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薛家小媳婦44

時間:2018-12-08作者:笑佳人

葉芽不知道自已什麽時候睡著的,迷迷糊糊中聽到林氏和春杏的聲音,她立即驚醒,睜眼一看,外頭早已大亮,薛樹並不在身邊。她趕緊坐了起來,身子有些發虛,但肚子已經沒有那麽疼了,看來那湯藥還挺管用的。

剛換好衣裳,就聽薛樹在門簾後嚷道:“我媳婦在睡覺,不準你們進去吵她!”

她臉上一紅,忙朝外麵喊道:“是二嬸和春杏吧,快進來坐坐。”三兩下將被鋪疊好卷了起來,準備穿鞋下地,暗暗在心裏罵自已變懶了。以前在孫府,不管多累多疼,天沒亮都會準時醒來,如今日子安穩了,有人慣著了,她竟能一覺睡到大天亮,待會兒二嬸不定怎麽看她呢!

薛樹得了媳婦的吩咐,不情不願地撇撇嘴,瞥了麵無表情的林氏幾眼,小聲嘟囔道:“大哥說我媳婦要好好休息,你們別讓她累著,也別讓她幫你們幹活!”

“滾一邊兒去!整天就知道說傻話,有功夫在這兒磨蹭,還不如去外麵幫你大哥蓋房呢,出去出去!”林氏最煩薛樹的傻勁兒,一把扯開擋在門前的傻男人,大步邁了進去。

薛樹還是很怕這個冷臉的二嬸的,被扯開也隻敢小聲嘀咕幾句,偷偷說林氏的壞話。

春杏見他氣呼呼的樣子,笑著把他往外推:“二哥你就放心吧,剛剛大哥跟我娘說過了,我娘不會欺負二嫂的!快去幹活吧,小心一會兒大哥過來罵你偷懶!”

薛樹看看她,指著西鍋道:“媳婦的飯在鍋裏,一會兒你幫媳婦端進去啊,別忘了!”

春杏點點頭,站在門口看著她的傻二哥一步三回頭地離開,心裏還是挺羨慕二嫂的。剛剛他們一家人才露麵,二哥就放下手裏的活計跑回屋來了,她還以為是什麽事呢,沒想到竟是怕她們打擾二嫂睡覺,專門給二嫂看門來了!二哥再傻,到底還知道疼媳婦不是?

她笑著搖搖頭,抬腳去了西屋。

葉芽正小聲跟林氏說自已的病,見春杏進來,朝她笑笑,招呼她到身邊坐,林氏並沒讓她下地。

林氏當年吃過難孕的苦,此時見葉芽小臉蒼白,還是挺替她可憐的,寬慰了幾句,掃一眼屋子,問道:“昨兒個後半晌發作的,衣裳還沒洗呢吧?擱哪了,拿出來我替你洗洗。”侄媳婦心善又手巧,還不藏私,自已會什麽都願意教春杏,林氏一來喜歡她,二來不想白白受她的好處,就想幫幫忙。

葉芽受寵若驚,臉紅的不行,“不用不用,郎中說不沾涼水就行,待會兒我燒點熱水……”昨晚事情太多,她都忘記洗了!

春杏在一旁捂嘴笑,“二嫂還不好意思了,咱們都誰跟誰啊,這種事兒,就是拿熱水洗也不行,我來的時候,娘都不讓我沾水。娘你也待著吧,我幫二嫂洗,洗完了我跟二哥要好處去!”說完,看了看幾乎一覽無餘的炕上,跳下地跑到衣櫃前,回頭對葉芽道:“是不是藏這裏邊兒了?”

葉芽臉憋得通紅,連聲說不用,可春杏瞧她那樣,就知道自已猜對了,徑自打開衣櫃,抱起那團卷起來的衣裳跑了出去。葉芽要追上去,林氏哪裏肯放人,“行了,你就好好歇著吧,早點養好身子,早點給老二生個大胖小子,看他當爹後還犯不犯傻!”

