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薛家小媳婦48

時間:2018-12-08作者:笑佳人

夜很黑,月亮躲到了雲朵後麵,灶房昏黃的燭光也僅能照亮門口那一段,根本照不到牆邊,所以,哪怕葉芽和薛鬆之間隻隔了幾步的距離,他們卻看不清彼此的表情。

可這個夜又是那麽安靜,靜的連雞仔都乖乖地抱團窩在籠子裏,靜的連風吹樹葉都沒有發出聲響,靜的讓她無法懷疑是否聽錯了男人的話語。

他說了,說他喜歡她。

心裏的羞愧才剛剛化作眼淚流出來,就被這突如其來的情話打斷了,漸漸止住。

葉芽茫然無措地看著對麵高大的身影,一時心跳如鼓,卻又心亂如麻。

乍然聽到他的心意,她心裏是甜蜜的,無法抑製的甜蜜,原來不是她自作多情,不是她多想了,大哥,那樣一個冷靜沉穩的男人,竟然真的喜歡她,因為喜歡她,所以他才連夜給她買藥熬藥吧?所以他才親手扶著她喂藥,親手拿棗給她吃,又用那樣溫柔的目光看著她……

大哥是什麽時候開始喜歡她的呢,他又喜歡她什麽呢?

這些念頭接連在腦海裏浮起,她好奇著,心裏甜蜜又滿足,轉而又惶恐起來,她這樣開心,是不是說明,她也喜歡大哥?可她已經有了薛樹啊,那個傻蛋對她那樣好,她怎麽能再貪心的喜歡上大哥?

但她已經喜歡上了,她該怎麽辦?

葉芽很害怕,她覺得她是一個壞女人,隻有壞女人才會背著相公喜歡別人吧?

即使夜色彌漫,薛鬆還是眼尖地發現,她在輕輕顫抖,是冷嗎?還是害怕?

他毫不猶豫地走過去,在她麵前停下,低頭看著她。既然情不自禁開了口,他就會一次解決這件事,他喜歡她,他要的是她開心,如果她因此困擾或自責,他會更難受。

“弟妹,你別擔心,我知道你隻把我當成大哥看,你是個好姑娘,這件事跟你沒有任何關係,完全是我的錯,是我不該對你動心。我今晚跟你說這些,不是想要你回應我什麽,我隻是想告訴你,我喜歡你了,所以我會盡我所能地照顧你,這輩子心裏就隻有你一個,不會再娶別的女人。你不必有任何負擔,隻需要繼續跟二弟好好過就行,繼續把我當大哥就行,真的,我說這些隻是為了讓我自已心安,真的不求你也喜歡我的,你別怕我好嗎?”

他離她那麽近,低沉堅定的聲音就在她腦頂響起,一字一句地落到她心裏。葉芽緊張地低著頭,聽他寬慰自已,聽他直白地說他的喜歡,聽他斬釘截鐵地說他會因為她而不再娶妻,最後又忐忑不安近似哀求地讓她不要怕他,那樣的語氣,她聽了很難受。

“大哥,你,你別這樣,不值得……”

一輩子那樣長,她不想他一個人過。她有薛樹,也隻能有薛樹,哪怕她也喜歡薛鬆,也會因為他娶別人而失落,她卻沒有資格讓他默默地守著她,看著她與薛樹……他是個好人,既然她給不了他該得的,就不能占了他心裏的位置。

想到這裏,葉芽抬起頭,退後兩步,很冷靜很理智地勸他:“大哥,我真的不值得你如此照顧,你還是聽二叔的話,秋後就……啊!”她的話還沒有說完,腰上忽的一緊,人已經被帶到男人結實寬大的胸膛裏,他就那樣緊緊地抱著她,壓低聲音在她耳畔道:“弟妹,你感受到了麽?”

