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三百一十章 神秘複仇(三)

時間:2019-08-13作者:笨笨阡陌


到了七點整,在偵探社的大門口,突然間就聽到了有腳步聲。


我們幾個人坐在沙發上,看著時間。都已經確定,這可能就是郭玉瑩來了。


若寒說道:“瑩瑩來了。”


孫地不不情後恨接鬧羽鬼所


我連忙說道:“準備出發了。”說著我轉頭看了看若寒說道:“都檢查水電了嗎?”


若寒說道:“放心,我都檢查完了。”


我點頭說道:“那就好。那就好。”


我和若寒來到大門口。果然看到了郭玉瑩來到了偵探社。最為重要的就是,在郭玉瑩的身邊,還跟著一個男人。


這個男人帶著一副眼睛,文質彬彬的。怎麽看都感覺特別像一個文人。


若寒衝著郭玉瑩說道:“瑩瑩,你很準時啊。說七點集合,就七點到。”


郭玉瑩笑道:“這是當然的了。”


我看了看郭玉瑩問道:“什麽情況?”


郭玉瑩看著我說道:“怎麽?還不準我帶朋友來了。”


我看了看郭玉瑩說道:“朋友?不像吧。”


郭玉瑩看了看我罵道:“用你管。”說著郭玉瑩衝著若寒說道:“若寒啊。這是我男朋友叫林玉龍。”


若寒看了看那男人,點頭說道:“哦。你好。”


結不不地鬼艘術陌月吉陽所


結不不地鬼艘術陌月吉陽所  這個男人帶著一副眼睛,文質彬彬的。怎麽看都感覺特別像一個文人。


那男人脫了脫自己的眼睛。看了看我和若寒。開口說道:“你們好。”


我笑道:“沒有想到,你居然有男朋友了。什麽時候開始的。我怎麽不知道。”


郭玉瑩罵道:“滾蛋,我交男朋友,幹嘛讓你知道。”


我笑道:“神婆啊。你沒算一卦嗎?”


郭玉瑩看了看我說道:“算卦?算什麽卦。”


我解釋道:“當然是算一些你倆合不合啊。別。”


我還沒等說完,郭玉瑩就衝著我的胳膊打了一拳,郭玉瑩罵道:“你怎麽變的這麽煩人了。”


若寒也拉了拉我的胳膊,意思是叫我不要多說話





我回頭衝著偵探社的大廳喊著:“出發了。”


查理霸和雨林兩個人拿著行李就走了出來。


李白在最後邊。我看著李白背著包,正打算鎖門。


我連忙說道:“李白,你們上車,我和若寒鎖門就行。”


李白點了點頭,幫著雨林拿著行李上車。


我和若寒最後一次檢查了一下水電,一切都是安全的。我和若寒就把偵探社的大門鎖好。


我和若寒是最後上車的,此時查理霸早就已經準備好了。


查理霸叫道:“都找地方坐啊。出發了。”


查理霸話音一落,車子就啟動了。朝著雙陽區前進。


在路上郭玉瑩把他的男朋友林玉龍介紹給了大家。


敵科遠地情艘術接月艘方帆


林玉龍仔細的看著我們每一個人,林玉龍驚訝的說道:“一直都聽說,長春有一個大偵探,叫李前進,想不到是瑩瑩的同學。”


我看著林玉龍尷尬的說道:“其實我也是大學生,私家偵探隻是兼職而已。”


林玉龍看了看我,緩緩的點了點頭。


我發現林玉龍是一個不善交際,不愛說話的人。這一點和我很像。我就是一個不太喜歡說話的人。我心裏感覺,似乎以後我會和這個林玉龍成為好朋友。


原本坐在副駕駛的雨林,猛然的跳到了我們這裏。


我大叫道:“擦的。你要幹嘛。”


雨林看了看我說道:“我有話要和瑩瑩說,你躲一邊去。”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得。惹不起你。”


我就來到了副駕駛。而李白也不約而同的來到了我和查理霸的身邊。


車裏其實就那麽大,雨林那嗓門,要說什麽。我們怎麽都能聽到。


雨林衝著郭玉瑩問道:“瑩瑩啊。問你個事。”


雨林笑道:“你和林玉龍是怎麽認識的。”


郭玉瑩看了看雨林說道:“怎麽認識的?就那麽認識的唄。”


雨林說道:“好歹有個時間地點吧。”


若寒也問道:“是啊。難怪昨天前進說,你肯定是有男朋友了。”


後不仇地鬼結術接孤不帆地


郭玉瑩問道:“怎麽了嘛。大學生處對象不是很平常嗎?”


若寒捂了捂嘴巴,笑道:“是很正常,不過我們很想知道你們是怎麽認識的


。”


郭玉瑩說道:“還能怎麽認識的。當然是我去書店買書,就那麽認識的唄。”


雨林轉頭看了看林玉龍說道:“看來你這小子追女孩子的手段蠻高明的嗎?”


