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九十四章 邪中邪(一)

時間:2019-08-13作者:笨笨阡陌


海南,一個風景秀麗,天水一線的地方。在喧嘩的城市,城市的美麗,照射著當地人的風情。


隨著社會的改變,城市美麗的風光,其實並不是留給當地人,而是留給那些旅遊者。


忙活的生活,緊張的工作,早已經讓人忘記了,土生土長的城市,其實是留給當地人最美好的東西,可這一切留給的隻是那些過客。


“前進,你可算是來了。”


剛剛走出機場,我就看到孔雪和吳宇在等著我們。


在孔雪和吳宇的身後,就是吳叔叔和吳阿姨,自然也有我老爸、老媽。


“是啊。”我點頭回道。


吳宇拍了拍我的肩膀,和查理霸等人打招呼。


“你們要是再不來,在過幾天,我們就回去了。”


“是嗎?這麽著急。”


“你也不看看,現在都幾月份了。馬上我們的假期就結束了。”


沒錯,年已經過完了。按照時間來說,吳宇一家人,和我老爸老媽也該回到長春了。


我老媽非常關係我,走到我的身邊問道:“你們是在哪過年的?”


我做私家偵探,經曆的所有事,並不願意和父母說。一來,不想我父母擔心,二來也是所有子女的通病。


那就是子女在社會上遇到了很多困難,會和自己的朋友分享、抱怨、也會和自己的另一半發泄,但是絕對不會和自己的父母敘說。


“當然是在家了。”


並不是我有意隱瞞,隻是我真的不願意去說。


吳叔叔在海南有一套房子,類似於度假屋。隻不過房間比較少,隻有三四間房。


而我和若寒是在一起之外,還有李白、雨林、查理霸。所以住起來,真的不是很方便。


還好,海南是一個旅遊勝地,度假屋到處可以租的到。


在吳叔叔的附近,查理霸他們租了一個度假屋,而我和若寒當然是和父母住在一起。


三亞已經算是中國的最南端了。常年四季如春,在第一次我和若寒來海南的時候,就是到的三亞。


而且那個時候,我就幻想著,等著我和若寒以後都老了。就在海南定居,就在這個風景秀麗的城市裏生活。


對於海南來說,這算是我和若寒非常喜歡的城市。


“前進啊,若寒啊!餓了吧,嚐嚐這是海南地道的紅糖年糕,很好吃的。”


吳阿姨端著一個托盤,在托盤上有一大塊,紅坨坨的食物。


對於奇怪的食物,其實我並不喜歡,不過畢竟吳阿姨特意給我和若寒留的,怎麽都要吃一些。


用筷子假了一小塊之後,確實讓我意想不到。


“哇!好吃啊。”若寒不停的稱讚著。


我也感覺到好吃,點頭說道:“真好吃。”


“好吃,你倆就多吃點。”


幾天之前,在南昌經曆了牢獄。真感覺那都不是人的生活。就算監獄裏有好菜,也沒有辦法和外麵的美食相比,而且還不自由。


“我看查理霸要是吃了這些東西,肯定嘴巴停不下來。”


吳阿姨看著我說道:“前進啊,廚房裏還有紅糖年糕,一會就給你朋友都送過去吧。”


我微微點頭,喃喃的說道:“謝謝阿姨。”


吳阿姨衝著我一笑,也坐在沙發上。


我老爸說道:“下午你跟我去一個地方。”


“什麽地方?”


“問那麽多幹什麽,到了你就知道了。”


其實我和我老爸很少說話,畢竟我老爸是非常嚴肅的。可我記得非常清楚,如果要是沒有錯的話,這應該是我老爸第一次來到海南。照理說,在海南也不會有什麽朋友。


我老爸和我話有不多,能帶我去哪呢?


吳叔叔看著我說道:“前進啊,我和你老爸,有一位退休的老同學。現在退休之後,就搬到海南定居了。前幾天我們聚在一起,我的老夥計非常想見見你。”


“見我?”我一臉的好奇。


畢竟都是有代溝的人,所以對於那些老一輩的人,我都是非常的尊敬,可很少和他們接觸。


就好比長春刑偵大隊的刑警,最起碼有七八成的刑警我都認識。畢竟那些都是我的長輩,見麵了,我會微笑點頭,問候一下,但私底下,我從來就沒有跟他們來往過。


哪怕是吳宇,我也不會主動去找他,畢竟吳宇是一個刑警,無論是為人,還是工作。我都不應該去多打擾。


我老爸看著若寒說道:“若寒你也一起跟著。”


“好。”若寒點頭回道。


“那就別浪費時間了。現在就去。”


吳宇說道:“現在?你們才剛下飛機,不休息一會嗎?”


