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薛家小媳婦36

時間:2018-12-08作者:笑佳人

薛鬆一夜未睡。

不知道何時起,窗外的暴雨忽的緩了下來,由白日的狂暴轉為淅淅瀝瀝,漸漸就徹底停了,隻有屋頂積聚的雨水慢慢匯聚到屋簷,一滴一滴墜下來,發出清脆悅耳的叮咚聲。

可屋內另一頭的“狂風暴雨”卻久久未停。

薛鬆數了,二弟一共折騰了三次。

每次結束,他好不容易才讓自已激蕩起伏的胸口靜了下來,迷迷糊糊快要睡著的時候,就會被那頭乍然而起的粗重呼吸再次弄醒。開始隻有二弟的喘息和碰撞聲,然後過了一會兒,她似乎也醒了,斷斷續續發出小貓似的哼叫,給他新一輪的煎熬。一次比一次時間長,一次比一次折磨人。

等那邊徹徹底底消停了,外麵天色已由漆黑變得灰蒙蒙,他算是不準備睡了,閉目小憩。

幾隻家雀兒飛來,落在屋簷下的晾衣繩上,嘰嘰喳喳地叫著,忽的又撲棱翅膀飛走了。

薛鬆睜開眼睛,準備起床。

他輕輕掀開被子,慢慢坐起身,生怕驚醒旁邊的人。頭有點沉,他抬手揉了揉額頭,然後隨意地看了一眼東邊。是真的隨意的一瞥嗎?他不是很確定,他就是本能地想要看一眼,沒什麽目的,就像往常起床一樣,穿衣轉身,目光總會隨意落在某個地方,沒有任何意義地盯著那裏。

可當他隨意地扭頭看過去,脖子卻一時轉不動了,哪怕心底有個聲音催他快點轉回來。

夏日天熱,他們兄弟三個都是光膀子睡的,渾身上下隻穿一條短褲。但自打家裏多了她,他和三弟都改了那個習慣,睡前必定換上中衣。他以為二弟也改了,不過他不改也沒多大關係,畢竟他與她是夫妻,坦誠相見反而更顯得親密。

可此時此刻,他的好二弟不但自已身無寸縷,竟也忘了替她穿上中衣!更甚者,他連被子都沒有蓋嚴實!

薄薄的被子被他扔在身後,下麵隱約露出了一抹碧綠衣帶……他摟著她側躺著,緊貼她的背,親密無間……他寬闊的背上有幾道紅紅的抓痕,將她嬌小的身影擋住了,隻露出一道雪白的起伏線條……他的左手臂橫伸著,從她滿頭長發下插-進去,讓她枕著,右手臂摟著她,大手不知覆在何處……兩人腰間勉強搭著一方被角,僅僅遮掩了不便見人之處,然後就暴露了兩雙交疊在一起的長腿……他古銅色的大腿將她細白勻稱的小腿夾在中間,霸道不容拒絕。

薛鬆的視線不由自主沿著她修長的腿向下移動,最後停在那雙細白瑩潤的小腳上。

腦海裏幻想的畫麵突然變得清晰,二弟將她的腿舉在肩上,那個時候,她的那雙小腳,會晃出何等的影兒?

鼻下忽的一熱,好像有溫熱的水流了下來,他怔怔的抬手去抹,低頭一看,是血。

他愣了愣,隨即一手捂著鼻子,一手抓起炕頭的衫褲,輕手輕腳地下地,彎腰提起鞋,靜悄悄地走了出去。看來,今晚睡覺前,他必須跟二弟好好談一談,很多以前他沒想到的事,都得重新教他,否則照這樣下去,不僅僅是他和三弟,她也會極其尷尬的吧?

穿好衣服,他提著木盆去後院洗臉,清洗後沒有急著回去,而是站在籬笆牆邊,看著自家屋頂發呆。

看著看著,就見薛柏捂著鼻子走了出來,四目相對,都尷尬地別開視線。

“大哥,你起得好早……”薛柏背過身止住鼻血,確保沒了痕跡,才走到薛鬆身側,看著他的眼下道。

“你不也一樣嗎?”薛鬆冷冷地答,三弟有一點最煩人,有話不明說,非要拐彎抹角地套話。

薛柏嘿嘿一笑,摸了摸鼻子,又道:“一會兒二嫂醒了怎麽辦?昨晚……”

“昨晚什麽事兒也沒有,你好好讀書就行了,別胡思亂想。”薛鬆打斷他,“今早我做飯,吃完我跟你一起去鎮子。對了,三弟,賣狼賺的錢,我想拿出一部分蓋房子,你覺得如何?”家裏的茅草屋年頭太久遠了,就算重新鋪好茅草,也堅持不了多久,既然現在有閑錢,不如蓋三間結實的磚瓦房,住著舒心,她也好過一些。

薛柏當然沒有什麽好反對的,“行啊,那是把這三間推倒重新蓋,還是從旁邊另起地基?”

