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薛家小媳婦35

時間:2018-12-08作者:笑佳人

夜色尚早,薛柏側躺著與薛鬆說話。

“大哥,我估計用不了多久,咱們就會有個小侄子或小侄女了。”

薛鬆扭頭看了他一眼,“為什麽這麽說?”

薛柏低笑,不答反問:“最近二哥二嫂有生過氣嗎?”

薛鬆不說話了,的確沒有,難道她已經完全接受二弟了?

是了,她對二弟那麽好,又怎忍心一直不讓他碰?

正想著,西屋突然傳來駭人的嘩啦巨響,身下的炕跟著震了一下,他噌地一躍而起,剛跳到地上,那邊又響起她驚恐的尖叫。

他心中一跳,也顧不得穿鞋了,隻著中衣衝了過去,猛拍西屋房門:“二弟,怎麽回事?”

裏麵傳來清晰的雨水衝擊聲,他與隨後趕來的薛柏對視一眼,大概猜到屋頂塌了,卻不知有沒有砸到人……

葉芽在被薛樹抱到一旁時就恢複了鎮定。知道薛鬆他們一定會過來詢問,她飛快地穿好衣裳,一邊讓薛樹趕緊把被褥抱到地上去,免得被雨水淋到,一邊穿鞋下地,隻是剛要邁步,腿忽的一抖,若非她及時扶住炕沿,恐怕已經摔倒了。她恨恨地瞪了一眼薛樹,忍著不停哆嗦的雙腿去摸放在櫃子上的火石,還沒點著,外麵腳步聲起,緊接著就傳來薛鬆急切的拍門聲。這種時候,她也顧不得散亂的頭發了,胡亂扯了扯衣擺,摸黑去開門。薛樹抱著一堆東西,根本幫不上忙。

屋子裏雖算不上伸手不見五指,卻也是極暗的,眼睛在習慣黑暗之前根本看不清楚。房門打開的那一瞬,薛鬆大步衝了進去,不料正好撞在來不及走開的葉芽身上,感覺她被自已撞得要朝一側跌倒,他心裏一急,本能地伸手去扶,卻不想錯估了她手臂的位置,大手不小心碰到一處綿軟的豐盈。

從未有過的觸感讓他心頭一跳,好像被燙到一般欲縮回手,可到底情況危急,借著夜色的掩飾,他不動聲色地以最快的速度將手移到她手臂處,用力一托,便將人扶正了,聲音無比平靜:“弟妹,你沒事兒吧?”待她站穩,馬上收回手。

薛鬆的動作特別快,又是輕觸急退,葉芽心中擔憂屋頂,根本沒發覺胸前敏感被他碰到了。她一邊暗罵自已太嬌弱,薛樹隻進去了那麽一會兒她的腿就酸軟抖個不停,一邊開口安慰薛鬆:“沒事沒事,大哥你別著急,阿樹也沒事,就是炕頭那裏的屋頂塌了。”轉身去點蠟燭。

燭火顫巍巍地搖曳,火苗從小到大,照亮了屋子。

東邊炕頭一片狼藉,落滿了被雨水澆爛的茅草,更糟糕的是,隨著傾盆暴雨無情地往下落,屋頂那個大洞西邊的茅草也鬆動了,陸陸續續往下掉,眼看小半個屋頂都沒法要了。

薛鬆歎口氣,本以為還能再堅持三四年的,沒想到一場暴雨就要讓這座茅草屋提前坍塌了。

他又仔細察看了一下屋頂,確定不會影響到灶房,回頭對葉芽道:“弟妹,你跟二弟把被褥搬到東屋去吧,然後你先歇下好了,我們把地上的東西挪過去,也就睡了。屋頂破的太厲害,今晚肯定沒法補……弟妹,你先將就幾晚,我會盡快修好的。”

