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薛家小媳婦55(小有改動)

時間:2018-12-08作者:笑佳人

宋海震驚地看著麵前形容憔悴的女人,他是不是聽錯了,夏花竟然讓他去強了薛樹媳婦?

這還是他從小就喜歡的那個純真善良的姨妹嗎?那個連隻蝶都不忍困住的小姑娘?

更讓他心寒的是,她到底有多不在乎他,以致於她可以拱手將他讓給別人,讓他去睡別的女人?

宋海承認,先前他對薛樹媳婦是有兩分邪念,可自從那一晚過後,他再也沒有跟別的女人廝混過,有兩次他心裏煩悶去找一個老相好,都已經脫了衣裳,甚至已經趴到了對方身上,卻在下一刻想到了夏花在他身下嬌柔可憐低低抽泣的樣子,然後他忽然就覺得身下的女人很惡心,匆忙穿好衣裳轉身離去。而知道夏花退親後,他更被那突然襲來的驚喜迷暈了頭,不顧爹娘的阻攔,連夜跑了過來,向姨父姨母坦誠錯誤,應下他們提出的所有無理要求,隻為了娶她回家,從此與她好好過日子。

但他的真心換來了什麽?是她瘋狂無理的要求!

薛鬆不喜歡她,跟薛樹媳婦有什麽關係?就算想報複,那也該報複在薛鬆身上啊!難道她對薛鬆還沒有死心,覺得是薛樹媳婦破壞了她和薛鬆的情分?那她是不是還會以為,一旦薛樹媳婦出了事,糟了薛鬆的厭棄,薛鬆就會回來找她?而倘若薛鬆真的找來了,她還會心甘情願嫁給他嗎?

宋海頭一次覺得,他好像並不認識夏花。

心中的熱漸漸變冷,他站起身,看著她的眼睛:“夏花,我在你眼裏就是那麽不堪的人?”

夏花依舊閉著眼,嘴角卻浮起諷刺淒慘的淺笑:“你若不是,我肚子裏的孩子是怎麽來的?”

“那是因為我喜歡你!”宋海攥緊拳頭,狠狠砸向炕沿,發出一聲悶響。

夏花被他的怒吼嚇得打了個哆嗦,心中瞬間轉了千百個來回,猜到他的怒氣來自哪裏,忙睜開眼睛,淚眼汪汪地看著宋海:“姨兄,我當然知道你喜歡我,否則婚前失了清白,又不是一直以來心心念念的人,你以為我會苟活會答應嫁給你嗎?如果那晚的人不是你,如果我對你沒有半點情意,我現在已經自盡死了!”

做了六年的夢一朝破碎,沒人知道她心裏有多疼有多恨,但也正因為那份嫉恨,她不甘心就這樣嫁給宋海,她要報複,報複表麵溫柔無辜實則虛偽惡毒的薛樹媳婦,報複有眼無珠辜負她甚至為一個下賤女人打她的薛鬆。她的名聲壞了,她也要薛樹媳婦陪她一起壞,不是有人說薛樹媳婦是窯姐嗎?不知道要是薛鬆看見他的好弟妹與宋海苟且,心裏會怎麽想?

而她的報複,必須依賴宋海,所以她要討好他。

女人晶瑩的淚珠在眼裏打轉,贏弱可憐,隱去了眼底深處的深深嫉恨。

宋海剛剛歸於死寂的心瞬間複燃,他不可置信地扶住夏花的肩膀,聲音都帶了顫:“夏花,你心裏真的有我?可,可你為什麽還要我去做那種事?我心裏隻有你一個,又怎麽可能去,去睡她?”他在她麵前一直維持著癡情於她的樣子,這件事無論如何也不能答應下來,答應了,現在夏花或許會因為報複成功而高興,但終有一天她會恨他的不忠的。

夏花咬咬唇,委屈地低下頭:“姨兄,我,我也是氣糊塗了才口不擇言的,你不知道,薛樹媳婦罵我不守婦道,還害我被薛鬆打了,所以,所以我一時衝動就想讓你也那樣對她。但你誤會了,我不是真的要你欺負她,隻要你做做樣子,讓她看起來好像在纏著你一樣就行。姨兄,我現在懷了你的骨肉,這輩子是不可能再與薛鬆有瓜葛了,而且今天這一巴掌讓我知道了他的心,我怎麽可能還對他抱希望?姨兄,我真的是不甘心被他們這樣欺負,你幫幫我好不好?”

