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破天錄第594章 如夢似幻假如真

時間:2019-11-09作者:唐川


趙飛月這句話說完,客棧中所有人都覺得四周空氣頓時都冷了下來,他們身上仿佛被壓了千斤重擔,不僅動彈不得,而且呼吸都沉滯困難。


他們不知道為什麽,但他們都下意識的看向趙飛月和蘇月涵所在的地方。


趙飛月周圍的空氣開始劇烈的扭曲,她手中的天河劍微微顫動著,像一頭匍匐下來蓄勢待發的猛獸,隻要主人一聲令下,它便會撲出去,將它的獵物撕咬成無數碎片。


蘇月涵卻盯著趙飛月,一動不動,她的反應和神情讓趙飛月感覺到有一絲奇怪。


因為蘇月涵實在是鎮定得有些不尋常!


按照趙飛月來看,蘇月涵是不可能逃得過她的手掌心的,尤其是在這種距離之內,蘇月涵就算是幻術師也無計可施,因為在蘇月涵動用法術的瞬間,甚至是當蘇月涵的意念閃過的瞬間,趙飛月的天河劍就足以斬落蘇月涵的首級!


而且,趙飛月在整個客棧都布下了法陣,就是蘇月涵的真元神識想要逃走都無法逃走,隻能被趙飛月的天河神劍斬得神魂俱滅。


可麵對形神俱滅的威脅,蘇月涵竟然無動於衷?


趙飛月盯著蘇月涵,冷冷的說道:“再給你最後一個機會!”


如果不到最後一步,趙飛月不想走出這一步,因為一旦她走出這一步,那她將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這個代價大到趙飛月幾乎背負不起,因為她不僅要麵對李乘風一旦發現事情真相時的怒火,同時……她還要將這裏所有人全部滅口!


這對於趙飛月而言,是一件無法承受的事情,是完全突破了她善惡道德底線的事情!


但是,相比起丟失人性而言,趙飛月更承擔不起的是:她會失去她的宮主,她的星君大人!


這不僅僅是關係到她的前世情緣,更關係到她今生命運!


如果她失去了李乘風,那她不僅回不去九重天,而且她也將失去她的愛人,她的情緣,她的身份,她的過往,她的一切!


和失去道德的底線比起來,趙飛月更承擔不起的是失去她的一切!


在趙飛月沒有恢複記憶的時候,她絕對無法做到突破道德底線的事情,可是當她恢複了記憶以後,她九重天金仙性格中天然帶來的冷漠便越來越明顯。


人類是不會管腳下螞蟻的死活的,九重天的金仙也是如此,他們的確也有自己的喜怒哀樂,愛恨情仇,可是,人間這億萬的生靈對於他們而言就隻是一堆數字而已。


蘇月涵察覺出了趙飛月的殺機,她忽然身形一動,像是要逃走,可是她身形剛動,天河神劍便立刻化作一道電光,瞬間撲向蘇月涵!


客棧中的眾人隻覺得眼前一亮,一道白光從蘇月涵的脖頸間劃過,蘇月涵的身子往前衝出去兩步,到了門口時,忽然她頭顱斷裂,腦袋從身後跌落下來,腔頸中的熱血噴薄而出,噴得客棧房梁頂上都滿是鮮血,眾人更是駭得尖叫不斷。


隨著這具屍體倒在地上,一道綠光潛藏在屍首下麵想要飛快的逃走,但突然間天河神劍從天而降,瞬間將其刺透而入,釘在了地上!


這一刹那,整個客棧中爆發出極為可怖的尖銳嘶叫聲,仿佛有人在用力撕裂眾人的耳膜,隻痛得他們每一個人都彎下腰來,捂著耳朵,身子縮成了一團。


隨後天河神劍爆發出一陣衝天的金光,這道金光籠罩在這團綠光上,仿佛烈陽照耀著積雪,很快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將其完全融化、蒸發!


蘇月涵的元神也在這金光之下徹底的化為了灰燼!


這時客棧中淒厲的慘叫聲戛然而止,但所有人依舊腦海中嗡嗡作響,如同萬千鋼針狠狠的紮在他們的腦中,痛得他們滿地打滾。


趙飛月盯著蘇月涵的屍首好一陣,她麵色陰晴不定。


因為方才她已經突破了她的底線!


