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二百五十四章 鐵證如山的殺人事件(四)

時間:2019-12-06作者:笨笨阡陌


卓陽真就是好幾天都沒有吃飯,一口氣就吃了六屜包子。


這樣的食量,估計也隻有查理霸可以媲美。


我是和卓陽同桌,距離就那麽遠,一直都在觀察著卓陽。這個女人,長的很漂亮。隻是這幾天沒有梳妝打扮,臉上有很大的灰塵,可這檔不住卓陽的美貌。


從她的行為來看,似乎是一個非常正常的人。


“前進,前進。”


包子店的大門打開,李白從外麵走了進來。


“快!坐下。”我朝著李白說道。


李白看到我和卓陽,先是一愣。瞬間李白也看清楚,那女人就是來過偵探社,上過電視的女人。


李白不動聲色,坐在了我的旁邊。


似乎李白也已經明白,我到底發生了什麽。


卓陽打了一個飽嗝,把筷子放下。用手背擦了擦嘴巴,尷尬的看向了我。


“沒吃飽嗎?再來幾屜包子。”


卓陽連忙擺手說道:“不!不!不!我已經吃飽了。”


“真的吃飽了?”


卓陽尷尬的點了點頭,連忙說道:“真的吃飽了。”


我把煙頭放入煙灰缸裏,盯著卓陽。


“別著急,慢慢說!到底是怎麽回事?”


既然已經吃飽喝足,就應該談談正經事了。


卓陽似乎又開始變的激動。


“李神探,我男朋友簡文潔並沒有殺人,是警察冤枉他。”


卓陽的聲音很大,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包子店沒人,我估計一定會震驚到店裏的客人。


包子店的那對夫妻很是知趣,根本沒有朝著我們這裏看。


我連忙勸道:“冷靜點。有什麽事慢慢說、慢慢說。”


在我的安撫之下,卓陽算是壓製住了情緒。


“其實我知道的也不多,我記得那天,我和簡文潔剛剛吵完架。簡文潔就開車離開了。第二天的時候,我再去找簡文潔的時候,我就看到警察抓走了簡文潔。隨後我就去警察局找他,可是警察不讓我見簡文潔。”


我心裏暗道:這是當然,涉及到凶殺案,就算是直係的親屬,都不可能見到犯罪嫌疑人。


我摸著下巴,喃喃的說道:“後來呢?”


“過了好長時間,法院判刑了。”


“死刑?”我喃喃的問道。


卓陽點頭說道:“是的。我也是在判刑之後,托了好多關係,才能見到簡文潔,而且隻有三分鍾。”


我心裏暗道:沒錯,確實是這樣。


法律中死刑當判案之後,並不是馬上執行,而是有一個緩衝期。在這段時間裏,窒息的親屬,是有權申請見家人最後一麵的,當然這個時間不會太長。而且還會有專門的警察,嚴密的監控。


畢竟卓陽隻是簡文潔的女朋友。所以能見麵的幾率實在是很小。


但是世事無絕對,這個世界,隻要有錢,就一定可以打破一些潛規則。


“你見到簡文潔之後,簡文潔告訴你,他是冤枉的?”


卓陽點頭說道:“是的,我見到簡文潔的時候,簡文潔的臉上有很多傷痕,一看就是被人打的。而且簡文潔告訴我,他並沒有殺人。並沒有殺死他的父親。”


我心裏暗道:擦!這不胡鬧嗎?


我再一次確認般的問著:“也就是說,是簡文潔告訴你,他沒有殺人的?”


卓陽點頭說道:“是的。”


我撲哧一下笑出聲來,因為我實在是忍不住了。


我始終堅信,警方是不會判錯案的,畢竟警方有著係統的程序,不可能會有冤假錯案。而卓陽隻是憑借簡文潔的一句話,一個片麵之詞,就言之鑿鑿的確定簡文潔沒有殺人。這簡直就是胡鬧。


所以從這一刻開始,我就已經感覺到,這件事不光是不靠譜,而且對於卓陽來說,我要從新的估計了。


卓陽是一個比較聰明的女人,當卓陽看到我的表情。下意識的就已經明白了我的一些想法。


卓陽連忙衝著我激動的講道:“李神探,我對簡文潔非常的了解,簡文潔告訴我他沒有殺人,就肯定沒有殺人。我相信,這裏麵肯定是有什麽問題。”


“你和卓陽認識多長時間了?”


