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總裁霸愛,老公請節製第1061章:心好了嗎?

時間:2019-09-22作者:瘋兮兮


翌日早晨,天氣格外的晴朗,空氣中有些涼意,尤其是這種海邊城市,濕度更是大些,但這是秋高氣爽的感覺。


伺候厲佑安吃完早餐,心裏還惦記著要去葉晨曦的店裏看看,卻見他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了下來,竟拿起了報紙翻閱,夏夢夢很納悶,這個時候應該是去公司的時候啊。可是現在他這樣怎麽好開溜?


夏夢夢一邊心思焦急,一邊不斷地看著不緊不慢的厲佑安,那男人正坐在陽光中,看起來沒有平時的陰森,相反倒有幾分暖意,可是這一切夏夢夢都懶得欣賞,她現在就像熱鍋上的螞蟻,整顆心都飛向了葉晨曦。


沒一會,門外就傳來一陣抱怨聲:“好你個厲佑安,大清早的也不讓人睡個好覺,你知不知道睡眠很重要啊,尤其是對我這種嚴重失眠的人!”


夏夢夢差異的抬起頭,那人不是別人,正是鄭書陽,可是他這麽大清早的跑過來,難道是厲佑安身體不舒服?眯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眉頭也沒皺一下男人,夏夢夢心中的想法立刻否決,這男人怎麽可能生病,他就和魔鬼一樣,魔鬼會生病嗎?


“夏夢夢,先給我倒杯牛奶,大早晨的還滴米未進。”鄭書陽笑著對夏夢夢說,眼睛裏麵除了陽光還有深深的紅血絲。


夏夢夢點點頭,進了廚房。


“你身體不舒服嗎?”鄭書陽一屁股坐在厲佑安的身邊,隨意的問。


厲佑安手中的報紙沒有放下,淡淡的說了一句:“不是我。”


“就說嘛,你這男人還能生病?簡直就是鐵打的……那你大清早的喊我過來幹什麽?”鄭書陽有點想發飆。


厲佑安轉過身懶得理他,難道要說是想給夏夢夢看看嗎?這當然不是他厲佑安幹的事情,所以他隻有沉默。


恰巧此時夏夢夢款款的走來,將一杯熱牛奶放在鄭書陽的麵前,然後就走開了。


鄭書陽一看到夏夢夢,突然間明白了什麽,“哈哈哈”大笑起來,這一陣笑聲讓厲佑安眉頭緊皺了起來,也讓夏夢夢的腳步停了下來。


鄭書陽笑的漲紅了臉,終於停了下來,他喝了一口溫熱的牛奶,站起身來走向夏夢夢,開懷的說:“夢夢,昨晚你真是漂亮啊,可是如果這麽美麗的女子要是生病了就不好,今天剛好我來了,給你看看!”


說完就拉起夏夢夢的胳膊走向客廳,強按著她坐下,完全忽視夏夢夢的反抗。


夏夢夢鬱悶之極,這年頭的醫生都怎麽了?有事沒事就拉著人看病嗎?她瞅了一眼厲佑安,隻見他沒有任何表情,仿佛沒聽見一般的繼續看自己的報紙。


鄭書陽卻開心不比,這厲佑安也會開始關心別人了,真的是好現象。既然厲佑安不好意思開口說,他這個做朋友的當然不能袖手旁邊,何況,他真的是希望厲佑安好。


“我沒有什麽不對勁,不用檢查,我身體很好!”夏夢夢焦急的說。


“我知道你身體很好,不過檢查一下也沒有什麽大礙……來,把衣領解開!”鄭書陽很淡然平常的說。


話音剛落,厲佑安就猛地拉下了報紙,那張陰森俊美的臉終於露了出來,可是表情卻相當的不善。厲佑安惡狠狠的看著好友,有種狠揍他一頓的衝動。


夏夢夢倒是很平常,因為鄭書陽已經幫她治療了多次,所以她很熟悉步奏,臉色平常的解開了襯衣的第一個紐扣。


感覺到了厲佑安全身散發的怒火,鄭書陽撇了他一眼,不屑一顧的說:“少見多怪!”


厲佑安眯著眼睛看著鄭書陽熟練的手法,他在用眼神警告鄭書陽,絕對不能亂動手腳,雖然他知道好友絕對不是這種人,但心裏卻已經在思索,要不要換了這個鄭書陽,或許女醫師會更好……


“你……”鄭書陽一邊檢查,一邊皺起了眉頭。


“怎麽了?”夏夢夢淡淡的問,沒有絲毫在乎。


但厲佑安卻因為這個“你”字,眉梢挑了一下,臉色也愈發的陰沉。


“你身體很好,沒想到你個女子恢複能力那麽強!”鄭書陽一掃臉上的陰鬱之色,滿是笑容的說。


夏夢夢微笑了一下:“我原本就沒有多大的事!”殺手的恢複能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這二人在這談笑自若,厲佑安在一旁卻怒火衝天,他扔下手中的報紙,狠狠的刺了鄭書陽一眼,這男人原來在調侃他,這是太可可惡了。


“既然身體這麽好,就去辦事,我厲府可不養閑人!”厲佑安冷冷的說,扔給夏夢夢一個資料袋,“今天去碼頭,看看他在那幹什麽!”


夏夢夢早已習慣這樣的厲佑安,抽出資料袋中的東西,裏麵有幾張紙,第一張紙上赫然印著一個熟悉的麵孔:離殷!


“還記得他嗎?”


當然,離天歌的父親,s市浩天集團的總裁,她自然記得。


夏夢夢點點頭,平靜的說:“在你的辦公室見過!”


“那就好,去看看他在碼頭見的誰!”厲佑安沉聲說道。


夏夢夢很是奇怪,他很少讓自己參與公司的事情,最多也隻是他的保鏢和仆人,今天為什麽……


夏夢夢沒多想,隻是靜靜的答道:“是!”


厲佑安不再看眼前這個讓自己容易動怒的女人,眼光移到了正躺在沙發裏壞笑的鄭書陽,剛剛按下去的火氣又上來了:“你不用去上班的嗎?還不走?”


“唉,我真是命苦啊,被人呼來喝去的,用完了就走人,哎……”鄭書陽慢悠悠的起來,陰陽怪氣的說話,提著自己的萬能醫藥箱就走,經過夏夢夢身邊時,卻停住了腳步低聲說:“夢夢,你的身體好了,可是你的心,好了嗎?”


夏夢夢猛地抬起頭,眼前是鄭書陽似笑非笑的雙眸,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內心深處,她身體很好,可是心呢?就真的好了嗎?


還在愣神間,鄭書陽就出了厲府的大門,厲佑安也不知何時開車離去,整個寬闊的大廳就隻剩夏夢夢一人。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