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三百三十章 邪降之亡魂複生(三)

時間:2019-12-06作者:笨笨阡陌


我們三人很快的就回到了賓館。


“老鬼,今天晚上你給我老實點,別半夜又跳出去,早上七點咱們就出發,李白已經查詢好了路線,做高鐵三個小時就可以去巴魯。別到時候,怎麽喊你,你都起不來。”


“大哥!你都絮叨一路了,放心!一回到房間!我就馬上洗澡睡覺,明天早上準準的能起來。”


我還真不相信查理霸會乖乖的在房間裏睡覺,但又沒辦法,總不能晚上用繩子綁住查理霸。


我也知道在回來的路上絮叨了好幾次,我歎口氣說道:“得了!我已經說了三遍了!聽不聽由你了,明天早上你要是跟死豬似的,拉都拉不起來,可就別怪我發怒了。”


查理霸這樣的性格,每天晚上睡覺,都會睡到第二天自然醒,這已經不是一兩次了。所以我心裏一直都沒有底。


“擦,我像那種說了不算的人嗎?”查理霸叫道。


“不像,你他媽就是!”


“你!”查理霸被氣得臉通紅,右手指著我又講不出話來。


李白搖頭笑道:“我估計查理明天肯定能起來。現在才下午,查理霸洗完澡睡一覺,怎麽都到半夜了。”


我搖頭苦笑,不知道說什麽。


賓館距離公園的路程並不是很遠,當我們三個人剛走進賓館的時候,卡蒂拉的叫聲,瞬間叫我感覺到頭皮發麻。


“李神探,你回來了啊!”


想不到卡蒂拉一直在吧台前等著我們。卡蒂拉見到我們回來,連忙跑出了吧台,笑嗬嗬的試圖拉住我的手。


看到卡蒂拉那麽熱情的樣子,我瞬間就感覺到非常的尷尬。


“額。雷。”瞬間想到,雷霆囑咐過我們,不要對卡蒂拉說太多。我想起卡蒂拉稱呼雷霆為小凝。為了不暴露雷霆,我也隻能稱呼雷霆為小凝。


“剛才出去轉悠了一下,萬鴉老這個城市很不錯啊。中國人很多。小凝去上班了啊。等晚上回來了,你們姐妹兩個再好好的聊聊吧。”


有時候人和人相處太熱情叫叫人頭疼,此前我不懂,現在或許明白一些,電視上的那些大明星,在被粉絲熱情包圍的時候,並不是那些大明星耍大牌,而是被這種過激的行為嚇到了。


我雖然不是大明星,不過有時候遇到過於激動的人,難免會感覺到有一絲的難為情和尷尬。


我尷尬的一笑,轉頭衝著李白說道:“快!把護照拿出來來登記。”


李白是我們這群人裏最穩重的人,經常出去調查案子,不知道會發生什麽事情。所以護照的保管,我們全部都交給了李白。


我尷尬的表情,已經告訴我李白,此時我有多頭疼。


李白一笑,從自己的背包裏掏出了我們三個人的護照。


“一天多少印尼盾。”李白問道。


“別,不都說了嘛。住在這裏不需要花錢。”卡蒂拉連忙阻止著。


“這怎麽行?你們也是做生意的!”


在吧台的牆上,明碼實價的標注著住房的價錢。李白指了指牆壁。“八十印尼盾一天。這裏是三百印尼盾,房間的保證金多少。”


吧台裏的男人連忙說道:“我看還是算了吧。既然我老婆是李前進的粉絲,你們又認識我老婆好姐妹小凝,這一次就讓我們做東吧。”


“這怎麽行?你們也是生意人。”我開口說道。


那男人擺手說道:“無非了,房間沒人住,也就是空在那裏。不是一樣賺不到錢。”


那男人走出了吧台,衝著卡蒂拉說道:“老婆,既然李前進來到咱們家,你馬上去做點好吃的。好好的款待一下。”


“對啊。我現在馬上就去做幾道小菜。”


“別。千萬別客氣。”我還沒等說完話,卡蒂拉就已經跑進了一樓的最後一個房間裏。


我特別的尷尬,瞬間不知道說什麽。


那男人衝著我們三個人笑道:“我叫朱環傑。祖上是福建人,我老婆叫卡蒂拉。土生土長的印尼人。”


我尷尬一笑,衝著那男人說道:“不管怎麽樣?你不收房費,我們馬上就走。”


