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總裁霸愛,老公請節製第843章:恢複記憶

時間:2019-09-18作者:瘋兮兮


第843章:恢複記憶


紅豆不動聲色的往後退了退,臉上的笑容有些勉強,“容媽,您在說什麽,我聽不太懂,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說完,她轉身想走。


“站住!”容媽一聲厲喝。


紅豆似乎被驚了一下,立即快步朝著樓下跑去,容媽剛想去追,緊接著,就聽見房間裏傳來啪嗒一聲,似乎有什麽東西碎掉了,之後,就傳來孩子的哭聲。容媽一驚,立即推開門快步走了進去,就看見胖娃娃甩在茶幾旁,頭上嗑了一個大包,並且不斷的往外冒血,地上有著碎裂的被子,應該是他摔倒嗑在茶幾上拐角上的時


候,不小心碰掉的。


“楠楠……”容媽剛想走近那個孩子,卻驟然聽見艾琳的聲音時,抬眸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盯著蹲在那個孩子身邊的艾琳。


“艾小姐,你……”


艾琳抱著孩子,抬起臉,那張臉上,滿是淚水,她抱著懷中的孩子,像是在祈求著什麽,“救救他,求你……救救他!”


容媽立即哎了一聲,然後跑了出去,“秦管家!秦管家快叫救護車!”


秦管家聽見容媽的驚呼聲,立即讓傭人去叫救護車,他則上樓,走到容媽身邊立即問,“到底怎麽了?誰受傷了?”


容媽一臉焦躁的盯著秦管家,語氣凝重,“艾小姐出事了,快通知先生回來!”


話音剛落,艾琳房間的門就被打開,緊接著,艾琳抱著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孩子出來,看著容媽急聲說,“容媽,救護車來了嗎?楠楠一直在哭。”


秦管家驟然聽見艾琳說話了,頓時心裏咯噔一聲,瞬間明白了容媽那句艾小姐出事了是什麽意思。


……


醫院走廊外。


韓韶匆匆趕到的時候,就看見艾琳坐在長椅上,低垂著腦袋,他以為她是嚇著了,立即上前,朝她伸出手,“怎麽了?是不是嚇著了?"


他話音剛落,他的手就被坐在長椅上的艾琳直接拍落,緊接著,她站起身,然後抬手就給了他一巴掌,那一巴掌,幹脆利落,而且似乎是用盡了全力。


“韓韶,這段時間,真是多謝你對我的照顧了!”她咬牙切齒,眼底滿是彌漫的恨意。


韓韶震驚的盯著麵前的艾琳,她眼底的恨意,毫不掩飾,就那樣赤裸裸的裸露著。


他忽然有一種編製的美夢突然破碎的倉皇失措感,他不敢,不敢麵對這樣殘忍的現實。


所以他伸手還是想要觸碰她,可是卻再次被她用手拍落,並且左邊臉上,也挨了一巴掌,幹脆利落。


“韓韶,你一直耍我,好玩嗎?”


她連聲音都在微微顫抖著,憤恨的盯著韓韶。


這樣幹脆利落的兩巴掌,讓韓韶徹底認清楚,這就是現實,艾琳已經恢複了全部記憶,現在站在她麵前的,依舊是那個對自己充滿恨意的艾琳。


而不是那個,因為自己出去一會兒功夫,就會委屈跟他撒嬌的女人。


他忽然轉頭,眼神狠厲的看向站在那兒容媽跟秦管家,聲音冷的如同寒冰,“你們是怎麽看的人?”


容媽跟秦管家瑟縮了下,沒敢說話。


而韓韶的眸光,依舊緊盯著他們。


最後,秦管家站了出來,垂下眼眸,輕聲說,“韓先生,很抱歉,我們也沒想到,那個孩子恰好就會摔倒在那兒,並且還……”“不用解釋了!韓韶,事到如今,之前種種,我謝謝你,但是從此後,我希望我們能橋歸橋,路歸路,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艾琳見他遷怒於無辜的人,終


於還是站了出來。韓韶轉眸,眼底情緒翻滾,他忽然輕笑一聲,“你想跟我劃清界限?”他突然伸出手,將她扯入懷中,緊緊鉗製住她,修長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他出聲警告,“艾琳,你做


夢!這輩子,你注定隻能待在我身邊,哪兒也去不了!”


說完,他直接將她抗在肩膀上,朝著外麵走去。


艾琳咬牙怒罵,“韓韶,你他媽給我放手!”


韓韶不答,隻是扛著艾琳朝外走去。


站在後麵的秦管家跟容媽,互相看了一眼,都輕輕歎息一聲。


……


韓韶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聽見二樓傳來不斷砸東西的聲音,以及東西倒地的悶響。


而容媽跟秦管家全都站在他麵前,一言不發。


他麵上瞧不出情緒的端起麵前的茶,用茶蓋輕輕劃著杯麵,語氣很淡,“我警告過你們,不要讓這個孩子再出現。”


秦管家跟容媽渾身一震,全都不說話,隻是頭埋的更低。


“但是你們似乎,完全沒有將我的話放在心上。”韓韶的聲音依舊是不疾不徐。容媽聽完後,似乎終於有些忍不住,還是輕聲說了一句,“韓先生,那個孩子,是傭人紅豆趁著我們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抱進來的,我們完全沒有想到,艾小姐會因為這個


孩子而恢複記憶。”


茶杯瞬間被韓韶扔在地上四分五裂,“沒想到?還有什麽是你們能想到的?”


他怒不可遏,眼眸猩紅,像極了地獄的修羅,周身環繞著動人徹骨的冷意。


頓時,整個大廳,沒有人敢說多一句話。


韓韶的胸口因為怒意不斷欺負著,臉上滿是翻滾的冷意,如若不是因為怕孩子會喚醒艾琳的記憶,他早就將楠楠接過來,一家人徹底團聚。


可是現在,他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不是楠楠,會是別的孩子喚醒艾琳的記憶。


是誰!到底是誰那麽清楚,孩子可能會喚醒艾琳的記憶?


“紅豆現在在哪裏?”他冷眼瞧著容媽,出聲問道。


“逃了。”容媽的頭低的很低。


頓時韓韶臉上冷色更冷,抿唇盯著她,“逃了?”


就在這時,影棠走了進來,身後的手下,還壓著一個人。


那兩個手下將帶進來的人,扔在了地上,影棠眸色微垂的開口,“韓總,人已經抓到了。”


紅豆癱軟在地,戰戰兢兢的,眼底盛著恐懼。韓韶看向跪坐在地的紅豆,薄唇吐出充滿冷意的一句話,“誰派你來的?”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