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一百二十五章 六號公寓(四十四)

時間:2019-09-17作者:笨笨阡陌


我衝著孫鐵龍說道:“鐵龍啊,你把車停在哪了。 ”


孫鐵龍說道:“不是你經常停的地方嗎”


“南門口。”


孫鐵龍說道:“是啊。。”


“哦。。車鑰匙在你那吧。”


孫鐵龍說道:“當然在我這了。”


“那就好。。直接去吉大二院。。”


我和孫鐵龍來到南門,我終於看到了我們的車。可能中午吃飯的時候沒注意。


我和孫鐵龍上車之後,孫鐵龍開車直接就奔往吉大二院。


孫鐵龍衝著我說道:“你就那麽確定葛情會在吉大二院。”


“我確定,吉大一院,吉大二院,吉大三院都是長春最出名和最專業的醫院。同樣也是收費最高的醫院。吉大一院和吉大三院離臨濟大學很遠,肯定是不會去了。隻剩下個吉大二院了。”


孫鐵龍說道:“那應該怎麽去找葛情。醫院裏那麽多病人。”


“太簡單了。葛情肯定是要搶救的。搶救之後,肯定是要住院的。”


孫鐵龍道:“是啊。。”


“住院部一查不就查到了嗎”


孫鐵龍道:“沒錯。。你李前進確實聰明啊”


“聰明個毛線啊。。這是經驗。。”


孫鐵龍笑了笑,沒有說話。


我就在車裏拿到了一本書,我連忙說道:“嗬嗬。。”


孫鐵龍看了看我說道:“怎麽了。。”


“又是一本鬼故事書。”


孫鐵龍說道:“我估計啊,不是若寒就是雨林買的。”


“是啊。。是啊。。”


孫鐵龍看我手裏拿著一本鬼故事的書籍,


孫鐵龍衝著我說道:“前進,你什麽時候也開始喜歡鬼故事了。”


我衝著孫鐵龍笑道:“我啊以前隻看一些曆史和推理的書籍。基本上沒有看過鬼故事之類的書。”


孫鐵龍說道:“怎麽現在很想看”


“也不是了。隻不過就是感覺有時候鬼故事也很有意思。。”


孫鐵龍說道:“有意思歸有意思。但是絕對不適合你。。”


“不適合我”


孫鐵龍道:“你啊。就是適合看推理的書籍。。”


“嗬嗬。。看來啊我在你們眼裏,就是一個能破案的人啊。”


孫鐵龍說道:“那是當然了。。”


“好吧。。我承認,我要是不會破案啊。我估計我這輩子也就是一事無成了。”


孫鐵龍說道:“你這話說的可沒錯。假如你一年前沒有偵破於曉蝶的案子。估計你這推理探案的才能,可能一輩子就是這麽被埋沒了。”


我仔細的回味呢。當時要不是有若寒要求我去調查,或者我現在依舊是坐在草地上發呆,也可能到現在若寒都不是我女朋友,很可能我會繼續迷失下去。。真是那句老話啊,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


我靜靜的坐在車上,點上一根煙,仔細的回味著我這一年所發生的事情。。。


孫鐵龍也沒有說什麽,安靜的開著車。。。。


這個時候我的電話響起了。


若寒說道:“前進啊。。幹什麽呢。。”


“我啊。。我和孫鐵龍在一起呢。。”


若寒說道:“哦。。我下課了啊。。”


“是嗎”說著我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現在才兩點四十分,我連忙說道:“才兩點多,你怎麽就下課了。”


若寒說道:“今天下午就一堂課。下課了我就沒事了啊。”


“哦。。若寒啊。要不你就先回家吧。”


若寒說道:“你和孫鐵龍沒在學校嗎”


“沒有啊。下午我和孫鐵龍去找葛情了。誰知道葛情下午在國畫教學樓跳樓了。”


若寒說道:“媽呀。。不會這麽邪門吧。”


“有什麽好邪門的。我估計葛情無非就是受傷而已。不會有什麽生命危險。”


若寒說道:“那好吧。我不打擾你們了。你們啊趕緊去醫院吧。”


“也好。。若寒你先回家,我們看看吧。。一會就差不多能回去。”


若寒說道:“你們幾個真是忙啊。。剛才我給雨林打電話,雨林和查理霸也在忙呢。。”