葉芽又緊張又害怕,想要掙脫卻被他的大手死死按住,隻能努力把頭往後仰,脫離他急劇跳動的胸口,顫抖著求道:“大哥,你別這樣……”她理智地相信他不會強迫自已,可他身上的男人氣息太強烈,他的動作又是那樣霸道,她不能不怕。

薛鬆貪婪地抱著懷裏柔軟的身子,恨不得將她揉進胸口,因為他知道,他也隻能抱她這一次了。

他望著遠天的繁星,顫抖著捉住她的手放在他的左胸口,按在那不受他控製的地方,低聲安撫她:“弟妹,現在你知道了吧,我的這裏,從來沒有跳的如此快過。你說你不值得,那你覺得誰值得?夏花嗎?她很好看,她也喜歡我,可我從來沒有想過她,這麽多年裏,這裏就想過你一個人。我在山上,就想著你在家裏做什麽,我在東屋,就想著你在那頭做什麽,哪怕現在這樣抱著你,我也在想你,想你心裏在想什麽。所以,別再說你不值得了,知道不?”

說完,他扶著她的肩膀推開她,然後收回手,沉聲向她承諾:“弟妹你放心,我以後再也不會碰你,你千萬不要怕我。如果你因為我的這些話開始躲我,不跟我說話也不看我,那我,我會瘋的,你別那樣對我,好嗎?”

葉芽還沒有從他的那些話中反應過來,再加上剛剛的那個親密接觸,特別是他緊張汗濕的手,他急劇跳動的胸口,她腦袋裏亂哄哄的,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麽,但她唯一確定的是,他都這樣說了,她怎麽可能不躲他?怎麽可能還繼續像沒事人似的與他相處?想到他會用那樣深沉的眸子看著她,想到他的眼底藏著那樣讓她心亂的情意,她都無法做到直視他!

她怔怔地立在那兒,像隻受驚的呆兔,薛鬆心中一軟,猜到她大概做不到的,所以他霸道地逼近她一步,“弟妹,我真的不求你喜歡我,也不用你回應我的照顧,那些都是我心甘情願的,你不用有任何負擔。但是,如果你故意躲著我,我怕我會控製不住自已,我怕我會忍不住就像剛剛那樣抱你,你明白嗎?”

他最後的那句話說的低沉曖昧,葉芽慌亂地退後幾步,低聲求他:“大哥,你,你這樣,你讓我怎麽再敢看你?”長到這麽大,她從來沒有經曆過正常的男女相戀,薛樹傻傻的,隻知道撒嬌耍賴,她沒法跟他講道理,隻要把他當成孩子哄就行了,漸漸就放鬆自在下來,就連偶爾親熱她也不會太尷尬害羞了。可是,薛鬆是個正常的男人,他可以輕易看透她的心思,現在她知道他喜歡自已了,她怎麽可能裝作沒有發生一樣依然將她視為大哥?她就是想裝,也裝不出來啊!

她的語氣有些無奈,薛鬆悄悄鬆了口氣,既然無奈,那就是差不多要妥協了,他要做的就是徹底把一切責任拉到自已身上,讓她不要為彼此的心動自責。而有什麽比被逼無奈更容易忽略自身的問題呢?況且,這本來就是他的錯,如果不是他情不自禁地照顧她,她也不會因為那份好而動心。

這一刻,他忽然想到他的傻二弟,以她的性子,自然不肯白日裏讓二弟含著手指玩鬧,可二弟強迫她,她不也就接受了嗎?

薛鬆猛然醒悟,某些時刻,霸道無賴一些更能讓她聽話。

他偷偷彎了唇角,低聲問她:“為什麽我這樣你就不敢看我了?”

葉芽愣住,為什麽不敢,這,這還用問嗎,他都說了他喜歡自已啊,換做任何人都會不好意思再看他再與他說話吧?

“因為,因為……”她支支吾吾地說不出口,臉如火燒。

薛鬆在腦海裏想象她微張著小嘴兒犯難的模樣,又道:“是不是覺得你那樣做,我會誤會你也喜歡我?”

