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一百七十二章 神偷次時代(十一)

時間:2019-12-06作者:笨笨阡陌


李白打了一個出租車,我急忙說道:“一定要跟上。”


孫不科遠情後學戰陽早鬧鬧


查理霸說道:“放心,不會丟的。”


駱辰說道:“前進,你感覺那個人有什麽問題?”


我搖了搖頭說道:“有什麽問題暫時我不清楚,隻不過感覺一切都太巧合了。每一次我都會遇到李白,我感覺不可能那麽巧合。”


駱辰說道:“既然那個叫李白的人,會在莫賓家裏出現,會不會也和銀盒子有關係。”


我點頭說道:“很有可能。先跟著再說。”


我們跟了有一段路程,看到出租車停在一個公園的門口。李白下車之後,就走進了公園裏。


我說道:“這個李白,看來是很喜歡去公園啊。”


查理霸問道:“怎麽辦?”


我說道:“當然是繼續跟著。”


查理霸說道:“我看不如這樣,你和駱辰去公園跟著,記得要小心一點。”


我點頭說道:“這個我當然知道了。”


查理霸看了看駱辰說道:“駱辰你跟著前進,一定要記得安全,保護前進。”


駱辰說道:“好。”


我衝著查理霸說道:“老鬼?你當我是書生啊。動不動就保護我。”


查理霸說道:“你跟書生差不多,打幾個小流氓行,要是遇到高手,就你那兩下子,還不歇菜。”


我笑了笑說道:“知道了。我會小心。”


我看了看駱辰,就和駱辰下車,走進公園裏,悄悄的跟著李白。


蘇州的公園環境比較好,空氣相對的清新很多,尤其蘇州素有天堂之稱。像這麽豪華的城市,來旅遊的人自然是很多。


後地遠不情艘察陌鬧方秘仇


在人來人往的人群裏,我生怕跟丟李白,所以始終和李白保持有三十米左右的距離。


駱辰低聲的衝著我說道:“前進,你這麽跟蹤法,很容易被人發現的。”


我也低聲說道:“沒辦法,這裏人太多,要是不留神,我生怕跟丟了。”


駱辰搖了搖頭,沒有多說什麽。


這個公園都很多人,當李白進入到人群裏,我就急忙追上。


駱辰心裏暗道:前進不會跟蹤和反跟蹤,這樣很容易被李白發現。


但是駱辰沒有辦法,畢竟我不是一個專業的人,駱辰能做的就是跟著我和保護我。


當進入人群裏,我發現李白不見了。


我猛然說道:“人呢?難道是發現我們了。”


駱辰先是看了看四周,然後駱辰看了看我說道:“應該是發現了。”


敵科不科獨艘察由鬧敵封球


我歎口氣說道:“哎。想不到跟丟了。”


敵科不科獨艘察由鬧敵封球  我說道:“不知道你為什麽會在莫賓的家裏出現?”


駱辰心裏懊悔,知道不如駱辰自己一個人跟蹤李白,現在可好人跟丟了。最重要的就是,這簡直就是浪費時間。


我說道:“分頭找。我去這邊,駱辰你去那邊。”


駱辰看了看我說道:“我看還是別分開了。一起吧。”


我看駱辰的樣子,有一些沮喪,我才想到,要說逃跑和跟蹤,我肯定是不如查理霸和駱辰,但是由於平時查理霸都聽我的,自然到現在養成了習慣,駱辰是查理霸的朋友,也自然而然的聽我的。所以就算是我跟蹤技巧不好。駱辰也隻有認了。


我尷尬的說道:“好吧。”


我知道跟蹤之前,查理霸說要駱辰保護我,駱辰是怕我們分開,我遇到什麽危險。所以才會跟我儀器,不分開。


駱辰看我有一些尷尬,可能也知道我想到了什麽。


我指了指一個路口說道:“先去這裏找找看吧。”


駱辰點了點頭。我和駱辰就順著小路往裏走。


我沒有說話,就是自己的看著四周,看看有沒有李白的身影。


順著小路,越走人就越少。我和駱辰來到一個涼亭,這裏基本上已經沒有幾個人了。可惜的是,我沒有看到李白,駱辰也是一樣。


我猛然說道:“看來是跟丟了。”


駱辰看了看我說道:“我看那個李白,一點都不簡單。”


敵地仇遠方敵恨接冷戰冷考


我問道:“怎麽?你看出來了?”


