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二百九十七章 來自暗黑的惡魔(一)

時間:2019-12-06作者:笨笨阡陌


“今天怎麽樣?贏了多少?”


“還行,贏了三萬。”


“我擦!今天你點很幸啊。該請吃飯了吧。”


“靠,我就今天硬了一點錢,就非得要熊我?知道嗎?上次我在大膽那輸他嗎慘了,前前後後大概有五萬多。就今天撈回來點,裏外裏還是輸了兩萬多。”


“哎,那也別我強啊,我今天是他嗎輸慘了。還不知道回家之後,我媳婦得怎麽罵我呢。”


“大家都一個德性。”


兩個穿著西裝革履的男人,一邊走一邊聊著。當走到一個廢棄的工地時,兩個人都停下了腳步。


“擦!聽說這個鬼地方上次就有一個賭鬼跳樓了。”


“擦,是這裏嗎?”


“怎麽不是這裏。告訴你啊,老張說這裏最近特別的凶。咱倆還是快點走吧。要不然遇到什麽黴頭可就樂了。快走。”


兩個男人似乎非常忌憚這一片廢棄的工地。兩個人快速的朝著路口走去。


突然間黑暗之中,露出了幾個黑影,隻聽兩聲慘叫。


“啊。”“啊。”


地麵上的血跡一點一點的流淌著,一直流到了下水道。


“前進啊,你不是說,要早一點回長春嗎?現在又怎麽不回去了。”


我轉頭看著查理霸說道:“暫時在濟南停留兩天。”


“留在濟南幹什麽?”


我看著若寒和雨林說道:“要不,你們兩個先回去吧。”


雨林搖頭說道:“回去?我倆可不回去,現在放假了,我們回去幹嘛。”


我眉頭緊鎖,心裏暗道:“哎!”


我看了看手表,心裏暗道:怎麽還沒來呢?


可能是我著急了,我摸了摸下巴,連忙說道:“先在附近有個賓館吧?”


“找賓館,不如先找飯店,我都餓的不行了。”查理霸叫道。


“著急什麽?先找住的地方,好歹把行李放在賓館裏呀。”


找賓館之後,如果在吃飯,那時間可就不夠了。


我看了看手表,搖頭說道:“找什麽飯店,先找賓館。”


我和李白朝著西麵看去,西麵是商圈,而且還有一個很高的大廈。距離很遠就看到了四個大字,歐亞商都。


我指著那座高樓,笑道:“看到沒,那有一個商場,商場了別說有飯館了。一會你們還能去購物。”


一提到購物,最開心的就是雨林了。


雨林連忙擺手叫道:“太好了。正好我還要買一些東西。”


若寒一把拉住雨林,連忙說道:“雨林,你帶來的行李已經夠多了。”


“那怕什麽。打不了在買一個行李箱唄。”


“歐亞裏的東西,可不便宜啊。”


“那怕什麽,誰叫姑奶奶我有錢呢。”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不管怎麽樣,隻要雨林她們可以安心的待一會,我就算放心了。至於買東西,女孩子天性就是那樣,我根本管不住。


我連忙說道:“那就這樣,先在那附近找一個賓館,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後,你們是吃飯也好,逛街購物也好。你們自己做主。”


若寒看著我問道:“那你呢?”


我喃喃的說道:“我和李白有別的事。”


若寒看著我沉悶的樣子,若寒一下子又開始心事重重。


其實誰都明白,在濟南我沒有朋友,能有什麽事。無非也是跟案件有關係。從安寧縣離開的時候,李白就打算訂機票。可是中途我改變了主意,而是直接來到濟南。


“前進,還能有什麽事,肯定又是接到什麽委托了。”雨林連忙叫道。


“別管那些了。先找個賓館,把行李放下。”


我們幾個人順著大路,一直朝著西麵走去。這是一條大街,兩側的道路都是人,而且車也比較多。


李白喃喃的說道:“看來這裏是濟南最繁華的地方了。”


查理霸叫道:“這是當然了。”


附近的賓館也真是不少。不過為了安全,我找到了一個不錯的賓館。


“有沒有四間標準房。”我輕聲的問道。


坐在吧台的一個美女抬起頭看著我說道:“四間房倒是有,但是不在一個樓層。”


“是全部都不挨著嗎?”


