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薛家小媳婦24壞蛋

時間:2018-12-08作者:笑佳人

葉芽實在太累了,躺到炕上,那種全身貼著被褥的舒適讓她發出一聲滿足的歎息。她沒有枕枕頭,就那樣慵懶地趴著,上下眼皮不停地打架,黑暗中薛樹的身影漸漸模糊,她徹底閉上了眼睛。

自從種地後,兩人已經好幾天沒有親熱了。

薛樹知道媳婦很累,所以前幾晚他都乖乖的沒有磨她,但明天就不用下地幹活了,那今晚讓媳婦再稍微多累一點,應該也沒關係吧?

他興奮地想著,擦完身上,又特意將那處也仔細擦了擦,媳婦很愛幹淨呢。

可等他躺到葉芽身邊時,才發現她已經睡著了,甚至發出了輕微的鼾聲。

他不甘心地戳了戳她的腰,媳婦那裏很怕癢,以前他戳的時候,她都會立即往一邊兒躲,但這回她一動不動,好像根本沒有感覺到他戳她似的。

“媳婦,摸摸我吧,你都好幾天沒幫我弄了……”他湊到她耳邊,低聲乞求道。

溫熱的氣息撲進耳裏,葉芽終於清醒了些,卻隻是朝旁邊翻個身,腦袋枕在胳膊上,小聲嘟囔著:“困死了,別鬧我……”

真的那麽困嗎?

薛樹撓撓頭,一時分不清媳婦是不是又在故意逗他。他默默盯著她嬌小的身影瞧了會兒,忽的想到一個試探的好辦法,偷偷笑著把枕頭挪到媳婦身旁,胳膊一伸就把人摟進懷裏,讓她躺在他的肩窩。她不滿地皺眉,挨著他蹭了蹭,很快又安靜下來。

媳婦睡著的樣子真好看,薛樹撥開她臉上散亂的碎發,輕輕親了一下她的小嘴兒。

親夠了,他把手放在她的腰上,她沒動。他順著她細滑溫軟的肌膚慢慢向上探進去,握住一團渾圓,她沒動。他口幹舌燥的捏了捏,她依然沒動。

薛樹留戀地又摸了兩下,乖乖縮回手,摟著人睡覺。看來媳婦是真的累壞了,他不能吵她。

灶房裏,薛柏快速吃好飯,將碗筷洗幹淨收好,草草洗漱一番就關門回屋,準備睡覺了。

“今天真沒出事?”薛鬆還未睡,開口問他,三弟做事向來有分寸,不會有意讓他們擔心的。

薛柏就把遇到那老婦人的事簡單地說了一遍。

的確是小事,兩人都沒往心裏去。

*

第二天,盡管渾身酸痛,葉芽還是像往常一樣早早醒了。

她扒開薛樹的胳膊,想轉身,結果肩膀和腰部齊齊傳來一陣酸痛,她忍不住哼了聲。

“媳婦,你咋了?”薛樹聽見聲響,也醒了,擔心地看著她。

當身邊有個人願意寵你的時候,再堅強的人偶爾也會想要依賴一下,何況葉芽隻是個普通的小女人,她已經習慣了他對她的好。

所以,對上薛樹擔憂的眼睛,她有點委屈地埋在他懷裏,“肩膀酸,腰也酸。”

薛樹很心疼:“那你趴好,我給你揉揉。”

“嗯。”葉芽往後麵挪了挪,腦袋搭在交疊在下巴處的胳膊上,閉眼等著薛樹替她揉捏,天色尚早,再過兩刻鍾起來做飯也沒關係。

肩膀處傳來一股大力,她吃痛地叫了一聲:“輕點,嗯,再輕點,好了,就這樣,中間也揉揉……”

薛樹跪坐在一旁,按照她的指示揉捏著,兩邊的肩頭,脊梁骨,背部,還有那不堪一握的小腰,從上到下,從下到上揉捏了個遍。媳婦太怕疼了,他稍微用力一些她都受不了,照這樣下去,他就是揉一天也不會累。

在他簡單的揉捏中,身上的酸疼漸漸消去,葉芽精神好了許多。她睜開眼睛,望著炕下踩得異常結實的黃泥地麵,感受著薛樹一下一下的體貼,突然覺得,嫁人也就是那麽回事。

要是村裏的姑娘,規矩沒有那麽多,有的嫁給從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馬,有的嫁給同村的適齡男子,有的嫁給親戚介紹的對象,哪怕是媒婆說的親,逢年過節的,也都能見到未來相公幾麵,大家彼此熟悉,洞房時也就不會太尷尬。

可若是大戶人家的小姐,就像孫府已經許人的大小姐,早早就定給了遠在京城的一個三品大員的嫡子,兩人千裏迢迢,根本沒有見麵的機會,隻能憑貼身丫鬟悄悄打探到的消息想象,等嫁過去掀開蓋頭才知道對方到底生的什麽摸樣,然後就直接做那事了,成了一輩子的夫妻。從陌生人到天下最親密的關係,也就是那麽一晚上的事。

這樣想想,跟她和薛樹差不多啊。

是,人家小姐們那是明媒正娶,她是被薛樹撿回來強要了的,可那又有什麽關係呢?這個男人對她好,他的兄弟對她好,她過的好就行唄。她隻是個苦命的人,被爹娘賣了,被主子使喚,做錯事就要打罵,日後還要受惡霸欺淩。現在能這樣安穩的過,她覺得這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別的不說,那些明媒正娶的,有幾個相公願意像薛樹這樣替媳婦揉肩捶背?

