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薛家小媳婦第104章 後記四

時間:2018-12-08作者:笑佳人

阿壯周歲,薛柏答應帶全家人出去遊玩,後來因為衙門裏有事耽誤了,一拖便拖了近兩個月,直到快要端午了,他才抽出時間來。恰好他的好友程揚要回杭州府本家過節,聽說他要出遊後,笑著邀請他們去他的莊子做客。

程家是杭州府有名的茶商,程揚是家中嫡子,然生性淡泊,不喜爭鬥,專門挑了安平縣,負責這個小縣城的生意,而他大部分時間又是在鎮西的莊子度過的,那裏被他簡單的題名程莊。

程莊占地數百畝,裏麵屋舍卻不多,且依景建舍,雅致清新。

薛柏已經來過幾次了,程揚為他們安排的是臨湖而建的湖月居,實乃三間古樸小舍,白牆青瓦,背對鬱鬱竹林,麵朝一頃碧波,清爽怡人。

“李伯,這兩日我們自已逛逛就行了,不用安排人伺候。”進了院子,薛柏對接待的管事道。

“是,老奴會約束下人,絕不打擾大人的雅興。那這兩日,不知大人打算在何處用飯?”管事與薛柏相熟,態度恭謹卻不畏懼,十分自然。

薛柏看看一側的家人,道:“送到這裏吧。”

“是,那老奴就不打擾大人了,湖月居內已經收拾妥當,大人如有什麽需要,隨時傳喚老奴即可。”管事恭聲應道,等了片刻,見薛柏沒有旁的吩咐,叫上事先準備好的兩個丫鬟走了。

一家人先去屋內放置行李,稍稍休息片刻,一起出了門。

他們來的早,距離晌午還有一個時辰,陽光溫暖明媚,湖麵波光粼粼,一層碧綠的青草從門口蔓延到湖岸,然後被一片丈遠的白沙所取代。

“水,水!”阿壯在薛樹懷裏扭動掙紮,伸著兩隻小胳膊朝湖邊夠。

“走,咱們去湖邊坐會兒。”薛柏笑著道,率先朝岸邊走去。薛鬆幾人自然跟上。

阿壯現在能走兩丈遠,薛樹將他放在沙灘上,然後在遠處蹲下,朝他拍手:“兒子過來,到爹這兒來!”

薛柏故意跟他唱反調,站在另一頭朝阿壯笑:“阿壯過來,三叔抱你去水裏抓魚。”一手朝阿壯伸著,一手指向身後的湖水。薛鬆和葉芽站在一旁看著他們,為了避嫌,兩人隔了幾步距離。

阿壯瞅瞅他爹,再瞅瞅三叔,毫不猶豫地朝薛柏走去,胖乎乎的小身子晃晃悠悠的,邊走邊含糊不清地叫著魚魚魚。兒子不稀罕自已,薛樹吃醋了,飛快跑過來想把阿壯搶走,可惜薛柏離阿壯近,幾個大步就把阿壯提了起來,抱著人往前跑。薛樹當然要追,兩個人你搶我躲的,阿壯瞧著歡喜,在薛柏懷裏咯咯咯笑的賊歡。

薛鬆看不下去了,大聲訓斥道:“別鬧了!”抱著孩子呢,不小心摔了怎麽辦?

剛說完,薛柏腳下一個趔趄,突地朝前撲了下去。

“阿壯!”

葉芽的心都快跳出來了,本能地向前跑,腿卻早已嚇軟,要不是薛鬆及時扶住了她,恐怕就要倒在地上了。

一瞬間心被高高吊起,落下同樣也是瞬間的事,眼看著薛柏舉著阿壯仰麵跌在沙灘上,一大一小愣了一會兒後同時笑了出來,一個聲音清朗一個清脆稚嫩,葉芽覺得自已好像死了又活過來了似的,全身重新恢複了力氣。她想跑過去抱回兒子,薛鬆已經大步奔了過去,搶過阿壯,抬腳朝薛樹薛柏一人踹了一腳,額頭青筋暴起:“有你們這麽胡鬧的嗎?要是阿壯出事,看你們不後悔死!”

