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薛家小媳婦第100章 正文完結

時間:2018-12-08作者:笑佳人

林氏睡不著覺,她心裏憋著一股氣。

原來哥仨去年就把人家規矩守禮的好姑娘逼到手了。老二傻,他用強要了人家姑娘的清白,她沒法說什麽。老大呢,說是早動了心思,但是一直忍著,後來因為宋海陷害占了弟妹的便宜,不得不負責,然後軟硬兼施逼迫侄媳婦答應了。輪到老三,理由更是現成的了,喜歡二嫂,不想跟兩個哥哥分開單過,更何況為了這一家子,他連大好前程都放棄了,這感情還能有假嗎?

情有可原。

至於侄媳婦的性子,林氏想想就替她心疼的。溫溫吞吞的一個小姑娘,醒來就被她傻侄子糟蹋了,後來又得伺候哥仨。怪她沒有以死殉節嗎?林氏沒法責怪,她了解自已的兩個侄子,雖說他們搶老二媳婦的事做的不地道,雖說他們把自已說的多壞多惡,可她知道,他們都是好孩子,要不是人家姑娘真好,日日相處不由自主喜歡上了,要不是因緣巧合老大不得已踏出了那一步,他不會做那種事,老三也不會學大哥。而既然是真心喜歡,哥倆肯定對侄媳婦千般好的,肯定能哄得人家心甘情願給哥仨當媳婦。

瞧瞧這四人,這一年多過的不是有滋有味的?

可她氣啊!那兩個兔崽子,一個裝聾害她心疼愧疚,一個拿前途當借口給她講大道理,最後自已主動放棄了京官!說到底,不就是怕她和丈夫逼他們另娶媳婦嗎?

他們要是明說,她會不答應?既然怕她不答應,現在怎麽又開口了?

還不是摸準她喜歡侄媳婦舍不得生她的氣,摸準她不會在四人即將搬去江南之前生他們的氣!

臭兔崽子們,快滾吧,滾得越遠越好,一個比一個主意大,哪裏還需要他們兩口子操心!

薛山梁也沒有睡覺,聽林氏在旁邊翻來覆去的,他試探著問道:“你到底咋想的?”

“你呢?”林氏反問他。

薛山梁咳了咳,“都到這個份上了,咱們不答應也沒轍啊,還能拆散他們不成?那樣老二媳婦恐怕就真得尋死了。唉,這事也不怪她。算了,既然他們哥仨有心,咱們就幫幫忙吧,月底他們就走了,下次見麵不定什麽時候呢,你別在這時候跟孩子置氣,他們從小沒有爹娘在旁邊看著,做事難免……”

“得了得了,答應就答應,別又來那套說辭,你說不膩,我耳朵都該聽出繭子來了!”林氏煩躁地打斷丈夫的話,以前每當他想接濟哥仨時,就會這樣說一通,好像她多沒有人情味兒似的。

薛山梁訕訕地笑,往媳婦那邊湊了湊,“唉,我就是擔心啊,你說他們這樣,將來生的娃算誰的?”

林氏愣了一會兒,這事的確不好說啊,末了才道:“管他誰的,反正都是你們薛家的種!”

今晚有月亮,看著自已媳婦在月光下顯得白淨了些的臉龐,薛山梁心裏有點癢癢,“我說,春杏和虎子都在京城,三個侄子也要搬走了,就咱們兩口子留在這兒,突然覺得挺沒意思的,要不,咱們再生一個?”

林氏瞪他一眼,蓋上被子掉轉過去,哼道:“生什麽生?都七老八十了……幹啥,出去,你還真來啊!”

薛山梁平日裏言語上向來聽媳婦的,輪到被窩裏可就不一樣了,扒掉媳婦的衣裳就壓了上去,邊動邊喘著道:“什麽七老八十?你連四十都沒到呢,老王媳婦都四十五了還給他生了個大閨女!孩子她娘,你也爭口氣,再給我生個兒子!”

“你個老沒正經的,我算是,看出來了,你們薛家男人,就沒個好東西,啊,你輕點!”

