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薛家小媳婦14罵人

時間:2018-12-08作者:笑佳人

“大哥,你知道哪家要賣地嗎?大哥?”

因為現在正是收麥子的時節,罕有人家會賣地,葉芽就隨口問了一句,未想遲遲沒有得到回答,抬頭一看,正對上薛鬆探究的目光。

薛鬆容貌與薛樹有三分相似,都是古銅般的膚色,臉部線條堅毅,鳳眼狹長。不同於薛樹的明澈純淨,他的眼深邃而內斂,似那幽靜的潭水,讓人無法看透,再加上他沉默不愛笑,葉芽幾乎不敢與他對視。如今這樣冒然地碰上他的目光,她心中一跳,本能地扭頭看向柵欄裏的小黃雞,隨即又有些好笑,大哥又不是什麽怪物,她怕個什麽勁兒呢。

日頭才剛剛升起,柔和的光線斜射而來,為身穿素色粗布衫裙的她籠了一層淡淡的光暈。她細白的臉微微泛紅,秀麗的黛眉先蹙後舒,唇角跟著上翹,就好似想到什麽趣事般,一個人在那兒偷偷笑。

薛鬆哪裏見過如此清新明豔的小女兒姿態,不由看呆了。

“媳婦,我喂完了,咱們去河邊抓魚吧。”薛樹舀出最後一勺雞食,站起身,恰好擋在兩人中間。

葉芽“嗯”了一聲,疑惑地看向薛鬆。

薛鬆已經恢複了平靜,想起葉芽剛剛問的話,道:“咱們家的錢不多,買良田隻能買一畝,然後手頭就又緊張了。不如買三畝貧地,到時候我和二弟勤快點,收成也不至於太差,你覺得如何?”

家裏的錢都在葉芽手裏,早上她給了薛柏兩角銀子以備不時之需,剩下的就不足六兩了。她很讚成薛鬆的主意,葫蘆村周圍有很多沒人要的官家貧地,一兩銀子就能買一畝呢。

“挺好啊,那大哥打算什麽時候去與村長商量?要不我先把錢拿給你吧?”

薛鬆點頭,“也好,一會兒我就去看看。”早點定下來,早點開荒種地。

就這樣,薛鬆緩步去了村長家,葉芽抱著木盆隨薛樹去河邊洗衣服。

那河才三丈來寬,上遊深些,聽薛樹說能沒了他的膀子,下遊中央淺處還沒膝蓋深。葉芽叮囑他捉魚時小心些,便自個兒蹲在淺灘前洗衣裳,看他提著削尖的長棍往上遊走。

等她洗完薛柏的長衫,那邊已經望不見人影了。

雖說他是玩慣了水的,她還是有些擔心,時不時扭頭朝那邊張望。

“呦,那是薛老二的媳婦吧?你倒是挺勤快的,這麽早就出來幹活了。”

正用力搓著,身後忽然傳來清淺的腳步聲,回頭一看,就見一個穿著大紅衫裙的少婦朝自已走來,那人頭上插著一朵精致的簪花,眉眼妝容濃淡適宜,配著她婀娜搖曳的步姿,真像是畫裏頭走出來的人物。

應該是村裏的媳婦吧?

葉芽略有些遲疑,站起身朝她笑了笑:“您是?”

柳玉娘把懷裏的盆子放在葉芽旁邊,熱情地拉住葉芽的手,將她仔細打量了一番,十分熟稔地道:“什麽您啊您的,我姓柳,名玉娘,也就比你大個六七歲,你若是不嫌棄,叫我一聲姐姐就是。”言罷低頭看葉芽的手,手心手背都看了個遍。

葉芽很不習慣這種熱情的寒暄,喊了聲“柳姐姐”,便用力抽出手,裝作要洗衣服的樣子。她雖然手笨,心卻不笨,在葫蘆村這種近似封閉的小地方,好人家的閨女媳婦怎會打扮地如此招搖?那日她穿著孫府的丫鬟衣裳出門,都被好多人指點了一番,所以她在鋪子裏特意選了粗布的衣衫,並打定主意再也不穿那身衣服了。且此人舉止也有些輕佻。

她的抗拒太明顯,柳玉娘臉上的笑容僵了僵。

見葉芽埋頭洗衣,她輕笑了一下,也拿起衣服洗了起來,口上卻道:“妹子,姐姐該怎麽喚你啊?”

