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二百九十章 血紅十字架(二十一)

時間:2019-08-13作者:笨笨阡陌


“前進,你可算回來了。”


一回到華宇龍的別墅,就看到若寒、雨林、華宇婷三個人坐在大廳的沙發上等著我們。


“鐵龍和老鬼還沒有回來?”


華宇婷搖頭說道:“沒有。”


我微微點頭,然後坐在了沙發上。


華宇婷喃喃的說道:“剛才我給阿龍打電話,阿龍告訴我,還得等一會回來。如果你們要是餓了,我就吩咐廚房先做晚飯。”


我擺手說道:“不。不著急。”


我轉頭看著若寒問道:“若寒問你一個問題。”


若寒好奇的看著我說道:“什麽問題?”


“假如你懷孕了。你會第一時間告訴我嗎?”


我冷不防的問題,一下子把若寒給搞糊塗了。


雨林連忙拉住若寒說道:“親愛的,你現在這麽壞。未婚先孕了。”


說著雨林的右手摸著若寒的肚子,衝著若寒和我詭異的冷笑著。


若寒連忙用手拍打著雨林的右手背。


“雨林你胡說什麽。我沒懷孕啊。你聽前進瞎說什麽。”


我急忙解釋道:“這隻是一個問題。若寒你回答我。”


雨林說道:“靠。沒事!問這樣無聊的問題,怎麽?難道前進你也想結婚想瘋了。我家親愛的不嫁給你。你就打算先讓我家親愛的有了?”


我搖頭罵道:“你腦子有問題吧。都說了這隻是一個問題。”


說著我轉頭看著若寒。


若寒看著我非常認真的樣子,若寒緩緩的說道:“沒結婚嗎?”


我點頭說道:“是的。”


若寒略顯尷尬,若寒偷偷的瞄了一眼李白、雨林和華宇婷。


李白隻是轉頭朝著別的地方,以免若寒尷尬。而雨林和華宇婷都睜大了眼睛盯著若寒,似乎對若寒的回答非常感興趣。


若寒說道:“我想要是我懷孕了。我會第一時間告訴你,至於。”


我連忙擺手說道:“真的嗎?”


若寒點頭說道:“當然是真的了。除非孩子不是你的。”


我瞬間腦子就是一亮。我摸著下巴,似乎是想到了什麽,但是又說不上來。


雨林指著我罵道:“哦。我明白了。李前進,你是懷疑我家親愛的在外麵亂搞?”


“什麽亂七八糟的。我就是問了一個簡單的問題。能不能別廢話。”


說著我又轉頭看著華宇婷問道:“大小姐,你呢?”


華宇婷看著我罵道:“廢話,當然是第一時間告訴阿龍了。”


我摸著下巴,心裏暗道:“剛才若寒說的很對啊。”


雨林看著我沉思的樣子,連忙罵道:“前進,你腦子被門驢踢了?問這麽腦殘的問題。”


“少廢話。”


我轉頭看著李白。


李白喃喃的說道:“一對熱戀的情侶,還是一對剛結婚的男女。剛才大小姐和若寒的話,那都是正常人的反映。但是不足以證明,全世界所有人都會這樣。”


我點頭說道:“我同意。但是我依然是感覺李安琪很怪。”


李白也點頭說道:“確實有一些怪。”


若寒看著我和李白都在沉思又認真的樣子。


“前進、李白到底是怎麽了?怎麽問我這麽奇怪的問題。”


我連忙擺手說道:“沒。沒什麽。等鐵龍和老鬼回來再說吧。”


說著我看著手表,此時的時間,是北京時間,晚上七點二十分。


雖然這個時間根本就不算晚。但是對於在香港的時間來說,這個點晚飯我們早吃完了。


以查理霸那貪吃貪玩的性格,這個時間都沒有回來,由此可見,確實孫鐵龍和查理霸兩個人,在做正經事。


“不行了。不行了。大哥我都餓死了。要是不等我吃飯,看我怎麽弄死前進。”


一聽到這樣的鬼叫聲,我就知道是查理霸回來了。


我急忙站起,朝著大門口看去。果然孫鐵龍和查理霸。


我高興的叫道:“你們可算回來了。”


“趕緊的,我都餓死了。你們是不是都吃完飯了。”


我擺手說道:“當然沒有了。”


華宇婷說道:“既然人都齊了。我現在就叫廚房做飯。”


我在回來之後,一直都沒有看到華宇婷,我連忙擺手說道:“再等一會吧。龍哥還沒有回來呢?”