“二嬸,我,我……”

葉芽說不下去了,忍了忍,最後還是沒忍住,撲到林氏懷裏低聲嗚咽道:“二嬸,我娘都沒有像你這樣對我好過!”娘一直罵她是賠錢貨,除了教她做飯幹活,從來沒有軟聲跟她說過話,而頭次來葵水時,她已經在孫府當了快兩年的丫鬟了,哪裏會有人叮囑她該注意什麽?

林氏沒想到葉芽會做出如此親昵的舉動,一時有些不適應,後見她肩膀抖個不停,知道這是哭厲害了,有些不自在地抬手拍拍她,想了想,沒問她家裏的事,隻勸道:“別哭了別哭了,有些事過去就過去了,別想那麽多,再過兩年你也該當娘了,還這麽愛撒嬌!行啦行啦,肚子還疼不?不疼就下地吃飯,走動走動,光在炕上躺著也不好。”

“嗯,我這就下地。”哭完了,葉芽也挺不好意思的,偷偷瞧了林氏兩眼,見她雖然表情有些嚴肅,目光卻是柔和的,知道二嬸沒怪她失態,越發覺得心暖。

吃過不算早的早飯,林氏有事出去了,葉芽和春杏坐在後院繡帕子,累了就看斜對麵幹活的男人們。

葉芽大多時候是看薛樹的,可看著看著,視線就不受控製地挪到背對這邊埋頭幹活的薛鬆身上。

從起來到現在,她跟他還沒有碰過麵,更沒有說過話。

耳畔還回蕩著他清冷的聲音,他讓她別多想,是不是,是不是怕她誤會他的照顧,動不該動的心思?

因為怕她會喜歡上他,所以警告她別多想?

葉芽委屈地低下頭。她沒做什麽呀,哪怕有點懷疑大哥喜歡自已,她也忍著沒有問他,更沒有朝他擠眉弄眼或做些輕佻的小動作,他怎麽就無端端的認為自已會多想?再說了,她也是因為頭回有人這樣細心照顧她才胡思亂想的,既然他表明了是替薛樹照顧她的,她自然不會多想,他何必多餘說那麽一句話?

哼,這樣想想,大哥還不一樣,他一定是覺得他太溫柔太體貼了,所以認定她會多想吧?

好吧,她懷疑他喜歡自已,他擔心她喜歡上他,這樣也算是扯平了,以後還像以前那樣相處就好,堅決不做容易引起他誤會的事,他要是再對她好,她也知道那是因為薛樹的緣故,絕對不會亂想了。

不過,昨晚,昨晚他……

想到那樣溫柔的眼睛,葉芽心跳亂了一下,忙端起針線專心繡花。大哥那樣冷冰冰的人,怎麽會溫柔地看她?一定是她疼糊塗了,看錯了!

這邊葉芽剛剛想明白,南頭忽的傳來劈裏啪啦的鞭炮聲。

“啊,一定是錢家來送財禮了!”春杏低叫一聲,抬頭望向薛鬆,然後湊到葉芽跟前道:“二嫂,夏花要嫁人了,你說大哥心裏會不會不舒服?”

葉芽想也不想就搖頭:“別瞎說,夏花嫁不嫁人跟大哥有什麽關係。”

春杏當她不知道薛鬆與夏花之前的事,便小聲嘀咕了一陣,末了道:“夏花那麽喜歡大哥,大哥就算嘴上不說,可心裏還是喜歡她的吧。”

葉芽低頭咬手裏的線,有些含糊不清地道:“沒有的事,大哥說過,他從來沒有喜歡過夏花。”

春杏愣住,好奇地看著她:“二嫂,這是大哥親口跟你說的?”大哥那樣的人,竟會說這種事?

葉芽動作一頓,覺得荷包的事還是不告訴春杏的好,就垂眸扯謊道:“沒有,是有次你三哥問他還喜歡夏花不,我碰巧聽見了,他就是這麽答的。”說完,生怕春杏繼續問下去,快速收起東西放進針線筐,起身道:“行了,你自已在這兒繡吧,我去和麵,晌午咱們吃小白菜餡兒蒸餃子。”二叔幫忙蓋房,今天他們一家都會在這邊兒用飯。

一個人繡東西挺無趣的,春杏扭頭看看身後幾畦嫩生生的小白菜,也跟著站了起來,“那我幫你間白菜去!”