薛鬆沉默了片刻,“旁邊吧,這邊兒先留著,以後放雜物用。”畢竟住了那麽多年,還是有感情的。

“嗯,那我跟趙先生請假……”

“不用,你專心讀書,家裏的事不用你操心,三間房,我跟你二哥一起蓋,用不了多久。”薛鬆搖頭,讀書是大事,他不能耽擱三弟。

薛柏無語,知道大哥決定的事就不會改了,便徑自去洗漱。

灶房裏傳來折斷樹枝的脆響,薛樹忽的醒了。

昨夜的酣暢淋漓讓他渾身舒爽,即便沒有睡多久,他也精神的很。

眨了眨眼睛,揮走那一點點困意,他摟緊懷裏柔軟的身子,臉挨著她的頭頂蹭了蹭,十分滿足。媳婦真好,真好,昨晚他快要美死了……憶起那*的滋味,某個地方就又挺了起來。

他半支起身子,習慣地去摸她的那裏,可惜才碰到大腿,她就不安地拱了拱,紅嫩的小嘴撅了起來,秀麗的眉微微蹙著,細白的臉上還殘留著淡淡的淚痕。

薛樹心裏一慌,昨晚媳婦雖然沒有出聲訓他,卻氣急敗壞地摳了他好幾下,最後一次他進去的時候,她甚至狠狠咬了他胳膊,現在還能看見血印子呢。

他不敢再碰她,他很害怕,完了,媳婦哭了,不會又要生氣吧?

他慌亂地穿好衣服,扯過被子替她蓋上,又怕她熱著,隻將被子拉到她腰那裏,然後躡手躡腳地溜了出去,他得去找三弟問問,要是媳婦生氣不理他,或是媳婦委屈地哭了,他該怎樣才能哄好她。

可才跨出門,就感覺有兩道異樣的視線落在了他身上。他先後看去,大哥冷冷地瞪他一眼便繼續低頭燒火煮粥了,三弟呢,他坐在北門口,手裏拿著書,眼睛卻微微眯了起來,用一種讓他心裏發毛的眼神望著他。

薛樹覺得氣氛有點怪,但他沒往心裏去,開口就道:“三弟,我……”

“噓……”薛柏嚇了一跳,飛快朝他做了個噤聲的手勢,這種情況驚醒她,大家都會尷尬。

看著小心翼翼的薛柏,薛樹突然有種做夢的感覺,這個場景,好像以前發生過一次啊……哦,對了,他剛把媳婦撿回來的那次,晚上他進到了媳婦裏麵,然後第二天早上想跟大哥三弟說說,三弟就是這樣不讓他說話的,他們做什麽都悄悄地做,說是媳婦太累了,不能吵她睡覺。

昨晚媳婦又累了,嗯,怪不得三弟這樣。

他了然地點點頭,放輕腳步走了出去,招呼薛柏跟他去後院。

剛在山裏紅樹下站定,薛柏就朝薛樹胸口打了一拳,不算太重,但也絕不是輕飄飄的。

“你幹啥打我?”薛樹一邊揉胸口,一邊委屈地瞪著他。

“誰讓你半夜折騰地沒完沒了,我跟大哥都沒睡好覺!”想到那無盡的煎熬折磨,想到他在那邊毫不遮掩地重重喘息,而他和大哥連大氣都不敢出,轉身都不敢轉,隻能一動不動地聽著那邊的激烈動靜,薛柏就恨得牙癢癢。

薛樹疑惑地眨眨眼睛,“我沒折騰……啊,那時候你們還沒睡著嗎?”

薛柏點點頭,想讓這個占盡便宜的二哥愧疚。他再傻,也該知道這種事對男人是什麽樣的折磨吧,畢竟他自已也忍了那麽久,還是他給他開的竅!

薛樹眼裏卻是一片茫然無辜:“沒睡著就沒睡著唄,跟我有什麽關係?我跟媳婦又沒說話吵你們!”

媳婦不讓他出聲,就是怕吵到大哥和三弟,他都乖乖地聽話了,不管多舒服都沒喊出來……哼,他不想跟他們睡一個屋了,他要跟媳婦單獨睡,到時候他想喊就喊,他最喜歡在她耳邊喚她牙牙了,他愛死了媳婦渾身軟綿綿、縮著脖子躲他的嬌嬌模樣。

“你……”薛柏錯愕,隨即無奈地搖搖頭。罷了,教訓二哥的事,還是留給大哥吧,他自認沒有那個耐性跟他解釋清楚,也沒有大哥的氣魄讓他哪怕不明白也得乖乖聽話,遂改口問道:“你找我幹什麽?”