那美女搖頭說道:“不,四樓有兩間、三樓有兩間。”


那美女看著我們這五個人,補充道:“你們看這樣好不好,你們先住下,等到一個樓層有空房了,你們在搬過去。”


我搖頭說道:“不用了。”


說著我看著若寒等人,連忙說道:“都把身份證拿出來吧。”


我們把身份證交給那個美女用於登記。


“三樓三一二,三一七。四樓四零四,四零五。”


“行。謝謝!”


那美女把放給交給了我。我轉頭看著雨林、若寒和查理霸。我把四樓的房卡交給了他們。


“你們住在四樓。”我喃喃的說道。


若寒好奇的看著我。


我連忙說道:“你和雨林住在一間房吧。正好你倆還能有個伴。”


若寒沒有說話,隻是單手接過房卡。


“大家先把行李拿到房間裏,然後你們研究去哪吧。”


其實這樣分開我感覺很多,畢竟我留在濟南,確實有重要的事情要處理,若寒跟在雨林的身邊,這樣安全不說。而且還能有充足的休息。要不然我不固定的休息,也打擾到若寒休息。


我進入到房間,先是把行李箱放在牆角處。剛靠在椅子上點一根煙。房門就有人在敲打。


我連忙起身去開門,看到李白在門外。


我很自然的把李白讓進房間。


“前進,是不是還有案件?”


“算是吧。一會你跟著我去見一個人。”


“見誰?”李白問道。


“濟南的一個老刑警。”我喃喃的說道。


李白一皺眉,連忙說道:“警察?”


“是啊。宇哥給我打電話了。知道我在山東,所以一定要我見一見那位老刑警。”


我無奈的歎了一口氣,緩緩的坐在床邊。


我打心裏就不願意多留在山東一秒。可真是沒有辦法。先是朱先生邀請我去安寧縣,隨後又是吳宇。這兩個人都是我重要的好朋友,誰都沒有辦法回絕。現在也隻有硬著頭皮幫忙了。


我看了看手表,喃喃的說道:“說好的,下午兩點在富餘街和彩虹大路交匯的地方,有一個大清茶館。可能是早上顛簸的時間太長了,我們到地方的時候,提前了一個小時。”


李白也看著手表,連忙說道:“還有半個小時呢。”


“是啊。所以我才讓大家先找賓館。”


“要不在附近隨便吃點東西吧。”


“不行,時間肯定不夠。”


李白笑道:“這裏是商圈,街頭巷尾的都會有一些小吃。你害怕沒時間嗎?”


說著我和李白也沒有跟若寒她們打招呼,而是直接和李白離開了賓館。


其實也不需要管她們,畢竟雨林和查理霸,這兩個人都是貪玩的人。他們會給自己找節目。


確實商圈的小胡同裏,有很多小吃。而且方便快捷。從安寧縣一早上蒸騰到了濟南。我們這幾個人,不光是乏、而且累,最重要的是餓。


“時間差不多了吧。”我喃喃的說道。


“是啊。還有十分鍾就到兩點了。”


“那就現在去大清茶館吧。”


我和李白手裏一邊拿著小吃,一邊來時候的路放回走。


雖然我和李白什麽都沒說,但是我和李白心裏都清楚。既然是一個老刑警找我,必然是有著很大的麻煩事。


我和李白到了大清茶館,還提前了五分鍾。現在的時間是下午一點五十五分。


“我看還是先進去吧。”


李白也點頭讚同。


我和李白朝著茶館走去,站在門口的接待員,滿臉笑容的衝著我和李白說道:“歡迎光臨。”


我和李白剛進入到茶館裏,就在茶館的右側,一個白發老頭連忙從椅子上站起。


“李前進?”


