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三百三十章 古老家族(二十一)

時間:2019-08-13作者:笨笨阡陌


孔雪若寒笑道:“好啊。 。”


艘地仇不獨孫恨由月所技敵


孔雪拉著若寒跑進了廚房。


孔佑晟呢,衝著廚房喊道:“姐姐啊。吃飯的時候叫我啊。。”


孔雪在廚房裏喊道:“知道了。。”


孔佑晟連忙跑回自己的房間了玩電子遊戲。


而雨林呢,回到那老婦人的房間裏,和老婦人聊天。


吳宇就是靜靜的坐在我的身邊,不說一句話。


本來院子裏很安靜,但是孔佑晟在房間裏玩遊戲,時不時還對著電腦漫罵。


我抽了一口煙笑道:“這個孔佑晟啊。想不到玩個遊戲,居然這麽激動。。”


吳宇笑了笑說道:“我這個小舅子啊。雖然年紀不小了。可有時候還跟小孩子一樣。”


我笑了笑說道:“人啊其實生下來是沒有煩惱的,隻不過人漸漸的有了智慧,有了智慧自然也就是想的多,煩惱就必然多。一個人要是想的少,必然煩惱也少。。”


吳宇笑了笑說道:“前進你可能說的很對。。”


我笑道:“這話不是我說的,而是聖經裏記載的。。”


吳宇我笑道:“前進啊。。你的知識都學雜了。。什麽奇形怪狀的東西都知道。。”


我也笑了笑。。


後地地遠鬼艘球陌冷顯我克


後地地遠鬼艘球陌冷顯我克  我笑了笑說道:“好。。那就出發。。”


孫仇仇仇方孫術接陽所孫獨


就在這個時候,查理霸和周建鵬也回來了。


查理霸和周建鵬和吳宇在院子。查理霸連忙來到我的身邊說道:“前進啊。。我們回來了。。”


我查理霸,又周建鵬。


我衝著周建鵬說道:“建鵬啊。你要買的東西都買到了嗎?”


孫遠不科情孫察接月鬧月遠


周建鵬我說道:“嗯。。都買齊了。隻要晚上我調和一下,就可以用了。。”


我緩緩的點頭說道:“那就好。。那就好啊。。”


查理霸說道:“你們都吃完飯了吧。。”


吳宇笑道:“你們都沒吃,我們能吃嗎?全都在等你們回來呢。。”


查理霸笑了笑說道:“這麽好啊。。”


我笑道:“當然了。。。”


查理霸說道:“***。。我早就餓了。。”


我笑道:“估計一會就能吃飯了。。”


查理霸說道:“快點吧。。大哥我都餓死了。。”


我查理霸說道:“你們沒在外邊吃點小吃嗎?”


查理霸說道:“吃什麽啊。。就光沒那些東西,我們就走了很多地方。。”


周建鵬我說道:“確實。。我要的東西平常的店鋪根本就沒有。。”


我點頭說道:“你們辛苦了。。”


周建鵬我笑道:“這不算什麽辛苦。。”


後仇不地獨艘恨由陽所接科


我們幾個人又聊了一會。孔雪喊道:“吃飯了。。”


孔雪的話音剛落,雨林,查理霸還有孔佑晟都紛紛的相應。


孔佑晟說道:“哎呀。。可算可以吃飯了。。”


查理霸說道:“我都要餓瘋了。。”


雨林說道:“啥也別說了。。趕緊吃飯。。”


我笑了笑說道:“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真是餓的慌啊。。”


後地不仇獨結學接鬧敵克秘


吳宇笑了笑說道:“人活著幹的事,最多的不就是吃飯嗎?”


後地不仇獨結學接鬧敵克秘  我查理霸說道:“老鬼。。你陪著宇哥和雪姐姐去拿工具。。”


我笑道:“這個可不一定。。。”


雨林我說道:“難道這個世界還有不吃飯的人嗎?”


我笑了笑說道:“沒準。。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若寒我們說道:“好了。。好了。。吃飯吧。。。”


我點頭說道:“你們幾個大神都餓了。。趕緊吃飽了再說吧。。”


雨林,查理霸,孔佑晟都先跑到餐桌上,尤其是孔佑晟,居然直接用手去抓菜。


孔雪孔佑晟罵道:“你都多大了。還跟小孩子是的。讓客人笑話。趕緊去洗手。。髒不髒啊。。。”


孔佑晟孔雪說道:“姐啊。。都是自己人,什麽客人不客人的。。”說著孔佑晟我說道:“是不是李前進。。。”


我笑了笑沒有說話。


大家都洗完手之後,就開始坐在一起吃飯。


吳宇周建鵬說道:“建鵬啊。就當是自己家,別客氣。。”


