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總裁霸愛,老公請節製第1059章:難道是他?

時間:2019-09-22作者:瘋兮兮


聽著厲佑安無聊的話,夏夢夢的眼睛突然掃過鄭書陽的臉,心裏輕輕怔了一下。


鄭書陽這是什麽表情?他坐在陰暗的角落,深深的凝望著那朵嬌豔的玫瑰,臉上有癡戀、驚喜、悲恨、還帶著淡淡的傷感。這樣的鄭書陽是自己從沒有見過的,她心中的鄭書陽永遠理智、善良、看透一切。可此刻,他全身籠罩著一股化不開的糾纏與憂傷,作為頂級殺手,夏夢夢強烈的感受到鄭書陽身上所有的氣息。所以,她不由的多看了鄭書陽幾眼,卻沒想到被厲佑安,暗地裏掐了幾下,很痛!


夏夢夢收回了視線,坐在聚光燈下的女人正在和其他男人談笑風生,仿佛沒有看見鄭書陽一般,夏夢夢心中的謎團越來越大了。


“你心不在焉?”厲佑安取紅酒的時候,在夏夢夢耳邊低聲道。


“我隻是討厭這種場合!”是真話,也是借口!


以為會聽到一陣諷刺,沒想到厲佑安隻是看了看她,端起酒杯便走了。


或許是想讓她換一口氣吧。


鬧了很久才知道,原來今晚的聚會是給鬱醇兒接風,來的人大都是厲佑安算得上朋友的人,當然都是非富即貴,而剛剛和夏夢夢搭話的鬱風,是鬱醇兒同父異母的哥哥,關係卻是不錯!


不喜歡這裏壓抑的氣氛,夏夢夢一人站在寬大的陽台吹風。夜晚的風竟帶著海水的味道,涼爽不已,瞬間將夏夢夢心中的那麽些沉悶吹的無影無蹤。


今晚的月色真好,不知道晨曦在幹什麽?或許還在為明天工作室的開張忙碌著吧。有點想他了。


一想到葉晨曦,夏夢夢就前所未有的輕鬆,仿佛整個世界都簡單了很多,不由的臉上帶著幸福的笑。


“夏小姐在想什麽?這麽開心?”陰影處走來一人,夏夢夢暗暗心驚,想來這人也不簡單,不然自己怎會覺察不出?


是鬱風!夏夢夢聽得出是他的聲音。


瞬間換了表情,夏夢夢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沒有答話,繼續看天空。


“夏夢夢,你的記性果然不好!”鬱風漸漸的逼近夏夢夢,沉聲說道。


夏夢夢心裏大吃一驚,臉上卻並未顯露出來,她隻是冷眼看著漸漸走近的男人,他的臉在背光中,所以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就連他身上的氣息夏夢夢也覺得像一潭深水,看不到底部。


這樣的男人,在哪裏見過嗎?


“你是真的忘了?看來我的魅力還是不夠大啊!”鬱風站在離夏夢夢不到半米的地方,語氣裏有淡淡的自嘲。


“我不認識你!”夏夢夢堅持自己的回答。


抬起雙眸毫不示弱的盯著黑暗中凝視自己的那雙眼睛,許久,夏夢夢心裏“咚”的一下,這眼神……難道是他?


“二位聊的很開心啊!”厲佑安端著一杯紅酒,陰沉的走了過來。找了半天都不見這女人,沒想到躲在這裏和別的男人聊天!


“厲少,你把這麽一位大美女孤零零的扔下,真的是太不會憐香惜玉了。”都是一群說話拐彎的妖孽。


厲佑安象征性的抱住夏夢夢的腰,冷冷的說:“這就不勞煩你擔心了。”說完便攔著夏夢夢朝大廳走去,經過鬱風旁邊時,夏夢夢接著側影的光,掃見了鬱風眼中狹猝的笑。


難道真的是他?


“你竟在想他?敢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厲佑安猛的把夏夢夢攔進了一處拐角,整個身子壓製著她。這個該死的女人,或許今晚就不應該讓她出現,


“我沒有……”話沒說完,那個“有”字的後音便被厲佑安吃進了嘴裏,他的怒火透過雙唇全部傳遞給夏夢夢,強大的力道和暴烈的火氣,讓夏夢夢隻有承受的份,知道她的呼吸有些困難,厲佑安才緩緩離開她的雙唇,瞪著她的雙眸低聲命令:“不許你想任何男人!”


“無聊!”夏夢夢別過臉,她實在是對他無話可說,不許她對男人笑,不許她想任何男人,是不是下一步會要求她禁止見任何男人,當然,除了他之外!


她卻沒有想到,厲佑安有一天果然發狂的將她囚禁了起來,不許見任何男人。


“你若辦不到,別怪我對你妹妹不客氣!”厲佑安一邊低聲威脅,一邊用雙唇掃過她的香唇,在上麵輕輕的摩擦,久久的逗留,好想把她再次吃下去!


厲佑安如此迷情、溫柔的動作,讓夏夢夢的心裏突然癢癢的,她想要推開厲佑安,卻發現自己一點力量都沒有,整個人都像觸電了一般。


“這是我給你的忠告,也是警告!”


“你……你先起來!先起來!”夏夢夢再也忍受不了這種挑,逗,努力保持清醒。


剛一開口,香唇再次被厲佑安捉住,但這次卻沒有了霸道和怒火,相反卻帶著一絲纏,綿的味道。


不知道吻了多久,厲佑安才戀戀不舍的離開夏夢夢的唇,看著她白,皙的臉一片潮,紅,厲佑安嘴角流露出以抿溫柔的笑意。


“就說不見鬱少的人,原來是躲在這裏偷吃啊!”一個年輕的男子倚在牆邊,雙拳抱胸,看戲般的瞅著這二人,旁邊竟站了兩三個一起圍觀的,聽到這話,這幾人轟然大笑。


夏夢夢覺得尷尬極了,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竟會被人當猴耍著看,一時間羞愧、憤怒全部湧上心頭,眼淚都快滴出來了。


厲佑安倒是覺得無所謂,轉過身正好把夏夢夢擋在身後,淡淡地說:“幾位不去那邊陪著今天的主角,卻跑到這裏來打擾我的好興致?”


“鬱少,這女人讓你動心了?竟扔下我們這些朋友跑這來和她親熱?”年輕男子眯著眼睛調笑道。


厲佑安眉毛挑了挑,冷笑道:“一個女人罷了,如何值得動心?”說話間走向這幾人,大夥一起說笑著走向大廳。


夏夢夢靠在冰冷的牆上,肌膚緊貼著黑色大理石牆麵,淚水瞬間就從眼角滑了下來,這種被玩弄的日子,何時才是盡頭?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