“我哥啊。咱們別等他了。我哥去華商總會的酒席了。今天晚上估計是很晚回來。”


查理霸急忙叫道:“大小姐,我都餓瘋了。我都能吃下一頭大象。”


華宇婷搖頭笑道:“再稍等一會,我現在就吩咐廚房做晚飯。”


查理霸一直都是老樣子,我轉頭看著孫鐵龍。


孫鐵龍衝著我微微點頭。


“調查怎麽樣?”


孫鐵龍走到沙發這裏,坐在沙發上,歎息道:“陳友龍調查的很仔細,但是李安琪就。”


“到底是怎麽回事。”


“是這樣,陳友龍是香港出生,四年前去英國念書。今年五月份回來的。皮特和陳友龍關係非常好,雖然四年前去了英國。但是兩個人這四年來,有事沒事都會通過msn聯係。很多事皮特都清楚。”


“這很好啊。”我點頭回道。


孫鐵龍說道:“我仔細的問了,皮特告訴我,大概是在兩年前,陳友龍發msn告訴皮特,他戀愛了。皮特就追問,陳友龍是不是追求了一個英國美女。陳友龍告訴皮特,他所認識的是一個中國人。”


我緩緩的點頭。


“原來陳友龍和李安琪是在一家快餐店認識的。具體怎麽認識的。皮特也說不上來,自從回到香港後。皮特經常和李安琪、陳友龍一起玩。但是說來很奇怪。”


我急忙問道:“怎麽奇怪了?”


孫鐵龍說道:“經過接觸,皮特了解到,李安琪原來是一個孤兒,從小就是在孤兒院長大的。所以李安琪沒有親人。”


“這沒有什麽奇怪的。沒有想到李安琪的身世,這麽淒慘。”


孫鐵龍繼續說道:“通過聊天,皮特也感覺到李安琪非常的孤僻。雖然大家是在一起玩。但是李安琪性格似乎,非常的內向。極少和人主動溝通。而且皮特感覺,李安琪除了陳友龍之外,李安琪似乎沒有朋友,也不願意多交朋友。隻不過是處於陳友龍和他們多年的交情,才勉強在一起玩。所以我詢問了很多人,大家都對李安琪這個人,一個評價。內向,沉默。”


李白摸著下巴說道:“一個自小就沒有親人的孤兒,有一個內向的性格一點都不奇怪。”


孫鐵龍點頭說道:“回到香港之後,照理說有一個有錢的男朋友,李安琪也不需要那麽累。”


我連忙問道:“什麽意思?”


“在回到香港之後,李安琪就找到了一份兼職。”


我回道:“這也沒有什麽奇怪的?在孤兒院長大的人,應該都是非常獨立吧。”


孫鐵龍點頭說道:“或許吧。,陳友龍怎麽說也算是一個富二代,錢多錢少不說。在回到香港之後,陳友龍一直都是和朋友在一起聚會。偶爾會帶著李安琪出來玩。照理說,陳友龍這樣富裕的人,怎麽可能會讓自己的女朋友出去打工呢?這一點也不心疼自己的女朋友。”


我點頭說道:“沒準是李安琪堅持呢?對了,李安琪在香港是做什麽的?”


“李安琪找了一份雜誌社,做兼職的攝像。”


“哦。這樣啊。雜誌社那邊你們去了嗎?”


孫鐵龍點頭說道:“當然,去了雜誌社,查理霸發現了一個非常奇怪的事情,所以我們這就回來了。”


我急忙問道:“到底是什麽奇怪的事情?”


孫鐵龍說道:“在陳青死亡的那天,正好是星期六。”


我回想著,點頭說道:“沒錯是星期六,有什麽奇怪的?”


“雜誌社工作日是正常工作日是五天,星期六是半天。原本很少和同事一起玩和溝通的李安琪,那天突然說要求大家一起聚會。”


李白說道:“這沒有什麽奇怪的。畢竟那時候李安琪和陳友龍剛定完婚,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孫鐵龍說道:“你們兩個聽我說啊。”


我連忙說道:“對不起,鐵龍你繼續說。”


“其實同事聚會也很平常。但是李安琪卻邀請大家去野外露營。”


其實這也沒有什麽好奇怪的。我和李白都專心的聽著孫鐵龍說著。


“根據李安琪的同事,那個什麽茜茜安說,周六露營整整是在北角山玩了一個晚上。”


我好奇的問道:“鐵龍,這到底有什麽好奇怪的呀?我不懂。”


查理霸靠在沙發上,等待著吃飯。原本就毫無精神的查理霸,猛然間罵道:“前進,你腦子裏裝的都是水啊。”


我轉頭看著查理霸說道:“怎麽了?”


