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二百八十八章 夕陽下的惡魔(九)

時間:2019-12-06作者:笨笨阡陌


查理霸報警之後,沒有多長時間警察就趕到了。請大家搜寻(品%書¥¥網)!更新最快的小說


沒有讓李白和查理霸料到的,警方對李白和查理霸進行了嚴密的排查。


查理霸知道的事情並不是很多,隻是跟警方說了他跟李白來見客戶。至於其他的查理霸什麽都不清楚。


結遠不仇方孫察所陽地最


而李白則被排查的時間最長,李白跟警方說了很多,都已經訴說了幾年前的事。


從李白怎麽認識金泰來,又是金泰來怎麽聯係李白,要李白來風水。又是怎麽來到蘭州,又是金泰來家裏發生了什麽事。又是怎麽離開的金泰來家,最後又去的西郊墳場等等。把一切交代清楚之後,警方並沒有放了李白和查理霸。而是關押了有一天多的時間。對兩個人仔細排查。


敵科遠不方後術陌孤秘戰所


查理霸好說一點,畢竟在偵探社裏工作,跟著李前進辦過不少案子。隻要是和北京警方一溝通。資料基本上就出現了。


而李白說也是偵探社的,警方調查了很久,才調查得到。畢竟李白是剛剛加入偵探社不久。所以一切對於北京警方來說,都是空白。


在警方調查的這段時間,在長春的我,一無所知。


當過了一天的時間,李白和查理霸這才被蘭州的警方放了。


查理霸晦氣的罵道:“擦的。報警居然還當作嫌疑犯了。真他奶奶的。”


李白也有一些晦氣,但是李白還是客氣的說道:“查理啊。警方就是這樣,對於報案的人,都有三分的懷疑。”


查理霸說道:“那也不能懷疑咱倆啊。”


李白講著:“畢竟咱倆是私自進入金泰來家,還發現了香姐的屍體,對於警方來說,確實有理由重點懷疑我們。”


查理霸說道:“奶奶的。現在可好了。警方吩咐,近期不能離開蘭州。媽的,早知道不報警了。”


李白說道:“不報警以後就更麻煩?”


查理霸說道:“麻煩?怎麽會有麻煩?”


李白說道:“你和我都私自進入到金泰來家裏,一定留下了咱們的腳印和指紋。如果姐的屍體不報警,警察要是發現金泰來家有死屍,仔細排查之後,用證據找到我們。到時候就更麻煩,那時候跳進黃河都洗不清。”


查理霸罵道:“擦的。真是無妄之災。”


李白說道:“沒有辦法。現在隻有等待警方把案子偵破了。”


查理霸罵道:“奶奶的,就警察那些腦子吧。一個月偵破不了,咱倆就得在蘭州待一個月。”


李白查理霸說道:“我打電話回長春吧。讓前進來蘭州,我估計前進偵破這樣的案子,手到擒來。”


一提到我,查理霸一下子不說話了。


查理霸沉思了一下,緩緩的說道:“不要。”


李白理霸,不明白查理霸的心思。


查理霸經常埋怨我,說我是死神的使者,現代版的柯南。主要意思就是我們隻要是出去玩,指定是走到哪裏,哪裏就有案子。所以每一次玩的都不痛快,玩一半就開始調查案子。


查理霸本來打算來蘭州好好玩玩,誰知道居然也會遇到案子。查理霸暗道:這要是告訴前進,前進還不埋汰死我啊。


查理霸李白說道:“李白啊。我腦子也夠靈光的。你有把握偵破這個案子嗎?”


李白一直都沒有偵破過什麽案子,自從假如到偵探社之後,也就是一直和我在一起,遇到案子,都是聽我的指揮。


要說道獨立偵破案子,李白還是有一些底氣不足。


李白緩緩的說道:“我?恐怕我沒有那個本事吧。”


查理霸揮了揮手說道:“哎。我到偵探社之後,前進經常調查案子,都和你一起。而且你的腦子也一點不笨。怎麽可能偵破不了這麽小的案子呢。”


後地地仇方艘球由冷敵最我


李白緩緩的說道:“恐怕我沒有前進那麽敏銳的頭腦。”


查理霸說道:“擦的。我是太謙虛了。我認為啊。你雖然沒有前進那呆小子頭腦敏銳,但是你也不差,估計你要是冷靜的思考一下,也可以把案子破了。”


孫不遠地情艘學接孤羽陽帆


李白搖了搖頭說道:“我還是給前進打電話吧。”


查理霸白罵道:“喂。你就那麽點出息啊。打什麽電話,就這麽點破事,還讓前進大老遠來一趟蘭州?好歹你和我都是通職者。不管怎麽樣?咱倆一起要把案子給破了。”


孫地仇地鬼後察接冷地學科


李白查理霸不知道說什麽好。


查理霸繼續講著:“我這樣,你說怎麽幹,我就陪著你怎麽幹。你和我還有辦不了的事嗎?”