她伸出手,拽住他的,然後抬起頭看他,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滾落下來,她本就生的好看,現在這樣無聲的垂淚,就連右邊腫起的臉頰也沒有那麽刺眼了,反而襯得她越發無辜可憐。

宋海立即想到他趕到薛家時,夏花被薛鬆一個耳光扇倒在地的可憐模樣。

他也恨薛鬆,但他還沒蠢到被夏花三言兩語遮掩過去,一邊替她抹淚一邊盯著她道:“讓她纏著我,然後做給薛鬆看?薛鬆見了,最多會憤怒,會替薛樹休了她,薛家並沒有損失,你這樣的報複有什麽意思?”隻報複了薛樹媳婦一人而已。

夏花知道宋海還在懷疑她對薛鬆的心,抿抿唇,她伸手抱住男人的腰,埋首在他懷裏,委屈地哭訴道:“姨兄,你也知道我對他的心思,我那麽喜歡他,他卻為了那個女人打我,我不甘心,我就是要讓他生氣讓他看清那個女人的嘴臉,姨兄,你不知道,村裏有人說薛樹媳婦是窯姐,那你假裝用錢誘惑她,沒準就把她勾來呢?到時候我帶著薛鬆去看,隨後不管他生氣也好後悔也好,我都不在乎了,姨兄,以前是我犯傻,以後不會了,我隻一心一意跟你過日子,照顧咱們的孩子!”

真是漏洞百出的計謀!

不過這也說明她還是小時候那個傻傻的小姑娘,連害人都不會。

宋海抱住懷裏的人,輕輕撫摸她的背,柔聲笑話她:“真是笨死了,萬一薛樹媳婦不是窯姐,她不看重我的錢,不上當呢?而且就算她上當了,薛鬆又不是傻子,你巴巴的把他叫過去,他會不懷疑裏麵有貓膩?”

“啊?那該怎麽辦?就這樣放過他們嗎?”夏花不甘心地仰起臉,眼裏全是委屈。

宋海忍不住俯身在她眼上落下一吻,“放心吧,一切交給我,你乖乖按照我說的行事就行。”

夏花臉上一紅,重新埋進宋海懷裏,眼中閃過掩飾不住的恨意。

當晚,夜深人靜時,宋海去了柳寡婦家。

柳玉娘打開門,瞧見是他,不由一愣,待人進來後她就嬌笑著撲了上去:“嘖嘖,我還當你這回不會來找我呢,你那姨妹突然退親了,你怎麽不去獻殷勤?對了,她為什麽……”

“廢話少說,我有正事找你。”宋海撥開她的手,冷冷看她一眼,大步朝屋子走了過去。

柳玉娘撇撇嘴,卻也不敢糾纏冷臉的宋海,小聲嘀咕著跟在他後麵。

進屋後,宋海直接開口問道:“上次你讓我幫你對付薛樹媳婦,這回我想到一個主意,但需要你幫忙。”

柳玉娘脫衣服的手立即頓住了,呆愣片刻,馬上灼灼地盯著背對燭火而立的男人:“你說的是真的?”

宋海點頭:“如果事成,不但薛樹媳婦聲名狼藉顏麵掃地,就連薛家哥仨也沒臉再在村裏住下去,這樣的結果,可合你的心?”

柳玉娘目光閃了閃,沒有回答他的話,懶懶地坐在炕沿上,然後才笑盈盈地看著宋海道:“真要是那樣,我當然高興,不過你可真夠很的,他們哪裏惹到你了?”

宋海彎了嘴角,走到柳玉娘身前,抬手捏住她的下巴,止住了對方想要攀附她的舉動,道:“那個你不用管。對了,我就要娶夏花了,以後不會再來找你,這次的事,算是咱們倆最後一次合作,事成之後我給你十兩銀子,咱們以前的事就當沒有發生過,如何?”

雖是笑著,但他的目光卻充滿了威脅。

柳玉娘知道宋海是個心狠的人,現在要分道揚鑣了,他能幫她出了那口氣,還有十兩銀子的封口費給,她已經很知足了,哪裏還會去外麵瞎說惹事?忙笑著應道:“好啊,那我就先恭喜你終於抱得美人歸了。”並不再多打聽他與夏花的私事。

她這樣識趣,宋海滿意地點點頭,掃了一眼櫃子,低聲道:“你這裏還有助興的藥沒?”

