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二百零七章 恐怖死亡信息(二十)

時間:2019-12-06作者:笨笨阡陌


來到於永慶的房間,駱穎不由自主的閉上了眼睛,然後一點一點的退出房間。


原因是,於永慶沒有穿衣服,躺在床上。


於永慶的動作酌時讓我感覺到好奇。


正常人睡覺,一共是分為兩種,正常人,都是臉朝上,整個身子是平躺在床上。再不就是,有一些人睡覺的姿勢比較奇怪,那就是喜歡側身睡覺。無論是左側身,還是右側身。大體上的姿勢,絕對不會像於永慶那麽奇怪。


於永慶半側身,雙膝交叉。左手抱著自己的腦袋,右手放在自己的胸前。


對於一個這樣的奇怪姿勢,讓我也不明白,當時於永慶,到底在做什麽。又是怎麽被勒死的。


我檢查了一下於永慶的行李。


果不其然,在於永慶的行李裏,還有兩袋,由白色封袋包裹的東西。


駱辰和我看到之後,連忙緊張了起來。


“毒。”駱穎喃喃的說著。


我微微點頭,回道:“看來於永慶確實有這個愛好。”


仔細的檢查了一下,於永慶的房間,沒有任何的奇怪地方。


不過也不難知道,於永慶居然會食毒。


我長吸了一口氣。那白色的封袋,放回於永慶的行李箱裏。


現在隻剩下最後一個人的房間,我還沒有去。那就是丘靜靜的房間。


從發現丘靜靜的屍體開始,為了控製現場,我哪都沒有調查過。隻是希望等待警方的到來。


但是現在迫在眉睫,與其死等警方到來,不如我自己主動出擊,盡快的找出凶手。這樣大家才會安全。


丘靜靜的房間,在二樓左側的第三個房間。


除了大家集體在尋找詹姆斯等人的時候,這才短暫的來過丘靜靜的房間。


其他的時候,應該都沒有人來過。


其實我也非常的後悔,假如我早一點勘察一下,或許會有一些線索。


隻不過當時為了等待警方的到來,我遲疑了。


丘靜靜的房間很幹淨,房間裏也整潔。


整個房間一覽無餘。我打開了丘靜靜的行李箱,檢查了丘靜靜所帶的隨身物品。


也沒有發現什麽可疑。


我歎了一口氣,又開始沉默不語。


我站在窗邊,看著窗外。剛才還是大雨,沒一會的功夫,居然已經下的小很多了。


我喃喃的說道:“看來雨快要停了。”


我掏出手機,看著手機上的時間,十點三十一分。


正常這個時間,已經是快要到中午了。但是天空卻烏雲密布。一天都看不到陽光。


可能是昨天晚上大家都沒有休息好,也可能是大家都驚嚇的害怕了。


晚上都不敢睡覺,現在是半天,可能心裏會有一些安慰。


在中午這段美好的時間,都是在房間裏休息。


我、駱辰、駱穎三個人,就坐在一樓的大廳裏。


我不停的抽煙,駱辰和駱穎就是靜坐在一旁。兩個人一句話都不說。


可能駱穎也是有一點累壞了。在安靜的大廳裏,駱穎靠在沙發上,居然睡著了。


我摸著煙盒,這才發現,煙盒裏的煙都抽沒了。


不過沒關係,我的行李裏,帶了很多煙。這都是在酒店附近買的。


我緩緩的站起,駱辰連忙說道:“去哪?”


我微笑的回道:“回房間,拿盒煙。”


駱辰拍打了一下駱穎。


“妹啊。你要是困了,就先回房間裏休息。天這麽冷,在大廳裏睡覺,再感冒了。”


駱穎原本都已經睡著了,卻被駱辰給弄醒了。


“啊?哥,你說什麽?”


“我說!你要是困了,就回房間休息。別在大廳裏睡覺,容易感冒。”


駱穎揉了揉眼睛,喃喃的說道:“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麽就睡著了。昨天晚上確實沒睡好。”


說著駱穎還打了一個哈欠。


我看著駱穎說道:“我看你也是累壞了。不如這樣,你也回房間吧。房間裏有雨林和若寒,可能兩個女孩子在睡覺,我有一些不方便。你是個女孩子,你能方便一些。”


駱穎好奇的看著我說道:“你是要讓我做什麽事嗎?”


