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三百二十五章 最後的影像(三)

時間:2019-08-13作者:笨笨阡陌


“讓你手不老實。讓你手不老實。”


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喜歡暴力解決問題的人。而且也不會打架。可不知道為什麽,看到那男人靠近若寒,我心中那無名之火就難以壓製。我就好像瘋了一樣,拚命的朝著那男人打去。


而若寒就一直拽著我,不停的叫喊著:“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北湖這裏是度假的好地方,總是有很多人來這裏遊玩。一瞬間就引來了不少圍觀的人。


而查理霸等人也是應聲趕到。


“前進,前進!”


查理霸等人急忙把我和魏凱拉開。


“怎麽回事?”雨林看著若寒問道。


若寒氣的說不出話來。而魏凱被我打的鼻子已經流出了鮮血。那慘像是在是難以形容。


若寒一把推開了我,急忙把倒在地上的魏凱拉起。


“魏凱!魏凱,你沒事吧。”


看到若寒關心魏凱的樣子,頓時我沉默了。


我半天都說不出話來,而查理霸等人也沒有多問。


我看著若寒,而若寒扶起魏凱,根本就沒有多看我一眼,而是扶著魏凱朝著賓館方向走去。


雨林看著我叫道:“怎麽回事?”


我也沒有回答,隻是呆滯的看著若寒的背影。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急忙轉身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喂!李前進,你給我站住。”


不管雨林怎麽叫喊,我根本就沒有搭理她。


“這個前進,真是讓我生氣。奶奶的,這麽給他創造機會,讓他追回我家若寒。看看前進現在是個什麽樣子。”


查理霸和李白都沒有說話,隻是無奈的搖頭。


晚上查理霸和李白或許也知道我不開心,拉著我來到酒吧裏,希望可以通過酒吧裏那歡快的音樂,讓我可以放鬆一下。


可他們並不知道,心裏的病,外在是進入不了心靈的。


我一口一口的喝著酒,就是希望自己可以快點醉倒。當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多麽希望這是一場夢呢?


“哇!”


走出酒吧的那一刻,我終於吐了出來。


查理霸和李白兩個人,一人扶著我一隻胳膊。


李白輕輕拍打著的我的後背。


“哎!都勸你別喝那麽多了。”李白喃喃的說道。


“什麽都別說了,趕緊送前進回房間吧。我看啊,這一次來北湖是完犢子了。若寒和前進是真的要玩完。”


查理霸和李白把我扶回了房間,而我已經完全沒有了直覺。甚至我都不知道,從酒吧出來之後,我是怎麽回的賓館房間。


“前進啊,你老傻傻的躺在草地上幹嘛?不記得今天是雨林比賽的日子嗎?還不趕快跟我一起為雨林加油?”


“前進,你幫幫我,於曉蝶是我最好的朋友。”


“前進,隻要有你在,我就不害怕。”


和若寒在一起的一幕幕,我在睡夢中不斷的回憶著。


我在朦朧之中,感覺到我的鼻子裏進水了。突然間我感覺呼吸非常的困難,全身感覺都要抽離自己的身體一樣。我感覺到從嘴到鼻子這一塊,特別的冰涼。


“咳!咳!咳!”


我試圖要坐起,剛剛要睜開眼睛,卻發現在我麵前,朦朧之中,看到了好幾個人。


我還沒等說話,就看到有人指著我的鼻子問道:“你就是李前進?”


我感覺頭疼欲裂,而且眼神模糊,根本也看不清楚那是誰。


我呆滯的看著跟我說話的人,那人指著我罵道:“快點他嗎的說,你是不是李前進。”


我漸漸的恢複了一些意識。這才發現,在我的房間裏居然有四個陌生人,三男一女。這三個男人歲數都稍微大一些,差不多都在三十歲到五十歲之間。而且他們的穿著,讓我感覺非常的熟悉,而那個女人歲數並不大,也就是比我大幾歲而已。


我還沒有反映過味來,就聽到門口查理霸在叫喊著。


“你們他嗎的誰啊!”