我搖頭說道:“不用。”


來海南之前,我們都已經休息了好長時間。而且我也並不像過多的接觸那些父輩的朋友。


我想這也是過年了,老一輩的人都工作比較忙,在過年的時候,都喜歡那人多、喜慶、熱鬧的場合。


也當然那老一輩在相聚的時候,避免不了的就會談起自己的子女。


很快我和若寒就吃完了紅糖年糕,我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巴。


“那現在就走吧。”


孔雪笑道:“你著急什麽啊。”


吳宇看了看吳叔叔說道:“老爸,我就不去了。”


“也好,那你就在家裏帶著吧。我和你李叔叔,去坐一會就回來。”


吳叔叔開著車,拉著我老爸,我、若寒三人趕往所說的目的地。


看似路程還比較遠,海南並不算是一個堵車嚴重的城市。沿途上天水一線的風景,很是吸引我和若寒。


在通過了一個高架橋之後,進入到了一片山林地裏。


我一點也不感覺到奇怪。


東北是平原,所以道路平坦,很少可以看到高山。可是隨著這幾年,我到處走,漸漸的眼界也打開。


除了東北之外,有很多城市,都是建設的山林周圍。甚至有一些有錢的人,特別喜歡在山腰地方建造別墅。我已經見怪不怪了。


在車子的兩側,是一片山巒之地。兩側都是高山,隻有中間有一條通道。


吳叔叔開車很是平穩,一路朝著山腰行駛而去。


這個地方也並不荒涼,能看到很多別墅,而二層小樓。


在一個通道口處,還看到了有一家洗浴室,超市,商場。


吳叔叔行駛到一個橘黃色的二層小樓外。


吳叔叔把車子停下,去按動門鈴。


我看到吳叔叔和一個年過半百的老人在聊著什麽,大門就打開了。


吳叔叔再一次上車,我們就進入到院落之中。


下車之後,就看到在院落裏,有一個年約而十七八歲的漂亮女人,懷裏抱著一個幾歲大的小女孩。


那女人坐在花園的椅子上,不停的搖晃著那小女孩,嘴裏還不停的念道什麽。


看到我們進入到院落裏,那女人的目光就轉移到了我們的身上。


我們一下車,那女人就朝著吳叔叔和我老爸說道:“吳叔叔,李叔叔,你們來了啊。正好,我老爸正在無聊。”


“老趙在幹嘛呢?”


“在大廳裏喝茶呢,我老媽在陪著我老爸。”


那女人引領者我們進入到別墅裏。


其實按照這個別墅的麵積,最起碼也有將近幾百平方米。照理說,一個退休的警察,應該買不起這麽大的別墅。


而且我也沒有聽說過,我老爸認識什麽有錢人。


可一聽說,我老爸的朋友要見我,所以我一路上都是滿滿的好奇和疑惑。


我們進入到別墅裏,這個別墅並不是很豪華,不過裝修的很雅致。


我看到在大廳之中,有一個坐在輪椅,頭上隻剩下很少白發的老人。似乎那老人已經病入膏肓,骨瘦如柴,一點都沒有精氣神。


相反的在那老人身邊的一個老太太,雖然上了年紀,可是樣貌慈祥,五官端正,雖然臉上很多皺紋,可不難看出,那老太太年輕的時候,肯定也是一個美女。


“老趙啊!我和老李來看你了。”


吳叔叔和我老爸朝著那坐在輪椅上的老人走去。


我老爸看著那老頭子說道:“老趙啊,我兒子來海南了。正好帶過來看看你。”


那老頭一聽說我,瞬間就朝著我望去,上下打量著我。


我根本就沒有見過眼前的老頭,甚至都沒有聽我老爸提起過。


這人到底是誰呢?