我點頭說道:“在我的行李箱裏,有一條煙,我的煙抽沒了,你在我的行李箱裏,拿出兩盒煙,隨便你也就在房間裏休息吧。等雨停了。或是吃飯的時候,我在叫你。”


駱穎打著哈欠,確實感覺自己實在是好困。


我們三個人就順著樓梯往上走。


差不多走到二樓和三樓中間的地方,我隱隱約約的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不過就是聽不清楚,聲音是從哪個房間裏傳出來的。


當走到了三樓,那聲音又停止了。聲音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閉著眼睛,用耳朵仔細的聆聽著。


除了可以聽到走廊上窗戶的雨點滴答聲。在不就是每個人睡覺的鼾聲。


“怎麽了?”駱穎在我身邊低聲的問道。


“沒。沒什麽。我的行李箱是灰色的。拿兩盒煙就好。”


駱穎衝著我微微的點了點頭,輕輕的推開房門。


我順著門縫朝著房間裏看去。雨林摟著若寒確實在床上睡覺。而且鼾聲也不小。


其實兩個女孩子能好好的休息,對我來說,也算是一種安慰。


我隻是希望事情盡快結束,然後可以安全的返回長春。僅此而已。


沒一會的功夫,駱穎從房間裏出來,遞給我兩盒煙。


駱穎打了一個哈欠,看著我和駱辰。


“那我可休息一會了。”駱穎還無精神的說著。


“趕緊睡覺吧。”


其實我的精神頭也不是很好,不過對於這樣的環境,我根本就沒有心情休息。


而駱辰是為了保護我,寸步不離。


不過駱辰的精神頭,遠遠要比我好。


我在煙盒裏掏出了一支煙,點上之後,就打算返回到一樓大廳。


此時聽到有房門打開的聲音。


“我怎麽感覺有一點鬧肚子呢?”


“應該沒有吧。我也吃了那個河貝,我怎麽沒事。”


我轉頭看去,原來是周超和孫雪飛。


其實我也正要找他們兩個。因為周超和孫雪飛是丘靜靜的同事。自然對丘靜靜了解一些。


昨天晚上大家都沒有休息好,而剩下的人,在吃罷早飯之後,困意就更加的濃。我也不知道周超和孫雪飛兩個人,到底有沒有休息。


我原本還打算,到了下午,大家都睡醒了之後,在單獨找兩個人聊聊。


既然現在看到了,我感覺應該事不宜遲,好好的問他門。


似乎是孫雪飛有一些鬧肚子,孫雪飛從房間裏出來,我就看到孫雪飛的右手捂著自己的肚子。


此時也不是說話的時候,周超和孫雪飛是朝著三樓的洗手間走去。


路過我們這的時候,周超隻是客氣的,和我打招呼。


我一直站在走廊的門口,靜靜的等待兩個人從洗手間裏走出來。


大概有足足幾分鍾,我隻是在走廊上抽煙,我和駱辰誰都沒有說話。


駱辰剛要和我說話,我的左手食指放在嘴邊,示意叫駱辰不要說話。


駱辰不明白我的意思,但是安靜的走廊上,隱約中又聽到有人在說話。


聲音雖然是聽不見,但是我感覺到,聲音似乎是中李彥奇他們房間裏發出來的。


駱辰頓時明白我的意思,駱辰悄悄的朝著李彥奇三人的房間走去。


試圖近一些好聽一聽聲音。


可是駱辰剛剛走到李彥奇三人房間的門口,那聲音,居然又停止了下來。


瞬間李彥奇房間的的房門打開了。


由於太突然,不由得嚇了我和駱辰一跳。


“你們兩個站在站在我們房間門口幹什麽。”


房門一打開,我就看到了杜伊特。


我順著房門朝著房間裏看去,看到李彥奇坐在床上,潘航站在房門口和杜伊特站在一起。


駱辰有一些尷尬,吱吱唔唔的說不出話來。


我連忙說道:“我在等人。”


杜伊特好奇的看著我說道:“等人?”


此時正好周超和孫雪飛從洗手間裏出來。


我順勢指著周超和孫雪飛,回道:“我和駱辰在等周超和孫雪飛。”


一頭霧水的周超和孫雪飛不知道怎麽回事。反而好奇的看著我。


我連忙轉頭看著周超和孫雪飛說道:“你們兩個有時間嗎?我打算找你們聊一些事情。”


周超看著我,一臉好奇的說道:“當然有時間了。原來剛才你就要找我們?”


我點頭說道:“是的。”


說著我轉頭瞧著在房間裏的三個人。


杜伊特並沒有什麽奇怪,而是站在杜伊特身邊的潘航臉色有一些難看。


尤其是潘航看我的眼神,臉上露出一些尷尬的神色。


我脫口問道:“很多人昨天都沒有休息好,你們三個人,沒睡覺休息一會嗎?”


