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二百八十七章 血紅十字架(十八)

時間:2019-12-06作者:笨笨阡陌


“我反複了思考了兩天,陳青死的那天晚上,別墅裏就隻有我們和陳青夫妻。當然了,咱們和陳青無冤無仇,怎麽可能會去殺人,那麽就非常的簡單了。凶手的嫌疑人,就剩下一個向麗麗。但是我又不敢肯定,別墅裏會不會在半夜的時候進來人。”


李白點頭說道:“至少從表麵證據來說,犯罪嫌疑人最大的是向麗麗。我相信香港警方辦案的能力,要是懷疑我們的話,肯定會派人跟蹤咱們,隻要是找到任何的證據,會及時叫我們回去協助調查。可是從案發到現在快一周了。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香港警方,已經排除了我們是殺死陳青。”


我點頭說道:“我也是這麽想的。隻不過沒有陳青案發現場的死亡報告,這一點,對於我來說,是最頭疼。如果有陳青的死亡報告和現場的法證報告。或許可以推理出凶手會是誰。”


孫鐵龍連忙說道:“要不然,我去想想辦法?”


查理霸擺手說道:“木頭,你不用想了。都說有錢能使鬼推磨,可這裏是香港,我看那些香港警察也不至於,賺錢不要命了。一個執法者,要是泄漏刑事案的文件,這是要坐牢的。”說著查理霸指著孫鐵龍說道:“木頭,你現在都結婚了。最好別犯虎。”


我轉頭看著查理霸,衝著查理霸豎起大拇指說道:“老鬼,你總算是吃對藥了。終於說了一句人話。”


查理霸搖頭笑著。


我看著孫鐵龍說道:“鐵龍,想要調查案件,方法有很多。警方有警方的辦案程序,他們有他們的快捷,但是我們有我們的方便。”


孫鐵龍說道:“可是現在你還不知道是誰殺死的陳青。你也說了,時間拖的越長,就越麻煩。”


看來我得需要拜訪一下向麗麗。


說著我拿起了茶幾上的公文袋。我轉頭看著孫鐵龍說道:“鐵龍,馬上幫我約一下向麗麗。”


“沒問題。”


我看著華宇婷說道:“大小姐啊。下午若寒和雨林回來,記住了!叫她們兩個別亂跑。”


華宇婷笑道:“知道了。你們該幹什麽就幹什麽。”


我微微一笑,看著查理霸說道:“老鬼,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幫我調查一下。”


“靠?又是我?”


我擺手說道:“不。不是你一個人。還有李白。”


李白湊到我的身邊問道:“前進,你說讓我做什麽?”


我看著李白說道:“有一件事很麻煩,就是我們的護照,全都被警方扣住了。”


李白點頭說道:“沒錯,因為你們幾個人出現在陳青的別墅裏,而那一晚上陳青死亡,警方不能證明你們是有罪還是沒罪。為了安全期間,必然是要扣留你們的證件。而且還會對你們詳細的記錄住處。以便隨時可以找到你們。正常的情況下,扣留證件的時間是十五個工作日,但是基本上也就是兩周的時間,就可以拿到你們的護照。”


我微微點頭說道:“沒錯,這一點很讓我頭疼,咱們這群人到無所謂了。可是若寒和雨林,三天之後課程就會結束。現在又沒有到假期的時候。老實跟你們說,今年是雨林和若寒讀研的關鍵一年,我不太想給她倆惹出什麽麻煩。如果三天之內不能找出凶手。雨林和若寒就不能隨著學校的團隊回去。到時候若寒和雨林,肯定又被學校找麻煩,這不是我想看到的。”


“前進,你的意思是?讓我想什麽辦法?”


我點頭笑道:“你是律師啊。怎麽會有什麽辦法吧?”


李白長出了一口氣,緩緩的說道:“辦法隻有一個。”


“什麽?”我迫切的問道。


李白說道:“那就是找出凶手。”


我搖頭苦笑,心裏暗道:李白是學法律的,既然李白都這麽說,看似是沒有辦法了。


而我能做的就是在三天的時間裏,找出凶手。這樣才會可以讓若寒和雨林,按時的返回學校。


“對不起,正常的法律途徑之下,我真是沒有辦法。”


我搖頭笑道:“我知道。那就在三天之內找出凶手!”


孫鐵龍連忙說道:“前進,你忘記了嗎?以前你偵破案件的時候,從來沒有超過三天。”


查理霸叫道:“靠。木頭,你什麽時候成馬屁精了?”