殺死了蘇月涵,這就已經意味著她必須要殺掉這裏所有的人,因為一旦走漏風聲,讓李乘風知道是她殺死了蘇月涵,那……一切依舊會離她而去!


趙飛月微微瞥了一眼離自己最近的那個人一眼,這人正好劇痛掙紮得翻轉過來,痛苦的目光與趙飛月一對,刹那間他便感受到了趙飛月眼中冰冷的殺機!


強烈的恐懼和求生欲望讓他瞬間忘記了疼痛,他立刻掙紮著想要爬起來,大聲示警,可是忽然間天河神劍周圍猛的爆發出一道光波,這道光波將整個客棧都籠罩起來。


在這道光波籠罩的客棧仿佛陷入了停滯的時間之中,掙紮翻滾的眾人也都定在了原地,隻有塵埃在金光中緩緩的翻滾飛舞著,任由天河神劍穿梭來去,切割出一道一道的空氣波紋。


眾人此時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天河神劍飛奔而來,如同一道金鏈將他們身子全部串了起來,從第一個到最後一個,這道金光始終未曾消失,直到從最後一個透體而入的時候,籠罩著客棧的光波驟然消失,眾人這時候才鮮血狂飆,有的脖頸處鮮血奔湧,有的胸口血流如注!


他們哀嚎著,翻滾著,血流滿地,很快也屍橫遍地。


當所有的聲音消失時,趙飛月已經變成了一尊雕塑,她定定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隻有天河神劍又漂回到她的身旁,劍尖垂地,卻不帶一滴鮮血,片塵不染。


趙飛月眼中複雜極了,有痛苦,有悲傷,有淚光,她呆了許久,走到門口,剛要推門而出的時候,她的手剛剛接觸到這客棧大門,忽然她愣在了原地,猛然間回頭看去!


趙飛月回頭時,目光銳利如刀,犀利無比,她走到蘇月涵的身邊,彎下腰,低頭檢查了一下,忽然她暴怒起來,渾身爆發出一陣可怖的衝擊波,震得整個客棧瞬間變成無數粉末,四處飛散!


……


客棧中的眾人都恐懼的看著坐在那個角落餐桌中的白衣蒙麵女子,她方才就忽然渾身綻放出金色的光芒,在她手中的天河神劍也懸到了半空之中,警惕的遊弋著,仿佛忠誠的衛兵,隻要有任何人敢輕舉妄動,它便會以雷霆之勢將對方轟成殘渣!


而這個白衣女子約莫在原地坐了一炷香功夫,忽然間她渾身炸出一道金色光波,震得四周人們東倒西歪,在她跟前的桌子、酒壺酒杯更是被震成了粉末,洋洋灑灑的四處飛揚。


“叮鈴!”


就在這道金光炸出後沒多久,忽然間客棧的大門被人推開,驚恐的眾人下意識的向門口看去,同樣恢複過來的趙飛月也立刻身形一閃,出現在了門口。


她卻瞧見一個約莫隻有五六歲的小男孩渾身瑟瑟發抖,怯怯的仰頭看著她。


小男孩顫聲道:“我我,我……”


趙飛月盯著他,見他手中居然拿著一封信,像是要抬起手來遞給自己,但因為強烈的恐懼而哆嗦著抬不起來。


趙飛月劈手奪下這封信,撕開看了一眼,她便臉色一變!


隻見這信上寫著:金鯉咬餌脫鉤去,搖頭擺尾入海川。


落款卻寫著一個秀氣的:蘇。


趙飛月盯著這封信,她忽然冷笑了起來,手中的信紙不點自燃,她看向小男孩,道:“誰給你的?”


這小男孩顫聲道:“一個漂亮的姐姐給我的,她說……她說若是這客棧什麽時候有什麽大的動靜,就讓我來把這個交給你……”


趙飛月這時候才全部明白過來:蘇月涵在走到小鎮的邊沿時,她就已經敏銳的察覺出了危險,同時她早早的布下了幻術,而趙飛月在這無形之中竟然已然中招!


趙飛月衝到門外看了一眼,卻見小鎮外麵那厚厚的積雪之中有一串長長的腳印走到了小鎮邊沿處,隨即這腳印便消失不見,證明了它主人的來時蹤影。


此時由於寒風,客棧門口的風鈴鐺叮當作響,這聲音聽起來在這銀裝素裹的世界之中如夢似幻假如真。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