊皺。

移開那血汙的衣衫,便露出裏麵精瘦的胸膛,結實的肌肉,葉芽不由地別開視線,畢竟在她的觀念裏,除了丈夫,她不能讓別人看見她的身子,也不能主動看別的男人。可是,如果不解開衣服,她就沒有辦法清洗傷口,與薛鬆的安危相比,那些算什麽呢?

短暫的自我開解後,葉芽深吸一口氣,徹底解開了薛鬆的上衣,褪到腹部的時候,因為粗布黏在了傷口模糊的血肉上,盡管她努力放輕動作,血肉與粗布拉扯分離還是弄疼了陷入昏迷的男人,他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渾身肌肉卻無意識地繃緊。

濃濃的血腥味霎間在屋內彌漫,薛鬆的左腹部,赫然露出一條三寸多長的口子,足有指腹寬,血肉都翻卷了過來,不斷有殷紅的血往外冒。

隻一眼,葉芽身上就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心好像都糾結了起來,這麽長的傷口,得多疼啊!

看著薛鬆與薛樹有三分相似的麵孔,想到這人是薛樹的親哥哥,葉芽心中一酸,莫名地難受。

再也不敢耽擱,她把潔淨的毛巾放在清水中洗了洗,擰幹,輕輕落在薛鬆的傷口旁,一點一點擦拭,動作格外輕柔,生怕弄疼了他。

天氣本來就熱,再加上要打起全部精神盯著傷口,才清理了一半,葉芽額上就冒出了細密的汗。

屋子裏靜悄悄的,隻聞她行動間衣料發出的細細摩挲,洗巾子時的輕柔攪水聲,還有擰幹時水珠落在盆子裏的滴答聲,清潤,動聽。

薛鬆醒過來的時候,首先感受到的就是刻骨的疼痛,好像呼吸都能扯到傷口似的,一下一下地疼。他記得自已硬撐著走到了家門口,接下來就昏死過去了,想要睜開眼睛看看,腹部忽的落下一抹清涼,有人在溫柔的替他擦拭。

會是誰呢?

他以前也受過傷,有時候是二弟替他處理,有時候是三弟,那兩個家夥,根本不知道溫柔為何物,難道是昨天撿回來的那個女人?

或是怕嚇到她,或是擔心醒來兩人會尷尬,薛鬆沒有吭聲,隻悄悄張開一條眼縫,眸光掩藏在長而密的睫毛下,不細打量,任誰也不知道他醒了。

果然是她。

十六七歲的年紀,圓圓的臉,眉毛清秀,眼睛大大的,彎彎的睫毛就像兩把小刷子,時不時地眨一眨。她的膚色很白,臉蛋看著比貨棧裏的瓷碗還要細膩光滑,這樣一來,就襯得那張豐潤的小嘴兒格外紅嫩……中等的個頭,身子圓潤卻算不上胖,可她這樣俯身站在炕沿前,低垂著頭替他清洗傷口,小小的下巴竟好像變成了雙的似的,顯得憨厚可愛。

薛鬆不再打量,安心地閉了眼。

她這樣細心照顧自己,應該是願意留下來給二弟當媳婦了吧,那她一定是個善良的姑娘,薛鬆默默地想,心底對她驚人的出現方式就不那麽抵觸了,相反還有些愧疚。

父母早逝,他好不容易把兩個弟弟拉扯大,三弟又要讀書,家裏一貧如洗,無人願意嫁過來。他自己倒是無所謂,卻不希望兩個弟弟也娶不到媳婦,所以那天決定帶她回家後,他就動了讓二弟娶她的心思。

本來呢,他打算讓二弟與她同住一晚,若她看重名聲,自然會嫁給二弟,若是不願意,他也沒辦法,畢竟是他趁人之危在先。可誰曾料到,二弟人傻傻的,竟然昨晚就……想到夜裏聽到的嬌喘低吟,薛鬆的心跳突然加快了,就連腹部那溫柔的碰觸,都讓他莫名的衝動。

“不行,她是你的弟妹,你怎麽能如此褻瀆她?”

薛鬆暗暗斥責自己,終於消除了那絲綺念,重新恢複平靜,萬幸她一直很認真地替他清洗傷口,並沒有注意到某處短暫的異樣。

葉芽對薛鬆的變化渾然未覺,耐心地將傷口清洗一遍,見血已經慢慢止住了,她緊提著的心終於放鬆下來,抬起木盆走向後院,把汙水潑到牆角的山裏紅樹根下,回頭把染血的巾子投洗幹淨,又重新舀了一盆水,預備著稍後給郎中用。

做好這些,她站在東屋門口,猶豫著要不要進去。

他裸著上半身,剛剛因為傷勢她必須照顧他,現在他已經穩定下來,她再進去就不妥了吧?可他的傷真的沒問題了嗎?

