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總裁霸愛,老公請節製第1050章:大病初愈

時間:2019-09-22作者:瘋兮兮


夏夢夢搖搖頭,現在,她還不想把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告訴葉晨曦,所以隻有自己忍著。


葉晨曦心疼的把她擁入自己的懷中,此刻,不想去追問,隻想用自己的心去溫暖她。


靜靜的窩在葉晨曦的臂彎,夏夢夢把疲憊了數日的心全部鬆弛下來,竟然睡著了。


真的太累了,很久沒有這麽安心的,能躺在自己喜歡的人懷裏,所以,一不小心睡著了。


葉晨曦苦笑著看著懷中安然入睡的女子,手指拂過她的額頭,眉毛,鼻梁、嘴唇,最後停在臉頰上,這個印在自己夢中和心底的女人啊,何時才能化開你心中的憂傷?我可以嗎?


回厲府的路上,夏夢夢的臉一直有些羞紅,竟然就那樣睡著了,真的是太丟人了!剛剛醒過來的那一幕還浮在眼前,眼睛一睜開,就看見那雙柔情的雙眸注視著自己,閃閃的眼睛中隻有自己微紅的臉,整個世界仿佛就隻有他們兩個。


以為是在做夢,當葉晨曦溫暖的唇壓下來時,夏夢夢愉悅的接受了,因為,這是自己愛的那個人。


一踏進厲府的大門,夏夢夢收起了所有的感情,除了冷漠!


“怎麽才回來?”厲佑安一雙吃人的眼睛定在了她的臉上。


夏夢夢沉默著沒說話,厲佑安真恨自己現在是躺在床上,他多希望自己現在能狠狠的蹂,躪她一番,竟然趁著自己生病跑出去這麽久,還甩掉了派去跟蹤的人!


果然是長本事了!


“不許沉默!”厲佑安討厭她的沉默。


夏夢夢抬起眼睛,淡淡的看著臉色依舊蒼白的厲佑安,突然冷笑道:“你比不費勁心思找人跟蹤我!沒殺了你,我是不會逃走的!除非你覺得他們都有用!”


厲佑安聽了這話,不怒反笑,但是笑的卻很猖狂。


“讓廚房把飯端上來,我餓了!”真是個奇怪的人,思想跳的太快了吧。


夏夢夢聽命將廚房煮好的粥端了上來,管家特意囑咐她要小心,因為剛剛進去服侍的幾個下人都被厲佑安趕了出來,連粥碗也摔了好幾個!


將粥放在床邊的小桌上,夏夢夢起身就走,她可沒打算喂他!


“難道讓我自己吃?我是病人!”厲佑安氣衝衝的說,這個女人,竟然就這樣扔下自己。


夏夢夢漸漸的握緊了拳頭,一會又慢慢的鬆開,轉身做到床邊,端起了粥碗。


厲佑安嘴角露出狡黠的笑。


“太燙了!要燙死我嗎?”厲佑安故意挑刺。


剛剛送到男人嘴邊的勺子頓了頓,又收回來,在自己嘴邊吹了吹,又遞了出去。


厲佑安這才滿意的一口吞下,目光灼灼的看著還算乖巧的女人。而女人卻始終低頭看著眼前的粥碗。


一碗粥吃的漫長,吃的驚心動魄!


這一切都恰好被路過的鄭書陽看在了眼裏,他臉上露出一抹淡然的笑。


“怎麽還不睡?”夜晚降臨的時候,夏夢夢毫無睡意,一人在後花園內散步,卻正好遇見滿臉笑意的鄭書陽。


“睡不著,出來走走。”夏夢夢此時對鄭書陽已經沒有了敵意,就算是一個平常的朋友吧。


鄭書陽莞爾一笑,道:“我陪你走走吧!”一個30歲的男人卻在陪一個17、8的少女散步,鄭書陽在心底嘲笑自己,看來真的要找一個女人了。


夏夢夢感受到了他心中的惆悵,但是卻沒有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外人,還是不要闖進去的好!


鄭書陽的話題總是很多,說起自己年少時糗事,說到最近發生的大事,夏夢夢偶爾附和兩句,偶爾笑笑,儼然是一對相識多年的朋友!


就這樣淡淡的過了幾天,夏夢夢抽空又出去見了葉晨曦一麵,其餘時間都在照顧厲府的主人:厲佑安,當然,中間少不了又有很多的小摩擦,但在厲佑安的隱忍下,夏夢夢的沉默下,一切都看起來還算平靜!


今天的厲佑安非常的高興,因為,他終於可以脫離那個病床,脫離那個困了他數天的屋子,外麵的空氣果然很新鮮!


“管家,換了這屋子的所有東西,連床也給我換了!”厲佑安討厭藥的氣味!


雖然臉色有些憔悴,但是依舊不顧鄭書陽的勸阻,跨進了公司的大門,迎接他的依舊是如君王般的禮數。幾日沒來公司的事務一定堆積了很多,當然他還要好好的查一下上次遇襲的事情。


夏夢夢知趣的站在辦公室的門口,她,隻是保鏢!


厲佑安推開門大步走了進去,不一會卻又出來,看著夏夢夢冷冷的站在門口,瞪了她一眼,拽著她的胳膊就進了辦公室!然後不理她,開始忙自己的工作。


這女人,放在自己身邊,才能安心!


夏夢夢被他這樣猛然拉了進來,卻不知道要幹什麽,傻傻的站了一會,就徑直走到窗前看風景,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厲佑安此時真的沒有閑情去管她在做什麽,隻要她在自己身邊就好。


工作真是忙得焦頭爛額,就連中午飯也忘了吃,當夏夢夢把一份工作餐放在他桌子上的時候,厲佑安才想起來,原來中午已過了。


皺著眉看了看不怎麽豐富的午飯,厲佑安不由分說的站起來,拉著夏夢夢的手向出走去。


“幹什麽?”夏夢夢有點奇怪,我又哪裏惹到他了嗎?


“吃飯!”


“那不是嗎?”夏夢夢指著桌子上的飯盒。


厲佑安濃黑的眉毛再次聚到了一起,淡淡的說:“給豬吃的!”


夏夢夢的臉瞬間黑掉,給豬吃的?那麽多的員工都在吃同樣的飯,他竟然這樣說話!


甩開厲佑安緊扣的手,夏夢夢站在原地氣呼呼的不動!


厲佑安回過頭,看著夏夢夢生氣的小臉,心中浮起一股溫柔,但依舊冷漠的說:“我是病人!”


關我什麽事啊?夏夢夢真的很想大吼出來。


厲佑安再次拽住夏夢夢的胳膊,在眾員工複雜的眼神中,硬是把她塞進了車內!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