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薛家小媳婦60

時間:2018-12-08作者:笑佳人

薛鬆欺上來的那一瞬,葉芽緊張地想躲開,可一陣秋風忽的吹過,頭頂的枝葉搖搖擺擺,有明媚的光趁機穿過樹葉照了下來,明晃晃的刺眼,她本能地閉上了眼睛,然後,就在這短短的一息功夫,他的手攔住了她向後退去的頭,緊接著,有溫熱的唇貼上了她。

唇瓣相貼,葉芽突地失去了所有聽覺,好像這個院子裏,就隻剩了她和他。

萬籟俱寂,她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男人小心翼翼的輕啄,一下一下,好像稍重一點就會碰壞她似的。慢慢的,大概是覺得她沒有反抗,他的膽子大了起來,開始不滿足於唇瓣的青澀碰觸。恍惚間,她聽見他起身的動作,聽見他膝蓋碰地的聲音,緊接著,一條有力的臂膀圈住她的腰,大手按在她背上,將她擁進他寬闊結實的懷裏,另一手抵著她的後腦,迫她微微後仰,迎接他越發火熱的吸吮舔舐。

這樣被他圈在懷中,葉芽覺得踏實又安全,剛剛的極度緊張慢慢消散,身子輕飄飄的,腦海裏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該怎麽做。她抗拒似的伸手去推他的胸膛,卻顫抖著無法推動,隻能無力地攀附在他的胸口,掌心下,便是他急促有力的心跳。她嗚咽著喊著大哥,他卻趁她開口之際,蠻橫霸道的闖入,舌尖相碰,她越發酸軟無力,他卻渾身一顫,將她摟得更緊。

葉芽怕極了,怕他給她帶來的強烈悸動,怕這種身體不受控製的感覺。

終於,在她快要無法呼吸時,他鬆開了她的唇,雖然還維持著剛剛的姿勢,將她抱在懷裏。

耳邊是急促的喘息,葉芽也分辨不出哪個聲音是他的,哪個是她的。她忐忑地睜開眼,正對上他近在眼前的臉。額頭上纏著的白色紗布與麥色的臉龐形成了強烈的對比,越發顯得他眉峰挺拔,五官冷峻,隻是,往常那雙古井無波的眸子,現在卻溫柔地凝視著她,在他幽深的眼眸裏,葉芽甚至看見了自已的模樣。

“大哥……”她情不自禁地輕輕喚了聲,臉燙的厲害。

沒有覺得被侵犯,沒有因為這個吻而生氣,短暫的茫然後,她隻是納悶,大哥怎麽突然就親了她呢?

薛鬆喉頭滾動,貪婪地看著身前的小女人。

她真的很小很小,哪怕他為了方便擁吻她而跪在了她身前,她依然要仰著頭看他,整個人都籠罩在他的影子裏。細白如瓷的小臉因剛剛的親吻染上了羞澀的紅暈,比春日初綻的桃花還要好看。黑亮的眸子水汪汪的,可憐又無辜地望著他,仿佛清風拂動的水波,氤氳動人。

看著看著,他扶著她後腦的手不由自主慢慢移了過來,拂過她柔順的發,貼上她溫熱的臉頰,最後在她被他含的越發嬌嫩紅潤的唇下徘徊。想到剛剛嚐到的滋味,他情難自已,低下頭又靠近了她一些,直到兩人的唇相隔不足一指時,他才停下,看著她不安翕動的眼睫,沙啞了聲音:“牙牙,可以嗎?”

他喊她牙牙……

葉芽的心跳好像突然停止了,渾身綿軟無力,比第一次聽薛樹如此喚她時還要難以抵擋那迅速傳遍全身的顫栗。她看著他溫柔的眼,耳邊回蕩的全是那聲牙牙,低沉輕柔,含了訴不清的寵溺,這樣的聲音,她根本無法拒絕。

她忘記了一切,在他懷裏閉上了眼睛,忐忑不安地等待著。

薛鬆癡癡地看著葉芽顫抖的眼睫,他做夢都沒有想過,有一天,她會在他懷裏,嬌羞乖順地等著他為所欲為,這種被她接受的喜悅,比真的親吻她時還要讓他興奮滿足。

男人久久沒動,葉芽臉越來越紅,她羞怯地睜開眼,見他還那樣專注地看著她,不由愣了,“大哥……”

薛鬆卻在此時俯身,將她嬌嬌顫顫的尾音吞入口中。

她倒在他的臂彎,一手攥著他的衣擺,一手扶著他的手臂,全靠他的支撐才沒從矮凳上歪下去。這一次,因為有準備,短暫的緊張後,隨著他越來越霸道的掠取,葉芽慢慢開始回應他,她主動含住他微薄的唇瓣,偶爾在他探舌來尋時,情不自禁迎上去與他糾纏,一*顫栗的快感就這樣隨著男女最原始的碰觸蔓延開來,葉芽喘息著沉浸在這個男人的索取中,而薛鬆,他的*早已被完全挑起,循著本能,他的右手漸漸沿著她的背脊下移,最後停在她柔軟纖細的腰肢那裏,試探著想要伸進去。

可就在他的手指已經碰到她細滑的肌膚時,葉芽猛地從迷醉中清醒過來。

“大哥,別,別這樣……”

她慌亂地按住他的手,扭頭躲開他的唇,洶湧的情-欲如最後一波晚潮迅速退去,她開始不安,掙紮著要脫離男人的懷抱。

薛鬆也意識到了自已的失態,眼中閃過一絲懊惱,一邊鬆開手退回到樹下的矮凳上,一邊飛快瞥了一眼灶房門口,見薛樹並不在外麵,鬆了口氣,正猶豫著要不要解釋一下,忽聽葉芽道:“大哥,我,我願意讓你親近,隻是,隻是那樣太……,我,我做不到。”

薛鬆心頭巨震,聽她親口說願意接受他的狂喜讓他差點忍不住立即回應她,可他馬上發現她是低頭說的,隨即明白,她的話與其是說給他聽,倒不如說是給她自已聽的,她心裏,還是很心疼二弟的吧。

對此,薛鬆沒有任何嫉妒或醋意,她對二弟越好,他就越高興,並為他的衝動而自責。

想了想,他歉然地道:“弟妹,剛剛我失態了,你放心,我以後會管好自已的。”

他的聲音恢複了清冷平穩,葉芽覺得他是不高興了,想到他的傷,自已這樣拒絕他,他會不會多想?