村裏沒有太多講究,大多數都是一家人睡一個炕,特別是冬日天寒地凍,農家又沒有那麽多木柴好燒,為了集中取暖,一般都隻用一邊的鍋做飯燒菜。當然,如果兒子成家了,肯定得跟媳婦孩子分住一屋的,若是有錢講究的人家,也會早早讓姑娘們單住一屋。薛鬆不知道葉芽能否習慣幾人睡大炕,奈何他們家就這兩間能睡人的茅草屋。

葉芽打小就跟爹娘睡一個炕,自然習慣,可,可讓她跟薛鬆和薛柏睡在一個炕上,想想就夠難為情的。但她也明白這是沒有辦法的事,低頭跟薛鬆說了句“沒事的”,便跟著薛樹過去了。

“大哥,要不要在炕中間擋點什麽?”待兩人離開後,薛柏湊在薛鬆身前道。

薛鬆麵無表情地看他:“擋什麽?”

薛柏不自然地咳了咳,主意是不錯,但家裏還真沒有可用的東西。櫃子裏倒是有閑置的布,可要想把布掛起來,既要裁剪又要往屋頂窗子上敲釘子,這樣一番大動幹戈,反而會讓她更不自在吧?

見他不說話了,薛鬆沉聲道:“搬東西吧,別想些用不著的,一會兒老老實實睡覺就行。”四人睡一炕,弟妹怎會允許二弟犯傻?

“我沒想……”薛柏低聲辯解了一句,見大哥已經頭也不回地去搬衣櫃了,隻好閉了口,走過去幫他。

那邊葉芽進了東屋,把被褥鋪在最東頭。

薛樹站在地上看著她,很是不解:“媳婦,為什麽放到那麽遠啊,挨著三弟的不就行了。”

媳婦沒來之前,他們哥三個睡在一起,被褥都是挨著放的,然後每到夏天,三弟會搬到西屋去睡,方便他複習功課。現在媳婦把他們的被子放到那麽遠,都快挨著東牆了,中間空出好多,看著真別扭。

葉芽聞言瞪向他,見他身上隻穿了一條短褲,不知為何就想到剛剛隻進行到一半的歡好,怕他一會兒還要鬧,忙趁那兩人未過來之前對他道:“阿樹,晚上睡覺不許你抱我,不許喊我牙牙,更不許你胡鬧,知道嗎?”

薛樹震驚地張大了嘴,“我不!我還要進去!”他才剛嚐到一點滋味,媳婦怎麽能說話不算數?

葉芽就知道他一定會不老實,頓時又氣又急,“跟你說不清楚,反正不許你……”

“二哥,幫我們掀一下門簾!”薛柏帶著喘息的聲音忽的從門外傳來,打斷了她的話,葉芽連忙閉上嘴,警告性地瞪了薛樹一眼。

薛樹看看門簾,再看看坐在炕頭不敢說話的媳婦,目光閃了閃。

他發現了一件事。媳婦就像村裏常常喊他傻子的那群壞孩子一樣,特愛悄悄訓他欺負他,一旦大哥或三弟來了,她就不說話了。哼,是她說今晚讓他進去的,現在又想反悔,那,是不是有大哥和三弟在場,替他撐腰,她就不敢欺負他了,她就得說話算數,讓他進去?

他沒有答應不碰她,隻朝她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

葉芽傻了,他那是什麽意思?有什麽好笑的?

