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九十八章 神秘寶藏(十四)

時間:2019-08-13作者:笨笨阡陌


我和查理霸鎖好了車門,也跑進了拉麵館裏,誰知道平時雨林都是要吃好的,誰知道今天突發奇想,要吃拉麵。 ..</br></br>後遠仇仇鬼結察陌冷秘太不</br></br>我們進入之後點了四碗拉麵,正打算坐下的時候。沒有想到,我居然邵傑和張揚,這兩位居然也在吃拉麵。</br></br>還是邵傑先我們。邵傑衝著我們說道:“李神探。。”說著還衝著我們揮了揮手。</br></br>我邵傑,就拉著幾個人來到邵傑的這張桌子旁邊。</br></br>我邵傑說道:“邵警長啊。想不到咱們真有緣分。。”</br></br>邵傑我說道:“是啊。。想不到你們會來這裏。。”</br></br>我說道:“是啊。。這不是在南京玩嗎?正好餓了。。”</br></br>邵傑我笑道:“哦。。這樣啊。。正好我和張揚在這裏吃晚飯。。”</br></br>我緩緩的說道:“哦。。是這樣啊。。”</br></br>雨林邵傑說道:“我就說嗎?前進和警察就是有緣分。”</br></br>我笑了笑,麵館裏就我們幾個人,我轉頭邵傑問道:“邵警長。昨天的案子有結果了嗎?”</br></br>張揚我說道:“李神探,你是問在酒吧裏的?還是在後巷的那個?”</br></br>我笑了笑,沒有說話。</br></br>邵傑我說道:“在酒吧裏的那個人,我們排查之後,調查出那個人叫李雲揚。而那個死者叫錢男。”</br></br>我緩緩的說道:“哦。。那個李雲揚交代了為什麽下毒,毒死錢男嗎?”</br></br>邵傑說道:“我們幾經審問,那個李雲揚就是不說,最後沒有辦法之下,和我們警方說。那個錢男搶走了李雲揚的女朋友,所以下毒泄憤。。”</br></br>我的樣子,似乎是不信,我緩緩的說道:“警長似乎是不信啊。。”</br></br>邵傑點點頭說道:“我卻是不信。我審問的時候,問了李雲揚她女朋友叫什麽。但是李雲揚也說不上來,最後就是打死也不說什麽了。。”</br></br>我緩緩的說道:“雲揚沒有打算說什麽啊。。”</br></br>邵傑說道:“沒錯。。。”</br></br>我邵傑說道:“邵警長。。”</br></br>邵傑我說道:“李神探。。你是不是有什麽發現。。”</br></br>我邵傑說道:“邵警長。我感覺那個李雲揚下毒殺死錢男,就是為了拿到錢男的包。。。”</br></br>艘遠仇地酷後術陌孤察艘通</br></br>當我這麽一說,邵傑恍然大悟,邵傑我說道:“那個包我們都檢查了。裏麵就是有錢包,其他的什麽都沒有。。我仔細的審問了李雲揚。追問為什麽要拿走錢男的錢包。但是李雲揚回答,無非就是想趁機拿走他的錢包而已。。”</br></br>我笑了笑說道:“個李雲揚啊。就是打死都不說什麽了。。”</br></br>邵傑笑道:“。。所以我們一直排查李雲揚和錢男到底之間有什麽聯係。但是找了一天,卻什麽都沒有查到!”</br></br>我邵傑說道:“怎麽?兩個人一點聯係都沒有嗎?”</br></br>邵傑我點頭說道:“是啊。一點聯係都沒有。錢男不是南京人,而是在閱江樓當一個小小的服務員。也是在今年過完年剛離職。而李雲揚則是土生土長的南京人,一直都沒有案底,而李雲揚在南京的一個酒吧當調酒師。兩個人根本就不認識,而且還沒有交際。。”</br></br>就在這個時候,服務員把拉麵給我們送到我們桌子麵前。</br></br>雨林說道:“餓了。。餓了。。”</br></br>我雨林,沒有說話,隻是把我的麵前的拉麵,往中間推了一推。我拿出一根煙,點上抽了起來。</br></br>我喃喃自語道:“有意思。。有意思。。”