不一會兒,林氏牽著虎子回來了。

葉芽坐在北門口揉麵,虎子扭著圓滾滾的身子跑到她跟前,盯著她瞧了一會兒,突地道:“二嫂,二哥娶你的時候,也給你們家送了很多東西嗎?”一雙大眼睛亮晶晶的,充滿了好奇。

林氏正打算洗手幫葉芽包餃子,聽見虎子的話,沒好氣地罵了他一句:“小孩子家瞎問什麽,出去幫你爹幹活去,就知道在外麵瘋玩!”

虎子頓時蔫了,他可不想幹活,正想找個借口偷懶,就見他爹和兩個哥哥滿頭大汗地走了進來,他立即笑的眉眼彎彎,大聲道:“我爹他們幹完活了,不用我幫忙!”說著跑過去撲到薛樹腿上,仰頭看著他:“二哥,我剛才跟他們去看熱鬧,那個錢老爺給大強家送了十幾箱子好東西,有金首飾,亮亮的花布還有很多好吃的,聽說都是給大強姐的。二哥,你娶二嫂時也往她家送東西了嗎?你怎麽沒叫我過來看?”

“啊?”薛樹茫然地看著他,再看看薛鬆和葉芽,“我……”他不知道媳婦家在哪兒,他也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媳婦,媳婦就是他媳婦啊,還用送什麽東西?

“老二你不用理他!”林氏一把拎起虎子,將人拎到後院:“去找大黃玩去!”

她瞪著眼睛,虎子害怕得打了個哆嗦,再也不敢多問,灰溜溜去樹下找大黃了。

灶房裏的氣氛一時有些尷尬,至少林氏他們是這樣想的,無論是薛樹和葉芽的事,還是夏花的好日子,都不適合擺到明麵上來。

薛鬆看了葉芽一眼,見她低著頭,安安靜靜地在那裏揉麵,細白的臉上並無尷尬或異色,心中略定,朝薛山梁道:“二叔,咱們進去歇著吧。”說完就走向東屋,隻是臨進去前,他忍不住再次偷偷瞥向葉芽,發現她並沒有看過來,心中湧起淡淡的失落。他這半天都在想著再見麵時會如何,甚至決定不看她一眼,可事實是,一跨進灶房門,他首先就看向了她,期待會與她的目光遇上,期待從她的眼睛裏找到一絲他渴望又不敢奢求的東西,然自始至終,她都沒有看過來,好像昨晚那恍然如夢的相處根本沒發生過一樣,或許,那隻是他一人珍惜的美夢?

可惜她不看他,他隻好帶著失落跨進屋門。

薛樹跟在薛鬆身後,薛山梁走在最後麵,進門時,他順手將門簾挑了起來。

薛鬆擦完臉,瞥見敞開的屋門,低垂了眼簾,看似自然地走到西炕頭坐下。坐好了,他不動聲色地往外麵窺了一眼,正好將葉芽抿唇淺笑的明媚模樣看進眼裏。他怔住,忍不住看呆了,等他聽到二叔的話想要收回視線時,她仿佛察覺到了似的,扭頭朝他這邊看來。

像是被針紮了一般,薛鬆倏然起身,大步跨到對麵以躲避她的視線,速度快得將薛山梁嚇了一跳。

“老大,你幹什麽呢?一驚一乍的!”

“沒事,就是不想坐著了。”薛鬆背對著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待平複下心頭的緊張和悸動,轉身坐到櫃子旁的木凳上,抬頭看向薛山梁:“二叔你剛剛說什麽?”

薛山梁奇怪地打量他兩眼,見他跟平常一樣,就指著後麵牆壁上掛著的狼皮道:“怎麽還沒賣?”

“這幾天忙著蓋房,沒空去鎮子,反正狼皮擱不壞,不急。”薛鬆平靜地答,腦海裏卻盤旋著剛剛看到的笑容,她應該沒看見他吧?

屋外,葉芽的確覺得有人在看她,所以她停下與春杏的說笑,順著本能看了過去,卻隻瞧見一個人影閃過。她疑惑地眨眨眼睛,就在她以為那是錯覺時,炕上趴著的薛樹突然轉過頭,兩人目光相對,他笑著朝她擺手,齜牙咧嘴的模樣要多傻就有多傻。

剛剛應該也是薛樹在看她吧?

