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三百一十二章 神秘複仇(五)

時間:2019-08-13作者:笨笨阡陌


"" ="('" ="">


連續玩了兩天,這兩天大家都已經被這樣一個安靜的環境多吸引。&# (.. m)


白天沒事的時候,查理霸和雨林就是去爬山,在山上幹什麽,我不知道。不過每一次他們回來的時候,雨林都是非常的高興。


我估計著查理霸肯定是教了雨林什麽搏鬥的技法。而李白基本上就是窩在房間裏看,有時候看累了。就是在周邊轉悠幾圈。


我和若寒最為簡單,要麽是躺在門外的吊**上休息,要麽就是我和若寒在大廳裏看電視。沒有外界的打擾,說起來還真有些輕鬆。


我和若寒度假屋的外麵聊天。本來很高興,就看到遠處雨林氣衝衝的往回走。


艘科科遠酷孫術戰鬧羽鬼酷


我衝著若寒說道:“看到沒,剛消停兩天,這查理霸和雨林肯定是又吵架了。”


若寒笑了笑說道:“他倆這一天啊。太不讓人省心了。”


我笑道:“可不是嗎?最好別做引火燒身的事。理他倆遠點。”


說著我和若寒就從吊**上下來,打算回到度假屋裏,就當沒有看到雨林。


誰知道雨林腳步很快,我們剛從吊**下來,找鞋穿。雨林就已經走到了度假屋的門口。


雨林大叫道:“啊。我要喝酒。”


若寒連忙來到雨林的身邊,若寒問道:“雨林啊。你怎麽生這麽大的氣。”


我心裏暗道:雨林生氣,肯定和查理霸有關,這還用問。


雨林大叫道:“那個王八蛋查理霸,看到有美女,就跑了。真是生氣。”


我來到雨林的身邊,我說道:“美女?這裏還有美女?”


若寒打了我一下胳膊,衝著我罵道:“你胡說什麽呢。”


我看著雨林問道:“怎麽回事?”


雨林說道:“在街口那有一個酒吧,查理霸看到那裏有美女就跑到那喝酒去了


。你說生氣不生氣。”


我看了看若寒,心裏暗道:查理霸想去哪,那是他的自由,這有什麽好生氣的。


我說道:“這樣吧。我去找查理霸。給他抓回來。”


結科地地獨結學接孤通由帆


艘地遠地酷敵學由冷秘方指


雨林看了看我叫道:“呦。你還能這麽好。”


我說道:“別管我,我看這樣,等抓回查理霸,再收拾他。”


雨林說道:“拉到吧。那查理霸就跟花癡是的,看到美女就走不動道。眼睛直勾勾的朝著酒吧走去。這一會估計都喝不少酒了。”


我搖了搖頭說道:“我看這樣吧。我和若寒抓查理霸回來,等回來再好好收拾他。”


結不科遠酷孫恨戰月吉崗仇


結不科遠酷孫恨戰月吉崗仇  說著轉身就要離開。


雨林看了看我,最後嘲笑道:“我看你也是呆的無聊,想去酒吧玩玩吧。”


我說道:“擦的。我是那種人嗎。”


雨林撅起嘴巴說道:“我哪知道。反正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我笑了笑,沒有反駁雨林什麽。


我隻是拉著若寒離開了度假屋,順著小路找著雨林說的酒吧。


我和若寒走了有一段路程,若寒衝著我說道:“喂。前進,你要來找查理霸你自己來好了。為什麽要拉著我,你知道我不喜歡那地方的。”


我說道:“我也不喜歡那種地方,但是沒有辦法。你也看到了,雨林那氣衝衝的樣子,我要是不離開,肯定雨林一肚子的火都撒在我身上。”


若寒說道:“你就自己離開唄。幹嘛要拉上我。”


我笑道:“我是不想雨林煩你。反正咱倆也就是當溜達了。”


若寒笑道:“哎。這個查理霸啊。一天也不知道怎麽了。看到美女就去搭訕。”


我笑道:“誰知道了。隻不過查理霸每次也就是搭訕而已。根本就不會和美女出去。所以總體來說,查理霸估計就是享受追求女孩子的那段樂趣吧。”


若寒說道:“你的朋友啊。都好怪啊。”


敵仇遠遠酷後球所冷太封戰


我轉頭看著若寒說道:“我的朋友?”