可她再也沒有機會單獨問他,他跟著薛鬆二人同進同出,哪怕把西屋的東西都搬過來了,他也是最後洗完手進來的。那時候,那時候她已經縮在被窩裏裝睡了。

不知是誰吹滅了蠟燭,屋子裏暗了下來。

葉芽終於鬆了口氣,她悄悄把被子往下拉了一點,呼吸新鮮的空氣,一直在被窩裏縮著,悶得厲害。

“媳婦,你還沒睡著啊?”薛樹坐在旁邊的炕沿上脫鞋,見她一點一點把腦袋伸了出來,有點吃驚地問道。進門時,媳婦整個人窩在被子裏一動不動,他還以為她睡著了呢。

那一刻,葉芽真的很後悔為何沒有再多堅持一會兒。

就在她咬牙琢磨要不要解釋一下時,忽聽薛鬆道:“二弟,早點睡覺吧,別說話了。”聲音低沉,不容拒絕。

大哥真好,葉芽攥著被角想,他一定是怕自已尷尬吧,這麽體貼的男人都娶不到媳婦,真是可惜。

然而她馬上就沒有心思多想了。

熟悉的寬闊胸膛從身後靠了上來,緊緊貼著她,一隻溫熱的大手飛快地摸進她的中衣,撥開她的肚兜,徑自握住一團揉弄,幾乎同時,他那粗熱的東西也抵在了她的臀縫間,輕輕磨動。

她渾身發軟,趁還有點力氣,她推他,他反而摟地更緊,用他火熱的唇咬她的耳朵。

她不敢訓他,怕被他們聽見,隻好一點一點往旁邊挪,想要躲開他,可他卻厚著臉皮追著她,直到把她逼到牆邊,眼前是清涼的土牆,身後是他貼得密密實實的胸膛,再也無法挪動分毫。沒有辦法,她隻好抓住他不安分的手往外拉,甚至用胳膊肘輕輕撞他,用腳踢他纏上來的腿,輕輕的,因為她不敢鬧出太大動靜。

“牙牙,你弄疼我了……”薛樹的胸骨被她撞了一下,很疼,他委屈地小聲抱怨。

可此時此刻,哪怕再小的聲音,在葉芽聽來也無異於五雷轟頂,把她劈得渾身僵硬,臉熱的快要能煎熟一個雞蛋了!

一陣漫長的沉默後,她極其緩慢地轉過身,湊在他耳邊細聲低語:“阿樹,別說話好嗎?” 她現在根本沒有發出聲音,完全是靠吹氣勉強吐出字眼來,所以嘴巴張的就比較大,但她還是擔心被薛鬆他們聽見。

“那你別打我了。”他同樣做賊似的答,熱氣撲進耳裏,酥-癢難耐。

“那你別碰我,好好睡覺!”她細若蚊呐。

“我不,你說讓我進……”他聲粗氣重,說到一半被葉芽捂住了嘴,她可憐兮兮地央求:“今晚不行,下回,下回一定給你。”

“下回是什麽時候?”他將信將疑。

葉芽垂下眼簾,“等咱們倆單獨睡一個屋吧。”她隱隱覺得,這個答案大概無法讓他滿意。

果然,薛樹將她抱得更緊,“我不,我現在就要!”一邊吹氣說話,一邊用他的堅硬頂她的小腹。

葉芽很慌,輕輕握住他,“這樣行嗎?”

如果不是剛剛體驗過被她下麵緊緊裹住的滋味,薛樹一定會點頭的,但是現在,這就好比是饅頭和肉包子,有肉包子可以吃,他才不想繼續啃饅頭,況且這是媳婦自已答應他的,大哥說過,答應人家的事就要做到,媳婦不能欺負他,至少在這事上不行。

他借著她的手快速動了兩下,然後毫不猶豫地撥開她的小手,喘息著解她的衣裳。

葉芽快被他弄哭了,眼看肚兜都被他解開了,知道他非得今晚滿足不可,隻好退一步,“等會兒,等大哥他們睡著好不好?”這已經是她能做到的最大讓步了。

她像隻小貓一樣窩在他肩窩,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還是什麽,輕輕顫抖著。反正薛樹已經得逞了,他決定讓她一次,便隻脫了她的衣裳,一動不動地抱著她,低頭在她耳邊道:“好,咱們等他們睡著了再弄。”

葉芽不說話,靠著他的胸膛,閉上了眼睛。

她希望時間一長,他會忍不住睡著了,可她低估了他的耐性,或是低估了他對那事的癡迷,當她都快堅持不住睡過去時,忽的被他一聲試探性的“大哥”驚醒。

“你喊什麽!”她飛快地堵住他的嘴,幾欲魂飛魄散,再無半點睡意。

薛樹抓住她的手,小聲道:“我看看大哥有沒有睡著啊?要是我叫他他都不答應,那他就是睡著了。”叫完大哥再叫三弟。

葉芽氣得想要掐他,又怕他疼得瞎叫喚,隻得咬牙罵他:“不許叫,你乖乖等我開口就行了。”笨死了,就算薛鬆他們還醒著,也不會應他吧?

