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三百四十五章 叛逆的少年(十二)

時間:2019-08-13作者:笨笨阡陌


就在這個時候,吳宇的房門在敲打。請大家搜寻()!更新最快的小說


吳宇叫道:“進來。”


吳宇話音剛落,門就打開了。從門外走進來一個身穿警服的警察。


我吳宇說道:“宇哥,你既然忙,那你就先忙。”


說著我就和孫鐵龍站起身子,朝著門外走去。


吳宇說道:“前進啊。你放心,你讓我辦的事,我一定吩咐人去做。”


我緩緩的點了點頭,就和孫鐵龍離開了吳宇的辦公室。


我和孫鐵龍就站在窗口往外算調整一下心態。


其實我還真的希望,我猜測的事,千萬別言中,要不然這事就不是簡單的離家出走的事。而是綁架人的事了。


我也不知道說什麽,隻是站在窗邊往外/br>


沒一會的功夫,我宇走出了房門。


宇的樣子,似乎是發生了什麽大案子。


我吳宇說道:“宇哥,發生什麽事了?”


吳宇說道:“其實也沒什麽,有人報案,在新月休閑會館。有一個年輕人綁架了五個人。”


我說道:“這麽大的事啊。哥你要出動了。”


吳宇說道:“是啊。不過放心,前進你讓我調查的事,我現在找人幫你調查。”


我連忙揮手說道:“不。宇哥你們那都是正事,我這就小事。我可以自己想辦法。”


敵地地地方孫球所鬧地戰鬼


吳宇手表說道:“前進啊。我先走了,你放心。”


吳宇在大廳裏點了幾個人,急忙的就離開了三樓。


而我和孫鐵龍此時也不知道要去哪裏。隻有先離開刑偵大隊了。


我衝著孫鐵龍說道:“鐵龍啊。我還是先走吧。”


孫鐵龍說道:“是啊。宇婷還在車裏呢。”


來的時候,由於我和孫鐵龍經常來,所以就沒有讓華宇婷跟著。就讓華宇婷留在車裏。


我和孫鐵龍又急忙的離開了刑警大隊。


當來到車子這裏的時候,我們居然沒有宇婷。


孫不仇科鬼結察由月地察封


我連忙喊道:“大小姐。大小姐。”


孫鐵龍也喊道:“宇婷。宇婷。”


就在這個時候我和孫鐵龍的背後,有人叫道:“你倆喊什麽呢。”


我和孫鐵龍都轉頭原來華宇婷去買水了。


華宇婷我和孫鐵龍叫道:“你倆以為我能丟啊。”


我華宇婷說道:“你去買水去了啊。”


華宇婷罵道:“你倆都去多長時間了。我又渴又餓的。當然去買點水了。”


我手機上的時間,已經快十一點了。


後科科科方孫學所鬧孤陽月


我說道:“想不到這麽快就到中午了啊。”


華宇婷說道:“是啊。我都餓了。”


艘科地仇獨孫恨由陽地陽主


孫鐵龍華宇婷說道:“我說不讓你來,你非要來。真是耽誤事。”


華宇婷說道:“怎麽了?難道你們都不餓嗎?”


我摸了摸下巴,本來現在就沒有什麽好追查的了。而且華宇婷說有一些餓,我也感覺有一些餓。


我孫鐵龍說道:“好了。找一家館子先吃飯吧。正好我也餓了。”


孫鐵龍我,轉頭沒好臉的宇婷。


我連忙說道:“好了。上車。”


我們三個人上車之後,在附近找了一家不錯的拉麵館。


我讓華宇婷點著菜,而我就是靜靜的抽著煙,然後好好的想一想。如果我要是康勇,此時我會在哪裏呢。


進來的時候,我就感覺這是一家不錯的拉麵館。我們三個人點了三碗拉麵,沒一會的功夫,拉麵就到了。華宇婷就叫道:“真是餓了。”


說著華宇婷就拿起筷子狠狠的吃著。


我和孫鐵龍都感覺很有意思,都不約而同的笑了笑。


孫鐵龍也拿起筷子吃了幾口。但是孫鐵龍剛沒有起筷。


孫鐵龍問道:“前進,還在想康勇的事?”


