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二百一十章 上海疑雲(七)

時間:2019-12-06作者:笨笨阡陌


過了有兩天,我特別留意新聞,但是新聞並沒有金廷賓館的後續報道。 也可能上海是一個節奏特別快的城市,新聞也就是兩天的熱乎勁,過了兩天,所有人都已經忘記了金廷賓館著火的事。


每一天的新聞都是新新聞,我特意了一下,基本上都是跟金廷賓館的事件沒有關係。


可能是兩天的時間,讓我窩在賓館的房間裏有一些乏累。我也感覺章小龍和章芳之間的事情,可能遠遠的不在我的控製之內了。


最終的決定,返回長春。


我,李白,孫鐵龍三個人一起吃午飯。


我說道:“李白啊。我看咱們回長春吧。”


李白看了看我說道:“前進,你決定好了?”


李白說道:“那好。我來負責買飛機票。”


我說道:“好。”


孫鐵龍說道:“買飛機票不著急,今天下午還有一場中超聯賽呢。我打算看完再走。”


後地地科鬼結學陌孤由羽克


我看了看孫鐵龍說道:“足球?”


孫鐵龍說道:“是啊。票都買了。”


李白說道:“是啊。我比較喜歡看足球,所以我和鐵龍買了兩張票。”


我看了看孫鐵龍和李白說道:“那就去看吧。”


李白說道:“鐵龍說你不喜歡看球,所以沒帶你的。”


我笑道:“我不是不喜歡看球,隻是看不懂而已。”


李白笑了笑說道:“足球有什麽看不懂的。”


我笑道:“看一會我就困,也不知道為什麽。”


孫鐵龍說道:“那你就別看了。我和李白下午去看球,你自己找節目吧。”


我說道:“好。。回來之後,咱們好好的吃一頓,然後明天回長春。”


結地不仇酷艘察所月地指


孫鐵龍說道:“沒問題。”


我們三個人繼續吃飯。但是到了下午,我自己感覺無聊,所以也跟著李白和孫鐵龍一起去足球場看比賽,但是由於李白隻買了兩張票,我打算在門口買一張黃牛票好了。畢竟李白和孫鐵龍喜歡看球,我自己呆在房間裏也沒意思,不如就當打發時間了。


我也是這麽決定的。我們三個人一起打車前往足球場。


在出租車上,李白和孫鐵龍聊著足球。


也是我我發現,李白和孫鐵龍除了聊案子意外,唯一的一次話題。


我心裏暗道:“看來李白很快就會融入到偵探社裏了。”


畢竟男人之間交朋友和女人交朋友差不多。很多人說女人交朋友,很可能因為一件衣服都喜歡,就會成為朋友。男人也是一樣,隻要是相互不反感,有同樣的話題,也會成為朋友。


我坐在出租車的副駕駛,時不時的透過後車鏡看著孫鐵龍和李白聊的足球話題。我嘴上露出詭異的笑容。


出租車師傅聽我們聊著足球,那師傅也是一個比較愛說話的主,也參加到了孫鐵龍和李白的話題中。


出租車師傅說道:“我看啊。今年上海要奪冠,難啊。”


李白說道:“聯賽打的是拉鋸戰,奪冠不奪冠的,咱們球迷還真不好猜測。不過看一場精彩的比賽,對於球迷來說,這才是最好的。”


出租車師傅笑道:“是啊。看來今年還是廣州奪冠了。”


孫鐵龍也說道:“廣州這幾年確實厲害,不光是外援厲害,國內很多優秀的球員都在廣州效力,基本上可以說是壟斷了足球的天才。”


出租車師傅說道:“確實沒錯,所以今年上海是廣州最有力的對手。。”


我看著他們聊的很愉快,但是我又插不上嘴。所以隻有要開車窗往外麵看去。就當是看著上海的景色了。


突然間過了一個路口,我的看到在路口的一個巷子裏,倒著一個身穿藍色衣服的人。雖然看不清楚那男人什麽身材,什麽樣子。但是我感覺那個人特別的熟悉。


出租車一掠而過,我的腦子一下子閃出了三個字:章小龍。


我猛然叫道:“師傅。。停車。。”


我猛然的叫聲,把孫鐵龍和李白都聽糊塗了。尤其是出租車的師傅。


出租車師傅看了看我說道:“小夥子。你說停車?”


我說道:“是。。師傅停車。。”


孫鐵龍在後邊問道:“前進?你怎麽了?”


