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破天錄第773章 進退兩難捫心問

時間:2019-11-09作者:唐川


寧同義是一個精力極其旺盛之人,所有政務都是他自己一手處理,每天隻睡兩個時辰,並且精神奕奕,即便是堆積如山的棘手政務在他手中也處理得井井有條,因此他從來不用師爺,也非常鄙視用師爺的那些官員,更加瞧不起師爺這個群體,事實上,也正如他所說,師爺是一群幫助主政官員負責處理繁瑣政務的編外人員。


可正因為他們是編外人員,又掌握經手著大量的政務權力,這就導致了更加嚴重的腐敗!


這群人如果拉出去砍頭,全部砍了肯定有冤枉的好人,可砍一個放一個,肯定有無數漏網之魚!


在大齊,厲害的師爺甚至能夠直接影響操控一名主政官員,從而成為背後的影子官員,他們吃拿卡要比這些官員更加的凶殘更加的沒有底線,因為他們是藏在幕後的!


而且往往他們害得一任主政官員們倒台後,大多數師爺因為是編外的緣故,拍拍屁股扭頭就走,然後去往下一個官員那兒繼續充當狗頭軍師,或者搖身一變用貪腐積攢下來的金銀買下大片田地,成為鄉紳地主,從此逍遙法外,紙醉金迷。


可以說,這些師爺已經成為了大齊腐敗官場上的一個可怕毒瘤,引起了許多有誌有為官員們的集體敵意。


寧同義很快便將季晨的事情暫時拋在腦後,他在趕走其他官員後,自己不顧地上汙濁沒有退去的洪水,便跪下來磕了幾個頭,他哽咽道:“罪臣寧同義救駕來遲,請殿下責罰!”


趙汗青微笑著說道:“快起來吧,愛卿何罪之有?倒是寧愛卿來了,孤便放心了,可以安心睡個好覺了!”


寧同義沒有起身,他依舊磕頭道:“殿下以後切勿再拋下護衛和臣子們私下出訪,否則今日慘劇,必將再現!”


趙汗青苦笑道:“孤知道了,孤知道錯了,快起來吧,地上的水涼,而且還很髒。”


寧同義這才爬起身來,他躬身道:“殿下從善如流,乃聖明之舉。”


趙汗青並不喜歡聽人拍馬屁,他岔開話題道,咬牙切齒道:“這場災禍,太守李天難辭其咎!我要嚴懲李天,將其剝皮淩遲!”


寧同義似乎料到了趙汗青所說,他又一躬身,沉凝道:“殿下……不可!”


趙汗青臉色頓時陰沉下來,死死的盯著寧同義,道:“為何不可?就因為他是孤的人,孤就不能動了麽?”


寧同義輕聲一歎,道:“當然可以動,但不能是現在!”


趙汗青沉聲道:‘為何?’


寧同義沉默了一會,聲音有些發緊的說道:“四皇子已經開始私下串聯,準備在下一次的大朝會上向殿下發起攻擊!”


趙汗青心中一緊,他立刻知道,他的這個四弟敢在大朝會上發起這樣的攻擊,就意味著這是一場總攻,四皇子要赤膊上陣了,而且對方顯然有非常大的把握!


寧同義澀聲道:“殿下,若是四皇子成功,那殿下……怕是要有不忍言之事呀!”


趙汗青拳頭用力一捏,他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雖然讓天下百姓們過上了幾年好日子,可是他到處反腐抄家,早就惹得無數官員怨聲載道,而且他獲得的巨大聲望也讓皇帝感到了威脅,如果四皇子這一次攻擊成功,寧同義所說的“不忍言之事”隻怕就是……廢除太子!


常年在權力場上摸爬滾打的趙汗青更是瞬間想明白:之所以不能現在對付太守李天,就是因為對方很可能就是拿李天來做文章,以此為突破口猛攻太子陣營,隻要把李天定罪,那麽他後麵的那些太子一係的官員們都會被株連,一個一個的被拉下馬來,太子一係的力量將會受到沉重打擊,隨後,帶來的則是整個太子陣營的崩塌!


連自己人都保護不住,誰還敢投效太子呢?


靠理想麽?靠義氣麽?


官場戰鬥不似鬥法,也不似戰爭,但同樣驚心動魄,由小見大!


古今中外多少次掀起官場地震的大動蕩,哪一個不是由一個最小的突破口開始的?


深諳這一點的太子和寧同義根本不敢大意,奪嫡之戰凶險異常,勝之則登基為帝,敗之則當一良民也不可得!


趙汗青兩眼發紅,他無奈而悲憤的一聲長歎:“為了保住這太子之位,孤……竟然要去保一個貪贓枉法,昏聵無能,害死無數百姓的混賬王八蛋!?這是什麽道理,這是什麽世道!?”


寧同義也感同身受,他眼睛發紅,再一次跪了下去:“臣,有罪!”


趙汗青哈哈悲憤大笑:“你沒罪!有罪的,是這混賬不清,不分善惡的世道!!”


寧同義大驚失色,立刻扭頭看向窗外,又驚恐的對趙汗青道:“殿下,慎言!”


趙汗青不顧因為激動脖頸處又滲出的鮮血,他冷哼了一聲,轉移話題道:“父皇呢,父皇知道這裏的消息麽?”


寧同義沉聲道:“陛下已然知曉!”


趙汗青立刻帶著期盼的問道:“父皇是何態度?”


寧同義道:“陛下未置一詞。”


趙汗青大失所望,心裏麵痛苦而悲傷,他覺得自己像是一個棄兒,連自己的父皇也不支持自己的所作所為。


趙汗青緩緩跌坐下來,他苦澀的說道:“當今之際,如何是好?”


寧同義顯然已經打過底稿,他不假思索道:“分化團結,釋放友善!”


趙汗青不解的問道:“甚麽意思?”


寧同義沉聲道:“此次刺殺事件對於殿下來說不啻於是一記沉痛的警示:大修行人已經正式入場了!以往殿下與四皇子奪嫡之爭,修行人隻是作壁上觀,可這一次卻截然不同。接下來的鬥爭可以想像得到,一定會有更多的修行人入場,而那時候殿下身邊若是沒有修行人支持,隻怕……形勢會發生巨大改變!”


趙汗青明白了過來,他愣了一下,道:“愛卿意思是……”說罷,他眉頭一挑,怒道:“不行,絕對不能把小妹卷進來!”


寧同義也似乎料到了趙汗青的反應,道:“臣來時打聽到靈山派弟子李乘風擊斃兩大魔頭,此人可否拉攏?”


趙汗青又愣住了,他再一次陷入了糾結和痛苦之中,他與李乘風一見如故,對其十分敬佩,而且對李乘風在泰陽城死戰不退,仗義出手的事情非常感激,也正因為這樣,他不願意將李乘風拉到這個可怕的旋窩中來。


一旦李乘風被卷入到其中來,那就相當於李乘風被強行推到了太子陣營的先鋒位置上,他必須要去麵對整個修行界的敵意,等待他的將是整個修行界的攻擊。


而如果不拉攏李乘風,那李乘風又極大可能會被四皇子拉攏走,那這等於是在資敵!


怎麽辦?


趙汗青一時間進退兩難,天人交戰。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