我點頭說道:“是啊。現在是最難調查的時候了。”


後地地地鬼敵術所月技孤後


孫鐵龍說道:“可能事情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麽糟糕吧。”


我說道:“我也是希望沒有那麽糟糕。但是我直覺告訴我,事情並沒有那麽簡單。”


孫鐵龍衝著我笑了笑說道:“好了。先吃東西吧。要不一會都涼了。”


我笑了笑,然後把煙頭掐滅,然後拿起了筷子,吃著拉麵。


我不由得說道:“這拉麵還真好吃啊。”


孫鐵龍說道:“是啊。確實很好吃。”


華宇婷說道:“何止是好吃啊。簡直就是太好吃了。”


我和孫鐵龍都相互的笑著。我心裏想著,這個大小姐啊。在香港什麽山珍海味沒有吃過啊。想不到一碗拉麵,就會讓大小姐這麽稱讚。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響了。


我放下筷子,從兜裏掏出手機。我一宇。


我心裏想著吳宇不是去什麽新月休閑會館了嗎?怎麽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


我疑惑的接通了電話。


我說道:“喂。宇哥?”


吳宇說道:“前進,你調查的那個人是不是叫康勇。”


我點頭說道:“是。”


當吳宇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的心裏忽悠一下子。


我心裏大膽的假設,那個新月休閑會館裏,有康勇的身影,再大膽一點,我剛才聽吳宇說,是有人在新月休閑會館裏綁架人。那個綁匪很有可能就是康勇。


果不其然,吳宇說道:“康勇現在就在新月休閑會館裏,而且還綁架了五位女生。”


我連忙大叫道:“什麽?”


吳宇說道:“前進,你要不要過來。”


敵地科科情艘學由鬧方戰術


我說道:“當然。我現在馬上就過來。宇哥你們的地址呢。”


敵地科科情艘學由鬧方戰術  我疑惑的接通了電話。


吳宇說道:“你記一下。”


後科遠不酷結恨由陽鬧崗帆


我連忙衝著服務員說道:“麻煩,借用一下筆和紙。”


服務員我,不著不忙的拿來了筆和紙。


我連忙說道:“宇哥,有筆和紙了。你說。”


吳宇說道:“高新區。。”


我點頭說道:“哦。哦。我記錄下來了。”


我邊聽邊寫,然後說道:“這個地址吧。我知道了。我馬上就到。”


艘不仇仇酷敵學接冷仇球結


我放下電話之後,然後衝著孫鐵龍和華宇婷說道:“別吃了。馬上走。”


孫鐵龍我說道:“怎麽了?”


後仇遠科獨艘察接月顯酷獨


我說道:“宇哥已經找到康勇了。”


後仇遠科獨艘察接月顯酷獨  我連忙大叫道:“什麽?”


孫鐵龍說道:“這麽快?”


結遠遠遠酷結學陌鬧艘獨月


我說道:“快什麽啊。剛才宇哥是去辦案,到了地方之後,才發現原來康勇就在案發的地方,而且還綁架了五個女孩子。”


孫鐵龍說道:“什麽?居然會這樣。”


我說道:“是啊。現在事不宜遲。馬上就要趕到這個地方。”


孫鐵龍地址,衝著我說道:“好。沒問題。”


說著我和孫鐵龍站起,我去買單。


而華宇婷衝著我和孫鐵龍說道:“喂。吃碗麵在走吧。”


我沒有搭理華宇婷,而孫鐵龍衝著華宇婷沒好氣的說道:“我都說你別跟著來了。真是耽誤事。”


華宇婷孫鐵龍說道:“你說誰耽誤事呢。”


孫鐵龍也有一些焦急,孫鐵龍說道:“那這樣,你在這裏吃,我和前進走了。”


說著孫鐵龍就要轉身離開。


華宇婷連忙叫道:“站住,我不吃了,還不行嗎?你去哪我跟著去哪。”


華宇婷還是感覺這個麵很好吃,而且碗裏還有很多的麵。


華宇婷拿起筷子,大大的吃了一口,此時華宇婷也不顧及自己是有錢的大小姐,也不顧及自己是一個美女。


結不科仇獨結術陌冷術顯地


我買單的時候宇婷那吃相,我都不由得樂了出來。


一碗拉麵十二,三碗三十六,我給了五十,服務員找完錢之後。


我連忙說道:“大小姐,你什麽時候這麽吃飯了。”


華宇婷罵道:“你少管。”


我說道:“好了。旁邊就是超市,不如先買點東西,在車上墊吧一下就好了。”


孫鐵龍說道:“也好。”


我們三個人馬上走出了拉麵館,一拐彎就是超市。我怕華宇婷買東西墨跡,我讓孫鐵龍買了一些麵包,飲料,牛奶之類的東西。


我們三個人上車之後,我說道:“鐵龍一定要快。”


敵科科地方後恨所月艘鬧


後不遠不鬼艘學由陽術酷月


孫鐵龍點頭說道:“好。我知道。”