若寒說道:“查理霸老多行為都很古怪,鐵龍呢以前安靜的嚇人,現在又多出一個安靜嚇人的李白。成天就知道窩在房間裏看,我發現你認識的人,怎麽就沒有一個正常人。”


我看了看若寒說道:“你別胡說啊。誰不知道正常人,隻不過每個人性格不一樣而已。就向雨林那樣的,成天的叫喚。聽著你不煩啊。”


若寒說道:“不煩啊


。”


我搖了搖頭說道:“哎。真是被你打敗了。”


我和若寒邊走邊聊,就看到一個叫青春無悔的燒烤酒吧。我仔細的看了看,估計雨林就是指的這個酒吧。


這樣的主題酒吧,不光是以酒為主,還有美食也算是酒吧的一個特色。這也是最近一年多,很多經商的人想出的辦法。


在門口確實站著幾個美女發傳單。那幾個美女看到我拉著若寒,也上前來,給我們發了幾張傳單。


孫不仇遠方結術戰鬧鬧秘帆


孫不仇遠方結術戰鬧鬧秘帆  其中一個美女衝著我說道:“帥哥,我們酒吧最近有活動。”


其中一個美女衝著我說道:“帥哥,我們酒吧最近有活動。”


我連忙揮了揮手,帶著若寒進入到酒吧裏。


還好白天酒吧的人不多。我和若寒一眼就找到了查理霸。


此時查理霸和幾個美女在喝酒聊天,也不知道查理霸和美女聊著什麽。把幾個美女都逗的哈哈大笑。


結遠不仇方敵察陌冷術結我


我搖了搖頭說道:“這個家夥啊。”


結遠不仇方敵察陌冷術結我  我估計著查理霸肯定是教了雨林什麽搏鬥的技法。而李白基本上就是窩在房間裏看,有時候看累了。就是在周邊轉悠幾圈。


我走到查理霸的身後,拍打著查理霸的後背。


查理霸回頭一看是我和若寒。查理霸叫道:“嗬嗬,你們怎麽也來了。”


我說道:“當然來了。雨林正在度假屋發脾氣呢。我看事情一些不好,我也溜出來。”


查理霸說道:“那瘋婆子竟事,別搭理他。來前進,喝酒。我請客了。”


我說道:“拉到啊。我是來找你的。”


查理霸說道:“先別說了。這裏的酒很好喝。”說著查理霸轉頭看了看一個調酒師說道:“兄弟們,來兩瓶這個。”


查理霸晃著手裏的酒瓶,那調酒師就知道,要查理霸手裏的酒兩瓶。


那調酒師把酒拿到桌上,查理霸衝著我和若寒說道:“別站著啊。趕緊來喝酒啊。”


本來我和若寒都不願意,但是酒已經買了。與其站著不如喝一瓶酒在回去吧。


我拉著若寒坐在一個比較好的地方,和若寒喝酒。


若寒說道:“這個查理霸啊。不光好酒,而且還**。”


我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哎。別說了。喝酒吧。”


我和若寒邊喝酒邊看著查理霸和美女聊天。由於我們離的很遠,所以我和若寒聽的也不是很仔細


。但是隱隱約約的也聽聽到,查理霸和那幾個美女在講笑話。逗的那幾個美女都哈哈大笑。


若寒說道:“想不到啊。查理霸還會講笑話,怎麽不去做相聲演員呢。肯定大火。”


我看了看若寒說道:“怎麽?你是羨慕嫉妒恨唄。”


若寒看著我說道:“我羨慕他?拉到吧。我隻是感覺啊。查理霸身邊有好女孩,查理霸不光沒發現,還不珍惜。一天就是欺負雨林。”