</br></br>邵傑我,知道我在說那個案子。</br></br>邵傑說道:“所以我們警方暫時不打算把案子審結,而是打算做深入調查。”</br></br>我邵傑說道:“邵警長。你那麽做是對的。”</br></br>邵警長說道:“我感覺這個案子不簡單。而且還有很多事都是李雲揚沒有說的。”</br></br>我說道:“那就需要你們警方努力排查了。。”</br></br>若寒這個時候說道:“前進。。吃麵啊。。”</br></br>我轉頭若寒說道:“嗯。。嗯。。”</br></br>孫仇仇地酷敵術所月恨封酷</br></br>但是我頓時感覺有一點不餓,打算等一會再吃。</br></br>孫仇仇地酷敵術所月恨封酷  傑和張揚的背影,加上我和邵傑一起推理的案件,我對這個邵傑總有一種心心相惜的感覺,我感覺邵傑也是有心心相惜的感覺吧。</br></br>我邵傑問道:“邵警長。。那淩晨在胡同裏的那個死者呢?”</br></br>邵傑我說道:“今天白天,我們在胡同裏仔細的排查了一下,也詢問了一下周邊到底有沒有目擊者。不過遺憾的就是,那一條胡同裏,平時就很少走人,而且還是後半夜發生的案子。根本就沒有目擊者。。”</br></br>我緩緩的說道:“二個案子也是短線索了。。”</br></br>邵傑說道:“那也是未必。。”</br></br>我邵傑,邵傑繼續說道:“這還要感謝李神探你。。”</br></br>我笑道:“哦。。你是去明秀酒店的酒吧查錄像了?”</br></br>邵傑笑道:“李神探你說的沒錯。當我知道你說你在明秀酒店的酒吧裏死者。我仔細推算過,根據李神探你所說,正好和死者死亡的時間前後相似。果然我們去了酒吧一調查監控錄像之後,在死者離開酒吧的時候,死者身後確實有兩個人一起離開了酒吧。”</br></br>我說道:“哦。。這樣啊。。”</br></br>張揚說道:“隻可惜酒吧裏的監控錄像是很清楚。”</br></br>我說道:“那就去明秀酒店找電梯監控錄像啊。那裏一定可以死者,和那兩個人的長相,而且也能們是什麽時候離開明秀酒店的。。”</br></br>張揚我說道:“邵警長早就已經把監控錄像拿回總部了。。”</br></br>我笑了笑,心裏暗道:這個邵傑辦事效率確實快啊。。</br></br>我笑了笑邵傑說道:“那此案很明顯了。如果在電梯的監控錄像裏兩個人和死者一起離開的。很有可能就是那兩個人殺害的死者。。”</br></br>邵傑笑了笑說道:“不過我們已經抓到那兩個犯罪嫌疑人。隻可惜,那兩個犯罪嫌疑人不承認認識死者,也不承認殺害死者。”</br></br>我緩緩的說道:“這是必然的。。”</br></br>艘不地遠情結恨由月學星陌</br></br>邵傑說道:“我們警方排查那死者,發現一件特殊的信息。。”</br></br>邵傑說道:“在後巷裏的死者叫胡勃,居然和在酒吧裏下毒的那個死者認識。而且錢男和胡勃是一個城市的。。”</br></br>我說道:“是嗎?”</br></br>邵傑點點頭說道:“都是河南開封人。。而且兩個人也一起在閱江樓當過服務員。胡勃是半年前離職的。兩個人離職前後就差了一個月。。”</br></br>我緩緩的說道:“那就說。兩個死者。。其實都是認識的。。”</br></br>後仇地科情艘球戰鬧羽諾冷</br></br>邵傑說道:“沒錯。。”</br></br>我邵傑說道:“那兩位嫌疑人呢?”</br></br>邵傑說道:“一個叫甄泰,一個叫桑誌明。。”</br></br>我緩緩的問道:“這兩個人是幹什麽的啊?”</br></br>邵傑我說道:“這兩個人也是土生土長的南京人,也和死者胡勃沒有任何關係。我們警方現在已經將兩個人關押四十八小時,進行排查。如果沒有證據,也隻好先放了。。”