他的語氣越來越親昵,葉芽受不住了,這樣的薛鬆讓她更加不自在,她決定從現在開始就不理他,轉身就走。

薛鬆隨後跟上,保持落後她兩步的距離,跟她一起往灶房走,邊走邊逗她:“弟妹,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誤會你的,你大可以像以前那樣與我說話。可你要是不理我,我恐怕就要多想了,因為我剛剛說過,你要是故意躲著我,我一定會再抱你的。所以,明日開始,你要是故意躲著我,我就會理解成你想被我抱了,那你知道我會怎麽做的。”

因為知道她心裏有自已,薛鬆也不怕她真的恨他,而且,他真的不用她給他什麽,每天能這樣說說話,這樣逗逗她,看她臉紅可愛的小女人模樣,他就很滿足了。

葉芽震驚地頓住腳步,她沒聽錯吧,如果她躲著他,他就會抱她?

這還是那個沉穩可靠、不苟言笑的大哥嗎?

兩人已經走到了光亮處,葉芽忍不住回頭看了薛鬆一眼。

他唇角含笑,低頭看著她,狹長的鳳眼裏全是戲謔和溫柔,哪有半點穩重的模樣?

葉芽的心卻不爭氣地跳的更快了,她咬咬唇,鼓起勇氣問道:“大哥,你是在逗我玩呢吧?”除了這樣,她再也想不到他為何突然像變了個人似的了。

看著她忐忑的樣子,薛鬆收起笑容,十分認真地看著她:“弟妹,我最後說一次,我喜歡你,但我不求你喜歡我回應我或給我什麽,你隻要安安心心與二弟過日子就行,還把我當成大哥相處就行。不過,如果你躲著我,我真的會忍不住抱你的。”

“大哥,你……”

葉芽還想勸他什麽,那邊薛樹忽然挑開門簾走了出來,隻穿著一條短褲對她道:“媳婦,我都刷完半天了,你怎麽才回來啊?快點的,你答應要用手幫我的,不許耍賴!”因為葉芽站在灶房門口,薛鬆停在外麵,薛樹並沒有瞧見他大哥。

葉芽的臉瞬間紅了個透,她飛快地瞥了薛鬆一眼,見他神色尷尬地扭過頭,知道他聽明白了薛樹的意思,登時羞得無地自容,低頭跑到西屋門口,氣惱地推開薛樹,閃進了屋中。

薛樹不懂媳婦為啥生氣了,剛要跟進去,就見薛鬆跨了進來。

媳婦好像不願意被大哥或三弟知道他們做那事,薛樹有點明白媳婦生氣的原因了,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彌補似的朝薛鬆解釋道:“大哥,媳婦說要幫我捶背……”

這家夥,竟然還知道遮掩了!

薛鬆已經恢複了往常穩重的模樣,沉著臉朝薛樹揮揮手,打斷他的胡言亂語,讓他進去了。

隨後,他關上前後門,在灶房裏默默站了片刻,安心地走向東屋。

他羨慕二弟,但他心疼他,不會跟他搶媳婦。他喜歡她,但他尊重她,不會冒犯她。他管不了他的心,可他一定能管得住他的手,絕不再碰她。當然,前提是她沒有躲他。

西屋。

葉芽將自已裹在被窩裏,頭也蒙上了,不管薛樹怎麽央求都不讓他進來,他要是急了想用力扯,她就悶聲說她肚子疼。

因為她這兩天的確不舒服,薛樹很輕易地就信了,幹脆連人帶被子一起抱到懷裏,湊在她腦頂賠不是:“媳婦,我不是故意在大哥麵前說的,我那不是沒看見他嗎,再說了,剛剛我進來前還跟他扯謊了,說是要你幫我捶背,你放心吧,大哥肯定不知道的!好媳婦,讓我進去抱著你吧!”進了被窩,媳婦才肯幫他弄啊!