不理會他委屈的嘟囔,她凝神傾聽西炕頭的動靜,然頭上是他略急促的呼吸,耳朵貼著他砰砰砰跳動的胸口,根本什麽也聽不到。再加上她方才似乎睡了一會兒,窗外又大雨劈裏啪啦地下著,一片漆黑,沒有任何判斷時間過了多久的法子。

薛樹忍不住了。

他鑽進被窩,準確地埋在她因側躺著而更顯豐盈的胸前,含住頂端的小葡萄吸-吮。不讓他說話,不讓他進去,那親親摸摸總行了吧?

葉芽呼吸一緊,伸手去擋。

被窩裏傳來一聲悶悶的“牙牙”,她慌忙躲開,於是他又湊了上去,吸吮舔舐間發出曖昧的砸吧聲,就像娘親小時候喂弟弟吃奶一樣。

葉芽快要羞死了。她把頭埋在被子裏,頗有種掩耳盜鈴的感覺,偏偏越是羞愧越是緊張,被他玩弄的身子就越敏感,他的手他的唇舌他的下巴,他的呼吸他的舔舐他的撫摸,都無比清晰地沿著嬌嫩的肌膚湧上來,她抑製不住地顫抖。

薛樹下麵脹的厲害,他一邊親著,一邊摸了摸她的那裏,濕濕滑滑,好多水兒。

想到進去的美好滋味,他慢慢從被窩裏鑽了出來,不顧她的推搡,壓在她身上,趴在她耳邊乞求:“牙牙,我好難受,快讓我進去吧!”那裏已經對準了她。

葉芽早已被他折磨地快要發瘋,她現在隻能捂住他的嘴,“阿樹,別出聲,好嗎?”她可以認定他們睡著了,隻要他不說話,隻要她引導著他慢慢來,甚至忍受他的莽撞,她都覺得她可以讓他很快結束這場瘋狂的歡好。

薛樹點點頭,葉芽放心地收回手。

可下一刻,他禁錮著她的腰狠狠挺入,若不是她及時捂住了嘴,恐怕就要叫出聲了!

有點疼,更多的是酸澀的腫脹,想到那樣大的物事全部進了她的身子,她就緊張地要命。偏偏在這樣的夜裏,她不能求他慢點,不能動手推他,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力捂住自已的嘴,不發出半點聲響。

然她到底經曆的少,這種事情,哪怕兩人都不說話,又怎會沒有聲音?

他在她身上快速挺動著,一下又一下,輕輕重重,身體撞擊發出沉悶的聲響,夾帶著硬物攪動水兒的曖昧音律。薄薄的被子隨著他大力的晃動漸漸脫落,露出他精壯的胸膛,和被他大手揉撚的椒-乳,一隻無力承受著蹂躪,一隻輕輕晃動著,而它們的主人,早已發鬢淩亂,香汗淋漓,小手捂著嘴,不讓自已出聲,卻不知道她輕輕的鼻音是多麽的勾魂兒,特別是在他突地深深挺入時,那抑製不住的哼喘簡直就像最好的情藥,誘得人想聽更多,誘得人越發大力入她。

漆黑的夜遮掩了他們交纏碰撞的身子,卻阻擋不了他們發出的聲音飄散。

奈何他們沉浸在洶湧如潮的*中,一個隻知道盡情享受久違的酣暢,粗粗喘息,一個被他的熱情化成了水兒,細細嬌喘,自然聽不到他們親密的聲音,更聽不到,旁人亂了的呼吸。

薛柏恨自已為何沒有睡在最裏麵,如果離他們遠一些,他大概就聽不到之前那一番親密的低語,就聽不到如此激烈的戰況。如果聽不到,他就不會自動在腦海裏勾勒他們的動作,就不知道二哥抬起了她的腿放在肩上,就不知道她在他身下無助的反抗,卻換來二哥更瘋狂的挺入。如果聽不到,他就不會慢慢將自已想象成二哥,想象若是她在他身下,他會怎麽樣,大概,也會像二哥一樣吧?

