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一百八十九章 青銅瓷之密碼(二十)

時間:2019-12-06作者:笨笨阡陌


“你和宋曉磊的關係是從什麽時候開始的?”


我知道這是一個非常尷尬的問題,可是對於案件來說,是一個非常關鍵性的問題。


葛小涵一愣,好半天沒有回答我。


可我就一直的看著葛小涵。


葛小涵尷尬的說道:“半年吧。”


我深吸了一口氣,看著葛小涵說道:“你知道宋曉磊有很多情人吧?”


“我知道。”


葛小涵的回答很直接。


“既然你知道?可你為什麽還?”


“前進,有一些事情你根本就不會明白。或許你現在看不起我,當你有一天,為了錢而發愁的時候,才會真正的明白。這個世界,錢是萬能的。”


“你和宋曉磊在一起,就是為了錢?”


葛小涵緩緩的低下了頭,眼神朝著地麵看去。


或許我不懂社會上的黑暗和辛苦。


或許我不懂人為了錢而奔波的心酸。


這可能就是我跟葛小涵的差距。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認識幾年的一個同學,多麽一個堅強的女孩子,居然也逃不過社會上的一些定律。


我摸了摸下巴,不由自主的在兜裏掏出了一支煙。


或許一直到了這個時候,我依然是不了解眼前的老同學。


“前進,我也知道瞞不過你。不過就連單位的同事都沒有發現我和宋曉磊的關係,你怎麽知道的?”


我抽了一口煙,喃喃的說道:“其實我從來沒有往這方麵想過。直到剛才我發現你有事情瞞著我的時候,我的直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在案發時候,隻有你是最後離開公司的人,而你走之後,宋曉磊就死了。所以你的嫌疑是最大的。”


我停頓了一下,歎了一口氣,我看著葛小涵說道:“可你畢竟是我的同學,雖然上學的時候,關係並不是很好。可那四年的時間裏,我多少也對你了解一點。我始終不相信,你會是一個殺人的人。”


“謝謝。”


我指了指葛小涵的小腹,喃喃的說道:“直到我偶然間看到你小腹上的紋身。一下子我就明白了。一切都是巧合,機緣之下,高芸芸墜樓的時候,我就在現場,而高芸芸的小腹上,也有一個和你一模一樣的紋身。我很清楚,紋身這個東西,都是很有講究的。一般紋身都象征著組織的徽章、情侶之間的愛意。紋身可以相似,但是絕對不能一樣。”


當我提到紋身,葛小涵不由自主的用手去遮擋自己小腹處。


我繼續說道:“當我看到你的紋身,結果隻有兩個,第一,你和高芸芸是情侶。不過我怎麽看,你們兩個人都不想是戀人。那麽就剩下一個解釋。你和高芸芸和同一個男人有關係。而你和高芸芸都是在中譽投資公司上班。而宋曉磊又是一個花心的人。”


葛小涵歎口氣說道:“沒有想到,同事沒有發現,我男朋友李末沒有發現,反而讓你發現了。”


我抿了抿嘴巴,抽了一口煙。


“你好好想一想,這半年多來,宋曉磊到底有多少的情人。宋曉磊在這半年多來,有沒有因為和情人發生出什麽不愉快的事。”


這個問題是最關鍵的一個問題,可以說是跟宋曉磊的死,有著直接的關係。


葛小涵沉默了幾秒鍾,然後搖頭說道:“其實我和宋曉磊的關係,僅僅隻是為了金錢而已。我根本就不喜歡他。我也知道,宋曉磊無非也是希望我可以陪陪他,滿足他的一些欲望而已。”


我一咧嘴,喃喃的說道:“那高芸芸呢?”


葛小涵看了看我說道:“我對高芸芸的事,知道的並不多。而且你應該知道,雖然我以前特別愛打聽,可現在的我,除了關心自己之外,對於其他人,我現在沒有那麽興趣。”


“你好好想想。當你走之前的時候,宋曉磊有沒有什麽奇怪的舉動。”


“沒有?”可葛小涵剛說完,連忙愣神一下。


“對了。我記得當時我正在穿衣服,突然間聽到宋曉磊說什麽,那個小子真煩。”


“什麽?那小子?是誰?”


葛小涵搖頭說道:“我也知道。”


“到底是怎麽回事?”