我一臉的疑惑,就聽到一個慈祥的聲音。


“孩子,你是李前進啊。”


我應聲望去,看著跟我說話的那個老太太。


我不知道說什麽,也隻有微微一笑,表達我對兩位老人的敬意。


“老趙啊,這是我兒子,李前進,這是我兒子的女朋友薑若寒。”“前進啊,叫趙伯伯。”


“趙伯伯。”“趙伯伯您好。”


在我老爸的介紹之下,還是顯得很尷尬。


“來。孩子做吧。喝點什麽。”


“不用。”“不用。”


說來也很是奇怪,那老頭子說要見我,可是並沒有和我多說什麽。隻是上下打量著我,問了我一些家常。


比如說,我多大了。做什麽工作的,什麽時候結婚。


也確實,按照和我老爸、吳叔叔的關係,那趙老頭子,也是我的長輩。對於那些過年長輩所講的話,也無非就是工作怎麽樣?找沒找對象,什麽時候結婚生子。


畢竟那都是我們的長輩,長輩說話,晚輩不好插嘴。


我和若寒就隻有坐在一邊,聽著三位老人家在聊天。


而我的好奇,沒有離開過那趙老頭子的身上。


因為我發現,那趙老頭子沒有左腿。是一個殘疾人。


聊的差不多了。吳叔叔看了看手表說道:“媽呀,都已經快五點了。”


那老太太看著吳叔叔說道:“老吳、老李啊,我看不如這樣,你們吃完了晚飯再走吧。”


吳叔叔擺手說道:“不用了。一會我們還得回去收拾收拾東西。”


趙老頭子說道:“你們什麽時候回東北?”


吳叔叔回道:“大概也就再過後兩天吧。”


我滿腦的好奇,那趙老頭子說要見我,可是也沒有和我多聊什麽。我也是搞不懂,我老爸叫我來幹什麽。


不過我也不喜歡和長輩坐在一起,因為實在很尷尬。


我倒是很喜歡和我的朋友在一起,雖然有時候會胡鬧和吵鬧。但是最起碼很快樂,很自在。


這或許就是晚輩和長輩,為什麽不能在一起溝通的原因之一吧。


那老太太特意推著輪椅,送我們來到花園。


而就在這個時候,大門之外,進來了很多人。有男有女,年齡都差不多在二十到三十之間。


那群人都和我老爸、吳叔叔打招呼。看來都是這家人。


在臨走的時候,那趙老爺子無意中我的右手腕。


我出於本能的轉身看著身後的趙老爺子。


“趙伯伯。”


“年輕人啊。年少有為,好好工作。”說完,趙老爺子瞬間就把手放下了。


其實我也沒有什麽工作,也可以說,我現在是一個不務正業的人。


因為我老爸是希望我從事金融行業,畢竟我大學學的就是金融。


但是自從我成立偵探社之後,根本也沒有心思去上班,做多也就是在學校南門自己支起一個小攤。


這也是為什麽我老爸一直不滿意的地方。


不過我倒是覺得,工作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不做犯法的事,問心無愧也就是了。


我一皺眉,不明白趙老爺子的話。


我出於禮貌,衝著趙老爺子一笑,點頭示意。


這個地方確實很美麗,可我心裏並不願意多留在這個地方。因為我和這一家人不熟,也不想熟。


我拉著若寒緊忙上車。


這一次的旅途,也算是給了我老爸一個完美的交代。


也不知道為什麽,晚上睡覺的時候,滿腦子想的都是那個趙老爺子。可是我有說不出原因。


直覺告訴我,可能會有什麽事情發生。


我在南昌的經曆,使得我現在隻想好好的窩在一個地方,偷偷的看看書,看看天空,和查理霸他們一起吃喝玩樂,這我就很滿足了。


我現在真的不想再去調查什麽案件,接到什麽委托。


“前進,你愣著幹什麽呢?趕緊洗澡睡覺吧。”


“哦!”我喃喃的回道。


“前進,查理霸說,明天他們打算去天涯海角玩呢。問你去不去。”


“不去。”我剛說完,瞬間想到,如果要是不去,查理霸他們也會墨跡我。


我連忙改口說道:“不對啊,不去查理霸和雨林也會墨跡你和我。不都說好了嗎?來到海南就是玩。什麽都不想。去、一起去。”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