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一百六十二章 風門村恐怖事件(十)

時間:2019-12-06作者:笨笨阡陌


休息作罷,大家的精神頭很充足,這個時候趙旭兒在封門村的門口站著,手裏拿著麥克風,衝著我們說道:“可以開始了吧。 ”


胡峰翟誌鵬,翟誌鵬手裏的錄像機,擺弄了幾下,緩緩說道:“沒問題。”


翟誌鵬周邊的氣候,說道:“陽光充足。應該不需要擋光了。”


敵地科不考毫酷太方月後結


胡峰在一旁說道:“那就開始吧。。”


趙旭兒眼前的翟誌鵬,翟誌鵬說道:“我數三二一,就開始。”


趙旭兒點點頭,用手做了一個準備好的姿勢。


結遠科地考毫獨羽酷孫酷不


翟誌鵬緩緩的說道:“三。。二。。一。。開始。。”


趙旭兒就在這三秒鍾的時間裏,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和表情。當翟誌鵬說開始的時候,趙旭兒馬上笑臉迎人的說道:“大家好。我是藤虎視頻的美女主播趙旭兒,今天旭兒來到了神秘的封門村,封門村傳說始建於明朝,是一座經曆了幾百年的老村子,曾經有傳說這裏的男人娶不到媳婦,女人生不出孩子,還有一些冤魂在村子裏不散,外星人在這個村子裏出沒。總之話題不斷。不過隨著時間的流失,這裏已經成為了一個廢棄的無人村,我們攝製組來到了封門村,就是要通過藤虎視頻來給網友們,一一的介紹封門村,解開封門村神秘的麵紗。。”


這個時候胡峰緩緩說道:“哢。。。”


我和孫鐵龍,蔡英平就在周邊怎麽感覺有拍電影的樣子。


我時不時的還發出了詭異的笑聲。


孫鐵龍我問道:“怎麽了你。”


我孫鐵龍說道:“我怎麽有一種拍電影的感覺。”


孫鐵龍說道:“做視頻和拍電影差不多。不都是這樣嗎?隻不過這裏是簡化了很多。”


“哦。。。”


我摸著自己的下巴,仔細的們在錄製的話題。


結地科地技吉方技獨科戰我


趙旭兒再一次準備,說了一些封門村的曆史,然後結束之後,胡峰把錄像機的線插在筆記本上,仔細的觀旭兒錄製的樣子,有幾個字或者幾個形象不行,就要從頭開始。


這幾個小時裏,就短短的半個小時的台詞,居然整了三個多小時,胡峰仔細的腦,最後才滿意的說道:“可以了。。”


結遠地地技帆獨羽鬼諾克術


趙旭兒緩緩的走到我們身邊。趙旭兒自言自語說道:“累死了。。”


胡峰說道:“現在還不是喊累的時候,現在要進村了。”


孫科不地太帆方太酷顯星孫


結仇不科技毫獨羽獨太孫


趙旭兒沒好氣的說道:“知道了。。”


我胡峰說道:“我們能做什麽。”


胡峰說道:“也沒什麽好做的,錄製的事估計你們也不會。就跟著我們一起進村溜達溜達算了。”


我尷尬的說道:“好吧。”


敵不仇仇太故獨考情戰最我


我們一行人開始進入了村子。趙旭兒和翟誌鵬一邊往裏走,一邊說著一些話。


我們來到一塊石碑的麵前,我聽著趙旭兒在介紹這塊石碑。


趙旭兒說道:“這一塊是封門村的曆史石碑,已經屹立快有一百年了。相傳這是同治十二年的碑文。。。”


我仔細的文上的文字。都是一些繁體字。不過有一些字我還是知道的。


“覃懷之北,有一峻山,名曰芸薹,山清水秀。到此居莊,地名風門屯。其地肥饒,其家殷富,在莊人等,皆好善樂施。昔年以有,山神古廟一鎖,屢年風雨損壞。公同議論,積餘錢餉,重修整理。夏末初秋,與工動作,花費金文,總共五拾六仟有零餘。雲:太行蒼蒼,沁水泱泱。——大清同治十二年冬月下旬日,勒石立。”


我文上的文字,這是在介紹封門村的曆史吧。雖然我對古文研究不多,但是我高中就是學文科的,對那些知乎者也,多少也了解一點。


後科仇遠秘我鬼技酷陽孤封


我們往裏走,一些三層的一些房屋,趙旭兒在最前邊走,翟誌鵬就在後邊跟著,胡峰在翟誌鵬身後邊跟著。胡峰手裏還托著筆記本,一直記本裏畫麵的趙旭兒。


而我,孫鐵龍,蔡英平三個人就跟在他們的身後。


峰,趙旭兒,翟誌鵬三人這麽拚命的做視頻,我心裏暗道:“真是一些專業的人啊。”


我們在周邊上轉悠了好幾圈,我發現這個封門村真的是一個人都沒有啊。死氣沉沉的,要不是白天,估計誰來到這裏都感覺到可怕。


其實不是別的可怕,就是安靜的可怕。


我們在村子中一顆古樹,其實我對樹不了解,封門村裏的樹很多,我估計趙旭兒幾個人來到封門村的時候,肯定是做了一些功課,肯定知道封門村裏有一個古樹,所以趙旭兒就開始介紹了這個封門村的古樹。