“半年。”卓陽脫口而出道。


我無奈的搖頭,實在是不知道說什麽好。


我心裏暗道:僅僅隻是認識半年的人,這個女人就言之鑿鑿的說簡文潔沒有殺人。簡直就是笑話。


但是我又不能明說,因為我也害怕卓陽這個女人,是一個精神病。萬一發作,定然會引來不小的轟動。畢竟卓陽都能引來記者的報道。黏上了我,我還瞬間不成為話題。


既然事情已經弄清楚了。我心裏也有數了。根據我的盤算,警方是不會判錯案,之所以簡文潔最後對卓陽說他沒殺人。可能隻是圖一個心裏安慰。希望這樣可以讓自己的內心舒服一些。


還是那句話,我身上的麻煩,已經夠多了。沒什麽時間去管別人的閑事。不管簡文潔到底殺人還是沒有殺人,新聞上也明確的報道過。簡文潔在監獄裏自殺了。


這一切應該是可以完結了。


可看卓陽的樣子,是打算求我去幫忙從新調查。


在我的眼裏,這簡直就是開玩笑。


我摸著下巴,心裏思考著如何去回絕那女人。


“大姐啊。多錢。埋單。”


老板娘從裏屋走出,看了看桌子,喃喃的說道:“四十八塊。”


“哦!好的。”


我在錢包裏拿出五十塊,交給那老板娘。


我摸了摸嘴唇,心裏暗道:有了。


我在兜裏掏出了一支煙,點上之後,看著卓陽說道:“我是誰,你應該知道吧?”


“知道?知道?我來到長春之後,就聽很多人說過你的事跡。你是中國最出名的私家偵探,是中國最聰明的人,警察很多偵破不了的案子,隻要你去調查,就一定會找出真相。”


我心裏暗罵,這到底是誰在造謠。


或許這個世界就是這麽奇妙。


一個人或許沒有那麽大的本事,隻不過因為一件事,而引人關注。當這個人被某種背後的東西推動之後,頓時就上了神壇。以訛傳訛,傳的要多神有多神。而實際上,本事根本就沒有那麽大。


或許是因為我第一次被駱穎通過網路傳播一下之後,每當我有什麽案件偵破之後,在網上都會有一些不實的東西傳播出來。


這對於一個要追求名利的人來說,這絕對是一個好機會。


可是對於我來說,我實在不想這樣。


因為我自己知道,我的本事有多大,我自己的斤兩有多重。


不過為了讓麵前的女人打退堂鼓。我心裏有了一個好辦法,去回絕卓陽。


我連忙擺手,喃喃的說道:“那些都是道聽途說。不過呢?我這個人是很現實的。以前我是一個私家偵探,現在私家偵探也不做了。不過我的勞務費確實很高的。”我抽了一口煙,再一次看著卓陽說道:“不瞞你說啊。你花不起錢請我。”


畢竟看到卓陽的吃相,我就已經斷定,卓陽是好幾天都沒有吃飯了。如果卓陽身上有錢,怎麽會餓著肚子呢。


雖然我並沒有要得罪卓陽的意思,我隻是想卓陽不要再來騷擾我。


“李、李神探,那要請你幫忙調查,得需要多少錢啊。”


我微微一笑,並沒有說話,而是朝著卓陽伸出了一個手掌,五根手指明亮的擺放在卓陽的麵前。


“五萬是嗎?”


我心裏暗道:這女人啊,一張嘴就是五萬。難道她現在就有?


我抿了抿嘴巴,帶著一點藐視的表情,當然我隻是為了嚇跑卓陽而已。


“後麵在加上一個十,然後連上念。”


“五十萬?”卓陽的臉色瞬間有一些驚歎。


確實,五十萬是一個很大的數據。當然,對於一些有錢人來說,五十萬或許不是一個大數據。但是對於普通老百姓,五十萬足足可以讓其不吃不喝,工作幾年、甚至是十幾年。


我看到卓陽那尷尬的神色,我就知道有門。


我看了看卓陽,喃喃的說道:“我呢?又不是一個搞慈善的。人嘛!活著都是為了一個錢,所以呢。你要是沒錢,就請吧。”