那裏脹的厲害,他難受,難受到想要覆上去,但他忍著沒有動手,因為他覺得那樣是對她的一種褻瀆。

他試著轉移注意力,忽的苦中作樂笑了一下,好在,他不是一個人,還有大哥在陪著他承受煎熬。

拜常年打獵鍛煉出的好耳力所賜,薛鬆雖睡在炕頭,薛柏聽到的,他也都聽到了。

他把手放在胸口,想要壓住那急劇跳動的心。可惜事與願違,那裏跳的越發厲害,然後,他竟然憶起之前碰到她的那一瞬,雖然相觸時間很短很短,他卻可恥地記住了那充滿彈性的綿軟豐盈,哪怕隔著衣物,他也感受了一點凸起,二弟剛剛含著的,就是那裏吧?

他沒見過女人的身子,無法想象她衣衫裏麵的模樣,可也正是因為沒見過,他才會放縱自已隨著二弟的動作,慢慢將自已想成他,而當他羞愧地從那靡亂的幻想中醒過來時,他已經進入了她,就像二弟那樣,聲粗氣重地狠狠挺入……

“嗯……”又一聲無法壓抑地嬌喘飄了過來。

如果不是親耳聽見,薛鬆絕不相信那樣溫柔愛害羞的她會發出這樣又嬌又媚的聲音。

怪不得二弟叫她牙牙,嬌嬌的,的確很配。

他動了動唇,試著無言地喚了一聲:牙牙……

不行,他在胡思亂想什麽啊!

薛鬆懊惱地抓了一下胸口,想要麵朝牆躺過去,又怕驚動二人,隻好繼續保持原樣,平躺著。平躺著,不受控製的那物就抵在了薄被上,誘惑著他去蹭一蹭。

好在他忍住了。

等著吧,等著吧,二弟折騰夠了,他們就可以睡著了。這個沒有半點眼色的家夥,他明天非要打他一頓,竟然強迫她這樣,似哭似泣,她一定難受死了吧?

但他們是什麽時候睡著的呢?

薛鬆和薛柏是何時睡的,葉芽不知道,她隻知道身上的男人不知疲倦地撞著她,她第一次顫抖著泄身的時候,他等了一會兒便抬起她的腿舉到肩頭,大手托著她的臀瓣越發深入,那時候她已經潰不成軍了,腦袋裏就隻剩下一個念頭,大哥和三弟都睡了,她不能發出聲音驚醒他們。

後來她就睡著了,等她再次醒來時,身子緊緊貼著牆壁,整個人完全縮在薛樹懷裏,而他,正一手揉著她的一團,一手插在她腰下,輕輕緩緩的自她身後進出著,很慢很慢,慢慢送進去,慢慢抽-出來,好像終於吃飽了一樣,可以靜下心來細細品了。他品的美,她卻難受的厲害,巴不得他快點深深入她,不要那樣溫柔地折磨她,裏麵,裏麵好癢,她要他……用力一點。

她迷迷糊糊地記得,她好像不耐煩地朝後動了一下,迎接他,然後他就瘋起來了,將她臉朝下壓在下麵,沉重火熱的健壯身子緊密地伏在她身上,一下比一下更有力地撞著她。他一瘋,她就隻能沉淪,隻能聽他在她耳邊粗喘,任由那洶湧的快感將她淹沒。

她不知道這場瘋狂是何時徹底結束的,不知道他們到底有沒有聽見,她無暇顧及,她再也沒有半點力氣,沉沉地睡了過去。

作者有話要說:這章寫的好費勁兒,困死,睡覺去!!!

連續兩章大肉,接下來開始正常生活,老大和老三,先攻下誰呢?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