而是在我樹木的壽命遠遠比人類的長,古樹不見得吧。


不知不覺的來到了封門村的中央,這裏有一個空屋子,屋子裏有一把太師椅,我個太師椅,一下子明白了。這就是傳說中的太師椅,據說坐上去的人都會有不幸,或者有靈異的事情發生。


趙旭兒又開始介紹了這個太師椅。也說了一些詭異的話。不過來。趙旭兒也是在開玩笑,沒有特別在意什麽太師椅可以發生詭異的時間。


其實我還真的不信就做一個椅子,會引來殺身之禍。我的好奇的促使我,坐下去底能發生什麽。


當趙旭兒往別出做視頻的時候,我仔細的觀察了太師椅,這個太師椅這個太師椅試用白色的木質做的,表麵上幹淨,但是實際上,太師椅上落了厚厚的一層灰。隻不過在太師椅上,沒有表露出來。


我記得剛才趙旭兒的介紹。這個太師椅有了很長的曆史。剛才趙旭兒說,所有做過太師椅的人都已經駕鶴西去。不過再最後趙旭兒說這個太師椅就是普通的椅子。


我仔細的想了想,沒個生物都有自己的壽命,這個太師椅自然也不例外,想想木頭時間長了也會腐化,更何況這個太師椅風吹日曬的,又無人搭理呢。可能一做上去太師椅都會散架子。


我用手撫摸了一下太師椅,我也感覺搖搖晃晃的,似乎已經快要散架子了。


這個時候蔡英平衝著我說道:“前進。。。”


我回頭


“啊。蔡英平。什麽事啊。。”


蔡英平說道:“你是不是想坐上去啊。”


我微微的笑道:“有這個想法吧。”


蔡英平說道:“前進,你可千萬別坐上去啊。”


我好奇的英平問道:“為什麽啊。。”


蔡英平說道:“這個太師椅很邪門的。”


孫鐵龍問道:“怎麽邪門了?”


蔡英平說道:“我聽老一輩人的說,這個太師椅坐上去的人都會死的。”


孫鐵龍道:“人都會死,哪有不死的。長生不死的那不是妖怪嗎?”


我孫鐵龍笑道:“不死的不光是妖怪吧。還有可能是神仙啊。”


而一旁的蔡英平則沒有我和孫鐵龍這麽輕鬆,蔡英平說道:“沒和你們開玩笑啊。最好別玩,容易玩出火。”


孫鐵龍沒有吱聲,跟著胡峰他們繼續走。


而我晃蕩了幾下太師椅說道:“這個東西,有曆史了,我太胖了。生怕把太師椅坐散架子了。這樣算不算破壞文物啊。”


蔡英平,沒好氣的說道:“你還開玩笑。”


我衝著蔡英平說道:“表麵上這個太師椅很幹淨,實際上已經有厚厚的灰了。”說著我用手去摸了一下太師椅,然後把手遞給蔡英平br>


果然我的手上,有厚厚的一層黑灰。


我本來沒當回事。誰知道蔡英平連忙握住了我的手,蔡英平用他的手去擦我手上的灰。


蔡英平衝著我罵道:“都告訴你了,別坐太師椅。很邪門的。”


我笑道:“我不是坐啊。這不就是摸了一下嗎?”


蔡英平說道:“摸也不行,你就不怕遇到什麽可怕的事啊。”


我笑道:“這能有什麽可怕的事啊。。”


蔡英平連忙衝著我罵道:“呸。。呸。。呸。。這個東西啊,還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還是小心一點就好。”


蔡英平很小心的擦了擦我手指頭上的灰。本來我沒有太在意,還在開玩笑。但是我和蔡英平這種近距離的接觸,我一下子心跳加速了。而且近距離的英平的臉,我心裏一下子感覺,這個蔡英平好漂亮啊。


敵仇仇遠考帆酷技鬼顯結最


結地不科羽毫獨羽鬼顯仇接


我打了一個激靈,我心裏暗道:怎麽會有這樣的想法。


我緊忙把手縮了回來,而蔡英平出來。


我尷尬的說道:“他們可能走遠了。趕緊去。。”


蔡英平也是尷尬的說道:“哦。。”


敵地不仇太早方技獨地指我


我和蔡英平緊忙跟著前麵的人。而趙旭兒他們一直都是專心的做視頻,根本就沒有發現我們掉隊。


其實封門村裏也不是很大。沒一會的功夫,他們該說的也都說完了。趙旭兒又加了一些神秘的傳說,說什麽這個那個了。聽到了這裏基本上我都不願意聽了,也就是跟著他們走而已。


這裏不是很大,基本上趙旭兒和胡峰等人都是每一個房間都去了一遍。拍攝的說實在話很仔細。而且從我們到封門村開始,就是這樣平靜的度過的。一點什麽恐怖的事都沒有發生。


到了下午五點多左右,天還是慢慢轉黑,趙旭兒他們的一天工作算是完成了。


我們回到封門村的門口。回到自己搭建的帳篷裏,趙旭兒早就已經口幹舌燥了。躺在帳篷裏就長歎。


“哎。。累死了。”