“嗬嗬。。是嗎我還以為她們在什麽地方喝咖啡呢。”


若寒說道:“你可拉到吧。查理霸和雨林也是很有正經的啊。”


我喃喃的說道:“嗯。。嗯。。我知道。。我知道。。”


若寒說道:“那你忙吧。。”說著若寒就把電話掛斷了。。


我掛下電話,孫鐵龍看了看我說道:“怎麽若寒來查崗來了啊。”


“查什麽崗啊隻不過是若寒下課了,問我在哪呢。”


孫鐵龍道:“前進啊。。”


我聽到孫鐵龍似乎有什麽話要和我說,我看了看孫鐵龍說道:“啊你要說什麽啊。”


孫鐵龍說道:“你有沒有想過一件事啊。”


“什麽事”


孫鐵龍說道:“你看啊。我和查理霸,還有雨林經常都會被你安排查這個查那個。”


“是啊。。這有什麽問題嗎”


孫鐵龍說道:“這問題當然大了。”


“怎麽能有什麽問題”


孫鐵龍說道:“你看啊。你每個人都有安排,隻有若寒你從來不安排。。”


孫鐵龍說道:“哪有。。你好好想想。。”


我仔細的回想著。差不多也是這麽回事,基本上我有什麽大困難,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查理霸,第二個就是孫鐵龍,最後才是雨林。而且每次遇到小事的時候我基本上都會讓雨林去做。大一點的事都是讓孫鐵龍搞定,而我自己都沒有把握的事,我就找查理霸。唯獨遇到大事,中事,小事我從來都不找若寒。


我一下子沒有說什麽話。


孫鐵龍衝著我笑道:“我們都知道你疼若寒,說實話,若寒雖然沒有雨林那樣的功夫,還是一個女孩子。但是畢竟是同在一個屋簷下,但是時間一長了。你猜若寒會怎麽想”


我緩緩的說道:“若寒不會因為這個生氣吧。”


孫鐵龍說道:“生氣到不至於,隻不過你好好想想吧。。”


“那我還能怎麽做,本身若寒就是一個弱質女流,你也說了要功夫沒功夫,不管若寒是不是我女朋友,有什麽危險的事也不能讓若寒去冒險吧。”


孫鐵龍說道:“你的話說的也沒有錯。不過以後多多少少也要給若寒分配一些事情做啊。”


“我不是給若寒分配事情做了嗎偵探社左右的委托金都是若寒管理和分配的。”


孫鐵龍笑道:“嗬嗬。。。”


我看著孫鐵龍說道:“你哈哈什麽。。有事就說。和我還藏著掖著的。”


孫鐵龍說道:“我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麽好。不過啊。你沒事的時候好好想想吧。你經常說咱們五個人是一個集體,但是往往有案件的時候,你都是選擇保護若寒,你啊沒有想過若寒的想法。。”


我微微點點頭說道:“你啊。說的或許很對。。”


孫鐵龍道:“我說的對不對不重要,隻不過我不身在局中,所有有時候我在旁邊看的比你清楚的很多。其實若寒每次看到你有案件,第一就為你擔心,第二有時候若寒也感覺幫不上你什麽忙”


“但是我從來沒有這麽想過啊。”


孫鐵龍說道:“你還記得蘇雅妹吧。”


“記得我當然記得了。”


孫鐵龍說道:“當初你孤軍深入的時候,我和查理霸也有些著急。當你住院的時候,你根本就不知道,若寒偷偷哭了好幾次了。”


“是嗎若寒沒有告訴我啊。雨林也沒有告訴我。你和查理霸更沒有告訴我。”


孫鐵龍說道:“那是若寒不想你擔心而已,不讓我們說。。”


“是這樣啊。。。。”一瞬間我不知道說什麽了。。。


雖然和若寒相處了一年多,但是實際上我的戀愛經驗還是很少。


也不知道為什麽,今天道路上特別的堵車,現在還不到三點,根本就沒有到下班的時間,車就已經堵了很長。


我喃喃的說道:“怎麽回事,今天這麽堵車”


孫鐵龍說道:“過幾天就是五一勞動節了。”


“五一勞動節啊。不是還有兩天嗎”


孫鐵龍道:“是啊,法定假日嗎有些可能提早放假唄。。”


“拉到吧。堵車和五一勞動節有毛線關係。”