查理霸也說道:“是啊!周胖子就當自己家,吳宇大哥和孔雪姐都是我們的大哥哥。。你千萬別客氣。。”


周建鵬緩緩的點了點頭說道:“好。。好。。。”


由於周建鵬並不是一個好酒的人,所以基本上晚上我們幾個人都很少喝酒。無非也是邊吃飯邊聊天而已。


吃完飯之後,大家一起收拾了一下。


由於明天還有要事要辦,我大家說道:“明天早上要有重要的事辦。今天晚上就好好休息吧。”


查理霸說道:“知道了。。。”


雨林和查理霸都紛紛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而周建鵬讓孔雪給他找一個單獨的房間,這個房間不讓我們進去。主要是周建鵬把買來的東西調製在一起。用於明天開棺驗屍的工具。


敵地科仇鬼敵恨陌鬧顯酷艘


而吳宇和孔雪,我生怕他們晚上休息不好。


我雪說道:“雪姐姐。今天確實已經不早了。你和宇哥都要好好休息。因為明天隻要一天亮,大家就要出發。。我怕夜長夢多。。”


孔雪點了點頭說道:“好。。我知道了。。前進。。”


由於明天我們的工作和孔佑晟無關,孔佑晟又是一個電子遊戲的癡迷者。也就是晚上孔佑晟玩到很晚。


我和若寒早早的就回到房間裏睡覺。不過我始終擔心周建鵬,時不時也去建鵬。但是周建鵬始終就是在那房間裏。


無奈之下,我也回到房間裏睡覺。


艘不遠地獨艘術所月科由太


就是這樣,一晚上的時間,也就那麽快過去了。


天剛一亮,最先醒來的就是孔雪和吳宇。兩個人最早的去水房洗漱。


而若寒也醒了。由於若寒醒了。就早早的把我叫醒。


等我和若寒來到水房洗漱的時候,吳宇早就在院子裏休息。而孔雪在給大家做早餐。


結科遠遠方艘學接月考戰所


過了好一會,查理霸和雨林也算是起來了。


最後起來的就是孔佑晟。由於孔佑晟起來的比較晚,一大早就大叫著上班要遲到了。


結仇遠地獨結術陌鬧帆科學


沒有辦法之下,孔佑晟隻好隨便拿了一些吃的就開車上班。


而已經是早上了。我還沒有建鵬。


我不由自主的往周建鵬的房間走去。但是我才發現,房間裏麵還是有聲音。


我衝著房間裏麵喊道:“建鵬。。。建鵬?”


周建鵬緩緩的說道:“前進啊?”


我點頭說道:“是啊。。你幹什麽呢。。”


周建鵬緩緩的說道:“前進啊。我馬上就出來了。。”


當周建鵬出來之後,我才發現周建鵬應該是一晚上都沒有睡覺。


我建鵬問道:“建鵬。你不會一晚上沒睡覺吧。。”


周建鵬笑了笑說道:“我在調製用具呢。。”


敵科仇地方結察接陽通月故


我周建鵬說道:“調製了一個晚上。。。”


周建鵬說道:“我買的材料都是最簡單的材料,需要做驗證,必須需要調和。。”


我周建鵬說道:“真是辛苦你了。。建鵬。。”


周建鵬我說道:“前進啊。你說的這是哪裏話。。”


我緩緩的說道:“建鵬,你現在調和好了嗎?”


周建鵬說道:“已經好了。。”


我拍了拍周建鵬的肩旁說道:“好了。。天已經亮了。去吃早餐吧。。一會我們就出發了。。”


周建鵬說道:“好。。我現在準備準備啊。。”


結不仇科獨艘恨接孤顯指術


我點頭說道:“好。。。”


結不仇科獨艘恨接孤顯指術  雨林我說道:“好。。我和若寒就在家裏等著你們的消息。。”


我回到院子裏,孔雪我說道:“前進啊。過來吃早餐啊。。”


我孔雪說道:“建鵬在整理東西呢。等建鵬一會吧。。”


孔雪我說道:“是啊。。你還有一個朋友周建鵬呢。。。”


敵不不仇酷艘恨陌孤情由秘


由於周建鵬是昨天剛來的,晚上又忙活一晚上。大早上的大家都忙活忘記了。


我們幾個人一直等著周建鵬。但是周建鵬特別的緩慢。


我家都讒的不行了。


我連忙說道:“建鵬一晚上沒睡覺,就是調和驗屍的用具。。”


查理霸說道:“胖子忙活一晚上了。”


孔雪說道:“好歹周建鵬是客人。。大家在稍等一會吧。。”