“警察。沒有你們的事,站在一邊。”


查理霸正氣勢洶洶的要進入到我的房間,可是指著我鼻子說話的人,在兜裏掏出了警員證,亮在查理霸的麵前。


查理霸可不懼怕什麽警察,尤其是查理霸看到那幾個男人竟然用冷飲灑在我的臉上,查理霸頓時就打算和那幾個人幹一仗。


可李白迅速的拉住了查理霸,衝著查理霸輕微的搖了搖頭。


那男人看著我說道:“問你話呢?你到底是不是李前進。”


我已經漸漸的恢複了知覺,雖然腦袋很疼,而且全身無力。不過就在那短暫的幾秒鍾裏,我隱隱約約的感覺到,在我房間裏的那三男一女是警察。


我喃喃的說道:“沒錯,我就是李前進。”


那男人連忙從自己的夾包裏掏出了拘捕令。


“我叫丁超,李前進,我們現在懷疑你跟一起凶殺案有關,現在你有權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講的話,我們會記錄在案作為呈堂證供。”


說著那男人衝著身邊的人叫道:“銬起來。”


我還在朦朧之中,雙手就已經被那個女人用手銬給銬住。


查理霸頓時急眼,大聲的叫道:“擦!你們什麽人?知道李前進是誰嗎?”


那男人看著查理霸叫道:“你他嗎又是誰。”


查理霸一臉怒氣,如果不是李白按住,查理霸估計肯定把那三男一女給打翻了。


李白急忙把查理霸拉在了身後,李白衝著那男人說道:“我是李前進的代表律師。我可以證明,李前進昨天晚上喝多了,一直都在房間裏睡覺。”


“你確定?你一晚上沒有離開過李前進?李前進一直在你的眼皮地下?”


一句話讓李白反而沒詞了。


而查理霸也是靠在門邊,嘴上喃喃的說道:“我擦!平時沒看到那些警察來這麽快。”


我一頭霧水的看著查理霸和李白。


我喃喃的說道:“發生了什麽事?”


李白看著我喃喃的說道:“魏凱昨天晚上死在了湖邊。”


“少廢話,趕緊帶走。”那男人叫道。


我瞬間就被那三個人拎起,那三個人根本不給我換衣服的時間,多虧我穿著一個大褲衩,要不然可就丟人了。


“趕緊把鞋子穿上。”


我被強製性拉出了房間,而李白就在我身邊說道:“前進,放心!有我在呢。”


我此時迷迷糊糊的,還有一些不適應。


不過在一路上的蒸騰,我身體裏的酒勁也完全的過去了。


我被壓在了審問室。雖然我很多次都是隔著屏幕看著審問室裏的人審訊,之前也因為某些事,也被審問過。


但是這一次,我真的是一頭霧水。


“李前進,說吧。”


我看著坐在我麵前的那個男人,我喃喃的說道:“讓我說什麽?”


“說什麽?這個男人你認識嗎?”


說著那男人看了看身邊的一個女警察,那女警察緩緩的站起,拿著幾張照片走到了我的麵前來。


我眯縫著眼睛,朝著照片看去。


不開不得了,一看我頓時就一激靈。


照片裏拍攝的是一個男人,而那個男人正是我昨天白天和他大家的男人。一直在糾纏若寒的魏凱。


照片裏魏凱倒在湖邊的草地上,頭部和草叢邊全部都是血跡。


我心裏暗道:怎麽回事?


“這個男人你認識嗎?”


我搖頭說道:“不認識。”


“不認識?不認識你昨天和他打什麽架?”


我抿了抿舌頭,喃喃的說道:“哦!我確實和他打架了,但是我並不認識他。”


“啪”的一下,那男人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那男人衝著我叫道:“李前進,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奶奶的,我們已經有了足夠的證據,可以證明是你殺死魏凱的。告訴你,我這是在給你機會,讓你自己說,如果我不給你機會,等你想說的時候,就已經完了。”


每個人的性格是不一樣的,正常人在危機的時候,除了大腦一片空白之外,就是不知所措。可我不一樣,在危機的時候,雖然我也會一片空白,可是我都會讓自己非常的冷靜去分析問題。