我連忙說道:“得。別說了啊。愛情這個事吧。不是強求的。查理霸和雨林雖然經常在一起吵嘴,但是感情的事,並不是靠這個衡量的。而且兩個人能不能走到一起,並不是我們說的,而是看他們怎麽去發展。”


敵不遠科方敵術由月方


若寒看著我罵道:“就你話最多。”


我笑道:“那我不說了。來喝酒。”我喝了一口,看著酒瓶上的牌子,牌子上都是英文。我看不懂,我緩緩的說道:“這酒很好喝啊。”


若寒說道:“是啊。確實很好喝。估計也貴死了。”


我笑道:“那沒關係,有人買單啊。”


艘科不仇酷艘學陌冷秘孫科


若寒衝著我也笑了笑。我和若寒沒一會的功夫,就喝完了兩瓶。正好這個時候,在大門口進來了四個年輕的男孩子。這些男孩子歲數都不大,但是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


其中帶頭的男孩子頭發是紫色的。身後跟著兩個男孩子把頭發剪的特別的亂,在頭的後邊,還有幾搓綠色的毛。最後一個男孩子比較有一些殘。似乎是受傷了。雖然沒有看清楚,但是讓我和若寒看清楚的就是,由於天氣比較炎熱,這四個人都光著膀子。而且後背還是身子上都有紋身。


我摸了摸下巴,感覺好想不會有什麽好事。


這個時候那帶頭紫色頭發的男孩子喊道:“誰是老板。”


本來氣氛很好的酒吧,被這個紫色頭發的男孩子一叫,所有的目光都看到那個紫色頭發的男孩子身上。


讓我感覺奇怪的是,有幾個正在喝酒的人,看到這個紫色頭發的男孩子。急忙就買單溜走了。


本來酒吧裏喝酒的人不少,就是因為這個紫色頭發的男孩子,一下子走了一大半。


我心裏暗道:估計這男孩子,算是這一代的地痞**吧。


後遠遠地酷結學接陽由帆艘


一直在整理酒櫃的一個男人,猛然的來到那紫色頭發的男孩子麵前。


我看著那個男人大概有四十多歲。但是身材有一些偏瘦。而且還帶著一個眼睛。


那男人衝著紫色頭發的男孩子說道:“小兄弟,你有什麽事嗎?”


誰知道那紫色頭發的男人並不買賬,衝著那男人哼了一下,開口罵道:“誰是你小兄弟。別跟我套近乎。”


那男人笑了笑,問道:“你有什麽事嗎?”


那紫色頭發的男人看了看那男人,說道:“你是老板嗎?”


孫遠仇不鬼孫球由孤通球艘


那男人回道:“沒錯我是老板


。”


紫色頭發的男孩子指了指身後最後一個男孩子,紫色頭發的男人說道:“看到沒,這是我小弟。昨天晚上在你們這喝酒,出門就被人給打了。”


孫仇不仇方後恨由冷由鬧後


那男人看了看最後的男孩子,沉思了一下,確實有這麽回事。


那男人說道:“哦。昨天這小夥子確實來我的酒吧喝酒了。”


紫色頭發的男人說道:“這就對了。我告訴你啊。這是我小弟。我小弟在你們酒吧裏喝酒,出門就被人打了。我就是替我小弟來找你們的。怎麽你都要給個說法吧。”


那男人說道:“這。這。”


紫色頭發的男孩子說道:“這什麽這。你是怎麽開酒吧的。這點規矩都不懂,我看你這酒吧是不打算開了。”


那男人看了看紫色頭發的男孩子,問道:“兄弟,你朋友也不是我們酒吧的人打的。我們給你什麽說法。”


紫色頭發的男孩子笑道:“嗬嗬。怎麽的。跟我不講理是不是。”


那紫色頭發的男孩子,從兜裏掏出一盒煙,我雖然沒看清,看到是顏色應該是很貴的煙。


那紫色頭發的男孩子說道:“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誰。在雙陽,又誰不是我小毛的。告訴你,你這酒吧開業你毛哥我就來了,什麽酒,一點都不好喝。告訴你啊。我小弟在你們酒吧門口被打了,是誰我們自己會查,但是你們酒吧怎麽都得給點湯藥費吧。”


