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薛家小媳婦第107章 惡搞番外

時間:2018-12-08作者:笑佳人

自從家裏多了個嬌嫩嫩的小媳婦,茅草屋慢慢發現,它好像戀愛了。

它愛上了一種名為xxoo的事兒。

它是怎麽發現的呢?

最開始是傻老二使盡各種無賴手段想吃小媳婦,它在上麵好奇地瞧著,當小媳婦白嫩嫩的身子被黑壯的傻老二壓在身下時,它覺得腦頂的茅草都要興奮得翹起來了!哎呀呀,太刺激了,它要看它要看,快點進去快點進去,它一動不動地呐喊著。

可小媳婦不願意,它突然生出的心跳就那樣隨著入睡的兩人消失了。

它默默望著天空,對著星星發呆,為什麽心裏空落落的?

一天一天過去了,它的心跳恢複了幾次,可都是半途又中止。它開始怨恨小媳婦,有一次它悄悄扔了一粒小沙子下去,準確地砸中了小媳婦的腦袋。

砸完了,消了氣,它繼續耐心地等待著。

終於,那一日暴雨連綿,淋濕了它寂寞許久的心,它在暴雨裏默默流淚,已經很久沒見到xxoo了,它想得很。或許是老天爺也覺得它可憐,竟讓小媳婦和傻老二接連xxoo了兩次,雖然第一次時它的死敵暴雨君砸塌了它半個屋頂,可那笨豬忘了,它還有半張屋頂呢!

於是,它陶醉地聽著那誘人的喘息呻-吟,聽著兩人碰撞時發出的噗啪聲,啊,還有什麽比這更享受的……哦,有的,後來小媳婦和傻老二又弄了一次,那天晚上有月亮,它看得清清楚楚,要不是怕打斷兩人,它真想掉幾粒兒小沙子權當鼻血。

接下來,小媳婦和傻老二幾乎每晚都弄,那事兒簡直就成了它的美餐,一日不吃,它會餓死的。

可就在它沉醉在這美好的感受中時,冷老大宣布了一個噩耗,他們要在它旁邊蓋三間磚瓦房了!

更可恨的是,有人竟然勸冷老大把它推倒推倒!!!