葉芽了然,也回薛樹一個笑容,剛想轉過頭,就聽屋裏麵傳來二叔的聲音:“這狼皮能賣個二十兩左右,加上狼肉錢,夠你們好好過幾年了。不如趁家裏有錢,等把那邊的房子蓋完了,回頭再把這三間茅草屋也拆掉蓋新房,留著將來你娶了媳婦搬過來住。你也老大不小了,我讓你二嬸幫你留意著,遇見合適的就說合說合。以前家窮沒辦法,現在你們有房子有地,你也能幹,沒人會嫌棄你的。”

葉芽愣住了。

薛鬆也愣住了,不過他很快就回道:“二叔,我的事不急,現在家裏雖然有了點錢,可明年三弟要是中了秀才,就得去縣城讀書,到時候吃住都要用錢,還是給他留著吧,我真的不急。”他早就沒了娶妻的念頭,現在更不會有,如今他隻想賺錢供三弟念書,將來看他成家立業,他就滿足了。

或許是今天的日子特殊,屋裏一提到薛鬆的婚事,灶房裏的人也都停下了手裏的活兒,一起聽裏麵的談話,也正因為春杏和林氏都留意著裏麵的動靜,她們才沒注意到葉芽的呆愣。

葉芽也說不出心裏是什麽滋味兒。家裏有錢,大哥娶媳婦,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兒,可,可為什麽乍一聽到這個消息,她的震驚竟多過了高興?而當大哥回絕的時候,她又控製不住地鬆了口氣?

大概,大概是她剛熟悉這個家,一時不太適應家裏再多個妯娌吧?是的,一定是這樣,她默默解釋著自已的異常。不過,就算大哥答應了,那也沒什麽,家裏多個女人,於她而言可能會更方便一些,再說大哥的年紀的確耽誤不得了,就是不知道誰會那麽好運,能給大哥當媳婦……

情不自禁的,葉芽又想到昨晚薛鬆給她的照顧,而他娶了媳婦後,對那個人肯定會更好吧?

她低下頭,胸口莫名地有些發堵。

對於薛鬆的回答,薛山梁很不滿意。他原本是靠著牆壁坐著的,這時卻盤腿坐正,語重心長地勸道:“話不是這麽說的,你心疼老三沒錯,但也不能耽誤了自已的大事。娶個媳婦頂多花十兩銀子,下半年你去山裏多走走,沒準兒就賺回來了,耽誤不了老三的事。再說了,他以後用錢的地方多著呢,難不成他一日考不中,你就一日不娶妻?就算你不在乎,老三心裏也不會好受的。早點把婚事定下來,他反而更能安心讀書。”

三個侄子的親事一直他的心病。薛樹傻,他根本不指望他能娶到媳婦,自然不會太過擔心,但現在薛樹竟是第一個娶到媳婦的,真是意外的驚喜。薛柏讀書要緊,晚兩年成家也沒關係,說不定將來有了出息,親事更不用他操心了。隻有薛鬆,都二十三了,再也不能耽擱了。

想到這裏,他做了決定,“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爹娘死得早,我這個當二叔的就得替你做主,不能隨你胡鬧。這件事自有你二嬸替你打聽安排,你就等著我們的消息就行了,一準兒給你找個好姑娘,不會委屈你的。”

薛鬆站了起來,“二叔,你……”

“我什麽我?”薛山梁也瞪起了眼睛,直直地盯著他:“我難道沒資格替你做這個主了?老大我告訴你,我知道你有主意有本事,可說到婚事,除非你不認我這個二叔,否則就乖乖等著我們替你安排!”

薛鬆遙遙地看著他,麵容冷峻,緊緊抿著唇角。

薛山梁毫不退讓,他就不信了,自已一片好心他還能當成一片驢肝肺?

