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總裁霸愛,老公請節製第264章:趕緊穿上衣服

時間:2019-09-22作者:瘋兮兮


第264章:趕緊穿上衣服


第264章:趕緊穿上衣服


方淮就這樣糊裏糊塗地走了,越走越覺得不對。雖然女朋友善解人意他很高興,但就這麽一點都不留戀地把自己趕走,是不是也太不把他當回事了?


這說的不會是反話吧?


方淮一驚,忙回身往後趕去。


反正這個任務也不急,明天上午十點前搞定就行,先送女朋友回去也不晚。


卻沒想到,剛走到附近,就看到女朋友在打電話。


之前在他麵前笑得一臉溫柔甜美的女孩子,此時卻是滿麵不屑,嘴裏不停吐出貶低他的話。


“就一個外地來的小白領,沒房沒車,一個月工資不知道多少,卻整的跟國家總理似的,整天忙成陀螺。除了一張有點小帥的臉,簡直一無是處。還想泡老娘,做夢去吧。要不是看在那張臉的份上,老娘根本都懶得搭理他。”


“唉。”方淮頹喪地歎了口氣,看來這次的戀愛又要無疾而終了。


他故意隱瞞自己的身份,假裝沒房沒車收入不高的小白領,就是希望能夠找到一份真愛,結果那些女人卻一聽到他的條件立刻就翻臉了。


隻有這一個,聽到之後表情一點變化都沒有,他還以為自己終於找到真愛了,沒想到卻是因為覬覦他的臉。


方淮不由苦笑,難道自己除了錢,就隻能淪落到賣臉的地步了?


算了,還是工作吧,千好萬好,還是錢最好,真愛什麽的,誰他媽愛要誰要去吧。


第二天一早,葉薇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隻覺得渾身疼得仿佛被拆開又重新組裝了一邊說似的,掙紮了好一會兒,從終於從床上爬了起來。


昨天晚上,厲空烈那個禽獸,終於還是沒忍住,按著她又大戰了三百個回合,累得她差點沒直接昏死過去。


受了傷還這麽有精力,簡直不是人。


她一邊腹誹著,一邊四處掃視著尋找自己的衣服。


結果,衣服還沒找到,視線卻正好掠過了掛在牆上的掛鍾,本來還有些迷糊的眼睛陡然瞪得滾圓,“啊,厲空烈!”


死了死了,都快十一點了,報名時間早就過去了。厲空烈這個混蛋,都怪他!


“怎麽了,發生什麽事了?”正在客廳裏和方淮討論方案的厲空烈聽到她的慘叫聲,忙衝了進來。


“我報名遲到了,都怪你,恨死你了。”葉薇瞪大了眼睛狠狠地盯著他,憤怒地捶了下床,拚命釋放自己的怒氣。


太過憤怒的她完全忘記了自己的手原本是抓著被子的,這一鬆手,被子立刻從手裏滑脫了,而被子下的她卻是光溜溜的一片,未著寸縷。


她的肌膚從小便天賦異稟,即便她從來沒錢也無心保養,皮膚依舊好的讓人羨慕,光滑白皙,如同上好的羊脂白玉。


當初葉靈為了保養自己的皮膚不知道花了多少錢,可還是比不上她,差點沒給氣死。


此時,那白皙嬌、嫩的肌膚上卻是印滿了紅紅紫紫的曖昧印記。


厲空烈條件反射地喉嚨一緊,下意識地一步閃進病房,同時快速地再次將門關上。原本跟在厲空烈身上想要進門的方淮差點被門板給直接拍在鼻子上。


他捂著鼻子看著眼前緊閉的房門,禁不住暗自慶幸。還好自己稍微晚了一步,否則這一下子還不得把鼻子給拍扁了。


他除了錢好不容易就剩下相貌這一個優點,要是連這一點都沒了,將來找對象不就更困難了嘛。


“趕緊把衣服穿上。”厲空烈黑著臉撿起床尾的衣服丟給葉薇,要不是他反應快,老婆都被別人看光了。


“啊。”葉薇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沒穿衣服,不由驚叫了一聲,條件反射地雙手護胸。


“嗤。”厲空烈挑眉嗤笑了一聲,戲謔地道:“擋什麽呀,你身上有哪裏是我沒看過,沒摸過的?”


“流、氓!”葉薇無力反駁,氣得漲紅了臉,門頭拿起衣服就往身上套。


她決定,今天之內都絕對不要搭理這個不要臉的男人了,尤其這個可惡的家夥,還害她錯過了報名時間,白高興一場。


葉薇穿上衣服就徑直向洗手間的方向走去,經過經過厲空烈身邊的時候完全目不斜視,看都沒看他一眼。


厲空烈挑了挑眉,微笑看著她。


十分鍾後,她洗漱完從洗手間出來,依舊一眼都不看厲空烈,直接就要朝病房外走去。


當她再次故意從厲空烈身邊經過的時候,卻猝不及防地被厲空烈拉進了懷裏。


不等她炸毛,就見厲空烈從口袋裏掏出一張紙在她麵前緩緩地晃了晃,“看看,這是什麽?”


“準考證!”葉薇的眼睛瞬間就亮了起來,下意識地便抬手去拿,厲空烈卻一抬手躲了過去。


她頓時炸了毛,狠狠地瞪著厲空烈道:“你幹嘛?”


“這就是你求人的態度?”厲空烈挑眉,不緊不慢地道:“我費了老大的力氣才為某人弄來這張準考證,結果某人卻一點都不領情,不感激就罷了,還罵我。”


他一邊說,一邊拿著準考證在葉薇麵前晃。葉薇的眼睛已經幾乎快要粘到準考證上了,眼珠不自覺地追著準考證地軌跡轉動。


不過,她還是分神聽了厲空烈的話,聞言唇角不由狠狠抽了抽,惡狠狠地轉頭瞪向厲空烈道:“說吧,你有什麽條件?”


這家夥一腦袋廢料,肯定也想不出什麽別的主意,大不了她就幹脆不要臉了,賣身唄。


反正都老夫老妻了,誰怕誰啊。


“我還沒想好。”厲空烈摸著下巴沉吟半晌,猜道:“今天就先收個利息吧。”


他一邊說,一邊用手指暗示性地點了點自己的唇。


葉薇頓時大大的鬆了口氣,還好還好,這家夥沒有提什麽出格的要求。不就是一個吻嗎,都不知道親了多少次了,有什麽難的。


她深吸一口氣撲到厲空烈身上,踮起腳尖……


就在兩人的唇將要觸到一起的時候,外麵卻突然響起了一陣快速地敲門聲,接著,就傳來了方淮焦急的聲音,“厲總,出事了。”


葉薇的動作不由停了下來,眨巴了兩下眼睛,小聲道:“你要不要先去把事情處理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