茅草屋很氣憤很害怕很傷心,它還沒有看夠,它不想倒……

~~~

夏末,茅草屋很鬱悶,它眼睜睜地看著磚瓦房一天一天變高,最後,超過了它。哪怕秋天來了,大風將它屋頂的茅草吹炸起來了,它,依然沒有磚瓦房高。

秋風蕭瑟,它狂舞著茅草毆打磚瓦房緊挨著它的牆壁。討厭討厭討厭,冷老大為啥要蓋磚瓦房!活該他隻能站在門口偷聽傻老二和小媳婦的動靜!

嗚嗚,它邊哭邊望著下麵炕頭嘿咻嘿咻的傻老二和小媳婦,他們就要搬到旁邊去了,它再也看不到xxoo了,再也聽不到小媳婦或高或低的好聽聲音了,再也聽不到傻老二最後那一下悶聲低吼了!

它開始瘋狂地往冷老大身上砸沙子!它要讓他灰頭土臉的,讓小媳婦永遠也不喜歡他!

可是,那一天還是到了,小媳婦開始和冷老大眉來眼去,冷老大居然敢無賴地強抱小媳婦!不,小媳婦是傻老二的,它還要看小媳婦和傻老二嘿咻呢,冷老大怎麽能把小媳婦搶走,它才懶得看他摟著小媳婦的那點小動作!

然後,在一個溫暖的秋日,冷老大毫不留戀地做主,讓全家人搬到了磚瓦房。

茅草屋望著小媳婦窈窕的背影,望著傻老二健壯的手臂,想到以後再也看不到他們脫掉衣服的樣子了,它開始以淚洗麵。秋風蕭瑟中,討厭的蜘蛛也來欺負它,肆無忌憚的在它身上吐絲結網……

“你最近怎麽天天哭?”磚瓦房實在受不了,開口問它,以前它可是天天傻笑的,特別是晚上。

“不用你管!”

茅草屋邊抽泣邊道,哭著哭著,茅草都炸了起來,不可置信地看向磚瓦房:“你能說話了?”

磚瓦房穩如泰山:“我一直都會說話。”隻是沒說而已。

茅草屋迎風流淚,它蓋了十年後才會說話,磚瓦房剛蓋完就會說話了,是冷老大比他爹厲害麽?

“你到底為什麽哭?”看它哭的挺可憐的,磚瓦房又問。

“還不是怪你?他們都搬到你那邊去了,我再也看不到小媳婦和傻老二xxoo了,嗚嗚……”

茅草屋怨恨地邊打它邊道。

它軟軟的茅草拂得磚瓦房莫名地癢,磚瓦房忙勸道:“那有什麽好看的,我都不看……”

“你滾!”

茅草屋越發氣憤,“你不愛看,你塌了啊,你讓他們搬回來啊!嗚嗚,得了便宜還賣乖!”

磚瓦房不說話了,它無法理解茅草屋的思維。

茅草屋繼續默默流淚。

數天後,茅草屋壓抑不住對xxoo的思念,蔫蔫地問磚瓦房:“小媳婦睡覺呢嗎?”

“沒有。”磚瓦房聲音還是那麽平靜,沒有起伏。

“那她在幹什麽?”

“她和薛樹在行夫妻之事。”

茅草屋愣了,薛樹不就是傻老二嗎?夫妻之事,不就是xxoo嗎?

“嗚嗚……”它仰天大哭,那本來該是它的精神食糧啊!

“別哭了。”磚瓦房略盡鄰居之誼,勸它。

“我就哭!”茅草屋再次揮動茅草打它。

磚瓦房再次不說話了。

茅草屋打累了,抽泣幾聲,“你給我講講他們是怎麽xxoo的。”

磚瓦房:“……”

茅草屋:“你不講我就天天哭,天天煩你!”

磚瓦房:“……薛樹在摸葉芽的胸部……”

茅草屋精神一振,扒住磚瓦房,“你說的形象點,加點形容詞,聲音再低沉一些……”

磚瓦房:“……”它的茅草好香,好軟。

日複一日的講述後,茅草屋終於再次迎來了它的春天。

“薛鬆沒有給葉芽穿衣服,兩人都是光溜溜的,他抱著葉芽進了灶房,開了南門,然後朝後門出去了,一邊走還一邊上下動葉芽,葉芽臉紅紅的,不停哭,叫大哥放她下去……”

“我看見了,不用你說了!”

茅草屋丟開磚瓦房,激動地看著冷老大抱著小媳婦走到自已的屋簷下,然後進來了。

哇,冷老大真厲害啊,竟然還能那樣,這樣,那樣……

哦,差點又掉沙子了,茅草屋趕緊鎮住蠢蠢欲動的茅草,屏氣凝神地看著屋裏的冷老大,目光緊緊盯著某個物事。哇,好大好長好粗,比傻老二的還要雄偉,怪不得小媳婦一直哭著求他。茅草屋有點心疼小媳婦,可為啥這樣的小媳婦讓xxoo越發刺激呢……哦,冷老大越來越快了,他快來了吧,他會不會像傻老二一樣,在最後的那一下叫出來?