孫鐵龍看著查理霸說道:“我也發現了。你現在廢話真是多。”


查理霸擺手叫道:“得,我閉嘴。”


我擺了擺手,看著李白和查理霸。


“有一點我感覺非常的奇怪。”我不由自主的低下了頭,瞄了一眼我手裏的公文袋。


李白說道:“你是說,為什麽李安琪是b型血,可是在關鍵的時候,李安琪並沒有挺身而出,為陳友龍捐血。”


我點頭說道:“沒錯。如果要我說,向麗麗是陳青多年的夫妻,我想到了他們那個年紀,應該不會有什麽大摩擦引的要殺人吧。”


查理霸說道:“你有不是神仙,他們老兩口的事,難道你都能猜到?”


我回道:“你個豬。你笨想想,殺人無非就是為了錢。為了報仇,為了情。要說錢,他們老兩口剛給自己的兒子買了一個別墅。報仇?如果有仇,陳青和向麗麗也不會結婚吧!”


查理霸說道:“難道就不能陳青在外麵有豔遇了?”


查理霸說的一句話,頓時讓我感覺到好笑,不過一瞬間,似乎又想到了什麽。但是我搖頭罵道:“你有病啊。一個年過五十的人了。就算是有情人。也是藏不住的。你想想,網上找到了一些資料,又見到過衛先生,又從很多人那裏打聽了陳青的事。如果陳青外麵有個什麽情人之外的,紙能包住火嗎?”


查理霸看著我搖頭說道:“你就說吧。讓我幹什麽。”


“咱們現在這樣分工,你和鐵龍,幫我全麵調查陳友龍和李安琪。我和李白去搞定陳青和向麗麗。怎麽樣?”


孫鐵龍點頭說道:“沒有問題。”


李白也點了點頭,喃喃的說道:“照理說,一個成名多年的大作家。有多少朋友,就會有多少敵人。但是從現在來看,陳青人雖然不錯,但是不至於沒有人不想挖一下陳青的隱私。從陳青謀殺到現在,媒體雖然是瘋狂的報道。但是網上並沒有人八卦。這一點就已經非常奇怪了。”


查理霸說道:“擦的。這有什麽好奇怪的。”


李白搖頭說道:“你們還記得不。大概就在今年過年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


華宇婷叫道:“哦。對了。影視明星安安出軌,電視和網上全都是她的新聞。網上八卦出很多安安以前的醜聞,現在搞的安安是一個人盡皆知的惡人。現在安安不光是離婚了,而且還被迫退出演藝圈。”


李白點頭說道:“沒錯,你們記得不,安安是這幾年多,最紅的女星之一。除了演戲之外,很少在公開的場合出現過。那麽低調的一個女孩子,隻要是一犯錯,就會有人冒出來滋事,有的沒的,說盡了安安的事。導致安安家庭、事業,名聲、金錢一夜之間全部的丟失。作為一個出名多年的大作家。你們想想,陳青在自己的家裏被謀殺。犯罪嫌疑人之一是前進。網上不光是沒有八卦陳青,也沒有人八卦前進。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嗎?”


我搖頭笑道:“我又不是明星,又沒做過什麽缺德的事,我有什麽好八卦的。”


李白轉頭看著我說道:“當然了,你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是論名氣,前進你這幾年雖然非常的出名,但是和一個老作家比,我相信,記者在尋找你的八卦新聞之外,更是願意八卦這個老作家。可是這幾天下來,你也看到了。雖然新聞都在揣測殺死陳青的人是誰。但是八卦的新聞卻沒有。如果我要是和陳青對立的人,就算不公開自己的名字,也會匿名報一些料吧。”


我點頭說道:“對啊。讓我好好想想。事不宜遲,現在咱們就分開調查吧。”


孫鐵龍點頭說道:“沒問題,我先聯係皮特。然後從皮特那在想辦法。”


“很好。”


定好了計劃,那我們就開始分頭行動。


孫鐵龍和查理霸去找皮特,仔細的調查陳友龍和李安琪。


我和李白隻有先去找向麗麗。


我們到了醫院,打著看望陳友龍,來到了病房。


病房裏的陳友龍已經完全醒了。隻不過精神狀態並不是很好。李安琪正在喂著陳友龍喝粥。


“慢點。慢點啊。”


“可以進來嗎?”我恭敬的說道。


向麗麗、李安琪,陳友龍三個人都朝著病房門口看去。


我拿著水果籃進入到病房裏。


向麗麗衝著我說道:“是你啊,李前進。”