“嘿嘿……”

*

如今是五月中旬,月底一家人就要動身隨薛柏去任上,所以薛鬆退了鎮上的小宅子,跟幾個熟人打過招呼後,回家開始準備啟程的事。好在家裏東西不多。田地,一共就河灘邊上的三畝下等田,畢竟是親手開墾出來的,將來肯定也會回來,他舍不得賣掉,又不想林氏夫妻操勞,便租給了別人,秋收後把一半收成交給林氏他們就行了。院子裏的雞和豬,這個自然留給林氏他們。

然後除了準備衣裳行囊,聯絡馬車車夫,就也沒有什麽需要忙的了。

離別在即,葉芽想去找林氏好好待幾天,卻被哥仨絆住了,不讓她去,說是二嬸有事要忙。她覺得奇怪,有事要忙,她更得去搭把手啊,可哥仨看得她牢牢的,不讓她出門。直到某天午後,薛樹拽她去了北河,非要讓她看他抓魚。

說是抓魚,其實薛樹將她拉到了一片草地上,霸道地抱著她,讓她給他講天上的故事。

葉芽哪裏會講故事,不過旁邊山清水秀的,四周也沒人,想到就要離開葫蘆村了,葉芽突然生出了濃濃的不舍,乖乖倚在薛樹懷裏,胡亂扯些神仙故事給他聽。薛樹摟著媳婦,眼睛一直盯著西邊,三弟說日頭下山才能帶媳婦回家的。

紅日漸漸西沉,從河麵上吹來的風帶了絲絲涼意,驅散了一日的暑熱。

“好了,咱們回家吧,得做晚飯了。”她在他臉上親了一口,笑著道。

薛樹看看日頭,已經快要掉到山後頭了,便笑嗬嗬地拉著媳婦往回走。

爬上坡,卻見薛柏負手立在後門門口,在等他們呢。

“二嫂,你閉上眼睛。”薛柏笑著道。

“為什麽啊?”葉芽疑惑不解,可薛樹已經把她轉過去,緊接著,一條布帶覆上了她的眼睛,她正要伸手去扯,身後薛柏一邊打結一邊低聲道:“二嫂放心,我們絕不亂來,聽話啊……”尾音輕柔拉長,好像在哄小孩子。

葉芽忍不住笑了,乖乖由著他。

薛樹走開了,薛柏抱起她走路。

“為什麽要去舊房?”葉芽感受了一下,發現薛柏是斜著走的。

薛柏親親她的臉,不說話。進了茅草屋西屋,他將葉芽放在地上,伸手就解她的衣裳,“二嫂別多想,我給你換身衣裳,然後咱們一起去見大哥二哥。這衣裳很好看,我們都想看你穿。”

葉芽攥著衣襟想躲他:“那,那我自已穿。”

“二嫂,你讓我幫你,我就老老實實的,你要是不聽話,我可就要做點什麽了,你想讓大哥二哥一會兒過來看嗎?”

“三弟!”葉芽惱羞成怒。

“二嫂乖,我又不是沒見過。”薛柏在她耳邊低語,見她紅了臉卻不再抗拒,開始替她寬衣。夏日穿的少,他很快就將葉芽扒光了,然後拿起炕上那套林氏這幾日趕出來的衣裳,一件一件為她穿上。

這套衣裳料子很光滑,也很繁瑣,葉芽閉著眼睛感受,有娟衫寬袍,有紗褲綢裙,然後薛柏又往她脖子上掛了項圈,為她披上了帔……她隱隱約約猜到了什麽,等薛柏讓她坐在木凳上,親手為她梳頭戴上一頂沉甸甸的的冠時,她已經非常確定他們要做什麽了。

“三弟……”她捂著嘴,泣不成聲。

薛柏解開她眼前的布帶,俯身吃掉她的眼淚,“好二嫂,這算是你辭別嶽父嶽母流的淚了,別再哭了啊,現在我給你蓋上蓋頭,把你娶回家,給我們哥仨當媳婦,好嗎?”