磚瓦房平靜地看著激動的茅草屋,暗想,xxoo真有那麽好看嗎?

~~

茅草屋痛痛快快吃了一頓大餐,接連好幾天都是笑著度過的。

磚瓦房喜歡看它笑,於是每次小媳婦和傻老二或冷老大xxoo,它都繪聲繪色地給茅草屋轉述。當然,磚瓦房最初說得很平淡,練著練著,講故事的水平就提高了。等腹黑老三把小媳婦吃幹抹淨時,它說著說著,突然生出了一種衝動。

如果它是男人,茅草屋是女人,它也想試試xxoo的滋味。

茅草屋那麽喜歡xxoo,若是能自已做,它應該很高興吧?

慢慢地,磚瓦房不再說小媳婦的故事,它開始自已編,編它和茅草屋的xxoo,換個名字而已。

可是,有一天,薛家哥仨和小媳婦搬走了。

茅草屋鬱鬱寡歡,磚瓦房也沒有借口再編故事。

茅草屋不說話,磚瓦房絞盡腦汁找話說。

它想聽它的聲音,甜甜的脆脆的,若它是個姑娘,肯定特別好看。

大概是它的渴望太強烈,某個夜晚,磚瓦房突然發現,它可以聚形了,雖說隻是虛幻的形態,村人無法看見,可它還是很高興。

茅草屋一點都不高興,它還不能,它真笨,哪裏都不如磚瓦房。

“別著急,我等你。”磚瓦房的人形跳到茅草屋屋頂上,坐著看它。

茅草屋看看他胯-下的那根,鄙夷道:“好小。”

磚瓦房紅了臉,想也不想抓起一把茅草遮住自已,“等你聚形了,它就大了。”

“放開我!”茅草屋大叫道,那是它的茅草啊,怎麽能碰到它那裏?

“不放。”磚瓦房聲音很平靜,臉卻越來越紅了,因為,那裏鼓了起來。

茅草屋傻了:好大……

癡呆幾日後,茅草屋開始慫恿磚瓦房:“你去村裏逛逛,看看哪家屋子是女的,把它帶回來xxoo吧,我想看。你那麽大,肯定很厲害。”

磚瓦房已經回到了屋體裏,裝死不理它,耐心地等待著。

茅草屋聒噪了幾天,卻得不到半點回應,它又傷感起來,它好想小媳婦。

不過現在茅草屋有了動力,它也要爭取早點聚形,聚形了,它就去找小媳婦一家人。

可是,等它終於聚了形,跟磚瓦房炫耀完畢,剛想出發時,磚瓦房撲了上來。

“你想幹啥?”茅草屋茫然不解。

磚瓦房眸色沉沉地看著它,“你不是喜歡xxoo嗎?”

“是啊……”

“那我就陪你xxoo。”

茅草屋又傻了,等人家分開它的腿後,它才放聲慘嚎:“放開我!我隻喜歡看xx……嗷嗷!”

“可我喜歡做xx……”磚瓦房堵住它的小嘴兒,慢慢動了起來。嗯,xxoo的滋味,果然不錯。

~~

若幹年後,薛家人回家小住。

薛鬆、薛樹領著三個少年在院子裏拔草,葉芽和懂事的大女兒一起收拾屋裏麵。

後院,一個小女娃抱著薛柏的脖子,好奇地指著山裏紅樹問道:“爹,這個果子好吃嗎?”

薛柏親親她的小臉蛋,“好吃,不過要等秋天果子紅了才行。小饞貓,就知道吃!”

“我是小饞貓,那爹就是大饞貓!”

茅草屋趴在屋頂上,哭著望著下麵的人,“你們終於舍得回來啦?嗚嗚……”

磚瓦房在它身後努力耕耘:“你也給我生個閨女吧?”

茅草屋淚奔,“生根茅草啊!你還真把自已當人啊,咱們不過是壞作者笑佳人的yy罷了!”

磚瓦房但笑不語。

它是真的,茅草屋是真的,薛家,也是真的。

他們,活在他們的世界裏,安心,快樂。

~~

至此,全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嚕嚕呼呼和pudong70兩位親的地雷,╭(╯3╰)╮!

三個月零五天,謝謝大家辛苦追文,謝謝大家的喜歡和鼓勵,麽麽麽!

11.5號,新書見!

愛你們!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