“這。”朱環傑聽我這麽一說,也瞬間變的特別的尷尬。


李白笑道:“既然大家都是朋友了,別為了這點小錢糾纏。”說著李白把護照和錢都遞給了朱環傑。


朱環傑實在是沒有辦法,拿著錢和護照,給我們做房間登記。


我們中午都吃完了印尼大餐,就是架不住卡蒂拉的熱情招呼。


最高興的莫過於查理霸了,查理霸是無酒不歡的主,見到有人又是請吃飯,又是請喝酒的。查理霸也不在拘謹。


我橫眼看了查理霸好幾次,查理霸就是假裝看不到,和朱環傑、卡蒂拉大聲的交談著。


“多謝你們夫妻的款待。我們都很開心。”我恭維的說道。


“李神探,我是你的粉絲,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我頭皮都感覺發麻。


查理霸笑道:“不就是合影嗎?來,我這裏有手機,我這個手機像素非常的好。”


現在科技發達了,手機都可以拍照,而且像素都非常的好。


卡蒂拉看到查理霸這麽一說,緊忙把椅子朝著我靠近。還沒有來得及我反映,卡蒂拉的右手就挽住了我的左臂。


我本不想和陌生人拍照,不過正如那句話說,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剛剛吃了人家夫妻的一頓美食,卡蒂拉隻是要一個合照我都拒絕,這也太不懂人情了。


我尷尬的一笑,隻有勉強去硬撐。


“來。笑一個。茄子。”


查理霸那興奮的樣子,讓我實在是難以忍受。


“來,別動,再來一張。茄子。”


連續拍了兩張,我也感覺是時候上樓休息了。


我尷尬的一笑,甩開了卡蒂拉的手臂。我看著卡蒂拉和朱環傑說道:“多謝兩位的款待,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上樓休息,明天還要早起呢。”


我看到查理霸不停的吃喝,一點沒有當卡蒂拉和朱環傑是外人。這一點讓我很討厭。在偵探社裏,怎麽玩、怎麽鬧都可以。畢竟在外麵,總要拘謹一點。要不然那種邋遢的性格,一定會叫人感覺到反感。


朱環傑說道:“好!李前進,我們一直都會在樓下,如果你們三位有什麽需要,隨時來找我們。”


“謝謝。”


外表看似一般的小賓館,想不到房間裏的布局非常的雅致,而且也非常的幹淨。


進入到房間裏,我就伸了一個懶腰,感覺自己全身都舒服。


印尼這裏的氣候非常的炎熱,在外麵走一圈,都感覺毛孔裏再流汗。


印尼白天特別的短,我洗完澡,從浴室裏走出來,窗外已經開始進入到黃昏。


我躺在床上安靜的看著天花板,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


在朦朧之中,我隱約的聽到裏很多聲音。大多數都是人來人往的腳步聲。


畢竟這是賓館,客流量大很正常,尤其是快到了晚上,賓館進入的人一定是最多的。


不過在朦朧之際,我聽到的一種吵雜的聲音,這種聲音已經影響到了我。


我緩緩的睜開眼睛,隱約的聽到了卡蒂拉講話聲。


“小凝,你這是怎麽了?工作很累嗎?呀!你胳膊在流血。”


我感覺到事情有一些不對,我從床上爬起。走出了房間。


我感覺到聲音是從一樓那傳出來的。我不知不覺的順著樓梯走向了一樓。我看到雷霆正好被卡蒂拉和朱環傑圍住。


我還觀察到雷霆的右胳膊上,確實有血跡順著手腕淌出。


我或許能明白,雷霆今天晚上工作,肯定是遇到了麻煩。


“沒事!隻是工作的時候不小心。”


朱環傑看著雷霆說道:“小凝,看你流這麽多血,不如去醫院吧。你這樣很容易感染的。”


“沒事。我沒事的。”


“小凝,你是不是又去工地了。”我隨口說道。


雷霆、卡蒂拉、朱環傑聽到了我的話,都轉頭朝著我望去。


我這算是幫助雷霆解圍,因為我知道雷霆此時遇到了麻煩,如果不解釋清楚,很容易叫善良的卡蒂拉懷疑。


雷霆瞬間明白了我的意圖。


雷霆看著卡蒂拉和朱環傑說道:“下次我會小心的。今天工作很累,我先回房間休息了。”


雷霆的房間也在二樓,雷霆朝著我走來的時候,我根本不知道怎麽去幫助她。


“那好吧!小凝你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叫你起床。你陪著我好好的吃點東西,如果你感覺身體不舒服,我陪著你去醫院。”


“行!”