那男人看了看紫色頭發的男孩子說道:“湯藥費。”


紫色頭發的男孩子說道:“沒錯,一千塊。”


那男人不禁搖了搖頭,不知道怎麽對眼前這個小孩子說什麽。雖然心裏發笑,但是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


結地仇科獨敵恨接孤秘最帆


這個時候一個服務員走到那男人的身邊,跟著這個男人嘀咕著什麽。


結地仇科獨敵恨接孤秘最帆  那男人問道:“你們這些小孩子要幹什麽。”


那男人看了看服務員,衝著服務員低聲說道:“你去工作吧。”


那男人看了看紫色頭發的男孩子說道:“兄弟啊。我這裏是酒吧,你要是來喝酒,我非常歡迎,但是你朋友也不是我們打的,我們給不了什麽湯藥費。如果你需要找證據,那很好。我們酒吧門口有監控器,隨時都可以給警方。”


紫色頭發的男孩子一聽,連忙怒道:“嗬嗬!拿警察嚇唬我們。告訴你老東西,你是不知道我大哥是誰。要是把我大哥的名字說出來,會嚇死你。”


那男人笑道:“是嗎?你大哥難道比警察還厲害?”


紫色頭發的男孩子說道:“嗬嗬


。看來你這老家夥很有意思啊。”


說著一腳踢倒了一張桌子,桌子上的酒和煙灰缸都掉落在地上。


紫色頭發的男人猛然的來到那男人麵前,大聲叫道:“擦。告訴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要麽給我們一千塊錢的湯藥費,要不然我告訴你,天天晚上我帶著百八個兄弟來你酒吧,你酒吧要是能開長了。我小毛就跟著你姓。”


這個時候那男人隻是笑了笑,根本就沒有搭理這紫色頭發的男孩子。


那男人轉頭看了看吧台上的服務員說道:“報警。”


說著轉身就要離開。


這樣無視著紫色頭發的男孩子,那男孩子似乎臉上有一些掛不住。


紫色頭發的男孩子喊道:“老二,老三,給打。”


話音一落,紫色頭發的男孩子,身後兩個男孩子,一人踢倒一個桌子,然後就衝到那男人的麵前。


那男人問道:“你們這些小孩子要幹什麽。”


紫色頭發的男孩子說道:“幹什麽。今天要趴了你的皮。叫你認識認識老子。”


說著就衝著那男人打了一拳。緊接著三個人就扭打在了一起。


我和若寒一直都沒有走,靜靜的看著事情的經過。而查理霸也是一樣,也是坐在原地,唯一不同的就是,那幾個美女似乎有一些害怕,都不約而同的依偎在查理霸身邊。


查理霸的麵目表情顯的特別的猥瑣和開心。


我心裏暗道:這裏有人打架,查理霸怎麽不去管呢。


按照查理霸的性格,看到欺負人的事,就沒有不管的時候,而且還是**。


從小我就知道查理霸一個性格,就是查理霸特別煩**或者小混混,隻要是在查理霸眼前出現,查理霸肯定是見一次打一次。所以查理這個名字,我和孫鐵龍都在後麵,加一個霸字。


我仔細的看著查理霸,查理霸笑嗬嗬的在喝酒。看樣子根本就不打算管這些閑事。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真不知道說查理霸什麽好。一下子我想起來了。查理霸說了,這次來玩,不然我管閑事,這我才明白,為什麽查理霸休閑自若般的坐在那裏。


看著那男人被三個不到二十歲出頭的人打。而且那些服務員又不來幫忙,我心裏那團怒火,頓時怒火中燒。


我拍了拍若寒的手,說道:“就在這裏坐著啊。”


若寒似乎已經知道我要幹什麽去了。若寒也知道我不會打仗,但是有查理霸在,估計我也不會有什麽事。


結科科遠鬼艘學陌孤主孤崗


hp:..bkhlnex.hl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