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總裁霸愛,老公請節製第1032章:病情嚴重

時間:2019-09-22作者:瘋兮兮


厲佑安“謔”的起身,直奔夏夢夢的房間,打開燈,眼前的夏夢夢讓他嚇了一跳。


床上的夏夢夢臉色一片潮,紅,整個人因為身體的疼痛在不斷的抽搐,蓋在身上的被子也被踢落在地上,現在她緊緊的蜷在一起,嘴裏發出陣陣的呻,吟。


厲佑安狂奔出門,朝著樓下大吼“管家,快叫鄭書陽!”


管家此時正在大廳做著最後的工作,一般來說,厲佑安沒有睡之前,他是不會入睡的,以備厲佑安的隨時差遣。


管家阿叔也吃了一驚,難道是夏夢夢?


厲佑安上前想抱住夏夢夢,但是她一碰夏夢夢的身體,夏夢夢的一陣痛苦的叫聲“好痛啊,好痛!”


“痛?你哪裏痛?”坐在床上的厲佑安手忙腳亂,又不敢強硬拉她。


不是吃藥了嗎?怎麽會變成這樣?


“好痛啊,爸爸,我好痛啊!”夏夢夢低低的呻,吟,額頭冒出大顆大顆的冷汗,眼淚從眼角流出。她意識渙散,整個人想炭火一樣灼熱。


厲佑安顧不得她喊痛不痛,他的心此時即慌亂又疼惜,上前強硬捉住夏夢夢的,將她團團用棉被抱住,而他則抱著整個棉被。


“再痛也不能讓你在著涼了!”厲佑安的心仿佛被撕開了一般,他真的怕夏夢夢就這樣死去,沒有任何緣由,他就是從心底恐慌。


鄭書陽幾乎是奔跑著上樓,他隻穿著單薄的襯衣,看到夏夢夢的情景,眉頭深鎖起來,快步上去對厲佑安說“把她放平,讓她呼吸順暢!”


厲佑安立刻從床上下來,將夏夢夢輕輕的安置好,轉過身對鄭書陽道“一整天都好著,怎麽現在成這樣了。”


鄭書陽看到了厲佑安眼底深深的擔憂,來不及調侃他,安慰著說“別擔心,我先看看。”說完就上前細細的檢查。


夏夢夢還在不斷的呻,吟,臉上的潮,紅越來越明顯,體溫也越來越高。


鄭書陽的臉色越來越嚴肅,厲佑安的握住的手越來越緊。


她?不應該發生這樣的情況啊,難道,沒喝藥?


檢查完,鄭書陽轉身嚴肅的問緊張中的厲佑安“沒有喂她吃藥嗎?”


厲佑安立刻回答“吃了,而且喝光了!”但語氣卻並不那麽的確信。心中那隱隱的擔憂猛地浮上心頭,大步走到門口,大聲喝道“夏若曦過來。”


正趴在自己門縫聽消息的夏若曦,聽到喊自己的名字,臉刹那間就慘白,她急切的做了幾個深呼吸,拉開房門小跑著過去,垂著手,溫順的道“老板,你找我?”


“藥,她真的都喝下去了?”厲佑安厲聲問道,他眼中冒出了要吃人的神色。


“是的,老板,藥她都吃了!”夏若曦假裝正經,她當然不敢把實話告訴厲佑安,否則就是自己找死。


“你是怎麽照顧她的,被子掉在地上都不知道嗎?”厲佑安一聽吃藥了,突然滿腔的火氣不知道往哪裏發,就問道了被子。


夏若曦額頭的細汗已經密了出來,她想到了厲佑安平時教訓下人的招數,以及那爬滿各種爬蟲的暴室,聲音有些顫抖“我……我……”


“我什麽?管家把她關進暴室,三天不給吃喝!”厲佑安轉過身去看夏夢夢,冷冷的喝到,他再也不想看到這女人了。


暴室?不要啊,進去就沒命出來了。


“老板饒命啊!老板我再也不敢了!”夏若曦嚇得哭了起來,兩個保鏢已經架著她走向樓梯,不要,我不要進暴室。


“姐,救我啊,姐——你醒醒啊——”夏若曦害怕極了,她抓住了生命中的最後一根稻草,如同7年前讓姐姐救她一般。


厲佑安的臉色果然變了,對啊,還有夏夢夢,如果這樣對待夏若曦,她醒過來之後會不會更恨自己?


“慢著……罰她去洗衣房!”厲佑安冷冷的說,他的眼光沒有離開夏夢夢的臉。


洗衣房,那是厲府最苦最累的地方,厲府上上下下近百人的衣服全部都由洗衣房負責,可是,畢竟活了下來!


夏若曦停止了哭泣,她死死的看著夏夢夢的房間,夏夢夢,你的地位果然不一般啊!竟然可以讓言出即令的厲佑安改變想法?夏夢夢,我不會放過你的!


就在厲佑安懲罰夏若曦的時候,鄭書陽已經給夏夢夢打了鎮靜劑,她的情緒逐漸平複了下來。


掛好點滴,又開了一大堆的藥,鄭書陽才騰出空來對厲佑安嚴肅的說“原本靠她自身的抗體,不應該發生這樣的事情,可是沒想到會有意外,我開了幾副藥效比較強的藥,這次一定要讓她喝,如果不吃藥,這病怕是……”


“我一定親自看著她喝!”厲佑安靜默了,他突然覺得有點累。


鄭書陽走到窗前,看了看外麵皎潔的月光,,心裏說不上是什麽滋味,卻隱約聞到有藥的味道,他用目光搜尋了一遍房間的角角落落,最後落到身邊的那住綠色植物上,藥是自己開的,他當然最清楚藥的味道。


果然,她沒有吃藥!


鄭書陽眼神暗了下去,難道是夏若曦,他剛剛聽到夏若曦喊這個女子“姐姐”,難道這就是厲佑安養的那個奴隸“夏夢夢”?


可是,她是夏夢夢的妹妹啊,她怎麽可能這麽惡毒?


鄭書陽如何能想到,如果女人惡毒起來是什麽事情都幹的出來的,難道不知最毒婦人心嗎?


抬頭看了看正在沉思的厲佑安,他打算先不把這件事告訴厲佑安,第一是沒有證據,第二,他不想厲佑安又做什麽殘忍的事情,尤其是這個女人還是夏夢夢的妹妹。


過去拍了拍厲佑安的肩膀,淡淡的說“我先回去了!”


厲佑安點點頭,卻在鄭書陽走出門的時候,轉過身說“你這幾天就住在這裏吧,跑來跑去太麻煩了。”


鄭書陽很詫異,他很少留宿在厲府,雖然厲府有他固定的住處,但他習慣住在自己家,況且,厲佑安很少開口留他,就算平時喝的大醉,也會遣人開車送他回去。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