看著雷霆衝著卡蒂拉微笑,我心裏產生了好奇心。非常想知道雷霆和卡蒂拉到底是什麽關係。為什麽雷霆會對卡蒂拉不一樣。


雷霆走上了二樓,我們兩個人隻是有眼神的交流,並沒有說話。


不過我注意到,雷霆手腕上的血跡,並非是皮外傷那麽簡單。就在不久前,查理霸和李白在海南都中槍了。


看流血的程度,我可以肯定,雷霆是中彈了。


雷霆走在前麵,我就默默的跟在後麵。


雷霆打開她的房門,邁步走了進去,並沒有隨手關上門。看樣子雷霆也是想我進入到她的房間裏。


“關門。”雷霆冰冷的說道。


我進入到房間裏,馬上關上了門。


我看到雷霆好似非常累的樣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雷霆的是右手腕,不停的流著血跡。


我喃喃的說道:“我看你應該是中槍了吧。我建議你馬上去醫院。”


“皮外傷而已,而且我根本就不相信醫院裏的那些醫生可以救我。”


雷霆說完,勉強的走椅子上站起。雷霆走到床邊的一個床頭櫃邊,左手拉開了床頭櫃的抽屜。


原來在抽屜裏,有一個紅色的小藥箱。


看來雷霆是打算自己把胳膊上的子彈頭取出來。


“需要我幫忙嗎?”我脫口而出道。


雷霆並沒有說話,而是自己把藥箱打開,緊接著思考了自己的上衣,露出那讓男人裏鼻血的內衣。


我看到雷霆的胳膊處已經突出了一大塊。雷霆先是用棉花不斷的擦著溢出來血跡。然後用小刀在打火機上反複的烤燒。


“呃!”雷霆左手用小刀刺到胳膊上,小刀一點一點的割破胳膊的皮肉。大量的血跡順著胳膊一直往出湧。


雷霆額頭上留著大量的汗,臉色和嘴角都變的慘白。我知道這都是雷霆在強忍著疼痛。


雷霆把自己胳膊上的肉都給劃開了。雷霆用鑷子伸出到皮肉裏。


“啊。”雷霆臉色開始扭曲,那麵相我可以保證,讓人見到一次,絕對會忘不掉。


“當。”隻看到雷霆左手上的鑷子,夾出了一塊小小的子彈頭,雷霆把鑷子和子彈頭全部都扔在地上,雷霆全身一軟,整個身子躺在床上,床單一瞬間有一大半被鮮血染紅了。


我不由自主的靠近了雷霆。


我還沒等說話,雷霆連忙說道:“我已經沒有氣力了。在浴室裏有一個白色的箱子,那想色的箱子裏有冰,冰可以幫助我止血。”


“好。”我都已經有一些驚呆了。我連忙跑進浴室,看到在馬桶的旁邊,有一個白色的小箱子,我本想把那個白色的小箱子抬出來。但是那個白色的小箱子實在是太沉了。為了要救雷霆,隻有先打開那個小箱子,我看小箱子裏裝的滿滿的小冰塊。看來雷霆早已經準備好了,如果要是中彈,就會用小冰塊來敷在傷口上止血。


我隨後抓了一把,再一次跑回來。


雷霆已軟軟的躺在床上,大半的床單,已經讓雷霆染滿了鮮血。


雷霆的傷口,讓我難以下手。因為雷霆中彈的地方是右肩膀,而且還是內側,和雷霆的胸前隻有幾厘米的距離。


我是一個男人,如果觸碰到雷霆的身體,難免不好。


我心裏頓時有一些遲疑。


“別多想,我現在已經沒有氣力了。你快一點幫我止血,再晚一點,我就會有生命之憂。”


雷霆的話,一下子不再讓我胡思亂想,畢竟救人要緊。看雷霆流血的樣子,看雷霆滿臉慘白的樣子,我也明白,如果我再不快一點幫助雷霆止血。雷霆很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我右手拉開了雷霆的右臂,左手裏的冰塊速度的敷在雷霆的傷口上。


“按住,一直到冰塊滑了。”


我尷尬的沒有辦法說話,因為我的左手背已經觸碰了雷霆的胸部。


我臉一紅,尷尬的看著牆壁。


“你看著牆壁幹嘛,盯著我的傷口。”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