屋裏緊張的對峙讓薛樹很不安,他怕二叔生氣,也怕大哥生氣,更怕他們兩個打起來,所以他忐忑地爬起坐好,求助似的看向斜對麵的媳婦,卻見她低著頭,一雙小手慢慢捏著麵皮。他疑惑地望著她手裏的麵皮,媳婦不是要捏餃子嗎,怎麽把麵捏成大疙瘩了?

媳婦不看他,薛樹隻好再次看向緊繃著臉的大哥,他想了想有媳婦的好處,納悶地問道:“大哥,你為啥不願意娶媳婦啊?娶媳婦多好啊,你看我媳婦,她給我做飯給我洗衣裳,你娶了媳婦,她也會對你好的!”

他的媳婦?

薛鬆看向自已的二弟,二弟正用那雙清澈的眸子看著他,裏麵溢滿了不解和害怕。他隻看了一眼,便迅速閉上眼睛,二弟還是那副小孩子心思,他怎麽會知道他的煎熬?而二弟簡單的心思,更讓他覺得自已禽獸不如。

眼前掠過她羞澀低頭的模樣,溫柔淺笑的模樣,可憐無助的模樣,可她終究是二弟的媳婦,她的溫柔是給二弟一人的,她的可憐也有二弟替她心疼,而他,隻是她的大伯而已,一個外人,沒有資格想,更沒有資格做。

是不是,有了自已的媳婦,他就不會再想她?不想她,他就不會忍不住去照顧她,就不會亂她的心,亂她與二弟的生活?

可他真的不想娶!

胸口悶得發緊,緊得快要無法呼吸,薛鬆不想再在屋裏待下去,他怕他忍不住泄露那不該有的心思。

所以他睜開眼,低垂著眼簾道:“二叔,最近家裏忙著蓋房,接下來就是秋收,根本沒有時間,我的事,還是等到秋後再說罷。”

薛鬆垂著眸子,薛山梁看不見他眼裏的複雜,隻當這個侄子終於開竅了,笑著應承道:“行,那就等秋後再說,到時候你告訴你二嬸你喜歡什麽樣的姑娘,她也好替你……”

他接下來說了什麽,薛鬆已經聽不到了,他大步邁出屋子,沒有看灶房裏的任何人,頭也不回地走了。

葉芽呆呆地望著他高大的背影,手裏的麵皮被揉的不成樣子。

“二嫂,我怎麽覺得大哥好像很不願意啊?”春杏收回張望薛鬆的視線,小聲對葉芽道。她總覺得,如果大哥不是心裏有人,那他就沒有道理拒絕親事,現在他這樣不情不願地答應了,該不會心裏還想著夏花吧?

葉芽回過神,看她一眼,沒有說話,重新擀了手裏的麵皮,默默捏起蒸餃來。

不管大哥願不願意,他都答應了,等到秋收之後,一旦二嬸找到適合大哥的好姑娘,大哥就會娶了那人,然後,她就會多出一個大嫂來。

很好啊,大哥那樣好的人,怎能打一輩子光棍呢,有了大嫂,他才會過得完滿幸福。不僅僅是大哥,還有三弟,將來他也會娶妻,到時候他們哥倆都有人照顧了,而她,隻要守著薛樹就行,他雖然傻,可他對自已好,她也會幸福的。

她連續捏了三個餃子,將其中兩個擺在一邊兒,眼前隻留下一個。

他們都是好男人,她不能因為他們對她好,就生出獨占這份好的心思,不該因為他們要娶妻,因為想到他們會對另一個人那樣好,就覺得不舒服,那樣沒有道理,畢竟,他們隻是她的大哥和三弟啊。

聽說有的惡婆婆不喜歡兒子與媳婦太親近,不喜歡兒子對媳婦比對自已好,難不成她就是那種人?

葉芽偷笑,她可是個好姑娘,不會做惡嫂子或惡弟妹的。娶吧娶吧都娶吧,她能做個好媳婦,就能做個好妯娌。

所以,不許再難受了,知道不?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小懶兔兔和哆啦笨熊親的地雷,麽麽!

大哥蒸餃和三弟蒸餃一起扭動白胖胖的身子:牙牙,把我們也放在你眼前,我們隻給你吃,我們甘心被你獨占!!!

茅草屋在頭頂嘶吼:不許推我不許推我!!!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