猶豫半晌,到底還是忍不住探頭望了一眼。

他依然昏睡著,然後,她看見一隻蠅子從他傷處飛起又落下……

葉芽心裏一驚,忙輕步走進去將那灰蠅子轟走,又拿了放在炕頭的缺口蒲扇替薛鬆扇風,卻不敢正對他的胸膛,扭頭看向灶房裏的水缸,所以她沒有察覺,薛鬆曾飛快地睜眼又閉上。

薛鬆十分欣慰。

細心照顧,是因為真正的關心,說明她已經接納了二弟,願意把他這個大哥視為家人。她始終挑開門簾行事,是為了證明兩人光明正大。他們薛家真是撿到寶了,竟然得了如此溫婉守禮的媳婦……

感受著拂在腹部的淡淡清風,薛鬆暗暗下定決心,日後定要好好照顧弟妹,不讓她受苦。

時間在靜謐中悄然流逝,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外終於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葉芽忙迎了出去,就見薛樹肩上背著個藥箱,手裏拉著一個灰白頭發的老郎中,急匆匆往這邊跑呢。

“哎呦,你快鬆開我,我快喘不過氣來啦!”老郎中狼狽至極,氣喘籲籲地喊著。

薛樹猶如未聞,隻埋頭快跑,跨進籬笆門時,抬頭看見葉芽,咧著嘴大喊:“媳婦,我把郎中找來啦!”

葉芽又羞又惱,趕緊跑過去扯開薛樹的手,誠懇地向老郎中道歉:“大爺,勞煩您跑了一路,一定累壞了吧?隻是我大哥傷勢嚴重,相公他是因為擔心兄長才唐突了您的,還希望您看在他一片赤誠,幫忙救治我大哥吧!”

老郎中累得根本說不出話,捂著肚子直喘氣,好不容易平靜了些,才沒好氣地瞪了薛樹一眼,搶過藥箱快步往裏麵走,口中大罵:“小兔崽子,看在你媳婦懂事的份上,我就幫你大哥一次,下次再敢這樣,就算你把我扛來,我也不看!”

薛樹緊跟在他旁邊,根本不知道那聲“小兔崽子”是罵他的話,在他看來,郎中請到家裏,大哥就沒事了,至於老郎中怎麽想,他完全沒考慮過。

*

老郎中替薛鬆上了藥,沿著腰纏上兩圈紗布,向葉芽交待道:“以後早中晚各換一次藥,兩條紗布交替著用,換下來的一定要洗淨曬幹。”又叮囑了一些飲食忌諱。

葉芽連連點頭,一一記下,等他說完了才問:“大爺,我大哥的傷,什麽時候能好?”

老郎中摸摸胡子,看了薛鬆一眼,“他年輕,身子恢複的快,修養十來天傷口就差不多能徹底愈合了。這樣吧,我給你留下十天的傷藥,到時候要是還沒好,你們再去找我,哦,老夫姓孫,就住在旁邊的李家莊,你到了那兒,隨便找人打聽就是,都知道我家的。”說完,慢慢將東西放回藥箱,微眯著眼睛打量屋裏的擺設。

這就是要收診費了。

葉芽把薛樹拉到灶房,低聲問:“阿樹,咱們家錢放哪兒了?”

“媳婦,你要錢幹啥?大哥說過,不讓我亂花錢!”薛樹警惕地盯著葉芽,頗有點看賊的感覺。

葉芽忍住伸手掐他的衝動,耐心解釋道:“那位老郎中幫大哥治病,咱們得給他藥錢,不然的話,他就不給咱們藥,大哥就好不了!”

薛樹眨了眨眼睛,又摸摸腦袋,半晌才“哦”了一聲,轉身去了東屋,回頭拿出一個灰撲撲的布袋來,“給,咱們家的錢都在這兒呢!”

葉芽接過錢袋,輕飄飄的,一點分量都沒有,心中便有些不妙,倒出來仔細一數,果然隻有四十六個銅錢。她咬了咬唇,收好銅錢,去問老郎中:“孫大爺,診費和傷藥錢,一共多少啊?”

作者有話要說:  謝謝囡囡親的地雷,麽麽!

對於老大和老三,俺想寫一種慢慢滲入心底骨髓的感情,因為身份問題要忍要忍,直到某一天無論如何也忍不下去*地動山搖山洪暴發(請注意次序,捂臉)……

嗷,此時窗外風吼雷鳴電閃雨打玻璃,大家留言按爪溫暖溫暖俺吧,這兩天忍不住看了又愛又怕的故事,膽子更單薄了,嗚嗚~~~~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