李白其實假如偵探社,也是有李白的原因,李白是一個非常喜歡推理的人。也想過做私家偵探,但是要經營一個私家偵探,首先要有人。李白沒有,多年來一直都是孤身奮鬥。所以第一個優勢沒了。第二私家偵探要有委托人,李白也仔細想過,新成立的私家偵探,沒有幾年的時間,怎麽可能會有委托人。


所以當初李白成立私家偵探的時候,為了生活和供應偵探社的運營。才會把自己從小學的風水之術,用來生存之本。誰知道日子久了。根本就沒有人找李白調查案子,所有的都是。


最為重要的,通職者這個行業,一切都是由殺堂安排。除了殺人,就是盜墓為賺錢,也能達到殺堂不可告人的目的。


但是風水之術,隻是能賺到錢而已。還有殺堂得不到東西。所以李白成為風水大師,也是通職者這個行業罕有的。


李白仔細的盤算了一下,也想趁此機會,自己獨立辦一個案子。


李白轉頭查理霸說道:“查理。”


查理霸李白說道:“怎麽樣?”


李白說道:“是不是我怎麽安排,你就怎麽聽?”


查理霸說道:“這是當然的了。”


李白緩緩的點頭說道:“那好吧。你和我就雙劍合璧試一下。實在不行在找前進。”


當查理霸聽到李白答應了。查理霸就非常的高興。


查理霸叫道:“放心了。你和我的配合,絕對是完美的。用不了幾天就能偵破案子。”


後不遠不情結恨戰陽陌帆帆


李白查理霸,自己也不知道應該怎麽去做。


查理霸白說道:“李白,你說咱們現在開始從拿調查?”


李白說道:“我再一次去金老先生家。我估計肯定還會有一些蛛絲馬跡。”


查理霸說道:“那好。那就這麽定了。”


李白和查理霸拿定主意之後,兩個人馬上打了一輛出租車來到金泰來的家。


隻不過這一次,李白和查理霸發現,金泰來的家已經被警察封鎖了。


李白說道:“對啊。我怎麽給忘記了。”


查理霸白說道:“怎麽了?”


李白說道:“現在金老先生的家,已經變成了凶案現場。當然要被查封了。現在要是潛進去,就形同於犯法。”


查理霸說道:“擦的。反正現在也沒有警察把守,我老辦法,從頂層進到宅子裏,你要是嫌麻煩,我就很找點工具,把房門撬開。”


李白說道:“不要衝動,你讓我好好想想啊。”


李白坐在馬路邊上的椅子上休息,閉著眼睛自己的回想著,自己在金泰來家,每一個屋子觀察,確實沒有發現什麽可疑的地方。


李白閉著眼睛,喃喃的說道:“金老先生家裏應該最少有幾天沒有人了。因為我麵有一層灰,雖然灰不多,按照金老先生的喜歡,必須是一天收拾一次宅子。但是結果是,進入到宅子裏,有很多地方都落了灰塵。”


查理霸就在旁邊白,也不敢說話,畢竟查理霸沒有偵探的頭腦,所以隻有讓李白自己去想辦法。而查理霸能做到的就是李白說什麽,查理霸就做什麽。


李白繼續念道著:“從香姐的屍體來麵上是被水浸泡了。無從得知死亡時間,不過從我們離開金老先生家來分析,應該是在七天左右的時間內死亡。”


李白猛然的睜開眼睛,轉頭理霸。


後地仇仇情後恨戰鬧故結陽


查理霸驚訝的罵道:“擦的。你要幹嘛。”


李白說道:“你和警察說,咱們到了金老先生家的時候,遇到的小偷嗎?”


艘仇地遠方艘學戰陽結察恨


查理霸點頭說道:“這個我當然說了。”


由於我的耳熏目染,我經常和大家說,如果警方要做筆錄,就實話實說,把自己說出來,不要多也不要少。


所以偵探社的人都養成了習慣,隻要是做筆錄,隻會說自己。


李白問道:“你還記得那個小偷吧。”


查理霸罵道:“當然記得了。那鬼東西,我居然太嚇人了。我居然沒有製服他,而且短短的兩秒鍾居然消失不見了。這也太可怕了。”


李白說道:“你和我都跟那小偷交過手。有什麽”


查理霸回道:“這有什麽”


李白說道:“我現在懷疑,金老先生一家人失蹤,就是跟這個那天晚上的人有關係。”


查理霸連忙叫道:“擦的。是啊。”


李白說道:“隻要是能找到那個家夥,案件可能會明朗一些。”


查理霸也讚同的講道:“對啊。”


李白繼續的念道著:“我在想咱們來到蘭州的那天,就遇到了這樣的事情,我估計肯定是那個小偷想進入到金老爺子家有目的,但是讓你和我發現了。而且還廝打了一下。”


查理霸說道:“沒錯。”


李白說道:“那小偷功夫了得,不敢久戰,生怕惹出什麽麻煩。所以才會離開。誰知道當咱們走了之後,那小偷才開始下手。”


查理霸說道:“那現在怎麽辦?”