</br></br>我緩緩的說道:“真是奇怪啊。。”</br></br>邵傑我說道:“李神探。。你是不是想到了什麽。。”</br></br>我緩緩的搖頭說道:“沒。。什麽都沒有想到。。隻不過就是感覺奇怪而已。”</br></br>張揚我問道:“李神探。您說。。哪裏奇怪了。。”</br></br>我說道:“首先,兩個死者都是去了明秀酒店的酒吧。。其次就是兩個死者都是在閱江樓裏打過工,有共同點說來也不奇怪。但是我從事覺得怪怪的。。”</br></br>邵傑我說道:“是啊。。當我知道錢男和胡勃是認識的。我一下子就感覺到,兩個案子可能有間接的聯係。。”</br></br>我猛然說道:“是那包。。絕對是那個包。。”</br></br>當我這麽一說,不僅邵傑和張揚都,查理霸等人也在。</br></br>敵仇遠地獨敵恨接孤通主敵</br></br>邵傑連忙問道:“李神探。。你是不是想到什麽了。。”</br></br>我緩緩的說道:“所有的問題。。應該都是出在錢男的那個包。。”</br></br>所有人都,邵傑聽我這麽一說,也沉思了一下,也似乎想到了什麽。連忙衝著我說道:“是啊。。李神探。。你說的沒錯。。問題就是出在那個包上。。”</br></br>我緩緩的說道:“大膽的推理一下。李雲揚在下毒殺死錢男的時候,偷偷的把包偷走。但是那時候我在酒吧裏,我攔住了所有人,讓所有在酒吧裏的人都沒有離開,李雲揚見識,生怕節外生枝,所以假意去洗手間。李雲揚肯定是把包裏的東西拿了出來。用油皮紙包裹,房子啊男洗手間第一個坑位的水槽裏,因為水槽不容易被人發現,就算被發現了。隻要是藏的誰下麵,接著常年水的流動,很難。。”</br></br>邵傑也說道:“沒錯。李雲揚是假意把錢男的包放在天花板上的。。實際上也就是混要是聽而已。”</br></br>我緩緩的說道:“這個李雲揚能急中生智,也算是很難得了。所以我敢肯定,李雲揚和胡勃是認識的。而且還是李雲揚在被抓的時候,想了什麽辦法通知的胡勃。。讓胡勃去酒吧裏找東西。。”</br></br>艘科遠不情孫學所冷術科羽</br></br>當我這麽說完,邵傑我說道:“哎。。我記得李雲揚第二次經不住拷問的時候,打算找律師。我們當李雲揚打電話。。不過李雲揚是這麽說的。。”</br></br>邵傑摸了摸下巴,仔細回想著。這個時候張揚說道:“我知道。。我聽了那個電話錄音。”</br></br>結科地科鬼敵術陌月孤秘顯</br></br>邵傑張揚說道:“快說啊。”</br></br>張揚說道:“胡律師,我現在在刑偵隊呢。我在酒吧下毒殺人的時候,在廁所裏被抓到了。我現在應該怎麽辦。。”</br></br>後不地遠酷孫球接孤術接由</br></br>張揚說道:“但是那個電話決然沒有人回答,而是直接給掛了。”</br></br>邵傑張揚說道:“這你怎麽不和我說。。”</br></br>後地遠不情艘學由陽由仇諾</br></br>張揚尷尬的回道:“我也不知道這一個電話。。。”</br></br>邵傑張揚罵道:“笨蛋。。就是這一個電話。。咱們沒有找到關於整個案子的關鍵線索。。”</br></br>我緩緩的說道:“可能事情是這樣的,李雲揚要從錢男包裏拿到什麽東西,但是中途被發現了。誰知道李雲揚又找了胡勃去拿東西,誰知道又被別人盯上了。結果在離開的時候,在胡同裏被人殺害了。而且那個東西也被搶走了。”</br></br>邵傑說道:“馬上加緊審問甄泰和桑誌明了。”</br></br>我緩緩的說道:“事件和甄泰和桑誌明有沒有關係。這個暫時還沒有辦法確定。隻有再一次仔細排查。錢男,胡勃,李雲揚三人到底是什麽關係。可能會有突破。。”</br></br>邵傑緩緩的點了點頭,衝著我說道:“李神探。。這可要多謝謝你啊。讓我茅塞頓開啊。。”