我說道:“我好像是看到章小龍了。”


李白說道:“是嗎?你在哪看到的章小龍。”


我說道:“我不確定那是章小龍,不過我的直覺告訴我,那就是章小龍。”


李白和孫鐵龍都有一些半信半疑。


但是我強烈要求停車,我看到計價器上的金額。我掏出五十塊給了出租車師傅。


我猛然的就從出租車上下來,孫鐵龍和李白也從車上下來,跟著我下了車。


我轉頭朝著來時候的路跑去。孫鐵龍和李白還沒有功夫問我怎麽了。我就已經跑出了有十幾米。


無奈之下愛,李白和孫鐵龍隻有跟著我一起跑。


我拚命的跑著,自己回想著剛才路過的那個巷口。


當我跑到那個巷口的時候,卻沒有看到什麽人。而這個時候李白和孫鐵龍也來到了我的身邊。


孫鐵龍叫道:“前進。。”


我說道:“我剛才在出租車上,就是看到這個巷口倒著一個人。”


李白說道:“你確定那是章小龍嗎?”


我回道:“雖然不能確定,但是我看到了那個藍色的衣服,那藍色的衣服很特別,我看到那是章小龍穿的。”


孫鐵龍說道:“人呢。。”


我仔細的觀察了巷子。我說道:“剛才這裏肯定有人。”


孫鐵龍問道:“為什麽這麽說。”


李白指了指地上說道:“鐵龍,你看,這地麵有血跡。而且這血跡還沒有幹枯,就說明這血跡就是剛剛才掉落的。”


我點頭說道:“沒錯。。”


說著我低著頭看著地麵上的血跡,仔細的跟著血跡走。


而李白和孫鐵龍也不說話,就是緊緊的跟在我的後麵。


上海是一個非常古老的城市,而我們來到的這個區,剛好古老的建築比較多,基本上都是民國時代的建築,基本上都是二三層的小樓,而巷子也是和民國的巷子大相徑庭。


我順著小巷子裏的道路,仔細的看著地麵上的血跡。一步一步的朝著巷子裏走。


但是走了一段路程,巷子裏卻沒有發現血跡。


孫鐵龍說道:“到了這裏,就沒有血跡了。”


我連忙看了看四周。確實已經找不到了血跡。


我說道:“難道到了這裏血止住了!”


李白說道:“前進。如果你看到的確實是章小龍,就說明章小龍已經遇到麻煩了。”


孫鐵龍說道:“從開始到現在,章小龍已經流了很多血。看來傷的不輕啊。”


李白說道:“一位七十歲的老人,流了這麽多血,就算是武功在高,也畢竟是個血肉之軀。看來是凶多吉少了。”


我摸了摸下巴說道:“如果我看到的真是章小龍,此時章小龍應該已經是身負重傷,雖然堅持走了這麽遠,但是按照常理,章小龍應該是昏死在這裏。”


李白說道:“沒錯。”


我特別留意了這巷子裏的環境,我們站在的這個地方,左邊和右邊都是**的房子,而我們相對的都是用磚頭砌成的牆壁,根本就沒有門。


但是在我東北角的一個地方,卻有一個養狗的籠子。這籠子是用白色的鐵皮包裹的。所以看不到這籠子裏是什麽情況。


李白看了看我,示意如果這裏可以藏一個人的話,隻有那個籠子了。


我點了點頭,表示很讚同李白的觀點。


我和李白都發現,這個籠子是從外麵上鎖的,但是外麵的籠口卻沒有上鎖。


我心裏一下子開始緊張起來,我的直覺告訴我,在這個籠子裏麵,很有可能是章小龍。


這個籠子長有將近兩米左右,寬有半米左右。按照這個空間,藏一個人絕對沒有問題。


我們三個人緩緩的來到了這個籠子的周圍。我們三個人逆時針的方向,把這個籠子包圍了。


我打算去打開這個籠子的籠口。但是被孫鐵龍攔住了。


孫鐵龍衝著我使了一個眼色。意思叫我後退,孫鐵龍他要打開籠口。


後遠遠科情孫學由月技顯由


我往後退了三步,嘴角上沉默的念叨:“小心。。”


孫鐵龍點了點頭,孫鐵龍和李白就湊到籠口。


孫鐵龍和李白相互的看了看,孫鐵龍猛然的把籠口打開。


我們三個人都緊張的看著籠子裏麵到底是什麽情況。


果然在漆黑的籠子裏,接著陽光的照射,看到籠子裏躺著一個身穿綠色上衣的人。


我緩緩的朝著籠口那裏走去,仔細的看著籠子裏。


我叫道:“沒錯。確實是章小龍。”


此時在籠子裏的章小龍已經沒有了知覺。孫鐵龍和李白從籠子裏把章小龍抬了出來。


這我們才發現,章小龍渾身都是傷痕,仔細一看,在後背還有槍傷,在前胸還有刀傷。


李白檢查了一下章小龍的身體,李白歎口氣說道:“章小龍受傷不輕啊。”


我說道:“李白,你有沒有辦法可以救護章小龍。”


李白說道:“我是沒有辦法了。要馬上送到醫院。”


孫不遠科方敵恨接鬧學由封


孫鐵龍叫道:“這還等什麽。我馬上叫救護車。”


孫不遠科方敵恨接鬧學由封  我也是這麽決定的。我們三個人一起打車前往足球場。


李白叫道:“慢。。鐵龍你先不要打電話。”


孫鐵龍看了看李白說道:“怎麽?”