葉芽極力忍住淚,連連點頭。

薛柏笑著給她遮上蓋頭,“哦,還要再等一會兒,我也要換衣裳。”說著,快步走到旁邊,飛快換上他的喜服,再走過來,牽著葉芽往外走。

葉芽低垂著眼簾,看著身上的紅袍紅褲和紅緞繡花鞋,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她以為她錯過了,他們卻給了她一個。她,也有穿上嫁衣的一天,她,也要當一回新娘了。

跨進灶房,她立即看見東屋門前立著兩個人,雖然隻看見了鞋褲和袍角,可她知道,那是她的另外兩個男人。

“二嫂,咱們進去拜堂了。”

“嗯。”葉芽點點頭,可才一進屋,她就愣住了,屋裏,還有人,他們坐著。

是二叔二嬸!

拜高堂嗎?二叔二嬸居然答應了,沒有生氣?

葉芽再也忍不住,跑上去跪在林氏身前,撲在她腿上嗚嗚哭了出來,“二嬸,我……”

林氏拍拍她的手,瞅瞅愣在屋裏的四個男人,用眼神示意他們先出去。

待他們出去,林氏遞給葉芽一方帕子,“行了,別哭了,二嬸都知道了,這事不怪你,都是他們哥仨欺負人……”

葉芽不敢揭蓋頭,邊擦淚邊解釋道:“不是,二嬸,我,我心甘情願的,嫁給,他們三個。”

林氏馬上笑了,“既然心甘情願,那你幹啥還哭得這麽委屈?”

被她握著手安撫,葉芽慢慢平靜了許多,伏在林氏膝蓋上撒嬌:“不是委屈,二嬸,你對我真好,真的。”

林氏歎口氣,“傻丫頭,我對你好,那也是因為你是個好姑娘,招人疼。行了,別哭了,我那三個侄子還等著拜堂呢。咳咳,你公公婆婆都去了,明早不用敬茶,那二嬸先替他們把東西給你吧。這兩對兒鐲子,是你婆婆臨走前托付給我的,說是一對兒給老大媳婦,另外一對兒給老二老三媳婦一人一隻。不是什麽值錢的東西,可也是她當娘的一點心意。本來我早早就想給你的,那時候因為摸不準你的為人,後來摸準了,我又有點不好意思給一隻了,現在好了,兩對兒鐲子都給你。傻丫頭,以後哥仨都得你照顧,辛苦你了,不過你也別怕,要是他們敢欺負你,你就回來找二嬸,我替你打他們!”

手腕上被套上了兩對兒鐲子,葉芽心裏百感交集,忍不住又哭了。

林氏輕輕拍她的後背,等葉芽平靜了,她才把男人們叫了進來。薛鬆、薛樹、薛柏魚貫而入,目光同時落在屋中的新娘身上。待林氏夫妻重新坐好,由薛柏開口,四人正式行禮。

一拜天地。

她感謝老天爺讓她來到了這裏。

他們感謝老天爺,送給他們一個好媳婦。

二拜高堂

爹,娘,雖然你們或許忘了還有一個女兒,可女兒嫁人了,嫁了三個好男人。

爹,娘,我們三個都娶媳婦了,雖然隻有一個,可她很好,是天底下最好的媳婦。

夫妻對拜。

大哥,阿樹,三弟,能遇見你們,嫁給你們當媳婦,是我這輩子最大的福氣。

牙牙你錯了,不止是這輩子,一輩子,兩輩子,無論幾輩子,你都會,都得,嫁給我們。

送入洞房……

*

兩個月後,前往縣衙的馬車裏。

葉芽倚在薛樹懷裏小憩,某一刻,慢行的馬車輕輕晃了一下,她睜開眼睛。

左邊薛鬆正垂眸沉思,右邊薛柏低頭看搭在膝上的《安平縣》縣誌,神色平靜淡然。

他們都在想,到了安平縣該怎麽過吧?

她在薛樹懷裏蹭了蹭,手放在小腹上,唇角輕揚,心中是從未有過的安定。

不管在哪裏,隻要有他們在身邊,她都會過的很幸福。

(正文完)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