葉芽死死壓著被角,沒應他。

羞惱過後,她心裏很亂,她不敢看薛樹,她覺得她對不起他。薛樹越是這樣小心哄著她,她就越難受,就算他傻,不會像薛鬆那樣體貼,但他除了在那事兒上貪一些,其他幾乎都聽她的,可偏偏就是這樣將她看成珍寶似的男人,她居然還不滿足,還喜歡上了大哥。她發現了,她就是個不知足的壞女人,她根本配不上薛樹對她的好,也不值得大哥喜歡。

愧疚和自責讓她難受地哭了出來,頭疼的厲害,她到底該怎麽辦啊?她該怎麽麵對薛樹,該怎麽麵對大哥?

“媳婦,你怎麽哭了,是不是肚子又疼了?你別哭,我這就給你拿棗去!”薛樹聽到她的哭聲,忙把腿從她身上挪了下來,爬起身就要下地,他知道媳婦現在吃棗對身子好,就想當然地以為吃棗也能讓她肚子不疼了。

抱著她的男人走開了,葉芽身上是輕鬆了,心卻突然空了一樣,她想也不想就扔開被子,從薛樹身後抱住了他,貼著他寬厚結實的背道:“阿樹你別去,我肚子不疼,一點都不疼!”

有溫熱的淚水順著她的臉流到他背上,薛樹很心疼,趕忙收回腿重新坐到炕上,手臂微一用力便將嬌小的媳婦抱起放在他的腿上,見她緊緊抱著他的腰,埋頭靠在他懷裏掉眼淚,眼淚滴到他的胸膛他的肚子上,雖然不燙,卻比被燙的滋味兒還難受。

薛樹一手摟著媳婦的腰,一手撥開她臉上濕漉漉的發,低下頭去看她:“牙牙,你到底為什麽哭啊?不是肚子疼,那是我又惹你生氣了嗎?剛剛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大哥在外麵,我以後再也不說了,你別哭了好不好?”

被他這樣哄著,葉芽哭的更凶,她躲開他的手,重新埋在他懷裏,“阿樹,不是你做錯了,是我對不起你,我喜歡大哥了,我對不起你!”

薛樹愣了愣,媳婦喜歡大哥了?可這有什麽好哭的?他也喜歡大哥啊!

他又把人從他懷裏支了出來,這回他用他的額頭抵住她的,不讓她再躲,然後一邊替她抹淚一邊問道:“喜歡就喜歡唄,為什麽喜歡大哥就要哭?”

葉芽的眼淚頓住了,呆呆地看著近在眼前的男人:“我是你媳婦啊,我不該喜歡別人的!”

薛樹摟著她腰的手一緊,頭也抬了起來,氣呼呼地道:“你還喜歡誰了?”

葉芽被他前後的反應弄迷糊了,本能地答道:“沒有,就,就喜歡大哥了……”

薛樹明顯鬆了口氣,像哄小孩子一樣似的抱著她輕晃,嘿嘿笑道:“沒喜歡別人就行,大哥是咱們家的,他不是別人,你當然可以喜歡他啊!”隨後好像想到了什麽,馬上又撇撇嘴道:“不過你喜歡大哥不能超過我,你得最喜歡我!”

葉芽徹底傻了,這是什麽邏輯?

她還想再跟他解釋清楚,可薛樹見她遲遲沒有回話,忙不安地催問道:“牙牙,那你是不是最喜歡我?還是喜歡大哥更多一些?哼!你是我媳婦,不許你喜歡他比喜歡我多!”

葉芽的心好像被重物狠狠撞了一下,這就是她的傻男人啊,傻的根本不知道她是隻能喜歡他的!