就在這麽蒸騰之下,我的酒勁全部都已經散去,而且也開始分析。看來在昨天晚上,有人把魏凱給殺了。由於我白天和魏凱打架,而且警方也一定會去排查。


從意外的經驗,警方一定是先找到了若寒和雨林。畢竟魏凱是和雨林、若寒兩個人一起來到北湖的。


以前我就對他們說過,在跟警察審訊的時候,為了不影響和誤導警方查案,警方問什麽就回答什麽。如實回答,不要添加任何的個人思想。必須要回答自己所親眼看到的東西。


警方找到了雨林和若寒,以若寒的性格,必然會對警方說,我倆已經分手了。而魏凱是追求若寒的男人。


我看了看坐在我對麵的那個男人。


我喃喃的說道:“警察先生,確實昨天我和魏凱打過架。不過我並沒有殺他。”


“啪!”那男人狠狠的拍打了一下桌子。


“李前進,你不要以為你是這個世界上最聰明的男人。你以為警察都是吃幹飯的嗎?現在我給你機會,是你自己不知道正確,告訴你,等到你感覺到後悔的時候,就已經完了。”


我無奈的搖頭說道:“你以為我會為了吃醋,殺死一個人嗎?”


那男人看著我平靜的樣子,那男人陰沉著臉,不斷的點頭說道:“好!好!好!李前進,我給你機會,是你自己不珍惜!”


說著那男人身邊的一個男警察,也從椅子上站起。


那男人也拿出了幾張照片,亮給我看。


頓時我就已經完全的傻了。


“怎麽會這樣?不!這不可能!”


照片裏是有兩個人,一個是我,一個是魏凱。而且拍攝的時間,還是晚上。


照片有好幾張,第一張我和魏凱還有一段距離。第二張,魏凱看到我的手,還試圖轉身離開。第三張是我朝著魏凱跑去。從第四張開始,就是我和魏凱廝打在一起的照片。後麵的幾張,都是我和魏凱打架的畫麵,而且看照片裏的樣子,魏凱是被我打了。


我頓時額頭冒出了冷汗,我喃喃的說道:“怎麽回事?”


“啪!”那男人狠狠的拍打了一下桌子。


“李前進,你少他嗎給我裝糊塗。”


我心裏暗道:我記得昨天我們一起去酒吧了。出酒吧門口的時候,我還吐了一口。


再往後回想,我實在是回想不起來了。隻是隱隱的感覺到,我雙腳沒有氣力,是被人扶回房間的。


之後的記憶,我應該是躺在床上睡覺。我怎麽會在半夜裏出現在湖邊呢?


我抿了抿嘴巴,一直沉默不語。


我的腦子裏不停的回想著,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啪!”“李前進,看到沒,昨天你行凶的時候,有人在一旁照片都記錄下來了。你還打算狡辯嗎?或許你很聰明,以為白天打架之後,晚上殺死死者。可以擾亂正常的邏輯。可是你沒有想到吧!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我沉默不語,腦子裏一直回憶著昨天晚上的事情。


“當。當。當。”


審問室的房門有人在敲打,隨後大門打開,進來在房間裏出現過的那個女警。


那女警在那男人的耳邊低聲的說道:“李前進的律師到了。一定要見李前進。”


“擦!都是證據確鑿的事,還有什麽好見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李白強行的擠進了審問室。


“你、你怎麽進來的。”其中一個警察指著李白叫道。


“我叫李白,是李前進先生的律師。根據法律,我有權利見見我的委托人。我有半個小時的時間,來見我的委托人。”


那男人連忙站起,看著麵前的李白。


那男人看著李白冷笑道:“你、李白!我知道你。”


李白隻是陰冷的臉色沒有說話。


那男人冷笑道:“我們警方現在已經有了足夠的證據,可以證明李前進是殺死魏凱的凶手。所以我還是勸告你,別浪費大家的時間了。”


李白指著那男人說道:“你這是不執行法規,知道嗎?我可以控告你。”


那男人搖頭冷笑道:“好!好!告訴你,我現在是給李前進機會,看來李前進是不打算老實了。我保證,到時候,你們肯定回後悔。”


說著那男人看了看身邊的幾個同事。


那幾個人開始整理了一下文件,那些警察紛紛的離開了房間。


而此時房間裏的監控並沒有停止錄像。


李白朝著房間裏大叫道:“你們暫時沒有權錄像。如果在不停止錄像的話,就不要怪我上告你們。”


在李白的大喊之下,確實在幾秒鍾之後,監控錄像停止了。


而我和李白都長出了一口氣。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