她心中一疼,忙抬起頭,紅著臉對他道:“大哥,我沒生你的氣,我,我……”

薛鬆不忍看她支支吾吾的模樣,又怕她誤會什麽,主動替她開口道:“我知道,你喜歡我,所以能接受我親你,但又不想對不起二弟,因此不能接受更多了,對不對?”

葉芽忍羞瞥了他一眼,咬唇點頭。

薛鬆唇角輕揚,為了不讓她繼續糾結方才的事,他刻意壓低了聲音:“我說過,我喜歡你,不求你的任何回應,現在你肯讓我……親你,我已經很高興了。弟妹,不用擔心,我還不至於因為那個就生氣。”

那個,是哪個?

葉芽疑惑地抬頭看他,卻見薛鬆扭頭看向了別處,耳根有些發紅。她頓時明白了,臉如火燒,匆匆收好快要縫完的冬衣和針線筐,慌亂而逃。

薛鬆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門口,想到剛剛她羞答答的模樣,抬手摸了摸唇角。但他很快就懊惱地發現,他雖然一直說不求她的回應,但他其實已經不知不覺渴望許多了,他抱過她,親過她,也……

何時起,他的定力竟變得如此差了?

西屋。

薛樹回來後就脫鞋躺到了炕上,蒙著被子準備睡覺,可他心裏盼著媳婦進來找他,就一直伸著耳朵聽外麵的動靜,盼來盼去一直盼不到,他委屈地撇撇嘴,把腦袋伸出來,巴巴地望著門簾。

好不容易媳婦終於要進來了,他又重新縮回了被子中。

葉芽進來,見薛樹衣服也沒脫,整個人都縮在被窩裏,知道他生氣了,放好東西後就去哄他。

“阿樹,大哥耳朵聽不見,隻能看咱們的口型辨認咱們說什麽,剛開始他肯定很難看出來的,所以咱們要慢點說話,那樣他好看清楚,是不是?”她俯身趴在他腦袋旁邊,耐心地道。

薛樹在被窩裏動了動,“我知道,我又不是因為這個生氣的!”

葉芽偷笑,“那是因為我瞪你,你不高興了嗎?可你也瞪我了啊,阿樹,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因為他傻乎乎的語氣,她被薛鬆撩起的緊張慢慢平靜下來,隻一門心思逗這個孩子似的大男人。

“我喜歡媳婦!”薛樹馬上扔開被子坐了起來,轉身就將葉芽抱進了懷裏。

葉芽看了一眼屋門,沒聽見外麵有動靜,也就任由他抱著,伸手替他整了整衣衫的褶皺,低聲道:“喜歡我,那你還生什麽氣?”

薛樹盯著她紅嫩的嘴唇,咽了咽口水:“媳婦,你今晚讓我進去,我就不生氣了。”都已經很久沒弄了,他想。

葉芽瞪了他一眼,這家夥,那天在山上折騰了那麽久,這才幾天的功夫,就又想了?

“媳婦,你嘴怎麽這麽紅?好像被誰親過似的。”薛樹越看越覺得不對,媳婦的嘴唇是粉嫩的顏色,隻有被他親過或剛吃完東西後才會紅嘟嘟的,可他剛剛沒親她啊,難道媳婦背著他偷吃了?

葉芽心裏一跳,心虛地低頭靠在他懷裏,頗有些補償似的道:“別胡說!那個,你也別生氣了,今晚就讓你進去……”

聽她這樣說,薛樹頓時美到了心裏,哪裏還會想媳婦嘴紅不紅的問題,大手伸到葉芽腋窩下,就要把人提到炕上去:“媳婦,吃飯還早著呢,要不咱們先睡會兒吧?”

葉芽慌忙扣住炕沿,伸手在他腰上擰了一圈:“別瞎鬧!三弟的衣裳就差一條袖子了,你自已睡吧,我去幫他縫完。”哪有大白天就那樣的!

薛樹疼得呲牙咧嘴,不甘心地將人按在懷裏狠狠親了一番,然後才戀戀不舍地放葉芽忙去了。

作者有話要說:佳人:咳咳……

讀者:你想說啥?

佳人:不敢說,怕被拍……

讀者:到底是啥???

佳人:你們猜?

讀者:你信不信我們扔磚頭砸你!!!

傻樹:不許扔親媽!親媽是看我很久沒吃肉了,想給我吃肉呢!(我才是最招親媽疼的,可就是怕你們不喜歡我,她連給我吃肉都這麽小心翼翼沒有底氣!)

老大:十五的月亮十六圓,貌似二弟吃完馬上就輪到我了……(我去想想地點和姿勢,兩個弟弟都在家,貌似有難度啊!)

老三:哈哈,因為要給你們吃肉,所以就拿一件冬衣打發我嗎?我要造反,誰也別攔我!!!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