大哥很久沒有動腳了……

薛樹心裏委屈,可他不敢辯解,低頭看著自己的腳。薛柏也有點後怕,臉色訕訕。

阿壯被最害怕的大伯抱著,抬頭就能看到他繃緊的冷臉,小心肝狠狠一顫,張大嘴哇哇哭了出來,伸著小胳膊朝薛樹夠,“爹……”

“快給我!”葉芽終於趕了過來,接過阿壯輕輕拍他的背,“不哭不哭啊,咱沒摔著,不疼……阿壯不哭,娘在這兒呢。”

有了娘親的安撫,阿壯不再嚎嚎了,小腦袋搭在娘親肩上,一手環住娘親的脖子,一手握拳揉眼睛,偷偷打量薛鬆,見他大伯臉色越發難看,還“瞪”了他一眼,小家夥忙扭過頭,緊緊扒著娘親,生怕被大伯抓回去一樣。

葉芽當然知道阿壯不是摔倒時嚇哭的,而是被薛鬆嚇到了,隻得無奈地勸道:“大哥你別生氣了,他們倆也不是故意的,沒事就好,算了吧。”

“大哥,我不是故意的,都是三弟要跟我搶阿壯!”薛樹馬上順著媳婦的話道。

薛柏摸摸鼻子,見阿壯趴在葉芽肩上,拿一雙還含著晶瑩淚珠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望著他,心中一軟,老實認錯:“大哥放心吧,以後絕不會再發生這種事了。”

薛鬆哼了一聲,沒說話。

水麵上忽的傳來嘩啦的破水聲,阿壯看得真切,伸手指著湖麵叫:“魚!魚!”

“走,三叔帶你去看魚。”薛柏馬上笑道。

“我要抱我兒子!”薛樹繼續與他叫板。

葉芽有點頭疼了,剛要說她抱著,薛鬆沉聲道:“我來吧。”

周圍一下子安靜下來,自打阿壯表現出害怕薛鬆後,他除了在阿壯睡著時抱抱碰碰他外,還從來沒有主動過呢。

葉芽看看好像要搶糖吃的三個大男人,把阿壯轉了過來,哄著問道:“阿壯,你想讓誰抱你去看魚啊?”

三人的目光頓時全都落在了阿壯身上。

阿壯看向他娘,見娘親朝大伯那邊使眼色,雖然有點害怕,還是朝薛鬆伸出小胳膊,“大,抱。”

薛鬆強忍著才沒有咧嘴,握了握拳,穩穩地把阿壯接到懷裏,抱他去湖邊了。

葉芽三人當然隨後跟上。

湖水清澈,岸邊水也淺,幾叢水草輕輕搖曳著,偶有指節或指長的小魚擺尾遊過。可它們的動作太快了,大人們剛指過去,沒等阿壯看清呢,小魚就遊走了,害的阿壯一會兒左扭扭一會兒右扭扭,就是看不到。

薛鬆將阿壯放在腿上,向前挪了一些,鞋麵都快碰到水了,然後一手抱著阿壯,一手伸到水裏,湊近水草,靜靜等待小魚遊上來。他這樣,不僅阿壯瞪著眼睛盯著他的手,就連三個大人也都忍不住屏氣凝神地看著。

約莫一盞茶的功夫後,終於有兩條小小的魚遊了過來,因為距離薛鬆的手太近,這回阿壯也發現了。

“魚!”小家夥興奮極了,恨不得撲過去。

薛鬆忙收回手抱穩他,“別急,回頭大伯買兩條大魚給你養著。”

阿壯看看他,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但他顯然是很高興的,因為他毫無預兆地親了薛鬆一下。

軟軟的小唇碰到他剛毅的臉龐,薛鬆整個人都傻了。侄子早就會親人了,薛樹天天讓阿壯親,薛柏也會拿新奇的玩意逗阿壯,隻有他,不好意思學他們那般索要。不過隻有他自已知道,每當阿壯撅起小嘴去親兩個弟弟時,他心裏是十分羨慕的。

如今,不用他逗,阿壯主動親他了。

薛鬆再也忍不住,看著阿壯笑了,“乖侄子,再親大伯一下。”

他難得一笑,阿壯突然有些害羞了,小腦袋靠在他胳膊上,好奇地瞧著他,唇角抿著笑,右邊臉頰上凹下去一個淺淺的梨渦。

薛家哥仨都沒有梨渦,葉芽也沒有,不知道阿壯的小梨渦倒底隨誰。

可小家夥這樣害羞笑的模樣太招人稀罕了,薛鬆突然很想要一個自已的兒子,那樣晚上他就可以抱著他睡,不用跟二弟搶。

這樣想著,他有些按捺不住了,待到晚上臨睡覺前,他抓空兒在葉芽耳邊低低說了一句話。葉芽當時就臉紅了,想搖頭,卻被男人無賴地威脅了,沒有辦法,隻好咬唇應下。回屋,她在床上躺著,因為許久不曾在外麵胡來過,心撲通撲通亂跳,好不容易等阿壯和薛樹都睡著後,她悄悄披上衫子,躡手躡腳地溜出了屋。