</br></br>我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哪裏啊。。。隻不過邵警長你願意和我一起討論案情而已。。”</br></br>後地科遠方敵學戰孤諾術地</br></br>後地科遠方敵學戰孤諾術地  不管怎麽說邵傑都搶著買單。</br></br>邵傑我說道:“李神探啊。你們吃吧。。我們先走了。。今天我來請客。。”</br></br>說著邵傑就拉著還沒有吃碗拉麵的張揚要往回走。</br></br>我連忙說道:“不用啊。。我們自己買單就可以。。”</br></br>邵傑笑了笑說道:“別客氣。。別客氣。。”</br></br>傑和張揚的背影,加上我和邵傑一起推理的案件,我對這個邵傑總有一種心心相惜的感覺,我感覺邵傑也是有心心相惜的感覺吧。</br></br>邵傑走了之後,我就打算安心的吃著我的拉麵。</br></br>但是誰想到,我的麵居然沒了。</br></br>這個時候若寒和查理霸都不僅笑著。我仔細的查理霸和若寒說道:“你們笑什麽啊。。我的麵呢。”</br></br>我連忙說道:“肯定是你們誰吃了。。”</br></br>查理霸和若寒笑了笑就是不說話。</br></br>我仔細的查理霸,若寒,雨林吃的麵。</br></br>我連忙說道:“你爺爺的。。雨林你吃我麵幹什麽。。”</br></br>雨林我說道:“喂。。你怎麽知道是我吃你的麵。”</br></br>我摸了摸下巴,無奈的說道:“大姐。。若寒和查理霸的麵都吃完了。按照我對你們的了解。雨林你吃飯算是快的了。但是你自己碗裏的拉麵,還有那麽多,不是你吃我的麵,是誰吃的。。”</br></br>雨林我說道:“誰叫你不吃麵,光顧著聊天呢。。還推理上了。。”</br></br>我尷尬的說道:“你爺爺的。我那是不餓。我打算換一會吃。。難道不行嗎?”</br></br>雨林說道:“我是餓了。。你要吃拉麵,就在叫一碗吧。。”</br></br>艘不科科情結球所月考冷指</br></br>我搖了搖頭說道:“惹不起你啊。。”</br></br>說著我轉頭服務員說道:“服務員再來一碗拉麵。。”</br></br>服務員衝著我擺出ok的手勢。我知道還需要等一會才能吃拉麵。</br></br>我又點上一根煙,靜靜的坐在那裏抽煙。</br></br>查理霸我笑道:“前進啊。你可是真夠厲害的。想不到就短短的幾分鍾就推理出了整個案子的脈絡。。”</br></br>我查理霸說道:“你胡說什麽呢。。”</br></br>查理霸說道:“我可警告你啊。咱們來南京就是來玩的。你可別搞出什麽麻煩出來。。”</br></br>我緩緩的說道:“得。。咱明天就走。。怎麽樣?”</br></br>誰知道雨林衝著我說道:“不啊。。再玩幾天。。我和若寒還沒玩夠呢。。”</br></br>我雨林說道:“你爺爺的。你都玩了一天了。還沒玩夠?”</br></br>結科仇不鬼艘恨接陽艘接接</br></br>結科仇不鬼艘恨接陽艘接接  查理霸和若寒笑了笑就是不說話。</br></br>雨林說道:“玩毛線啊。今天就是買一些東西。玩?什麽都沒玩找呢。。”</br></br>我緩緩的說道:“大姐。。你不是趕著去參加你堂哥的婚禮嗎?”</br></br>結科不地方結學由鬧太艘故</br></br>雨林說道:“哎呀。。你是不了解我父母。。我老爸老媽啊!其實就是想讓我放假回家,隨便帶一個男朋友。”</br></br>查理霸說道:“那你就找一個不就完了嗎?”當查理霸說完,查理霸突然間補充了一句,查理霸說道:“是啊。就大姐您的條件,找對象也去世附近。。”說完查理霸就笑了起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