“阿樹,我喜歡你,我最喜歡你,誰都沒有你好!”她抱住他的脖子,伏在他胸口悶聲道。

薛樹聽了,美得快要找不到北了,想要親親媳婦,又覺得這個姿勢很不方便,忙小心翼翼將人抱起平放在褥子上,然後側躺在她身邊,伸手摸她的臉,“牙牙,那你別哭了,隻要你最喜歡我,我不怕你喜歡大哥的,就是你喜歡三弟也沒關係,隻要你一直最喜歡我就行!”

大哥和三弟都是他的家人,三弟說過,家人是一個人最親的人,有吃的一起吃,有穿的一起穿,不能隻知道自已吃而讓家人餓著凍著。現在他有了媳婦,大哥和三弟還沒有,那麽媳婦喜歡他,當然也可以喜歡大哥和三弟了,哼哼,隻要媳婦喜歡他最多就成。

被他這樣安慰一番,葉芽心裏好受了許多,此時聽他說渾話,不由無奈地抓住他的手嗔道:“你又說傻話了,跟三弟有什麽關係。”頓了頓,她窩在他胸口,摟著他的腰道:“阿樹你放心,我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的。”大哥對她好,她管不住自已的心,但她會像大哥說的那樣,努力像以前那樣與他相處,這樣才是最應該的,他們都不能對不起薛樹,不能因為他傻就縱容那不該有的感情。

媳婦不哭了,薛樹就放心了,他聽不懂她話裏的複雜意思,索性不去多想。

因為放心,他的注意力慢慢轉移到昨晚沒有做過的事情上去了,大手不安分地摸進媳婦的中衣,覆在一團顫巍巍的豐盈上,感覺到媳婦身子一僵,他忙厚臉皮地翻身壓了上去,一邊脫她的小衣一邊小聲央求著:“牙牙,讓我親親它們吧!”

傷感的心事被他沙啞的話語打斷,嬌嫩的肌膚被他粗糙的大手撫過,葉芽呼吸一亂,渾身酥軟下來,*更是在他含住豐盈頂端的紅尖尖時瞬間蘇醒,她難耐的磨了磨腿,及時抓住他伸下去要脫她褻褲的手,蚊子似的道:“那,那裏還沒幹淨呢,得過兩天才行,別脫了……”

薛樹乖乖鬆開手,卻又抬起右手抓住旁邊閑著的那團揉捏起來,嘴裏含糊不清地道:“那你待會兒用手幫我!”說完,又專心地吸-吮嘴裏挺立的小葡萄,反複舔-舐輕咬拉扯,引得身下的人發出小貓似的哼喘。

快感如潮,一*湧了上來,葉芽漸漸沉浸在薛樹帶來的快樂中,再無心思去想那些煩心事兒。

*

次日清晨,葉芽在熟悉的懷抱裏醒來,她迷迷糊糊地挨著男人的胸膛蹭了蹭,蹭著蹭著,昨夜的事忽然清晰起來,她動作一僵,慢慢睜開眼睛。

外麵傳來輕微的走動聲,是薛鬆還是薛柏?大概是他吧,他向來起的最早的。

她揉了揉額頭,眼中閃過困惑和僥幸,怎麽想,那張沉穩冷峻的臉都無法與那霸道無賴的話對上,如果不是她做夢,那大哥一定是在逗她的。是了,他又不是薛樹,怎麽可能做出那樣無賴的事?

她起身,開始穿衣服。不管怎麽說,日子還是要繼續過下去,她就是想躲他,還能躲到哪裏去?不用做飯不用出門了嗎?