薛樹馬上討好地看著他,支支吾吾道:“三弟,我,我昨晚好像把媳婦弄哭了,你說,她醒了會不會生我的氣啊?”

她哭,薛柏自然知道,他更知道她並不是難受地要哭,而是……這種男女至親的情-事,事後想來最多是羞惱,談不上生氣不生氣的,況且二哥那麽厚臉皮,二嫂又真心接納他了,沒準心裏還會覺得……

咳咳,他不再多想,安慰似的拍拍薛樹的肩膀:“放心吧,二嫂不會生氣的。”最多假裝生氣瞪瞪他,不理他,鬧點小女人的小別扭,不過他是不會告訴他的,讓他擔心害怕去吧,誰讓他隻顧著自已享受,還一副理所當然的臭德行?

見薛柏氣定神閑,雲淡風輕,薛樹信以為真,高興地道:“那我去叫媳婦起來吃飯!”三弟說的話一向是對的,他很放心。

“別去!”薛柏趕緊拉住他,“二嫂昨晚睡得太晚,你讓她睡個夠吧,千萬別吵她,否則她會不高興的!”

“哦,那好吧。”薛樹頓住,點點頭,其實他也不喜歡睡覺的時候被人吵醒。

薛柏又想起方才看到的靡亂場景。二哥這麽傻,怕是自已穿好衣裳就出來了,沒替她收拾。他的書袋還在屋裏呢,他可不想進去拿東西時看到不該看的,再流一次鼻血,便道:“二哥,你回屋替二嫂穿好中衣,動作輕點,別吵醒她。還有,等我和大哥走後,不管她醒來問你什麽,你都不能讓她知道我們昨晚是醒著的,也不能告訴她你是早上才給她穿的衣服,知道嗎?一旦你說了,二嫂她,她以後就再也不肯讓你……進去了……”

為了避免再見麵時她覺得尷尬,薛柏拿薛樹最怕的後果嚇唬他,可想到“進去”的曖昧含意,他白皙的麵龐就浮上了一抹淡淡的紅,被他故意低頭掩飾了過去。

於是,等葉芽睡到日上三竿醒來的時候,就見薛樹乖乖地趴在她身邊,在那安靜地擺弄她繡到一半的荷包呢。屋裏再也沒有旁人。

她飛快地看了一眼身下。

嗯,雖說被子隻遮到了腰那兒,可她身上的中衣穿得好好的,沒有露半點不該露的地方。

她紅著臉睨了薛樹一眼,傻歸傻,幸好還知道替她遮掩。

“阿樹,大哥他們呢?”外麵那麽亮,看著都到晌午了,她睡了這麽晚,不知道他們會怎麽想……

薛樹見她醒了,忙把荷包扔到一旁,有點忐忑地著看她:“大哥他們天沒亮就去鎮子了,說是怕路上滑,特意比往常早起了半個時辰,所以沒叫你起來做飯。”這是三弟交待他說的,讓他學了好幾遍才肯放了他。

葉芽鬆了口氣,好巧好巧,這樣一來,他們就不知道她睡懶覺了,也不會猜測她突然起這麽晚的原因。至於昨晚,暴雨那麽大,她又強忍著,他們應該沒聽到動靜吧?

“阿樹,我睡懶覺的事,你別告訴大哥他們,知道嗎?”她咬唇叮囑他。

薛樹一愣,隨即快速垂下眼簾,往常純淨的眸子轉了幾轉,忽的湊到她身前,商量似的道:“你不生我的氣,我就不告訴他們……”

昨晚連番的荒唐一下子闖入腦海,葉芽臉上燙的不行,扭頭不理他。

薛樹已經有點摸清了她的脾氣,隻臉紅不罵人,說明媳婦不是很生氣。

“牙牙……”他撲到她身上,捧著她的臉不讓她躲,“好牙牙,我以後再也不敢了,你別生氣啦!”

看著近在眼前的俊臉,葉芽羞惱地閉上眼睛,輕輕呸了他一口,“無賴!”

她的小嘴紅嫩潤澤,呸他的時候露出幾顆可愛的貝齒,然後又緊緊抿上,賭氣似的嘟了起來,薛樹瞧得心都快酥了,想也不想就張嘴含住了她的……

所謂耳鬢廝磨,鴛鴦交頸,也不過如此吧?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落雨音親的地雷,╭(╯3╰)╮!

善意的謊言,因為無知,所以幸福,捂臉……

茅草屋:不要推我不要推我,我可是保留了你們畢生難忘的回憶,以後誰要是想偷偷摸摸來一次,歡迎回來啊啊啊啊啊!!!我的優點是光線陰暗充滿了淡淡的懷舊味道,能在某個時刻勾起某些人藏在心底的禽獸*,使人獲得意料之外的神奇效果,咳咳……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