媳婦相公,一個被窩睡覺,一起吃飯,一起下地幹活,你對我好,我對你好,從陌生到習慣彼此,真的不需要太長時間。因為成了彼此最親密的人,許多一開始想想就做不來的事,做了之後也就沒啥好害羞扭捏的了。就像她和薛樹,前幾天她都不敢讓他碰,現在她都敢使喚他了。

至於那事……

葉芽的臉不爭氣地紅了,如果現在薛樹想要,如果他會溫柔體貼點,她也願意的,不過他似乎迷上了那種方式,那她也不會厚著臉皮主動勾他……

“媳婦,還疼嗎?”她久久沒有出聲,薛樹小聲問道。

“嗯,好多了,停下吧。”葉芽撐著胳膊坐了起來,看著身邊俊朗的傻相公,心裏暖暖的。“你肩膀酸不酸,要不我也幫你揉揉吧?”她可不是壞媳婦,不會因為他傻就隻會使喚他。

薛樹看著她紅撲撲的臉,抓起她的手就伸進褲襠,“我不用你揉肩膀,你幫我摸摸就行。”剛剛給媳婦揉捏時,聽著她發出的輕哼,他就想要了。

碰到那又熱又硬的物,不用他說,葉芽也知道他想得厲害,隻是,想到那晚她弄到手酸無力他都沒有釋放,現在弄,根本沒有那個時間啊!

她低著頭,試探著要縮回手:“不行,我得起來做飯了,要不,要不等晚上再幫你吧……”雖然心裏已經接納了他,但這樣親密的接觸,她還是無法坦然,臉熱的很。

被她細膩的小手包裹著,薛樹哪裏忍得了,他耍賴似的扒掉褲子,睜大氤氳的鳳眼望著她,讓她看清他的渴望:“我現在就要!”

葉芽羞極,可到底還是瞧見了,那怒發衝冠的氣勢讓她全身發軟,想要縮回手吧,卻被他握得緊緊的,隻好扭頭應承道:“那你快點,要是再像那天憋著不出來,我就不管你了!”

媳婦答應了,薛樹美得幾欲飄起來,他也知道媳婦得早起做飯,忙不迭地躺好,啞著聲音催促:“那你快弄吧……嗯……”

“不許你叫出聲!”葉芽怕被薛鬆他們聽見,緊張地伸出左手去捂他的嘴。

薛樹不滿地舔了舔她手心,那裏那麽舒服,他就是喜歡叫嘛!

強烈的酥麻傳來,葉芽驚得縮回手,右手用力捏了他一下:“你再不老實,我就走了!”

那驟然的握緊讓薛樹渾身舒爽,他不再使壞,緊緊閉上嘴巴,專心盯著葉芽羞紅的側臉。她扭頭對著窗外,不敢看他也不敢看它,他心中忽的湧起一個念頭,要是媳婦盯著它瞧,該會如何……光是想想,那裏都變得更硬了。

可他不敢開口,怕媳婦生氣跑掉。

胡思亂想著,視線慢慢順著她的胳膊向下移動,落到她的手上。媳婦的手纖細白淨,他的那裏粗-長發紅,而現在,媳婦就在用她的小手緊緊握著它,上上下下……

強烈的視覺刺激讓薛樹紅了眼,他雙手撐著炕斜坐了起來,目不轉睛地盯著葉芽的手,看著她給他洶湧如潮的快樂。

“牙牙……”他聲音沙啞的喚她。

葉芽閉著眼睛,並不知道他已經坐了起來,隻當他又忍不住要叫了,不由加快了套-弄的速度,“你快點,大哥他們起來了。”她聽到東屋的動靜了。

薛樹口幹舌燥,他覺得自已快要爆發了,很想很想,可就是還差那麽一點點,他努力集中精神感受那酥骨的快感,偏偏就是無法壓抑那個念頭,因為渴望,那快樂就像是傍晚湖邊的浪潮,漲上來,眼看就要湧到他赤著的腳上了,卻又在即將觸及時嘩地退去。

他聽到了東屋的開門聲,他怕媳婦在這個緊要關頭離開,所以他喘著氣用左手握住她的手快速聳動,同時伸出右手掰過她的腦袋,讓她的臉對著那激烈的地方。

“你……”葉芽沒想到薛樹突然會這樣,猝不及防,驚慌中睜開眼,卻正對上那淫-靡的場景,剛想閉眼,卻已經來不及了,眼睜睜地看著他在她手中噴瀉出來……

她瞪大了眼睛,可沒等她罵人,剛剛還在她身前悶哼的壞蛋就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滾到了一邊!

她看著他胡亂擦拭了一□下,然後抓著褲子跳到地上,利落地穿好,嘿嘿傻笑著跑了出去,笑聲裏充滿了說不出來的滿足得意。

“你瞎跑什麽?”外麵傳來薛鬆嚴厲又疑惑的聲音。

“不告訴你!”

呆愣的葉芽聽見薛樹這樣答,她的臉瞬間紅透,轉而咬牙,賭氣地捶炕。

誰說薛樹是傻子?他壞死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