葛小涵說道:“我也不知道,我說了,宋曉磊的事,我根本就不關心,我隻是關心,我在宋曉磊的身上,能夠得到多少錢。”


“你好好回想一下!很有可能,證明你清白的時候,就是一些微小的細節。”


這也是為什麽,我會把葛小涵單獨叫出來。


如果讓薛濤知道葛小涵和宋曉磊的關係,葛小涵絕對會被警方傳訊。不管最後結果是什麽。


葛小涵是宋曉磊的情人,必然整個公司會知道,葛小涵的家人會知道,葛小涵的男朋友會知道。


這對於葛小涵來說,傷害是在是太大了。


我內心裏是絕對相信,葛小涵並非是殺人凶手。我不希望一切猜測毀掉一個人。


葛小涵聽我這麽一說,葛小涵低下了頭,努力的回想著。


“我記得當時我和宋曉磊剛完事。”說著葛小涵尷尬的咽了一口口水。


“我正在穿衣服,宋曉磊坐在椅子上看著手機,突然間說道,那小子真他嗎煩,跟吊死鬼是的。我一定,一定讓他得到一些教訓。”說著葛小涵看著我說道:“大概他就說這麽說。”


我連忙說道:“然後呢?”


葛小涵說道:“當天是周六,你也知道!很多人都希望早一點回家休息。那時候李末也剛剛下班,李末找我去逛街,我也很想早一點回家,可是沒有辦法。畢竟宋曉磊是一個色鬼。我滿足了他之後,我穿上衣服就馬上離開了。”


“當時就沒有發現什麽可疑的地方?”


“沒有!”葛小涵堅定的搖頭說道。


我一咧嘴,喃喃的說道:“那小子?”


我心裏暗道:那小子會不會是於海呢?


畢竟於海以前是和高芸芸在一起。後來於海入獄之後,一直都沉默寡言,也不知道因為什麽事,而狂性大發。


假設於海知道自己的對象高芸芸和宋曉磊搞在一起。


我相信這種事,對於一個男人來說,隻有兩種可能性。要麽默默地忍受,要麽好好的對付那個男人。


我相信於海這樣報複性極強的人,一定會對付宋曉磊。


可是在大廈的監控錄像裏,除了葛小涵和那兩個保安之外。根本就沒有人進出過中譽投資公司。


於海總不能隱形進入到公司裏?又不可能從天上飛到公司裏?


我心裏一直在想著一個問題,宋曉磊嘴裏所說的人,到底是誰呢?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響了。


其實我不用想,我也知道來電話的人是誰。


“前進,你在哪呢?法醫和法證都到了。”


“薛濤,我現在馬上就回去。”


我掛下了電話,看了看身邊的葛小涵說道:“走!回去吧。”


葛小涵一愣神,似乎不願意返回到公司裏。


我知道葛小涵害怕什麽。但是沒有沒辦法。


一個人難免會做錯事,或許每個人都有做錯事的理由。


尤其是在現在的花花世界,確實有很多人都抵抗不了誘惑。現在的世界,誘惑真的太多。畢竟我們隻是人,做了錯事不可能,最可怕的是因為一個錯事,讓自己一錯再錯。


我和葛小涵乘坐電梯,又返回到了中譽投資公司。


而就在這個時候,中譽投資公司已經完全炸鍋了。


所有的工作人員,都在辦公區裏竊竊私語。而宋曉磊的老婆燕國嬌也來到了公司。


我不知道是誰給燕國嬌打的電話。可燕國嬌確實也來到了公司。


法醫和法證正在宋曉磊的辦公室裏排查。


薛濤一看到我來了,就連忙走到我的身邊,壓低了聲音說道:“前進,你說的沒錯,果然在那個掛件上,找到了血跡反映。法醫也說了,那個鹿角,很明顯是後被人裝上去。很且那個鹿角,也很符合死者傷口上的痕跡。”


我咬了咬牙,心裏暗道:太好了。


看來我的推理是正確的。


薛濤說道:“看來你的同學,嫌疑是最大的。”


其實薛濤說出這句話,我已經想到了。


畢竟薛濤是一個警察,案情已經到了這一步,我相信,薛濤一定會抓捕葛小涵進行審訊。


如果是那樣的話,那麽葛小涵和宋曉磊的關係,一定會曝光。


“等一下。”


我突然間想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看著薛濤說道:“你去問問法證,當天在案發現場的時候,法證部的同事,有沒有找到宋曉磊的手機?”