駱辰說道:“沒錯,那個李白啊。可能早就已經發現我們了。所以才會進入到公園裏,因為公園白天人也比較多,最容易擺脫跟蹤者。”


我歎口氣說道:“哎。看來我是不適合跟蹤人。”


駱辰回道:“看來是這樣吧。”


我尷尬的笑了笑,與其浪費時間,不如回到車裏,找查理霸。


我看了看駱辰說道:“既然跟丟了。我看就回去吧。”


駱辰點了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駱辰精神一下高度緊張了起來。駱辰猛然的轉身,而我就在駱辰的身邊,我看到駱辰猛然轉身,我也就跟著轉身去看。


結不仇仇情敵學由陽學恨早


我一轉身,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原來在身後不遠處,也就是幾米的地方,李白正在背後看著我們。


駱辰一下子看到李白,駱辰冷笑一下衝著李白說道:“想不到你的反跟蹤技術,很厲害啊。”


李白看到了我,由於李白認識我,李白衝著我輕微的點了一下頭。


李白說道:“我還以為是誰跟蹤我,原來是李神探。”


我尷尬的笑了笑。


駱辰看了看李白,急忙問道:“你為什麽會在莫賓家出現?快說是不是和我神秘人有關係?”


李白看了看駱辰,疑惑的說道:“神秘人?什麽神秘人?”


駱辰飛快的衝到李白的麵前,揮起右拳就打向李白。


由於太過突然,我還沒有來得及反映,駱辰就已經開始動手要製服李白。


其實我能了解駱辰的心情,畢竟跟蹤不成,被人識破,自然有一個撕破臉的感覺,現在能做的就是製服李白,從李白的口中問出什麽,駱辰這麽做,也不能說不對。


哪知道李白見到駱辰揮拳打來,李白不慌不忙,急忙身子往左移動,瞬間就閃開了駱辰的攻擊,駱辰右手雖然打空,但是左手緊忙跟著又是一拳。李白還是瞬間向左邊閃去。駱辰還是沒有打到。


駱辰見前兩次攻擊都沒有打倒李白,李白的身法也輕盈。駱辰心裏暗道:果然有兩下子,不是一般的人。


駱辰飛起就是一腳,李白也是不慌不忙的閃避開。


李白連忙叫道:“住手。。我跟你素不相識,為什麽要跟蹤我,還要攻擊我。”


駱辰叫道:“剛才的問題我已經問了一遍了。為什麽你會出現在莫賓的家裏,你是不是和神秘人有關係。”


李白似乎也是一頭霧水。李白說道:“莫賓家我確實去過,但是你說的神秘人,到底是什麽。”


駱辰罵道:“少裝糊塗。”


說著駱辰又是一拳打向李白,李白這一次就沒有光閃避。當李白閃過駱辰這一拳之後,也轉身出招,衝著駱辰打了一拳。駱辰見到李白打自己,也開始閃避。


轉眼前,兩個人就要廝打起來。


我連忙叫道:“先別打了。。”


說著我就跑到駱辰的跟前,去攔住駱辰。


據我所知,駱辰的功夫也很好,可能沒有查理霸厲害,但是怎麽都和雨林差不多。雨林打人很少有人在五招之內不倒下的。而駱辰在秦皇島監獄的時候,也單槍匹馬的打倒了很多人。所以我知道駱辰的功夫一點都不軟,但是短短幾分鍾裏,駱辰先攻擊李白,李白卻一點傷害都沒有,就算是再不懂打架的人,也知道李白絕對不簡單。


我這麽一喊,駱辰算是沒有再去攻擊李白。


駱辰回頭看了看我,我直接來到駱辰的身邊。


我衝著李白說道:“想不到馬跡山度假村之後,在蘇州還能遇到你。真是有緣分啊。”


李白衝著我說道:“我看,你們是遇到什麽麻煩了。而且這個麻煩還和莫賓有關?我沒說錯吧。”


我默默的點點頭,說道:“沒錯。”


李白衝著我說道:“這就難怪了。”


我說道:“剛才的事,是我們不好意思。”


李白說道:“你的朋友功夫不錯啊。出手快準狠。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角色。”


雖然李白在恭維駱辰,但是駱辰也沒有開心。隻是站在我身邊,看著我怎麽辦。


我笑了笑說道:“不好意思,這一次我們來蘇州,確實遇到了麻煩。也確實和莫賓有關係。在今天早上,我們發現你從莫賓家裏出來,所以懷疑你和我們要辦的事有關聯。”


李白看了看我說道:“哦。。原來如此。但是你朋友口中說的神秘人,我確實不清楚。”


我看這李白不慌不忙的樣子,我也不知道說什麽好。但是看著李白的樣子,又給了我一種不是敵人的感覺。


我看了看李白說道:“不知道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李白看了看我說道:“請問?”


我說道:“不知道你為什麽會在莫賓的家裏出現?”