查理霸說道:“北角山往南走不到一公裏就是陳青的別墅。”


我驚訝的說道:“是嗎?”


查理霸看著孫鐵龍叫道:“木頭趕緊給前進那一份香港地圖,讓他好好看看。”


孫鐵龍回道:“我上哪弄香港地圖。”


查理霸罵道:“擦。前進,你自己上網查一下吧。”


我擺手說道:“別糾結這個,說關鍵。”


查理霸說道:“奇怪的地方在這裏,建議去露營的人是李安琪,但是在露營的那天晚上,李安琪原本平時不怎麽喝酒的。居然和大家一起開懷暢飲。”


我說道:“擦!李安琪剛定完婚,喝點酒怎麽了?”


“擦的。你能不能聽我說完話?”


我點頭說道:“好。好。你說。我錯了行不?”


查理霸說道:“李安琪有一個男同事叫什麽史蒂芬。那天晚上史蒂芬鬧肚子了。所以夜裏去了好幾次廁所。史蒂芬無意中說了一句話。”


“什麽話?”我迫不及待的問道。


查理霸瞧了我一眼,沒好氣的說道:“史蒂芬說,那天大家都喝多了。所以早早的就回帳篷裏休息,史蒂芬由於晚上經常鬧肚子,所以半夜裏去了好幾次廁所。但是史蒂芬發現,半夜醒來的時候,看到了李安琪還沒有睡覺。”


“這有什麽奇怪的?”


查理霸罵道:“你能不能聽我說完?”


我連忙說道:“那你快點說。”


查理霸罵道:“擦的。當時在聚會的時候,很多人都喝了不少酒。李安琪也不例外。到了差不多晚上的時候,大家都困了。所以在晚上十點多的時候,一起聚會的人,要麽是進入到度假村裏呼呼大睡,要麽就是喜歡在帳篷裏休息。你想想,一個喝多的人,倒在床上幹嘛?”


“廢話?當然是睡覺了。”


查理霸點頭說道:“沒錯,但是史蒂芬發現,在十一點多的時候,李安琪悄悄的離開了營地。”


“是嗎?”我一下子沉默了。


查理霸說道:“這還不算,第二天早上史蒂芬特意還問了一嘴。李安琪回答說,是史蒂芬的幻覺,李安琪說自己在別墅裏,整理前幾天的拍攝出來的照片。雜誌社的主編說,那些照片,要做雜誌的封麵。所以李安琪在睡不著的情況下,就在度假屋的大廳裏整理照片。”


我沉默不語。


查理霸說道:“我又問了幾個人,很多人都說,當時大家一起玩的時候,一到了晚上,大家都感覺到特別的困,所以早早的大家都休息了。要不是史蒂芬鬧肚子,那天晚上沒有喝多少酒。根本就不可能看到李安琪出去。”


李白看著查理霸問道:“查理,你是懷疑李安琪。”


查理霸擺手說道:“我可沒有懷疑。我隻是把我調查的事情告訴前進。”


我點頭說道:“不。我需要好好想想。”


“吃飯了。吃飯了。”


查理霸聽到華宇婷叫著大家吃飯,查理霸連忙從沙發上站起。


“餓死我了。我現在餓的,一頭大象都能吃的下。”


若寒拍了拍我的胳膊說道:“前進,吃飯了。”


我看著孫鐵龍說道:“那個史蒂芬,你能聯係上嗎?”


孫鐵龍點頭說道:“我這裏記下了史蒂芬的電話。”


我連忙說道:“一會你就給史蒂芬打電話,約一下史蒂芬,我很想見見他。”


孫鐵龍點頭說道:“好吧。我現在就給史蒂芬打電話。”


我微微一笑,擺手說道:“不著急,咱們先吃飯吧。”


“靠。你們要是不吃,我全都吃了啊。”查理霸在餐廳裏大喊著。


我轉頭看著李白說道:“李白,今天你也累壞了。一會我和鐵龍去見史蒂芬就行。”


“沒關係,我不累。”


若寒說道:“怎麽?你還要出去啊。”


我看著若寒說道:“嗯。晚上你先早點睡覺吧。明天是最後一天了吧。”


若寒點頭說道:“對!明天可能我們下課之後,在香港休息一天。後天就會隨著學校回去。”


我微微點頭,喃喃的說道:“知道了。知道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