我點頭說道:“嗯。。。”


有過了幾分鍾,周建鵬才算是來到餐廳。


我周建鵬說道:“都準備完了啊。。”


周建鵬我說道:“是啊。。讓大家等著我,真是不好意思啊。。”


查理霸周建鵬說道:“知道不好意思,還不快點。。。”


我查理霸說道:“喂。。。”


查理霸說道:“我說錯了嗎?本來就是嗎?周胖子行動就是慢。。”


孫仇仇不鬼孫察陌月諾顯克


周建鵬查理霸說道:“就你事多。。”


我笑道:“好了。。大家吃飯吧。。”


孔雪說道:“是啊。。吃早飯吧。。要不一會都涼了。。”


我們幾個人馬上就吃早飯,尤其是雨林和查理霸,由於早上太餓了。又等了周建鵬那麽長時間,那吃相根本就沒個br>


我查理霸和雨林說道:“你們兩個是餓死鬼投胎啊。。”


大家吃好之後,我大家,然後轉頭孔雪說道:“雪姐姐。你家裏有鐵鍬和鏟子之類的用具吧。。”


孔雪點頭說道:“有。。。不過在後院。。”


我孔雪和吳宇說道:“宇哥,雪姐姐,這個東西是必用的。一定要帶著。。”


孔雪點頭說道:“是啊。。我怎麽給忘記了。。”


我查理霸說道:“老鬼。。你陪著宇哥和雪姐姐去拿工具。。”


查理霸說道:“好。。”


後科不遠酷結球所冷孫察球


孔雪帶著吳宇和查理霸去拿工具。


後科不遠酷結球所冷孫察球  我周建鵬說道:“都準備完了啊。。”


而我轉頭若寒和說道:“若寒,雨林你們兩個人留在家裏等我電話。。”


若寒我說道:“好。。”


雨林我說道:“好。。我和若寒就在家裏等著你們的消息。。”


我衝著雨林說道:“可能我會需要你們的幫助,也有可能不需要你們的幫助。主要還是的發展。。”


若寒點頭說道:“前進你放心吧。。”


我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沒一會的功夫,孔雪也回來了。


工具確實不是很多,隻有兩個鐵鍬和一個鏟子。


孔雪我說道:“這些東西都是很多年前的了。要是不好好找找,還真找不到。。就三個工具,不知道夠不夠。。”


敵地不遠方敵術所月鬧指地


我說道:“已經夠了。。”


孔雪說道:“那就好。。”


我說道:“現在我已經分工好了。查理霸,雪姐姐,宇哥,還有建鵬,咱們五個人出發。而雨林和若寒留在家裏做支援。”


吳宇說道:“這個安排很好。。”


我笑了笑說道:“好。。那就出發。。”


說著我們五個人拿著工具,就上了車。


孔氏家族的人比較特殊,由於每個朝代的人都對孔氏文化遵從,所以自然對孔氏子孫的葬地也給了很大的特權。


本來在建國以來,隻要是有人過世,都是必然火化,但是孔氏子孫和其他人不一樣。在孔氏家族裏,長子嫡孫去世了,必然就是全屍下葬。


結不科遠情敵球戰鬧吉羽鬼


這樣一來,必然我們要去孔氏子孫的墓地。由於孔氏子孫的目的裏曲阜市比較遠,光開車我們就已經浪費了一個多小時。


在車上我周建鵬,鵬一晚上沒休息的樣子,我衝著周建鵬說道:“建鵬啊。你一晚上沒休息了。不如在車上小息一會吧。”


周建鵬我說道:“不。。我還不是很困啊。。”


查理霸周建鵬說道:“周胖子啊。熊貓眼吧。你先休息一會,等到了我們在喊你。。”


我點頭說道:“是啊。。”


周建鵬一晚上沒睡覺,說起來確實也有一些累加困。周建鵬緩緩的說道:“那好吧。”


而吳宇專心的開車。由於吳宇也沒有去過孔氏家族的墓地,所以吳宇多少走了不少的冤枉路。


還好在車裏比較自由,我可以打車車窗抽煙。要不然我也是無聊死了。


沒一會的功夫,孔雪說道:“到了。。就是這裏。。。”


我把頭伸出車窗原來這裏算是一個小山坳。在很遠的地方就已經座座墓碑。


查理霸也說道:“這裏好大啊。。”


我查理霸說東:“這不廢話嗎?都將近兩千年了。當然不會小了。。”


吳宇找了一個停車位把車子停了下來。


我緩緩的說道:“下車吧。。。”


<dd id="foottips"></dd><dd class="tags"><b>tags:</b></dd>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