那就相信大哥是逗她的吧,或許是一時糊塗,過了一晚,他那樣冷靜的人,一定想明白了。

梳了頭發,綰了發髻,葉芽理了理衣衫,撥開門栓,伴著吱呀的開門聲忐忑地跨了出去。

那人不在灶房,她輕輕舒了口氣,端起木盆想去舀水洗臉。

“弟妹,鍋裏已經燒了熱水,你還是兌溫水洗漱吧。”

葉芽手一抖,根本不敢看突然出現在門口的男人,強忍著才沒有轉身跑回屋,而是顫巍巍地點點頭,低頭去掀鍋蓋。

薛鬆立在門口,看著她羞紅的側臉,心情十分愉悅,低低地道:“弟妹,你在躲我……”

葉芽嚇得差點將鍋蓋摔回鍋上,慌忙借著放鍋蓋的功夫離得他遠了一些,背對他輕聲辯解:“沒,沒有,我,我這不是沒回屋嗎?”心跳的厲害,他,他不會真的要過來抱她吧?

她在那裏抖個不停,也不知道是嚇得還是緊張的,薛鬆有些心軟,可想到以後的日子,必須讓她習慣才行,於是他走到她身後,低頭看著她染上緋紅的小耳朵:“既然沒躲,那你怎麽不看我?”

晨光斜灑進來,男人高大的身影將她完全籠住,葉芽緊張得連她自已都覺察到她的顫抖了,手心背上全是汗,想要抬腳往前走吧,怕他突然從身後抱住她,想要證明自已沒躲掉頭去看他吧,她,她真的沒有那個勇氣啊!

薛鬆越發抑製不住唇角的笑意,這個樣子的她真是太,太讓人想抱起她狠狠的……

“弟妹,你現在轉過來看我一眼,我馬上就走,否則,你記得我昨晚說過的話的。”止住腦海裏瘋狂的念頭,他最後一次催她,自已也緊張的不行。盼著她鼓起勇氣正視他,又隱隱期待她跑開,那樣,那樣他就有理由再抱她一次了,直到,直到她再也不敢躲他。

他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葉芽還有什麽辦法!

她又急又羞又有點生氣,咬咬唇,蝸牛似的轉過身,然後鼓起所有勇氣,飛快地抬頭看了男人一眼,很快很快的一眼,快到她根本沒看清他的眉眼他不自覺的笑容,便迅疾地再次垂下頭。

“行,行了吧?”他要是再說不行,她,她就……

一大早就看到了她羞答答的模樣,再聽著這樣無奈又有些賭氣的細弱聲音,薛鬆覺得前所未有的滿足,“嗯,那你繼續忙你的吧,我去幹活了。”說完,最後看了她一眼,轉身離開,再逗下去,他怕她會急哭了。

走到西邊地基上,薛鬆並沒有立即幹活,而是望著對麵剛剛冒頭的紅日笑了。

能看第一眼,就能看第二眼,早晚有一天,她會習慣的。

他真的不貪心,隻要她不躲他,他就很滿足了。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哆啦笨熊和流兩位親的地雷,謝謝fanfan親的手榴彈,麽麽!

對於喜歡的女人,再悶騷的男人也會壞一些吧?嘿嘿,看我猥瑣的笑容~~~

我昨天明明更了45+46章六千多字,竟然有人說我是短小君!!!今天的夠長夠大不!!!

相信大家感受到了,大哥的肉逼近中,為了安撫你們“動蕩不安”的心,提前預告一下,大哥主要也是三場肉,第一場,咳咳,必須有點小狗血,但佳人努力寫的有特色一點。然後隨著時間的推移,噗,第二場算是水乳交融了,再隨著時間的推移,第三場茅草屋發揮作用哦,好了,知道有這麽多的肉,大家就別著急了吧~~~(能吃肉的時候,佳人會很能寫的,就怕你們吃膩了!)

老大麵無表情,其實內心很悶騷,養精蓄銳。

傻樹緊緊盯著,大哥吃一次我就跟著吃一次!

老三:看我怨恨的眼神!!!

p.s.:鑒於大家比較喜歡茅草屋的故事,特意想了個《茅草屋和磚瓦房的那些爭寵事兒》的惡搞小劇場,明天會放到第75章作為防盜小番外,有興趣的親可以訂閱,沒有的千萬注意別買錯啊!!!手機訂閱的親請注意章節序號,不好意思啦~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