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總裁霸愛,老公請節製第814章:你不要逼我

時間:2019-09-18作者:瘋兮兮


第814章:你不要逼我


回到橡樹灣的時候,韓韶已經回來,一進玄關,就看見人坐在沙發上,正在翻著報紙,似乎在等著誰。


然而在這裏,他除了等艾琳,不會有第二個人。


艾琳什麽話都沒說話,仿佛沒有看見沙發上坐著一個人,直接朝著二樓走去。


“怎麽,今天讓你去見她,你還有什麽不滿意的?”韓韶放下手中的報紙,犀利的眼神直視著那抹纖細的背影。


艾琳腳步一頓,但也隻是一瞬,就繼續抬腳朝著樓上走去。


韓韶坐在沙發上,眼底情緒翻湧,那兩個跟在她身後的傭人見狀,立即低著腦袋,打算跟著艾琳上樓。


“今天她都去哪兒了?”韓韶雖然沒有特意指名道姓的問,但是這話擺明了就是問她們的。


“艾小姐今天先去了一趟醫院,待到傍晚的時候,就去了林園那邊的公園坐了會兒。”其中一個傭人匯報著。


韓韶並未多說什麽,而是揮了揮手。


兩人立即朝著樓上走去。


艾琳回到房間,隻是站在陽台邊上,朝著外麵看。


翠柳跟碧波看著艾琳一進來就站在那兒,倒也見怪不怪,有很多時候,她們都能看見這位很奇怪的艾小姐一站就是一整天,也不知道外麵到底有什麽好看的,能值得讓她看上一整天。


沒過多久,翠柳就走到艾琳身後恭敬問,“艾小姐,晚飯您是下去吃,還是我們端到您房裏?”


艾琳不說話,但是翠柳已經明白了。


自從來了這裏,這位奇怪的小姐從來沒有下樓吃過飯,每次問她,都是沉默,有時候一天,也不見得說上一句話。


不過剛轉身,就看見韓韶推門而進,立即喚了句,“韓先生。”


韓韶嗓音寡淡,“出去吧。”


待屋子內隻剩下兩個人,韓韶微微眯起雙眼,看著那個站在陽台邊的女人,從衣架上拿起一件外套,走到她身邊,想要替她披上,“外麵冷,你還是注意……”


話還說完,她就已然從陽台邊離開,而他手上替她披衣服的動作,就那樣堅持在那兒。


他臉上有著幾分隱忍,見她坐在了沙發上,隨手拿了一本書,似乎看的極為認真。


他將外套扔在了椅子上,直接語氣有些陰鬱的說,“你到底還要跟我鬧到什麽時候?艾琳,好好呆在我身邊不好嗎?”


她仍舊不說話,似乎完全未曾聽見他說了什麽,韓韶瞧著她這幅無視自己的模樣,譏諷的笑道,“好!很好!”他一連說了兩個好字。


她依舊沒什麽反應,然而厲空烈卻繼續說道,“我聽說你今天去了林園。”


艾琳翻書的手微微一頓,但也隻是一瞬,就被她掩蓋過去了。這一幕,卻未曾逃過韓韶的眼睛,他扯了扯唇角,意有所指的說道,“既然都到家門口了,怎麽不回去看看呢?是不敢讓你母親知道,她已經死了的女兒,如今變成這樣一副苟延殘喘的模樣?是怕她受不住


,還是你怕她再經曆一次天人永隔?倒不如讓她以為你已經死了,是嗎?”


艾琳手上的書,忽然被她用力的拍在了桌子上,但是她卻咬唇不語,隻是臉色蒼白的可怕。


韓韶瞧著她這幅模樣,頓時笑容更深,“怎麽了?你不是不肯開口?不是不肯給我反應?你在氣什麽?”


他像是非得一層一層撕開她的傷口,想讓她喊痛,想要殘忍的撕開她所有的偽裝。


葉薇死死咬住下唇,就是不肯開口說一句話。韓韶瞧著她這幅模樣,快步走到她身邊,伸手將她扯到自己懷裏,伸手鉗製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不得不看著他,他緊盯著她眼底怒意翻騰的模樣,勾唇笑道,“艾琳,既然你打算你不肯乖乖的,那我們就試


試,看看到底是你折磨我,還是我折磨你!”


說完,他勾著她的下巴,含住了她的唇瓣。


她掙紮,可是他卻直接將她打橫抱起來,走到床邊,將她扔下去,然後隨之覆了上去。


他摁住她的手,不給她任何反駁的機會,就繼續吻了上去。


他似乎是誠心想要她疼,疼到足以記住他,直接扯掉她身下的長裙,就那樣毫無前戲的沉了進去。


她疼的擰眉,痛呼聲悉數被他吞入口中。


疼!很疼!


那是艾琳僅有的感覺,每次一開始,她都會想,到底還有多久結束呢?這樣的日子,多久才能到頭呢?


她又開始做夢,夢裏,她依舊在學校裏上著課,每天的日子,似乎就是上課,下課,然後回宿舍,參加各種社團活動。


可是畫麵一轉,她站在了家裏,家裏掛滿了白綾,她喜悅的心情就那樣冷了下來,她忽然有些恐慌。


為什麽家裏開始掛白綾了?家裏有誰去世了嗎?


父母應該都在啊!之前不是都好好的麽?


她的耳邊,聽到細細密密的哭聲,那聲音是從書房的方向傳來的。


她一步一步朝著書房的方向走去,推開門,忽然就看見了母親正抱著父親的照片在那兒哭。


她想走過去,想問母親,為什麽要抱著父親的照片哭呢?是出了什麽事兒嗎?還不等她走過去,她的腦袋裏,忽然就有許許多多的吵鬧聲,一聲一聲,很尖銳,很刺耳,那樣的聲音讓她想嘔吐,她捂著耳朵,想要避開那樣的聲音,可是聲音還是從四麵八方忽然鑽了出來,無孔不入


的鑽入她的耳朵裏。


等她睜開眼,卻發現自己竟然……站在父親的墓碑前。


她一步步往後退著,不!不可能!父親不可能死了的!父親怎麽可能會死!


一切都是好好地!父親不可能死的!


她忽然尖叫著醒過來。


看見艾琳醒了,翠柳跟碧波似乎很高興,“艾小姐,你終於醒了!”


艾琳有些無意識的轉過頭去,就看見兩個人看見她醒過來,似乎下意識的鬆了一口氣。


緊接著,翠柳就斷了一碗藥過來,遞到艾琳麵前,臉上沾染著笑意說,“艾小姐,把藥喝了吧?”艾琳忽然伸手打翻了藥,嗓音憤恨的吐出一個字,“滾!”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