說著我又翻看那本書看著。


堵車的問題太讓人揪心了。就算是開著好車,什麽勞斯勞斯,大悍馬,遇到前邊的車一動不動,心裏依舊是著急,加上還趕時間,就巴不得把前邊的車全部撞飛,一口氣衝過去。


我罵道:“,這麽堵現在人都這麽有錢嗎都有車。”


孫鐵龍看了看我說道:“現在社會進步了。有錢人也多了。再加上現在車也不是那麽貴了。人當然想自己過的好點了。”


孫鐵龍問道:“怎麽”


“現在買車就是為了裝x,有房有車了就讓人高看一眼。”


孫鐵龍說道:“大多數人不是這麽想的吧。”


“怎麽就不是這麽想的,很多人都是這麽想的,都說什麽有房有車有麵子。沒事就開個小破車出來轉悠。。”


孫鐵龍道:“嗬嗬。。你要這麽說啊。。我沒有辦法回答你了。”


我看了看手機,已經三點半了。平時從我們學校到醫大二院,大約也就是半個小時,但是今天足足在路上浪費了快一個小時,而且還僅僅是過了路程的一半。


孫鐵龍說道:“其實現在也很好啊。你想想。現在咱們到了醫院,葛情也就是在急救,就算咱倆去了。也什麽用啊。”


我喃喃自語道:“現在已經過了大約有一個多小時了吧。按照醫院的規矩,救護車送到的人,肯定先是送到急救室。急救措施完畢之後,才會送到相應的專科醫生那裏。”


孫鐵龍說道:“那也就是說,現在葛情還在搶救中。”


“差不多吧。”


孫鐵龍說道:“現在就是找到了葛情,也問不出什麽來。更何況葛情也不見得會告訴你什麽。”


“是啊。。這也是我頭疼的事情。”


孫鐵龍說道:“現在來看就算去醫院找葛情有一大半,也是無功而返。”


“確實。。。”


孫鐵龍道:“現在堵車未嚐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我勉強笑道:“哎。。也隻能這樣了。畢竟啊現在社會水平都提高了。。”


孫鐵龍道:“得。。得。。得。。拉到。。不是正能量的話最好別說,要不然啊容易惹麻煩。。”


我笑道:“可不是。。”


我翻開書說道:“你啊,好好開車吧。我看小說。。”


孫鐵龍道:“當然了。就你和我,我要是不好好開車。難道你好好開車啊。。”


我笑了笑沒有說話。


孫鐵龍看了看我說道:“現在剛剛過了人流區,過了幾個彎就到了吉大二院了。”


我看了看街道邊的路牌,喃喃說道:“是啊這不是快到了嗎”


孫鐵龍說道:“對啊。。”


這邊的道路還不算擁擠,再過幾個彎道就到了吉大二院。


孫鐵龍衝著我問道:“一會就直接去詢問處”


“當然了。如果葛情在本市有親人的話,應該就不會住在寢室裏,或者有親人,但是不想麻煩親人所以住在寢室裏。”


孫鐵龍道:“你的意思就是葛情現在很可能被搶救完畢了。自己一個人在病房裏。”


“沒錯。這種可能性很大。”


孫鐵龍道:“正常人無論是手術還是搶救,要是沒有大傷害,基本上也就是十分鍾就可以蘇醒。”


我看了看孫鐵龍說道:“那要是有大傷害呢。”


孫鐵龍說道:“那就不一定了,有的很快蘇醒,有的幾個月幾年才能蘇醒。”


我摸了摸下巴,緩緩說道:“跳樓應該沒有什麽吧。。”


孫鐵龍道:“這個誰知道了。我又不是醫生。”


“但願葛情沒有事。。。而且咱們見麵的時候最好就是清醒的。這樣才能問出我想知道的事。”


孫鐵龍道:“你運氣很好。。一定可以的。。”


我笑了笑,沒有說話。


轉過兩個彎,孫鐵龍就開進了吉大二院。這裏人比較多,車也比較多。費了好大勁,孫鐵龍才找到了一個停車位。


我和孫鐵龍下車連忙跑到吉大二院的住院部。在一樓有一個谘詢大廳,我連忙衝著當班的護士問道:“護士,請問你一個事。”


那當班的護士看了看我說道:“有什麽可以幫助你的。。。。”


...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