林玉龍不善說話,隻是尷尬的笑了笑。


後遠遠科鬼敵學陌月我球太


後遠遠科鬼敵學陌月我球太  郭玉瑩看著我說道:“怎麽?還不準我帶朋友來了。”


郭玉瑩連忙拉住了雨林說道:“林玉龍人很文靜的。你別逗他啊。”


雨林看了看郭玉瑩說道:“呦。說幾句還不行了。得。那我不說了。”


若寒看了看雨林說道:“好了。好了。別鬧了。要不然林玉龍會尷尬的。”


三個女孩子就坐在一起聊天,基本上就是那些可有可無的無聊話。


孫地不遠酷孫術由陽鬧敵我


我小聲說道:“哎。女孩子有時候就是這麽無聊。”


查理霸低聲說道:“錯了。女孩子不是有時候,什麽時候不無聊。”


我和查理霸相互的看了看,笑了起來。


李白說道:“查理,小心開車。”


由於我們在笑,所以剛才有一輛車和我們擦身而過。好懸沒裝上。


孫仇遠不鬼結察所冷恨故星


我也說道:“大哥,你開車就好好看。你不要命,我們可要命。”


查理霸看了看我和李白說道:“你倆晃什麽。我這車技還有問題嗎?”


孫仇遠遠獨後恨由鬧冷克指


李白搖了搖頭,不說話。


我說道:“開車不是車技好不好,而是看安全不安全。你車技好?怎麽不參加賽車比賽呢。”


查理霸說道:“擦。大哥車技,早就有人找我去參加什麽拉力賽。隻是大哥嫌麻煩。不去而已。要不然啊。舒馬赫看到我,他都退役了。”


我笑道:“你就吹吧。”


其實男人在一起聊天,吹牛其實那都是很正常。


在車上,我們幾個人就是分這麽幾個團隊。女孩子以若寒,雨林,郭玉瑩三個人,在車後座聊天。


我,李白,查理霸三人就在前邊聊天。


其實時間過的很快,再加上今天也不知道怎麽。並不是很堵車。所以也就一個多小時,我們就已經離開了長春,進入到了雙陽區。


雙陽以前不屬於長春,後來忘記了什麽時候,雙陽成為了長春的一個區


。而且雙陽以鹿茸,鹿肉,滋補酒出名。所以有了一個稱呼:鹿茸之鄉。


我雖然在長春長大,但是一直都沒有到過雙陽。


我也覺得,借此機會,到雙陽玩玩,其實也蠻好。


此時郭玉瑩跑到我們這裏。


本來我們正在聊天,郭玉瑩一來,我轉頭看著郭玉瑩說道:“怎麽還跑這來了。是不是渴了。那有一個白色的櫥櫃,那裏麵有飲料。”


郭玉瑩說道:“誰說我要喝飲料了。”說著郭玉瑩轉頭看了看查理霸說道:“查理,看到前邊的路口了嗎?左轉。”


查理霸遲疑的看了看郭玉瑩,還沒等開口問為什麽。


艘仇地地情敵學由月後崗仇


郭玉瑩叫道:“傻瓜,左轉啊。”


查理霸無奈就左轉。


孫科科不情結術陌冷後我秘


孫科科不情結術陌冷後我秘  查理霸看了看李白說道:“李白,咱倆去前台看看怎麽回事。”


郭玉瑩看了看我說道:“我啊。早就給你們選好了住的地方了。”


我說道:“是嗎?那太好了。”


郭玉瑩說道:“你們幾個人都是偵探,怎麽說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我要是不給你們找好一點的賓館,也太說不過去了。”


查理霸衝著郭玉瑩說道:“這麽好。不知道房錢給我們付了沒有。”


我看了看查理霸說道:“喂。你什麽時候變成小白臉了。”


查理霸罵道:“滾蛋。”


李白看了看郭玉瑩說道:“這次出來玩,住什麽地方不重要,主要不是來散心的嗎?不要那麽太麻煩。”


我點頭說道:“李白的話,就是我想說的話。”


郭玉瑩說道:“放心啊。那是雙陽最好的賓館。而且也不是很貴。”


我搖了搖頭,不知道說什麽好。


查理霸順著路有行駛了有二百多米。


郭玉瑩叫道:“看到沒。那個大牌子。”


艘不不不情艘術接鬧敵顯所


我,查理霸,李白都順著車窗看去。原來在不遠處就有一個大牌子。


我念道:“雙陽賓館。”


郭玉瑩說道:“是啊。這是雙陽最大的賓館,居然那裏都是當官的人來雙陽考察的時候住的。”


查理霸說道:“擦的。那還不貴死了。”


郭玉瑩說道:“不貴


。不貴。你們就安心住下吧。房錢我都幫你們交完了。”


我轉頭看了看郭玉瑩說道:“交完了?你怎麽交完的。”


郭玉瑩說道:“你老土了。現在都什麽時代了。在網上訂東西,很方便的。”


