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二百零三章 驚恐滿屋 十七

時間:2019-12-06作者:笨笨阡陌


趁著況宇凡在才廚房忙活著,我和若寒私底下偷偷聊了很多。首發哦親主要還是偷偷的研究著發生了事。若寒怎麽跑,我怎麽攔著況宇凡。


沒多一會,況宇凡拿著兩杯咖啡來到我和若寒的身邊。況宇凡很恭敬的把兩杯咖啡放到我們麵前。


況宇凡衝著我和若寒笑道:“李神探是鼎鼎大名啊。前陣子電視上播你不少的新聞。”


“現在媒體上報道的都不是事實,其實我就是一個普通人,說白一點就是混口飯吃。”


況宇凡說道:“李神探你太謙虛了。”


我心裏想道:自己的老婆屍骨未寒,這個況宇凡居然有還心情和陌生人聊天。真是猜不透這個況宇凡怎麽想的。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況宇凡和楊羽茜婚姻生活肯定不好。試想一下自己的老婆突然被殺,死的都有了。哪還有什麽心情和陌生人扯皮。


況宇凡和我東聊西聊了很久,竟說一些無聊的話題。


我知道我來的目的是什麽。不是來和況宇凡扯沒用,我話鋒一轉問道:“我之前冒充警察非常不好意思。”


況宇凡道:“沒什麽了李神探,也難怪你誤會。我回來之後找鑰匙開門,誰知道沒找到鑰匙。我還以為掉在花園裏了。”


“因為畢竟貴婦人遇害了,我也聽說了一些,我還以為是什麽壞人在度假別墅外徘徊。但是又不能不管,也隻好裝警察嚇走就是了。”


我一提到楊羽茜,況宇凡的臉色變的很難受。這種難受的感覺瞞不過我,一看就是裝出來的。


況宇凡歎氣的說道:“哎!怪我。。怪我。。都怪我。。”


我仔細的看著況宇凡接著要說什麽。


況宇凡說道:“要是我和茜茜一起來就好了。就不會被人盯上,我就說了茜茜平時注意點,財不可露白。現在真是後悔墨跡啊。”


“況先生,你怎麽知道你老婆楊羽茜是被人劫殺的。”


況宇凡說道:“警方告訴我的啊。警方說我老婆茜茜心口中了一刀,而且別墅裏被翻了一遍,而且有很多貴重的東西都不見了。”


“況先生你仔細看過了。都丟什麽東西了啊。”


況宇凡說道:“我老婆的銀行卡,現金、手表、鑽石戒指,金項鏈,翡翠手鐲,好多。。都已經不見了。”


“看來那個小偷真是想鬼子進村一樣,掃蕩了整個度假別墅。”


況宇凡歎氣的說道:“沒辦法,我老婆就是這個性格,就喜歡炫富。怎麽說都不聽。現在可好了。把自己的命搭上了。”


在我看來況宇凡很相信自己的老婆楊羽茜就是被入室搶劫了。


我也歎氣的說道:“現在這個社會啊。真是不好說,小偷就偷東西唄。就算是搶劫,也不至於要人命,真是太過於殘忍了。”


況宇凡好想要哭出來似得的說道:“誰說不是呢。要錢給錢就好了。為什麽一定要要命呢。那個搶劫的人真是天殺的。我要是抓到他一定要他償命。”


“警方要是抓到那個小偷,一定會讓那小偷受到法律的製裁,法律就是那樣欠債還錢,殺人償命。”


況宇凡念道:“現在我也隻有相信警方,我相信警方也會找出真凶的,還我老婆茜茜一個公道。”


“況先生你也不要激動,節哀順變。。。”


說著我看了看況宇凡,況宇凡不知不覺的還留下了幾滴眼淚。況宇凡已經沒有剛才那樣的笑容。現在給我的感覺,是滿腹的懊惱和後悔。


若寒也勸道:“況先生,人死不能複生,現在隻有相信警方,我相信不就真凶就會落網,到那時候一定還你一個公道。”