我恭敬的說道:“正好沒事,過來看看陳友龍。”


說著我把水果籃遞給了向麗麗。


“這麽客氣。”向麗麗說道。


我歎了一口氣,看著陳友龍說道:“看到你平安的醒了。真的很開心。希望你早一點康複。”


陳友龍右手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謝謝。請坐吧。”


我看著陳友龍問道:“其實我也並不想來打擾你。”


陳友龍輕輕的點了點頭。


“其實我也知道,你是為了調查我老爸的案子。”


我沒有說話,隻是輕微的點頭,算是默認了。


陳友龍說道:“警方也給我做了一份詳細的筆錄。要不是警方說我身體裏有安眠藥的成份。我還以為這一次的車禍,就是意外。”


我一皺眉,連忙問道:“那你能不能說一下,在出車禍之前,到底都發生了什麽事。見到過什麽人?”


陳友龍輕微的咳嗽了一下。然後看著我說道:“那幾天我一直在準備著給我老爸辦理身後事。所以我那天我開車去警察總部,就是要詢問一下,多久可以把我老爸的遺體可以領回來。”


“那你之前見過什麽人?吃過什麽東西?”


陳友龍看了看我回道:“早上見過律師之後,處理了一些事,我就從車庫裏提車趕往警察局。”


“你好好的想一想。中途見過什麽人沒有?”我問道。


“沒有。”陳友龍立刻的回道。


“你這麽肯定?”我似乎有一些不信,畢竟陳友龍發生了車禍,腦子可能反映沒有那麽靈光。


陳友龍看著我堅定的說道:“真的沒有,警察局離我家很遠。為了按時間,我開車離開了家,就直接趕往警察局。中午除了紅綠燈之外,我根本就沒有聽過車。”


“你吃過什麽?”


陳友龍搖頭說道:“那幾天我很煩躁,尤其是出車禍那天,安琪做了早餐,我也沒有心情吃。而早上七點多,律師就趕到了我家。和律師聊完了之外,差不多快十點了。我又趕忙開車去警察局。”


我摸著下巴,心裏暗道:“這就怪了。”


陳友龍說道:“但是不知道為什麽,到了太子道,我就感覺自己特別的困。當時我還以為,是我晚上沒有休息好。又沒有吃早餐。可能是身體有一些發虛吧。原本我還打算從警察局出來,就吃點東西,誰知道在十字路口那,我一不留神,我闖了紅燈,這才。”


我此時的心裏更加感覺到不可思議。


既然陳友龍沒有見到過什麽人。又沒有吃過什麽東西。居然身體裏會有安眠藥的物質。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看著陳友龍堅定的回答,很明確,陳友龍對香港警方那也是這麽說的。可以肯定的是,陳友龍對自己的記憶記得非常清楚。


我拿出了公文袋,轉頭看著李安琪。


李安琪看到了我,我發現李安琪雖然臉上沒有什麽表情,但是我始終感覺李安琪看我的眼神,似乎有一些不對。但是哪裏奇怪,我有說不上來。


“上午的時候,發現你在上公交的時候,丟下了一個東西。”


說著我把公文袋遞給了李安琪。


一瞬間我發現,當李安琪看到那個公文袋的時候,李安琪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緊張的神色。


但是李安琪瞬間又恢複了正常。


我心裏暗道:“這個李安琪有我問題。”


向麗麗和陳友龍都朝著那個公文袋看去。


李安琪把公文袋接到了手裏,衝著我微笑的說道:“謝謝。”


說著李安琪轉頭看著陳友龍說道:“友龍,你知道嗎?我懷孕了。”


陳友龍頓時驚道:“什麽?你懷孕了?”


李安琪緩緩的說道:“是啊。原本我是打算等你出院了,在告訴你。我在醫院做孕檢了。我懷孕了兩個月。”


這似乎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向麗麗和陳友龍聽到了這個消息之後,原本臉上沒有笑容,頓時嘴角上,都露出了一絲絲的笑容。


向麗麗勉強擠出笑容說道:“兒子,你要當爹了。”


陳友龍也感覺到有一些吃驚。


“是嗎。”


陳友龍似乎是想坐起來,但是由於身子受傷嚴重,在起身的時候,感覺到身體的疼痛。


李安琪和向麗麗連忙扶住了陳友龍。


“兒子,醫生說了,最好別亂動。”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