葉芽雖本能地不喜這人,可對方如此熱絡地與她攀談,她也拉不下臉來不理會,便報了自已的名諱。心中卻盼著薛樹早點回來,她好有借口離開。

“原來是葉妹子,別說,你跟傻老二還挺配,一個樹一個葉,可不是天生的一對兒!對了,你是哪裏人啊?看你細皮嫩肉的,應該不是山裏邊的吧?”柳玉娘盯著自已雖然白皙卻不如以前嫩滑的手,頭也不抬地問道,說到最後,聲音輕飄飄的,讓人捉摸不透她到底是什麽意思。

葉芽聽她語調怪異,更不想理她,隻道自已是山後頭的。

柳玉娘卻忽的笑了,笑聲如黃鶯啼柳,隨著嘩嘩的水聲飄散出去。她歪頭瞅著葉芽,美麗的眼睛裏充滿了濃濃的諷刺:“你拿這話騙誰呢,就你這副皮相,一雙顯然沒幹過重活的手,還有那日穿的綢緞衣裳,若住在山裏,那肯定是被爹娘嬌生慣養的,寄予厚望,怎舍得將你賣給薛家?哼,一看就跟我當年一樣,是被他們從窯子裏買回來的吧?說說,你是哪條街上的,怎麽小小年紀就被你家媽媽嫌棄了?難不成有什麽隱疾?”這樣的姿色又是花樣的年紀,如果不是身子不好被賤賣了,薛家兄弟怎麽可能買得起?

“你少胡說!”葉芽端起木盆就要走開,怎麽會有這麽惡毒的人,平白無故地瞎說!

柳玉娘提著裙子跳了起來,伸手攔在葉芽身前,依舊笑著看她:“這裏沒有別人,我都跟你交待我的來曆了,大家是一路貨色,你還裝什麽良家女!唉,姐姐我十七歲就到了這兒,不知被村人明罵暗咒了多少回,連個交好的姐妹都沒有,前幾年那個短命鬼也去了,害我成了寡婦,更是被人整日戳脊梁骨。如今好不容易盼了你來,你可千萬別跟我生分,你且等著,日後有你的苦頭吃呢,到時候你要是覺得沒處訴委屈,千萬記得來找我啊,我現在一個人住,說啥都方便!”

她在葫蘆村的日子,說苦也苦,說不苦也不苦。頭兩年她還會氣惱旁人說三道四,現在也看得開了,她照例勾搭男人,那些邋遢婆子有本事就用吐沫淹死她,沒本事還不就隻能幹罵兩句?於她而言不疼不癢癢。可她畢竟是個女人,也想有個伴兒湊在一起說說閑話。那日瞅見薛樹兄弟背葉芽回來,她就留意上了,如今她認定葉芽也是窯子裏出來的,便想拉攏她,與她站在一條線上。

“我跟你沒有什麽好說的!你讓開!”

葉芽聽她兀自說的痛快,真恨不得堵了自已的耳朵,免得聽那些汙言穢語。想走,偏被她死死攔著。

“我都跟你說到這個份上了,你怎麽還裝啊,我……”

柳玉娘嬌聲笑道,隻是話未說完,河裏忽有人騰地冒了出來,緊接著一道水柱從天而降,一點不差地全都潑在她身上,不但頭發臉濕了,衣襟更是濕了個透徹,薄鍛紅衣緊緊貼著胸口,露出兩團渾圓的形狀。她愣了,剛抹掉臉上的水想睜開眼睛,就聽有人在她身前大吼:“不許你欺負我媳婦!”

這聲音她認得,正是人人皆知的薛家傻老二!