柳玉娘眼睛一亮,湊上前道:“當然有!快給我說說,到底是什麽法子?”

宋海輕笑,在她耳邊說了一席話。

接下來的幾天,宋海為了避嫌,一直躲在夏花家的棚子裏,暗中留意薛鬆哥倆的行動,好不容易盼到他們進山去了,他便以探親的名義去了夏花家,叮囑夏花趁晌午無人時去棚子找他,然後偷偷摸摸去了柳寡婦那裏。

“今天黃昏動手,我最後說一次,一定要等薛樹回來之後再喊人,記住了沒?”他目光嚴厲地囑咐道。

“知道啦知道啦!”柳玉娘假裝惱怒地瞪了他一眼,然後在他離開之前拽住他的袖子,“這個給你拿著,待會兒估計要在那邊等很久,可千萬別渴著。”

宋海低頭,見她遞過來的是個小巧的水壺,心中不由一軟,倒也生了一分難舍的情意,隻是轉瞬即逝罷了。他深深地看了柳玉娘一眼,接過水壺,如來時那般悄悄朝村東溜去。

柳玉娘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拐角,眼中閃過一絲算計。他最想害的是薛家人,她則是葉芽,為了確保萬一,她也得耍點手段。

*

薛鬆和薛樹不在家,葉芽晌午隻做了一碗細細的疙瘩湯,吃完了,開始弄豬食。

剛把泔水桶拎到豬圈跟前,北門突然傳來輕輕的拍門聲,她嚇了一跳,走過去問道:“誰在外麵?”

“是我,夏花。”

一聽到她的聲音,葉芽就頭疼了,想了想,沒有開門:“夏花姐,我大哥去山上打獵了,你還是回去吧。”

夏花隱在袖子裏的手狠狠攥了起來,強忍著平複了心中的怒氣,換了一副無奈感歎的口吻:“葉妹妹,你放心,我不是來找他的,我,我已經想通了,很快就要嫁給我姨兄,所以想過來為那天的失言當麵跟你道歉,順便還想請你替我轉告他幾句話,你,你先開門好不好?我怕被人瞧見。”

她要嫁給宋海了?

葉芽鬆了口氣,既然如此,那她應該不會再糾纏薛鬆了,想到她的遭遇,她也有點同情夏花的,便上前開了門,哪想還沒看清夏花的臉,旁邊忽的掠過一個人影,緊接著後頸傳來一陣劇痛……

宋海扶住昏迷過去的葉芽,冷靜地朝夏花道:“你先回去,這邊有我就行了。”

“不,我要跟你一起去!”

夏花死死盯著葉芽的臉,她要親眼看著她被薛鬆嫌棄,看看薛鬆捉奸後臉上會是什麽表情。

宋海皺眉,剛想說話,就見夏花低下頭,有些委屈地道:“姨兄,薛鬆他們黃昏才回來,期間你和她要獨處那麽久,到時候還要喂她吃那種東西,我可不放心……”

女人意料之外的醋意衝散了宋海心中的懷疑,他無奈而又寵溺地看著夏花:“我心中隻有你,哪裏會碰她?算了,既然你不信,那就跟我一起去吧,不過要聽我的話,我不讓你出來你就別出來,知道嗎?”她去了也沒關係,隻要不讓她事先察覺他的計劃就行。

“嗯,咱們快走吧!”夏花抬頭,笑著催促道。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ujilup親的地雷,麽麽!

為了這章,昨晚我撓掉了不知多少根頭發!!!果然沒有寫宅鬥、宮鬥的天分!

為了讓你們安心,明天內容預告:小人炮灰+大哥吃肉!親媽是絕對不會虐牙牙和哥仨的!一點都不能!

好啦,雖然吃肉前後都不平靜,但老大的第一次嘛,我努力蕩漾,你們想要哪種?小清新還是小重口?

喜歡大哥的親們,撒花撒花吧,花越多,俺碼字就越有動力哦,肉就越jq哦!

so,大哥的性福就在你們手中!

大哥,你準備好了麽?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