而買的那些吃的,我都放到華宇婷的身邊。


結不仇仇酷艘察戰冷察情通


我轉頭說道:“大小姐,委屈你了。先勉強吃點。等完事了。咱們再好好的大吃一頓。”


華宇婷說道:“擦的。隻能這樣了。”


華宇婷很少罵人,可能和我們接觸久了。普通話也慢慢的能聽懂了。而且也學會了我們幾個人的口頭禪。


我笑了笑,就轉過頭來方。


我不由自主的掏出煙來,心裏想著,猜測的事情,真的是言中了。


此時道路不算是堵車。但是我們在南關區,要去高新區是需要一些時間。


我們的焦急之下,加上有一些道路堵車。我感覺時間過的特別的快。


我心裏焦急的,時不時擦著額頭的汗。


我心裏一直擔心,在高薪區那邊的情況。


我深深的知道,如果綁架案,警方在勸說不用之下,必定會槍殺綁匪。現在康勇不光是挾持著魏穎,而且還挾持著別人。所以我敢肯定,康勇現在的精神狀況,絕對是不好的。而且隨時會鬧出人命。


如果是這樣,警方一定會找狙擊手消滅康勇。這樣一來,原本一件家庭不和睦的案子,演變成了綁架案。


我連忙說道:“鐵龍。快啊。”


孫鐵龍本來就是一個不慌不忙的人,所以開車遠遠沒有查理霸那麽猛。


雖然我知道孫鐵龍現在開車已經是極限了。但是我還是希望可以再快一點。


敵科遠不方結術陌鬧球星最


孫鐵龍說道:“前進,現在已經是五十邁了。已經很快了。”


敵科遠不方結術陌鬧球星最  我緩緩的點了點頭,就和孫鐵龍離開了吳宇的辦公室。


我說道:“我希望那邊別出什麽事。”


孫鐵龍說道:“你是擔心康勇?”


我點頭說道:“沒錯。當然是擔心康勇了。如果康勇出什麽事。我怎麽對康德軍交代。而且。而且我對康勇的遭遇,其實也很同情,就是因為這麽小的一件事,而喪命!簡直就是太不公平了。”


孫鐵龍似乎不明白我的話,孫鐵龍隻好安全開車的同時,提高著車速。


我們一拐彎,方有不少的警車。


我就知道我們到了。我不由自主的說道:“到了。”


孫鐵龍也點頭說道:“到了。到了。”


我轉頭華宇婷說道:“大小姐,千萬別下車啊。”


孫鐵龍也說道:“宇婷,聽話,別下車啊。”


我和孫鐵龍從車上下來,大門口有著一個打大牌子。


“新月休閑會館歡迎您。”


我和孫鐵龍也不管這些警車,而是走到了大門口這裏。


我聲音不大也不小的叫道:“宇哥。宇哥。”


有幾個警察我和孫鐵龍,本來想上來組織我和孫鐵龍。


但是從一個車上走下了一個男人。


那男人叫道:“前進,你來了啊。”


我轉頭一就是吳宇。


我連忙跑到吳宇的身邊。我問道:“宇哥現在什麽情況了。”


吳宇說道:“談判專家剛剛進去。正在了解裏麵的情況呢。”


說著吳宇扔給我和孫鐵龍一個耳機子。


我孫鐵龍說道:“這是談判專家在和裏麵的人對話。帶上就可以聽到。”


敵地科仇酷敵察陌月戰科球


孫鐵龍點了點頭,就帶在耳朵上。而我也帶在耳朵上。


“康先生,你有什麽要求,你可以和我說。”


“滾。我不要。快點滾。”


“康先生你不要這麽激動,一定喝了吧。不如咱們喝點水,坐下來聊一聊。”


“不聊,你快點滾。你要是不滾,我就打死你。”


“康先生。康先生。”


此時我聽到休閑會館一聲巨響,似乎是爆炸的聲音。


就聽“轟”的一聲。在二樓發生了大爆炸。


那些警察都條件反射般的臥倒。此時現場一片狼藉。


我聽到耳機裏有人喊道:“滾不滾。不滾我就炸死你。”


“好。康先生。你冷靜。”


隨後的一分鍾左右沒有了聲音。


我大門口走出了一個身穿西服的男人,那個男人就宇這裏,朝著吳宇這裏走來。


而在二樓有人喊道:“你們都快點滾。要不然,我就炸死這些人。聽到沒有。”


我抬頭順著生意正好在窗口有一個男人,而這個男人就是我在照片上康勇。


我心裏暗道:“擦的。真是想什麽來什麽啊。鬧的這麽大,可怎麽辦啊。”


此時我的額頭,就已經留下了一滴冷汗。


本書來自/book/html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