李白看了看我笑道:“哈哈。原來是這個問題啊。”


我緩緩的點了點頭,問道:“希望你可以告訴我。”


其實我知道,就算是李白告訴或者是不告訴我,都在李白身上,而且就算是李白告訴我,可能也未必是有用的線索。


艘遠仇地情敵恨戰冷早吉鬧


李白看了看我說道:“我隻不過就是一個玄黃之術的江湖人,我去莫賓家,無非就是看家宅,求平安而已。”


當李白這麽一說,我點了點頭,因為李白這個人,我們第一次見麵的時候,確實是給我們算過命。


孫地不遠情結察由冷科科月


我疑惑的問道:“就這麽簡單?”


李白看到涼亭,衝著我揮了揮手,然後李白就順著涼亭走去。而我和駱辰就跟著李白來到涼亭這裏。


李白坐在涼亭的石椅上,我和駱辰也和李白相對而坐。


李白說道:“我看李神探想要知道更多吧。”


我笑了笑,衝著李白點了點頭。


李白說道:“其實我來蘇州,是莫賓先生請我來的。”


我說道:“請你來看風水的?”


李白說道:“沒錯,但是我發現莫賓先生,在七天之內,有生死大劫,所以我才直言相告。”


我說道:“然後呢。”


李白說道:“當然是給莫賓先生擺風水陣,不過我知道,就算是風水陣,估計也不好破解血光之宅。。”


駱辰很不信什麽風水之說。駱辰不屑的說道:“電視上都報道了。早上莫賓死在家裏。現在你說什麽都行了。”


李白看了看駱辰,緩緩的說道:“看來你對我的敵意很大啊。”


我連忙看了看駱辰,我轉頭衝著李白說道:“李白,我的這個朋友,並不是針對你。隻不過你的出現,確實讓我們感覺到,你和莫賓的死有很大的關係。”


李白緩緩的說道:“哎。莫賓先生,隻是我的客戶而已。你們不信。我有證據。”


說著李白從自己的兜裏拿出一張支票。李白把支票遞給了我。


李白說道:“李神探,請看。”


我接過支票之後,我看到支票上寫著五百萬。而支票的日期確實昨天。


敵地地地獨敵學所鬧艘敵由


我說道:“這是?”


李白說道:“這是莫賓先生給我的善緣。”


我暗道:善緣,無非也就是李白給莫賓擺風水,莫賓給的錢。


我緩緩的點了點頭說道:“哦。這樣。”


李白說道:“擺放水需要時間和布局。所以昨天莫賓先生留了一夜,我和莫賓先生促膝長談,所以早上才會從莫賓的家裏離開,至於莫賓先生的死,與我無關。”


我心裏暗道:莫賓的死,應該和李白無關,畢竟在莫賓沒死之前,李白就已經離開了莫賓的家,如果要是李白半途返回,我在車裏的電腦上,應該是看的清清楚楚。但是也沒有。


我緩緩的說道:“我當然知道你和莫賓的死沒有關係。”


李白看了看我說道:“那你們。。哦。。你們跟蹤我,是懷疑我和什麽神秘人有關係。”


李白也真是聰明,想不到幾秒鍾就能猜到我們想的。


我緩緩的點點頭。但是沒有回應。


李白笑道:“你們所說的神秘人,我不清楚,而我自始至總都是孑然一人,什麽神秘人呢我不知道,也不會和我有什麽關係。我看李神探,你調查的事情,走了冤枉路了。”


我臉一紅,心裏暗道:暫時李白所說的話都合情合理。我也一點找不出什麽毛病。


我尷尬的說道:“看來是我搞錯了。”


李白笑了笑,衝著我說道:“我看李神探,你的麵前,應該是剛剛劫後重生,現在是一臉福氣之相,而你的朋友,眉尖緊鎖,看來是家裏出了什麽事。我送二位一句話,多加小心。”


說著李白緩緩的站起,李白說道:“想不到我和李神探,會這麽有緣分,居然有見麵了。後會有期了。。”


說著李白就從涼亭裏走了出去。


而我和駱辰就是看著李白的背影,一點一點走遠。


後地不地情後術由孤艘科遠


駱辰看了看我說道:“這個李白說的話可信嗎?”


後地不地情後術由孤艘科遠  我猛然說道:“看來是跟丟了。”


我說道:“我暫時沒有感覺出他說話的破綻,但是我看得出,這個人一點都不簡單。”


駱辰點了點頭說道:“我要是沒猜錯,他就是鐵板神算李白。在玄黃之術裏,是現在最頂尖的高手。”


我尷尬的笑了笑說道:“一個算命的,會這麽出名?”


駱辰說道:“我也是聽說?這個李白算命非常準。”


我摸了摸下巴說道:“是嗎?一個算命的?估計也是為了錢而生活,我看綁架的事,應該不會幹吧。。。”


敵遠遠仇獨孫術所陽鬼克羽


敵遠遠仇獨孫術所陽鬼克羽  由於太過突然,我還沒有來得及反映,駱辰就已經開始動手要製服李白。(www.. )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