她開口就要罵人,可當她看清眼前的男人時,不由失了聲。

薛樹沉著臉擋在她和葉芽中間,渾身上下隻穿著一條短褲,露出大片古銅色的胸膛。因為怒火,他眼裏沒了平時的傻氣,這樣皺眉瞪著她,反而有種難以形容的男人魄力,格外吸引人。水珠順著他俊朗的臉龐滑落,慢慢匯聚到下巴處,再一路向下,流經結實健壯的胸膛,平坦緊致的小腹,然後,被他濕透的短褲擋住。

柳玉娘心中一跳,情不自禁地向下看去,那短褲濕噠噠地貼在他身上,現出偉岸的男人物事……

沒想到這傻子還挺有料啊!

這個意外的發現驅散了她的羞惱,柳玉娘慢慢抬起纖手,輕輕撫著自已的胸口,玉指刻意沿著那令許多男人垂涎的豐盈形狀移動,媚眼如似地睨著薛樹,聲音綿軟:“薛樹啊,你幹嘛拿水潑我?你看我的衣裳都濕了呢……”

薛樹氣呼呼地瞪著她:“誰讓你欺負我媳婦!”

捉完魚,他沿著較深的河岸遊了過來,本想嚇嚇媳婦的,卻瞧見村裏不受待見的柳寡婦擋著媳婦喋喋不休。三弟告訴過他,說柳寡婦不是好人,讓他見了她要躲遠些。現在她說的話惹媳婦不高興了,還擋著媳婦不讓媳婦走,可不就是在欺負媳婦?

“阿樹,我們走,不用理她!”葉芽瞧見柳玉娘的眼神動作,知那是她勾引男人的手段,便拉著薛樹要離開。

“我的衣裳還有魚都在那邊呢,咱們先去拿回來。”薛樹反握住葉芽的手,牽著她要一起走。

柳玉娘微微一愣,沒想到傻薛樹竟然不吃這一套。她對自已的身子還是很自信的,莫非是他還沒嚐過女人滋味,不知道這裏的甜頭?

她看了看四周,見沒有旁人,便嬌笑著跟在兩人身後,“薛樹,你潑了我的衣裳,該怎麽賠我啊?你媳婦還沒跟你洞房呢吧,要不要姐姐教你?”她是窯姐出身,會的就是勾引男人的功夫,葷話簡直是隨口就來。當然,若是平常,她也不敢如此光明正大的當著人家媳婦的麵使壞,可她認定葉芽是同路人,就想激激她。

葉芽沒想到她臉皮這麽厚,氣得手都隱隱顫抖,餘光中瞥見薛樹裸著的長腿胸膛,想到柳玉娘正肆無忌憚地跟在後麵打量他,她就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怒火,突地頓住,轉身擋在薛樹身前,對著柳玉娘罵道:“你還要不要臉?”這是她長這麽大頭一回罵人,罵完臉都紅了。

柳玉娘詫異地瞥了她兩眼,疑道:“葉妹子,你這麽容易害羞,該不會還是個雛吧?”

“你……”

“你走不走?你要是再跟著我們,我就……我就讓大黃咬你!”薛樹拉回葉芽,本想說要把柳玉娘推到河裏,眼睛忽然一亮,指著柳玉娘身後改口威脅道。大哥說過,不許打女人,那讓大黃咬她總行了吧?

大黃?

柳玉娘麵色一白,顫巍巍地轉過身,果然望見一隻巨犬立在近處的草叢裏,正拿一雙深褐色的眸子幽幽地盯著她!

想到村人對大黃的敬畏,她嚇得倒退一步,未料那健碩的巨犬嗖地躍了出來,眨眼就停在她身前,一身柔順的毛發在晨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可是毛發再亮,也比不過它朝她齜嘴時,露出來的兩排白牙刺眼,特別是那幾根鋒利的長牙……

薛樹該不會真想讓大黃咬她吧?

柳玉娘雙腿發軟,幾欲癱倒在地,可她不敢動啊,生怕那畜生真的撲上來!

作者有話要說:  那個,重要角色是大黃,你們都沒猜對哦!

什麽,大黃不重要?怎麽可能,沒有大黃,傻老二哪懂得如何吃肉???(嘿嘿,小烤肉端走放進冰箱啦啦啦啦啦~~~)

咳咳,咱們願賭服輸啊,不許使用暴力(頂鍋蓋爬走)……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