院子裏月光如水,薛鬆立在牆邊的香樟樹下等她。

葉芽邁著小的不能再小的步子走過去,距離他還有幾步遠呢,突地被他伸手拽到了懷裏。

“大哥,一會兒輕點,別讓人聽到……”她埋首在他寬闊的胸膛,小聲求道。

薛鬆失笑,“輕點是多輕?”有時候他輕了,她還不願意呢。

葉芽捶了他一下,不再說話。

空氣裏飄蕩著樹葉的淡淡清香,薛鬆將她抵在樹幹上,慢慢褪去了她的衣裳,“牙牙,給我生一個兒子吧,跟阿壯一樣的兒子,咱們倆的兒子。”

五月初的夜晚,空氣還有點涼,葉芽抱著他有力的臂膀,在他進來時喘息出聲,“大哥……”

嬌嬌的輕喚,讓原本打算溫柔的男人,瞬間瘋狂起來。葉芽被他抬著腿,隻有背抵著樹幹,這樣無處著力的姿勢,她隻能像藤蔓一樣緊緊抱住他的脖子,他就是她的天,隨時都可以把她扔到地上,可她的男人怎會那樣對她呢。他隻會用力地頂著她,她的身子被高高頂起又拉下,她的心卻一直高懸在嗓子眼處,好像要隨那聲聲哀求呼喚逃出去似的。

“大哥,不要了,我,受不住了,真的,嗯……”

“是不是後背不舒服?那咱們換個姿勢。”薛鬆愛憐地吃掉她的淚珠,然後放下她的腿,轉過她的身子,讓她扶著樹幹,他從後麵貼緊她,讓她踩在他腳上,一手掐腰一手掰臀,再次埋入,直接頂入那嬌嫩深處,咬的他差點失控。

“牙牙,你那麽用力,想要我的命嗎?”他停住,貼著她的背沙啞地道,歇息片刻,起身,再次撻伐。

“沒有,不要,大哥,太深……”她低泣連連,早已被峰湧的浪潮淹沒,根本無法辨識周圍的動靜,薛鬆卻在銷-魂的歡暢中聽到了輕微的開門聲,他一邊動著一邊回頭看去,就見薛柏披著衫子立在門口,正靜靜地望著這邊,也不知來了多久,看到了多少。可那又怎麽樣呢?他胸口一緊,不理會他,動作地越發孟浪。這是他的女人,他想要就要。

薛柏搖搖頭,扔下衫子朝兩人走去,“大哥,你太欺負二嫂了,這樣會傷到她的手的。”

“三弟?啊!”葉芽大吃一驚,這樣的姿勢被他看見,她羞愧極了,想要躲開,偏偏被身後的人狠狠頂了一下,情不自禁叫了出來。“大哥,放開我……”她哭著求道。

“二嫂別怕,抱住我。”薛柏掰開葉芽撐著枝幹的手,走到她與樹幹中間,讓她環住他的脖子,這樣一來,葉芽不得已直起上半身。薛鬆早有準備,如給阿壯把尿一般托起她的腿,將她抬起抵在薛柏身上,依舊從後麵繼續動作著,隻不過將從後往前改成了從下而上。葉芽悶哼出聲,知道無法躲開,她埋首在薛柏肩窩,根本不敢看他。

她的大腿被薛鬆抬著,腹部以下處於懸空的狀態,上半身卻牢牢貼著自已。薛柏一手覆上她彈跳的綿軟,一手握住自已,在她敏感的耳邊啞聲道:“二嫂,也給我生個兒子吧?”說完,挑釁地看了薛鬆一眼,低頭含住她的耳垂。

“別……”

身下被深深一頂,葉芽咬住薛柏的肩頭,手也難耐地抓住他的背。如今這樣,身心都被兩人占據,哪有多餘的心思考慮兒子?

她隻盼著,今晚這兄弟倆,不要瘋太久……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drowblue親的地雷和荷緣的火箭炮,麽麽~

火箭炮啊,佳人的第一次,好激動!!!荷緣親你把我的負麵情緒都炸光了!

哇哦,突然發現黃牌沒了,大家留言千萬要保守啊,鼻血神馬花卷神馬的都不要有,拜托啦!

今天的留言,求純撒花,求與花卷無關的內容!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