況宇凡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勉強的擠出一份笑意衝著我說道:“這個世界是公平的,做惡會遭到法律的製裁。”


我聽著況宇凡的話,點點頭說道:“對了況先生。這裏是度假區,你們是來度假的吧!你老婆楊羽茜應該會給你打過電話啊!你為什麽不找些來找你老婆,要是你和你老婆楊羽茜在一起,那小偷看到有男人也不管下手了。”


況宇凡歎口氣道:“其實啊我老婆茜茜懷孕有四個月了,懷孕之後可能是我工作比較忙,不能經常陪她,所以我老婆又時候脾氣不好,正好有了十一長假,我就打算帶著我老婆茜茜,好好陪著她散散心。誰知道公司又來了工作,我不得不完善之後才能來。但是又怕我老婆自己在家孤單,反正這個度假區我們以前經常來。我老婆茜茜就算是自己一個人來,我也放心。”


我聽了聽之後,連忙問道:“況先生您是做什麽工作的。”


況宇凡看了看我,我頓時感覺我這句話說的不是很好,畢竟我不警察,而且我問的語氣給人一種審問的感覺。


我連忙補充道:“不好意思啊,由於我的工作原因吧!總愛問問題。”


況宇凡道:“這也沒什麽了。我是做貿易生意的,主要是把海南的特產產品和大陸的廠商談合作,然後海南的特產運到大陸掙一些差價。”


“哦,那十一長假居然還這麽忙啊。”


況宇凡歎氣道:“沒辦法,都是為了生活。尤其是假期的時候,有些喜歡網購的人,就在十一長假之前訂貨,正巧訂單還出了問題,這幾天我一直忙活這事呢。心裏是越著急好越出亂子。”


我也歎氣的說道:“是啊!現在社會啊掙點錢都不容易。”


我的咖啡都已經快喝沒了,而我一點也沒有感覺到頭暈,迷糊。尤其可以證明,況宇凡的咖啡沒什麽問題。而若寒的咖啡緊緊也就是喝了一小口。


若寒一直在我和況宇凡身邊聽著我們聊天。若寒一直看著況宇凡,若寒突然間說道:“你老婆楊羽茜有沒有妄想症之類的病啊。”


本來我不想打算和況宇凡說那天晚上的情況。很明顯我和若寒那天晚上都感覺奇怪,楊羽茜那奇怪的舉動和對話。要麽就是楊羽茜遇到了鬼,要麽就是楊羽茜腦子有毛病。但是若寒突然說著,一下子我也不知道怎麽辦好。已經我不想和況宇凡說,那天晚上我們見過她老婆楊羽茜,我心裏想著若寒怎麽也跟雨林一樣,做事這麽毛冷。


誰知道況宇凡不假思索的說道:“你們怎麽知道,之前我帶過我老婆茜茜看過醫生。醫生告訴我說,我老婆有憂鬱症,這不是好症狀。是產後抑鬱症的前兆,經常胡思亂想。如果不好好的陪伴,等待產後會有很大的隱患。所以我才打算帶著我老婆茜茜散散心,主要就是讓我老婆茜茜別胡思亂想。”


若寒這個時候看了看我,而我也看了看若寒,既然已經說了。那也沒有必要隱瞞,可能若寒是感覺到有什麽不對勁了。我衝著若寒看著,眼神晴晴的向下眨了一下,意思是既然已經說了,那就全說吧,現在已經沒有必要隱隱蒼蒼了。


若寒看明白了我的意思,看著況宇凡說道:“其實啊。我們在你老婆遇害之前,見過你的老婆楊羽茜。。。。”


這句話被況宇凡聽到之後,況宇凡眼睛瞬間就是一亮,我仔細的看著況宇凡。況宇凡給我的感覺似乎非常關心著若寒接下來要說的話。。。。


...


...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