李白說道:“如果章小龍要是得罪了什麽人,或者是被什麽人追殺,如果去醫院,這就是暴漏了目標。”


我點頭說道:“沒錯,既然章芳為了找尋章小龍,把金廷賓館都放火了。更不怕在醫院裏放火。醫院裏的人進進出出那麽多,誰認識誰。那樣目標太大了。”


李白說道:“沒錯。。”


結仇不遠酷艘球接陽學接恨


孫鐵龍說道:“那怎麽辦?讓章小龍在這裏等死。。”


李白說道:“不。。”說著李白看了看孫鐵龍說道:“鐵龍你背包裏有水。拿出兩瓶來。”


孫鐵龍連忙從自己的背包裏拿出兩瓶礦泉水,李白接過礦泉水,勉強的喂給章小龍喝。


敵不遠遠酷敵察陌鬧敵結


但是根本章小龍就喝不進去。李白有在章小龍的臉上的**位按了幾下再喂水。這章小龍算是把水喝了一點。


李白又按著章小龍的什麽**位。


過了好半天,章小龍算是有了一點知覺。


我們三個人都叫道:“章老爺子。。章老爺子。。”


在我們三個人的呼喊下,章小龍算是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我們三個人都湊到章小龍的身邊。哪知道章小龍一睜開眼,看到是我們三個人,右手急忙去叉自己的褲子兜,似乎要掏出什麽。


我知道章小龍身上肯定是有什麽武器。


我連忙叫道:“章老爺子,我們不是壞人。。你別出手。。”


就在我喊的同時,李白也抓住了章小龍的右手,這算是沒有讓章小龍得手。


章小龍此時已經沒有力氣說話,隻是緩緩的看著我們三個人。


我連忙說道:“章老爺子,你應該記得我。幾天前,我還被你打過。。不過你放心,我不是壞人。”


我繼續說道:“章老爺子,我是一個私家偵探,我估計您也知道,我隻想說清楚,在大概半個月之前吧。有一個女人自稱是章芳,來到了我們的偵探社。說要找尋多年不見的父親,也就是您,章小龍。”


我說了一半停頓了一下,仔細的留意著章小龍的反映。


我看到章小龍還是沒有說話。我繼續說道:“章老爺子,我知道你應該是了解我的。我也差不多了解您,您應該是通職者。但是我不是,我就是一個普通的私家偵探。希望您別拿我們當壞人。”


章小龍還是沒有說話。


我繼續說道:“章芳叫我來找您,我們根據信息,先去的七星鎮,但是到了七星鎮的時候,您已經走了。又根據信息來到了上海浦東區。我們來的第一天就發現了您,結果我被您打倒了。由於我們是私家偵探,所以當找到了您,我們就第一時間聯係了章芳。”


章小龍還是沒有說話。


我知道章小龍此時身受重傷,章小龍已經沒有時間去想我們是好人還是壞人。不過看到章小龍已經油盡燈枯的樣子,我已經知道章小龍應該十死無生了。


我連忙說道:“章老爺子,不用說,我也已經想到了。令您受傷的人,就是那個自稱章芳的女人。我沒有說錯吧。”


章小龍還是沒有說話。


我生怕章小龍一口氣上不來,就這麽死了。


我繼續說道:“章老爺子,如果真的是章芳的人攻擊的您,你好好想想,在章芳的團隊裏見到過我們三個人嗎?而且我一直都是和警察有很大的聯係,我老爸就是警察,我也幫過警察偵破過不少案子。估計您要是看新聞,您也應該會知道。所以您好好想想,可能我也是章芳的棋子,我確實上當了。可能無意中做了什麽壞事。但是看到您受傷,我隻想幫助您。而且我更加不想看到什麽惡勢力的陰謀。所以請您相信我。我不是壞人。而且到了現在,章老爺子,您應該了解自己的傷勢。如果您需要幫忙,或者是不需要幫忙,我們現在就在這裏,您已經沒有了選擇。難道你就不想有人替你討回個公道嗎?您就想這麽不明不白的死嗎?”


我這麽一說,章小龍似乎是聽進去了一些。章小龍眼神雖然很微弱,但是眼珠確實轉了轉,我知道章小龍這是在想著我剛才說的那句話。。。(www.. )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