薛濤好奇的看著我,喃喃的說道:“問這個幹嘛?”


“你去幫我問一下。”


在宋曉磊的屍檢報告上,我看的是非常的仔細。在文件裏,我沒有看到有關於宋曉磊手機的這一條信息。


薛濤無奈,點了點頭,喃喃的說道:“等一下啊啊。”


薛濤進入到辦公室裏,和一個穿著白色大褂的男警察低聲的說著。


薛濤走出來的時候,衝著我搖了搖頭,然後在我耳邊低聲說道:“那天在辦公室裏,沒有看到過任何手機。”


我咬了咬牙,罵著下巴,閉著眼鏡,沉默了幾秒鍾。


“前進!前進!”薛濤一聽的在叫著我的名字。


而就在這個時候,法醫和法證都從宋曉磊的辦公室裏走了出來。


其中一個男警察尷尬的朝著薛濤說道:“薛濤啊,這一次我們法證部,真的要跟你們說抱歉。確實是我們疏忽了,沒有檢查那個鹿頭。”


“那個鹿頭真的是殺死凶手的利器?”


法醫點頭說道:“根據力度、口徑、長度。都跟死者身上的傷口極度吻合。而且在鹿角上,也有血跡反映。初步認定,那個鹿角就是刺穿死者心髒的凶器。隻是這個凶器,在行凶之後,血跡被人擦掉了。而有人也特意把鹿角從新安裝在那個掛件上。”


我緩緩的睜開了眼睛,連忙說道:“我知道凶手是誰了。”


我突然間的一說話,嚇壞了在場的所有人。


薛濤連忙磚頭看著我說道:“凶手到底是誰?”


我摸著下巴,喃喃的說道:“等一下。等一下。”


說著我在大廳裏環繞了一周,看著所有人,尤其是在葛小涵的身上,我的眼神停下了好幾秒鍾。


看的葛小涵瞬間發慌。


畢竟那天的情況,所有人都清楚。四個經理一起在給宋曉磊匯報工作,結束之後,那三個經理,都離開了公司,隻有葛小涵一個人留下來。


一直到兩個保安尋樓的時候,進入到中譽公司裏,這才選擇了報警。


“前進,你說話啊。”


我轉頭看了看薛濤說道:“現在做兩件事。”


薛濤連忙點頭說道:“前進,你說吧,要幹什麽?”


我摸了摸下巴,看著薛濤說道:“我可以斷定,凶手就在現場,今天就可以抓到那個殺死宋曉磊的凶手。”


當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全場的人全部都驚呆了。


“是嗎?”


就連宋曉磊的老婆燕國嬌都湊到了我的身邊,連忙追問著:“是嗎?是誰殺死了我老公。”


那些中譽投資的員工,目光都轉移到了我的身上,似乎都很想問,凶手到底是誰。


我看著薛濤說道:“第一,馬上去拿大廈的監控器。第二,把那天發現宋曉磊屍體的兩個保安叫過來。”


薛濤連忙說道:“好。好!”


說著徐濤看著身邊的一個警察,說道:“你跟我走。”


而法醫說道:“那既然是這樣。我們就先走吧。”


我連忙說道:“法醫和法證先別走,我需要你們專業,來幫我指出誰是凶手。”


那個法醫好奇的看了看我,喃喃的說道:“現在需要我們?”


我點頭說道:“是的。非常需要你們。”


法醫和法證無奈點了點頭,靠在一邊等待著薛濤。


也就不到十分鍾的時間,薛濤和他的同事返回到辦公室裏。


而這一次的人又更多了。不光是有保安,還有幾個穿著西裝的男人,也進入到了中譽的投資公司裏。


薛濤看著我叫道:“前進,發現死者的兩個保安,我給叫來了。”


我轉頭看著那兩個保安,這兩個保安都人高馬大的。跟資料上的信息,一模一樣。


我心裏暗道:確實是他們兩個。


“前進,快說吧。殺死宋曉磊的人,到底是誰?”


“別著急!先把大廈的監控錄像在這裏播放一下。”


說著指了指一旁的電腦。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