我應聲看去,是一個年約六十歲的白發老人。這個老人穿著一個米字格的灰色上衣。穿著一條深黑色的褲子。五官非常的端正,隻是在有臉的眼睛下,有一顆小小的黑痣。


我心裏暗道:跟吳宇發給我的照片一模一樣。看來就是她了。


“富老先生。您好。”我連忙伸出了右手。


“李前進,真是非常感謝你能來。”那老人死死的拽住我的右手。


我發現眼前的這個老人,一見到我,似乎是見到了救世主一般。


我尷尬的一笑,實在是不知道說什麽。


“三位,裏麵有座位。”接待員揮手朝著茶樓裏麵指去。


“富老先生,這是我的朋友,叫李白。”


那老人轉頭看了看李白,連忙說道:“你好。”


李白禮貌的回著:“你好。”


“富老先生,有什麽話,坐下來。慢慢說吧。”


我們三個人就在靠近門口的位置坐下。然後點了一壺茶。


我仔細的看著那老人,感覺到那老人似乎憂心忡忡。雖然我不知道他擔憂的是什麽,不過我的直覺告訴我,肯定不是什麽容易的事。


那老人欲言又止,我更加肯定了我內心的想法。


“富老先生,宇哥經常跟我提起您。”


其實吳宇哪有那麽多時間跟我提他。隻是客氣話而已。在電話中,吳宇就跟我說過,眼前的富老先生,是吳宇在北京時候相識的。當然了,富老先生是一位老刑警。一直到退休,都和吳宇有聯係。


那老人家搖頭說道:“我退休之後啊,已經好久沒有見到吳宇和孔雪了。畢竟我們都是幹刑警的,我也知道他們夫妻倆都忙。”


我上下打量著眼前的老人,瞬間想起,在吳宇結婚的時候,這位老先生也去過吳宇的婚禮。


既然那老人家難以開口,我就直接開門見山的去問就好了。


“富老先生,其實大家都不是外人,您有什麽事,直接跟我說吧。隻要在我能力範圍之內,又不觸動法律,我隨時可以幫助您。”


那老人看了看我,現實從自己的包裏拿出了一個灰色的信封。那信封鼓鼓的。我和李白一下子就明白是怎麽回事。


我連忙用雙手阻擋著。


“富老先生,您這是什麽意思?”


那老人強行的把信封推到我的麵前。


“李前進啊,雖然我是做刑警三十多年,可是要論辦案,還是你行。而且你的大名,我早就已經聽說過。”


我眉頭緊鎖,我心裏暗道:這老爺子,到底要幹嘛?


我連忙阻擋道:“老人家,您是宇哥的前輩,同樣也是我的老前輩,您有什麽話,直接說行嗎?”


李白也附和道:“老人家,您要是這樣的話,前進就沒有辦法給您幫忙了。”


那老人家擺手說道:“不、不、不。我知道你李前進是私家偵探,而我找你李前進來幫忙,規矩我是懂的。”


我連忙擺手說道:“富老先生,您千萬別這樣。”


我強行的把信封推回到那老人的胸前。


我連忙說道:“富老先生,您有什麽事直接說,如果在這樣的話,我可要走了。”


那老人還真怕我要走,臉上特別尷尬的看著我。


“老人家,有什麽事,您就直接說吧。”李白附和著。


那老人家歎了口氣說道:“我也是沒有辦法了。隻有靠你了。”


我眉頭緊鎖,心裏暗道:一個老刑警都搞不定的事,找我?我能搞定嗎?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響了。


“對不起。”我衝著那老人說道。


我在兜裏拿出手機,看到電話上顯示著吳宇。


我連忙接通了電話。就聽到電話那頭吳宇的聲音。


“前進啊,你到濟南了吧。”


“是啊!宇哥,我已經見到富老先生了。”


“是嗎?那太好了。前進啊,辛苦你了。富老,是我和孔雪的前輩。”


“宇哥,什麽都不用說了。我明白的。”


“好!好!前進啊,辛苦你了。”


掛下電話之後,我心裏更加的好奇。不光是那老人家著急要見我,而吳宇居然也這麽著急。


從昨天晚上吳宇打電話給我之後,早上富老先生打過電話和我溝通了一次。吳宇也打電話詢問了一次。剛才吳宇又打電話來一次。


到底是什麽事?會讓兩個刑警這麽焦急呢?


我心裏暗道:必然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而且還是警察也辦不了的事。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