而胡峰和翟誌鵬兩個人就回到車裏,記本上的視頻,我和孫鐵龍也跟著去,整整錄製了有幾個小時。


胡峰邊道:“這裏需要剪輯。這裏不行。。那裏也不行。。”


後仇科地秘早獨太獨酷敵科


雖然我不明白是怎麽回事,但是他們的工作做起來確實很專業。


天慢慢開始轉黑。沒一會胡峰感覺今天工作也差不多了。就和翟誌鵬從車裏走了下來。


後地科遠太吉情秘獨顯技崗


趙旭兒峰下車,連忙說道:“胡哥啊。我都餓的不行了。。”


胡峰說道:“那就開始做飯吧。。”


“做飯?”


我好奇的峰,這裏條件這麽差,怎麽做飯啊。


翟誌鵬似乎我的疑問,衝著我笑道:“前進,你是沒有露營過吧。”


我微微的點點頭說道:“是啊。。”


翟誌鵬說道:“我們車裏帶了一些工具。”


“哦。。是吧。。”


翟誌鵬說道:“來的時候,我們就買了一些吃的和水。”


說著翟誌鵬把後車廂打開,我和孫鐵龍也隨之原來後車廂裏都是一些生活用具。而且還買了十桶飲水機上的水桶。


我心裏暗道:“這些人啊。肯定是經常在這樣的壞境下做視頻,可能都已經習慣了怎麽去生活了。往往比那些在城市裏隻會賺錢的人,強多了。”


我尷尬的笑了笑沒有說話。


胡峰說道:“今天估計也很晚了。你們兩個女孩子要是感覺天氣冷,就回到車裏去休息吧。我們幾個大男人就在帳篷裏休息就算了。”


趙旭兒胡峰說道:“睡覺的問題,現在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就是,我已經餓的不行了。。你呀。。趕緊做飯吧。。”


胡峰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是啊。。忙完了。。”


胡峰和翟誌鵬從後車廂裏,拿出了大鍋,孫鐵龍說道:“我去撿一些能生火的木材吧。”


胡峰說道:“這樣也好。。”


孫鐵龍去一旁找木材不說,隻說胡峰和翟誌鵬,兩個人在封門村門口忙活著。我和蔡英平雖然想去幫忙,但是又無從去下手。隻有靜靜的個人去忙活。


當胡峰和翟誌鵬架起了大鍋,孫鐵龍也回來了,手裏拿了一些木材回來。


我鐵龍說道:“這些東西你都哪找來的。”


孫鐵龍笑道:“這裏算是山區,找一些能生活的東西,不難吧。”


我微微點點頭說道:“是啊。。是。。。”


敵科仇科考我鬼秘情不主恨


胡峰點起了火,把大鍋往上一架,涮了涮鍋,就在鍋裏放了一些水。


趙旭兒說道:“不會又是吃麵吧。。”


胡峰說道:“講究講究吧。就麵是快的,水一開,就可以下麵了。”


趙旭兒說道:“餓。。”


翟誌鵬笑道:“等一會就能吃了。旭兒你別著急啊。。”


我們幾個人相繼的用水,洗了洗手。說實在的話,由於水比較珍貴,我們洗手基本上隻是用了很少的水。水袋一點一點往出擠,我還真的有一些不適應。不過沒有辦法野外生活就是這樣。洗手無非就是讓吃飯的時候,手幹淨一些,別吃進肚子了一些細菌。如果在野外吃出了什麽毛病,那也是可大可小的事。


我這個時候心裏有一些體會,平時我在家裏洗漱,開了水龍頭水順流而下,不知道浪費了多少的水。現在才體會到這樣的壞境下,水對人來說是多麽重要的事情。


我們紛紛都準備好之後,胡峰又給我們每個人洗碗,又給我們每一個人發碗。胡峰見水燒開了。連忙衝背包裏拿出三袋麵下在裏鍋裏。又拿出一些調料。在鍋裏那麽攪和。


趙旭兒鍋裏的麵說道:“哎。。每次都是吃這個。。真是的。。。”


胡峰說道:“上次去杭州可不是吃這個的呀。每次你都去飯店吃。就今天這一次,將就將就算了。。”


趙旭兒胡峰,伸出舌頭,做了一個鬼臉,然後就不說話了。


而我和孫鐵龍沒有多說什麽。本來我對吃的就沒有太多要求,隻要好吃就行,而孫鐵龍是隻要吃飽就行。我就是怕蔡英平不喜歡而已。


這個時候翟誌鵬說道:“胡哥買了一些零食,一會感覺不過癮,吃點零食算了。”


趙旭兒胡峰說道:“我就知道胡哥不會這麽刻薄的。。”


胡峰沒好氣的說道:“這是因為工作,生活條件這樣,沒有辦法。等完成工作,咱們再好好的吃一頓吧。。。”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