我連忙說道:“神婆,出來玩,怎麽能讓你給我們訂房,多錢你告訴我,一會我讓若寒把錢給你。”


郭玉瑩看了看我說道:“喂。李前進,你不拿我當朋友啊。”


我說道:“當然不是了。”


郭玉瑩說道:“什麽?你不拿我當朋友。”


我發現我這是口誤。我連忙回道:“我錯了。我的意思是,我當然是拿你當朋友了。不過朋友歸朋友。親兄弟還明算帳呢。”


郭玉瑩看著我說道:“喂。既然是朋友。別談錢不錢的。這樣我可生氣了。”


我看著郭玉瑩,不知道說什麽好。以前我和郭玉瑩不太了解,隻不過郭玉瑩和若寒比較好。我們也警察一起玩過。看表麵郭玉瑩也就是普通家庭的女孩子。而且上學的時候,也沒有看到郭玉瑩花錢大手大腳的時候。


此時郭玉瑩喊道:“右轉,就進入到雙陽賓館了。”


查理霸說道:“好嘞。”


當我們右轉的之後,就進入到雙陽賓館的停車場。一進入到停車場的時候,我們幾個人都感覺似乎有什麽地方不對。


我們離雙陽賓館很遠的地方,就已經看到在雙陽賓館的門口,停著兩輛警車。


後地仇不方孫學陌月月冷恨


後地仇不方孫學陌月月冷恨  郭玉瑩在衝著窗口說道:“是啊。之前我就訂了幾間房。”


因為我們和警察接觸的實在是太多了。所以出來玩的時候,在看到警車。我們幾個人都感覺似乎是有什麽事發生了。


查理霸依舊是在開著車。隻不過開車的速度放慢了。


我,查理霸,李白三個人都非常仔細的看著。


李白說道:“看來有什麽事發生了。”


查理霸說道:“奶奶的。不會這麽倒黴吧。”


郭玉瑩好奇的問道:“倒黴?你們怎麽倒黴了。”


我們三個男人知道什麽意思,郭玉瑩不明白。


因為每一次我們出去玩,每一次都有案子,所以他們幾個人警察都叫我柯南,或者叫我什麽死神。所以這一次來,查理霸已經和我說的很明白。不管有什麽案子,我都不許插手。


所以當看到警車的時候,我們幾個人都有一種茫然的感覺。都以為肯定是有什麽不好的事。


我看了看郭玉瑩說道:“沒什麽啊。”我轉頭看著查理霸說道:“先看看怎麽回事。實在不行,咱就不住這裏了。”


查理霸點頭說道:“行


。隻要是沒有案子,讓我睡草屋都行。”


李白笑了笑說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先看看怎麽樣,再決定吧。”


後仇科不鬼艘球所月羽後恨


查理霸看了看李白說道:“李白,你是不知道啊。跟前進,走到哪哪有事。煩都煩死了。”


李白笑了笑,我隻是尷尬的笑了笑。


我們到了雙陽賓館的大門口。有接待的保安來到我們車前。


保安問道:“幾位是入住的嗎?”


郭玉瑩在衝著窗口說道:“是啊。之前我就訂了幾間房。”


保安說道:“那好。我給您找停車位。”


查理霸連忙說道:“哦。先不著急,我們要先去前台處理一些事。然後再說。”


那保安說道:“好。不過這裏是過車的地方,您要盡快。”


查理霸說道:“放心,很快的。”


查理霸看了看李白說道:“李白,咱倆去前台看看怎麽回事。”


李白點了點頭,我也打算跟著。查理霸看著我說道:“大哥。你別跟著去了。你要是去了。搞不好弄多什麽事呢。你就老實的在車裏坐著吧。”


郭玉瑩說道:“我陪你們去,是我訂的房間。”


查理霸說道:“好。”


說著查理霸和李白,帶著郭玉瑩下了車。


我無奈的搖搖頭,看查理霸的樣子,實在是怕了。我也就隻有坐在車裏了。


誰知道他們三個人進入到賓館裏,有三十分鍾都沒有出來。


孫仇地地方艘球陌鬧孤星由


等的我都比較焦急了。而這個時候雨林和若寒也來到我的身邊。


雨林問道:“怎麽回事。老鬼下車之後,怎麽就不上來了。”


我無奈的說道:“什麽都不要說了。等他們回來再說。”


若寒拉著我說道:“前進啊。是不是出什麽問題了。”


我看著若寒說道:“沒問題啊。你們也知道,就是查理霸這家夥事多。”


當我回頭的一瞬間,我看到坐在車裏的林玉龍似乎感覺很熱,額頭上有很多的汗。但是我一點沒有覺得熱。所以就非常的好奇。


孫不地仇酷結術所冷鬼崗敵


我衝著林玉龍叫道:“林玉龍,你要是熱,就打開窗戶。”


當我喊完,林玉龍停頓了兩三秒,才轉頭看向我。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