李白說道:“現在我也不知道,雖然已經有一點眉目,但是我不知道從何下手啊。”


查理霸一聽這個泄氣,感情分析了大半天,一切都是語言的結論。


但是查理霸又不好說什麽,隻有坐在旁邊不說話。


結科地遠情敵恨陌月方


李白說道:“我應該怎麽去調查呢。”


查理霸也不說話,就是在一旁坐著。


查理霸此時感覺肚子有一些餓,畢竟被關押了將近一天的時間,一天沒有吃東西,剛才不覺得餓,是因為查理霸一肚子氣,一直都是在埋怨警方。


但是現在冷靜下來之後,就感覺肚子特別的餓。而且天也漸漸的要黑了。


查理霸白問道:“喂。李白你不餓嗎?”


李白回頭查理霸回道:“肚子確實有一點餓了。”


查理霸說道:“既然餓了。就先吃飯,等吃完飯再想辦法。”


李白感覺查理霸說的有道理,李白說道:“那好吧。”


在金泰來家附近還真的沒有什麽飯店。所以兩個人在十字路口隻有打出租車,先回到賓館的附近,在賓館的附近還是去那家拉麵館吃東西。


這一次,李白和查理霸都是餓壞了。


由於這幾天李白和查理霸總來,拉麵館的服務員和老板早就認識了李白和查理霸。


查理霸一進入到麵館,就要了三碗拉麵。而李白也點了兩碗拉麵。


李白和查理霸一噴噴的拉麵,頓時感覺到肚子無比的餓,兩個人狼吞虎咽的吃相。麵館的服務員和老板都之樂。


這拉麵館的老板是一位四十多歲的男人。


那男人來到李白和查理霸的身邊笑道:“兩位老弟啊。今天幹什麽體力活了。居然這麽能吃。”


查理霸才沒有功夫搭理那男人。


李白客氣的男人說道:“沒有啊。一天沒吃飯。”


那男人笑了笑說道:“慢點吃,吃東西吃的太快對身體不好啊。”


李白客氣的笑了笑,也低頭吃著。


由於每一次來,李白都喜歡坐在窗戶邊上,在吃飯的同時,目光又轉移到了窗外的那片空地上。


此時並沒有天黑,隻是接近黃昏,李白那片空地上,有幾個人正在裝飾條幅。


條幅上寫著幾個字。傳道福音,修世渡人。


李白仔細的那幾個人。原來這就是一些搞宗教的份子,在這片空地上傳教。


李白雖然好奇,但是吃麵要緊,也沒事的朝著那片空地


沒多久,人是越聚越多,基本上都是一些年歲比較大的人。


然後在空地的最前邊,有人開始講著。就跟講故事是的。


由於距離太遠,李白聽的也不是很清楚。


查理霸三碗麵都吃光了。而李白一碗麵都沒有吃完。


查理霸衝著李白叫道:“喂。李白,你幹嘛呢。”


李白連忙轉頭理霸。


查理霸說道:“你發什麽呆啊。吃飽了?”


說著李白就開始吃著自己的麵,而查理霸揮了揮手大叫道:“服務員再來一碗拉麵。”


李白笑了笑,心裏暗道:這個查理霸啊。真是能吃啊。


兩個人一共吃了七碗拉麵,這才算是吃飽。


吃飽喝足的兩個人在拉麵館休息了一會,然後買單離開。


在回到賓館的一路上,李白一直都沒有說話。就是想不到到底應該從什麽地方開始調查。


而查理霸則沒有想那麽多,查理霸就是打算李白叫怎麽樣,查理霸就怎麽樣。現在就是把李白當成李前進而已。


兩個人回到賓館之後,查理霸安慰著李白說道:“李白啊。咱們好好睡一覺,然後明天再想辦法調查。沒事的,反正時間有的事,現在也離不開蘭州。”


李白尷尬的笑了笑,知道這是查理霸安慰自己。李白說道:“好了。今天也不晚了。我不如早一點休息吧。”


查理霸點了點頭,兩個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本書來自/book/html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