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總裁霸愛,老公請節製第1060章:好久不見

時間:2019-10-21作者:瘋兮兮


鄭書陽依舊坐在陰影當中,他死死的注視著近在咫尺的這個女人,找了八年,想了八年的這個女人,就在毫無預兆下,竟突然出現在自己麵前,看著她依舊那麽的光彩照人,依舊的美麗非凡,竟有些怕了,怕她忘了自己,忘了他們的那段情,畢竟八年了,她真的會像自己一般在堅守嗎?如果要堅守,當初又何必那麽決絕的離去?


“怎麽不過去?不是一直嚷著要見她嗎?我幫你約出來了,你又窩在這裏喝悶酒!”厲佑安瞅見坐在角落糾結不已的朋友,無奈的歎了口氣,坐過去低聲詢問。


鄭書陽眼中是他從沒有見過的不自信與悲傷,這兩人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麽?一個閉口不提,一個恍如陌生人。


“她怕早就忘了我!”來不及遮掩的傷痛被厲佑安看在眼裏,鄭書陽猛灌了一杯酒,把自己扔在沙發上。


厲佑安眯著眼看在人群中豔麗的鬱醇兒,這樣的女人,誰能消受的起?他厲佑安也算過人無數,但對他來說,女人都不過是一件物品,想要了招來,討厭了便扔掉,反正想著法的想上他床的女人多得是,他才懶得去取悅誰。


想著竟不自覺的朝夏夢夢的方向看了幾眼,這女人……不會是例外!


冷不防,鄭書陽突然站了起來,倒了滿滿一杯酒踏步向鬱醇兒的方向走去!


“好久不見!”鄭書陽生澀的開口,眼中是忽明忽暗的幽深。幻想過多次見麵時的情景,但從沒有一次是“好久不見”,竟是這麽客氣。


“鄭書陽?好久不見。”很尋常的口氣,和對其他人一般無二。


好久不見,你,還好嗎?


鄭書陽的心仿佛落在了地上,她果然還記得他。可是為何這麽酸澀,兩個那麽親密的人如今卻要像陌生人般客套,並且,她顯得那麽的無所謂,仿佛一切都未發生過一般。


鄭書陽注視著她,千萬句話噎在喉嚨,半句也講不出來。


為什麽當年要不辭而別,為什麽說好了在一起卻要撇下我一個人,為什麽一走這麽多年,見麵竟是如此輕鬆的“好久不見”?


好想全部大聲吼出來,可是,見到了卻一句話也講不出來。


“聽說你當了醫生?果然嗬……”鬱醇兒淡笑著說,眼裏看不到任何情緒。


做醫生,是為了那個女人嗎?


“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


“那,恭喜你了。我去那邊看看,失陪了。”鬱醇兒輕笑著點點頭,飄然而去。


對任何人都可以做到視若無睹,都可以做到殘忍絕情,但是,對鄭書陽永遠不行,八年前不行,八年後更不行!


鄭書陽注視著那個離去的背影,心裏有千萬的思緒,剪不斷理還亂。


當真隻是陌生人了嗎?


人依舊是那個人,情卻早已不是那份情。物是人非,是否也可作此解?


結束了這燈紅酒綠的聚會,厲佑安和夏夢夢回去的路上沉默不語,一路安然無事!卻不想在厲府裏,有一個處心積慮的女人正在苦苦的等候。


夏若曦把自己窩在巨大的沙發中,當然隻是在自己的房間,下人是沒有權力坐在客廳的,盡管她幻想過多次,但始終不敢!


她正在腦中幻想著厲佑安聽到這個爆炸性的消息,會是什麽表情,會不會恨得殺了夏夢夢,那夏夢夢豈不是有罪受了。


想著想著,夏夢夢臉上流露出惡毒的笑:夏夢夢,你不讓我好過,搶我的男人,我也不會讓你過的舒心。


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夏若曦,一聽到大門外的汽車聲,就迅速的蹦了起來,快步向樓下跑去。當她看到厲佑安大步流星的跨進大門的瞬間,心跳動的厲害,這男人不論在什麽時候,都是這麽的迷人。


可當一身華麗禮服的夏夢夢出現在她的視野時,她的心立刻被一條毒蛇纏繞,那條毒蛇啃咬著她的心,讓她的眼神都變得可怕。


夏夢夢,你的地位已經到何種地步了?竟讓他帶你出去參加聚會,你可知厲佑安以前所有的女人都沒有這種資格!


“小曦,你怎麽站在這裏!”仙子般的夏夢夢走到妹妹麵前,關心的問!


厲佑安仿佛沒有看見夏若曦,徑直往樓上走去!


“老板!”夏若曦突然著了魔般的大聲喊道。


厲佑安愣了一下,轉過身高高的俯視著她,眼神中有疑問和厭惡。


他並不喜歡夏若曦這個女人!


“姐姐她……”夏若曦有點慌亂,原本想在厲佑安的麵前拆穿她,可是一對上厲佑安那雙陰鷙的雙眸,她的心就膽怯不已,把所有的話都忘了。


而當事人夏夢夢也驚訝的看著她。


“姐姐她……她……”夏若曦開始不確定,她突然想到一個可怕的後果,萬一打電話的不是夏夢夢的男朋友,那豈不是大禍臨頭,先不談厲佑安,就是夏夢夢也不會放過她,她至今還沒有忘記姐姐夏若曦發怒時的情景。不行,要先確認了再說!


“姐姐她身體不好,我想帶她去看看醫生!可不可以?”很爛的一個理由,因為夏夢夢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但在別人眼裏卻不這麽看!


厲佑安看著夏若曦不斷躲閃的眼光,又眯起眼睛瞅了一眼站在她身後的夏夢夢,沒有任何思考,一句話都沒有說,就向樓上走去。


夏若曦那個狂跳的心終於落了地!


厲佑安沒有說話,就代表不可能讓她去醫院。


“小曦,我已經沒事了,別擔心!”夏夢夢感動的看著妹妹,她就知道,就算和她吵得天翻地覆,但妹妹始終是妹妹,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她會愛惜自己這個姐姐的。


“我去睡了!”夏若曦突然轉變態度,冰冷的說了一句,也轉身上樓。


夏夢夢看著情緒多變的夏若曦,沒有想太多,心裏依舊裝滿了感動。


一夜無事,本想認真思考一下,今天遇到的那個鬱風到底是不是那個人,誰知想著想著,竟睡著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