而就在這個時候,老板娘手裏拿著兩塊錢,放在了桌子上,隻是衝著我一笑,就轉身返回到後廚。


我看了一眼李白,示意走。


李白二話沒說,就跟著我站起身子。


我很自然的把剩下的兩塊錢推到了卓陽的麵前。衝著卓陽緩緩的揮了揮手,示意再見。


而卓陽就是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驚呆在那裏。


我心裏非常的清楚,這是讓卓陽知難而退。畢竟我實在是不想給自己找麻煩。


我和李白快速的退出了包子店,直接就上車。


李白還沒有說話,我就已經啟動了車子。


“前進,什麽情況?”


我根本就沒有回答李白問題的時間。我還真怕那女人卓陽從包子鋪裏出來,繼續糾纏我。


雖然我不會離開學校,可是現在我不能讓卓陽再看到我。


我啟動了車子,順著小道行駛到了大街,轉悠了一圈,找一個有停車位的地方,就停了下來。


當車子都停下了,我還在四處的查看,生怕卓陽再出現。


“喂!前進,你怎麽這麽害怕?”


我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喃喃的說道:“那個女人不知道有沒有精神病。早上我送若寒上學,就攔著我,不讓我走。我也是沒有辦法了。”


李白尷尬一笑,喃喃的說道:“我看她也不想是一個精神病。隻不過對於她的話,我還是抱有質疑的。”


我微微點頭,看來李白是和我一樣的想法。


畢竟卓陽對整個案件經過根本不知道。僅僅隻是從簡文潔的一句話,就斷言簡文潔沒有殺人。


可能卓陽是非常喜歡簡文潔,自然對簡文潔的任何話,都是無上的信任。


所以僅僅隻是從卓陽的嘴裏,得到了一些消息,到底是真是假,根本就無從去排查。


我抽了一支煙,喃喃的說道:“不管怎麽樣,先糊弄走那女人在說吧。真是希望那女人別在出現了。”


李白笑道:“我估計是不能出現了。”


“沒準啊,你是沒有看到那女人瘋起來的樣子。”


李白笑道:“剛才你也說了,五十萬。我看那女人的樣子,應該沒有五十萬吧。”


“這跟錢沒什麽關係。我隻是想嚇走她。”


“是啊。你確實嚇到她了。不過我感覺,要麽那女人不會在出現你的麵前,要麽沒幾天還會出現在你的麵前。”


“是嗎?我感覺她不會在出現了。”


“不。幾率是一半一半。但是那女人在出現,我估計肯定會帶著一包錢。”


我搖頭笑道:“不可能。如果那女人有五十萬,還能沒錢吃包子?別鬧了。”


我抽了一口煙,就開始朝著窗外左右看去。


因為我也真是害怕卓陽再出現。


李白搖頭笑道:“前進啊,你非常的聰明,觀察人也非常的準。隻不過啊。缺少一些社會經驗。”


我轉頭看向了李白。


李白說道:“你沒看到在那女人的右手上,不是帶著一鑽石戒指嗎?”


“是嗎?我沒有留意。”可是過了幾秒鍾,我回憶到,確實在那女人吃飯的時候,右手的中指上,確實帶著一個戒指。不過是不是鑽石戒指,我就不知道。畢竟我對那些奢侈品不懂。


李白笑道:“前進,我跟你講啊,那女人手上帶的戒指,應該是肯尼亞鑽石出的限量版。而且隻是今年出的結婚鑽戒。全國一共就五十顆。中國好像就有不到十顆吧。價格大概是在三十萬上下吧。”


“是嗎?”


我不由自主的撓了撓脖子,冷笑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李白拍了拍我的胳膊,喃喃的說道:“所以我估計啊,要麽那女人不會再來找你,如果在出現你的麵前,肯定那女人會滿足你的要求,帶來五十萬。”


“我擦!不能吧!那女人能有什麽錢,估計是簡文潔那個富二代買給她的吧。要知道簡澳維可是東北出名的滋補酒大王。那幾年簡澳維都賺錢都賺飛了。三十萬而已,簡文潔這樣的公子哥,還不是當零花錢看待嗎?”


李白喃喃的說道:“拭目以待吧。”


我搖頭苦笑道:“別鬧了,現在麻煩已經夠多了的。”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