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總裁霸愛,老公請節製第646章:薑東升死了

時間:2019-09-22作者:瘋兮兮


第646章:薑東升死了


葉薇在醫院住了四五天,實在被憋的有些厲害,於是一再要求回去。


厲空烈並未過多阻攔,但是對於葉薇有本事頂著她那想木乃伊似的腦袋去橡樹灣,則在他意料之外。


葉薇當天去當天回來的,並且叮囑所有傭人對厲空烈保密。


但是她忘記了,這個家,是厲空烈說了算的,給傭人發工資的,是厲空烈,不是她,自然是這消息也就沒瞞住,所以這會子葉薇並不知道她已經被傭人給賣了。


她見厲空烈今天回來的倒是挺早的,不禁問了一句,“你今天怎麽回來那麽早?”


葉薇的臉,依舊被包裹著,但是由於厲空烈已經習慣了葉薇這個造型,倒也還好。


“事情辦完了。”厲空烈眸色深深的看著那個坐在沙發上,像是沒事人一樣的小女人。


“哦。”葉薇低頭擺弄著手機,時不時刷一下微博首頁之類的。


之前由於她自己在頭條上待過,所以導致她現在時不時的就會刷一下的習慣。


“你今天幹什麽了?”厲空烈狀似不經意的問。


“沒幹什麽呀?就是整天呆在家裏,養傷。”葉薇依舊低頭刷手機,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危險慢慢降臨。


厲空烈坐到她身邊,眼底深處若有所思,幾縷縹緲的笑意漾在唇間,“怎麽不出去?現在人已經抓到了,所以你可以不用呆在家裏了。”


那邊葉薇一本正經的回,“拜托,我要是頂著這樣的腦袋蹦躂到商場裏,第二天我一準出現在這頭條上。”


葉薇撇撇嘴,晃了晃手裏的手機。


厲空烈唇畔的笑意越來越深,“是嗎?那你今天去橡樹灣的時候,你是怎麽好意思頂著這副模樣出去的?”


葉薇立即反駁,“我什麽時候去……”


等等……他怎麽知道自己去了橡樹灣?


葉薇抬眼,看見厲空烈一臉了然,她立即咬牙,看來那些傭人的嘴巴還是不牢靠!瞧著葉薇低垂著腦袋不說話的模樣,厲空烈無奈的安慰,“好了,我沒想責備你,但是葉薇,你要清楚,對於冷翎,我不管你是以什麽的心態去接近她,你得明白一個道理,她是你絕對不能動惻隱之心的人


。”


葉薇點點頭,語氣蔫蔫的,“我知道的,你放心。”


她隻是覺得,冷翎像個孩子一樣,住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而且第一天看見她整個人縮在床腳,像個無助的孩子一樣,還挺可憐的。


見葉薇似乎不是太開心,厲空烈站起身,將葉薇抱起來,然後放在床上,替她蓋好被子,“時間不早,該睡了,我先去洗個澡,等我回來。”


葉薇睜著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與旁邊的白色紗布形成鮮明的對比,眨了眨,然後應了聲。


那邊厲空烈進浴室之後,葉薇依靠在床上,思索著厲空烈之前跟她說的那段話。


最後得出結論,似乎,的確是對於冷翎,傾注了太多關注,她是該好好的思考一下,是不是有點作繭自縛了。


就在這時,葉薇聽見耳邊似乎傳來手機的震動聲,她仔細聽了聽,聲音好像是從衣架上傳來的。


她轉頭看見了自己的手機放在床頭櫃上,那就是厲空烈的手機了?


不過,葉薇本不打算去接,但是手機一直在震動,似乎大有厲空烈不接,對方就一直打的趨勢。


於是葉薇掀被下床,走到衣架旁,從厲空烈剛剛穿回來的大衣口袋中,掏出了正在震動的手機。


看了一眼上麵的陌生號碼,葉薇擰眉,但還是滑下接聽鍵。


“厲總,薑東升死了!”


頓時,葉薇心裏咯噔一聲,整個人相當震驚,”你說什麽?薑東升死了?”


電話那頭的人聽見是一個女的接的,頓時問道,“你好,請問你是誰?”


葉薇一下子反應過來,她接的是厲空烈的電話,就在她剛準備解釋的時候,厲空烈周身縈繞著一身水汽走了過來,見葉薇正在接他的電話。


葉薇趕緊將手機遞給他,“你的電話。”


厲空烈看著葉薇好像有點兒反常的模樣,伸手接過電話,應了一聲。


聽到電話那頭的手下解釋完之後,厲空烈算是明白過來,為什麽剛剛,葉薇那麽反常。


薑東升死或者活著,其實作用不大,隻是探查他是否是冷少的線索,到這裏算是徹底斷了。


掛斷電話之後,葉薇立馬湊了過來,“你是不是要出去?”


厲空烈點點頭,“嗯,確實要出去一趟。”


“那你帶上我吧!我想去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死了。”畢竟找了兩年的凶手,一下子死了,葉薇總有一種不敢置信的感覺。


沒有傷心的感覺,就是不敢置信,因為不相信薑東升就這麽死了。


厲空烈並未一口否決,而是轉身問,“一定要去麽?”


葉薇回應的很大聲,“是!”


厲空烈也並未再說廢話,直接帶著葉薇驅車出了別墅。


到達屠宰場的時候,葉薇還是第一次來這裏,所以當她看見這個地方有些陰森森的,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噤,“你這兒什麽時候建成的?我怎麽從來不知道?”


關於這個地方,厲空烈從來沒有跟她提過。


“很早就有了,隻是一直都沒跟你說過。”


葉薇一邊走一邊看,不過,就她這幅劉姥姥逛大觀園的模式,也沒少引起路過的手下們行注目禮。


畢竟葉薇這一副造型,確實挺別致的。


方助理迎上來的時候,看見葉薇,都沒認出來。


但是她並未去問厲空烈站在他身邊的是誰,而是趕緊匯報了一下他目前查到的一切。


“薑東升趁我們不注意的時候,藏了一把匕首在懷中,然後割破勁動脈,死在了石室內。”方助理知道厲空烈一直在命他調查薑東升。


但是誰都沒有料到人突然就死了。


現在人一死,等同於是徹底失去了所有線索。


所有的調查也就毫無意義了。


“確定真的死了嗎?”葉薇不知道為什麽,總是不敢相信,薑東升就這麽死了。


方助理聽見有些略微熟悉的聲音,仔細想了想,是葉薇的,可是卻是從這個裹得跟粽子一樣不知是男是女的口中傳出來的。


於是他不敢置信的問了一句,“嫂子?”


葉薇挑眉追問了一句,“難道你這是認出我?”


方助理還真就一本正經的點點頭,“您把自己收拾成這樣,一般人要認出您,還真的挺難的。”


葉薇聽出方助理的話裏是一言難盡的語氣。頓時覺著,有些事兒,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