潘航脫口而出道:“沒。昨天我們休息的很好。”


當潘航說完,我發現,杜伊特瞬間一皺眉,但是在短短的一秒鍾,杜伊特就恢複了正常。


杜伊特看著我說道:“還好了。我們三個大男人在一間房裏,休息還算不錯,誰也不搶床。嗬嗬。嗬嗬。”


杜伊特尷尬的衝著我一笑,我也是微微一笑。


“李神探,既然你找我,那就去我們房間吧。”


周超走到了我的身邊說著。


我擺手說道:“不用,我看還是去樓下大廳吧。”


說著我連忙轉身,頭都沒回的朝著樓梯往大廳走去。


駱辰緊忙跟在我的身後,而一臉好奇的周超和孫雪飛,也是同樣,緊緊的跟在我的身後。


當走到二樓的時候,我聽出的聽到房門關上的聲音。


我看著駱辰,駱辰看著我。


此時我心裏想著,李彥奇,杜伊特,潘航三個人,年齡不同,工作不同。照理說三個大男人住在一間房裏,稍微會有一些擠。


要不是三樓還有幾個房間不能住人,我安排的時候,真想把兩個人分成一組。


原本是打算讓他們相互之間保護對方,監視對方。


現在看來,李彥奇他們三個人,確實有一些奇怪。


不過什麽地方奇怪,我又說不上來。


來到了一樓,坐在沙發上,我連忙從兜裏掏出一支煙,點上之後,沉默不語。


駱辰似乎已經習慣了我這樣的狀況,駱辰也明白,每當我抽煙不說話的時候,那就是在思考案情,所以駱辰也不敢打擾。


但是周超和孫雪飛是第一次見到我,自然不知道我有這個習慣。


“李神探。李神探。”


周超問了我三聲,我這才恍然大悟。


“啊。”我尷尬的轉頭看著周超。


周超看了看我,一頭霧水的問道:“李神探,你找我們有什麽事嗎?”


我尷尬的一笑,喃喃的說道:“其實也沒有什麽事,隻是希望和你們聊聊天。”


孫雪飛好奇的問道:“聊天?可是我們什麽都不知道呀。起初我就不同意來這個地方,要不然靜靜非要堅持來,又非要拉著我,我才不來呢。”


周超也點頭說道:“是啊。好不容易有長假,早知道,就在家裏好好休息,這多好。現在可麻煩了。走有走不了,等警察來了。估計有不少的麻煩。”


我看著周超和孫雪飛,我說道:“你們兩個人放心,不會有什麽麻煩,隻要警察來了。把事情說清楚,如果你們不是殺人凶手,我保證,警方不會找你們的麻煩。”


周超連忙說道:“我們怎麽可能是凶手。除了靜靜之外,其他的人,我們根本就不認識。”


孫雪飛點頭附和道:“對啊。我們誰都不認識。可千萬別懷疑我們是殺人凶手。”


看著周超和孫雪飛害怕的樣子,我心裏不由得感覺到,這兩個人並不是殺人凶手。


這一次我並不是靠直覺,而且對於一個上班族來說,目的就是考慮怎麽把工作幹好,如果升職加薪。


遇到這樣的事情,內心的恐懼是隱藏不住的。


由於是在這樣的環境,發生了這樣的事。對於一個上班族來說,第一要考慮的就是自身的安全。其次就是考慮,警方來的時候,千萬別把自身懷疑為嫌疑人。


這兩點,在周超和孫雪飛的身上,有著很明顯的體現。


假設這兩個人是凶手,除非是絕對的演技派,要不然是凶手的幾率,我感覺很小。


我抽了一口煙,然後把煙頭扔進煙灰缸裏掐滅。


我看著一臉無辜的周超和孫雪飛,我尷尬的一笑。


“放心,沒聽過一句話嗎?君子坦蕩蕩,你們是好人,還是壞人,警方絕對不會誣賴人的。”


說著我轉頭看著駱辰,我湊到駱辰的耳邊,低聲說著什麽。


更加讓周超和孫雪飛感覺到好奇。


我說完之後,駱辰衝著我點頭說道:“沒有問題。那你自己在樓下,小心一點。”


我點頭回道:“放心,沒事的。”


駱辰微微點頭,然後從沙發站起,順著樓梯上樓了。


周超和孫雪飛先是好奇的看著駱辰,最後又轉頭好奇的看著我。


“你們兩個別緊張,其實我就手想找你們,聊一些丘靜靜的事。”


孫雪飛好奇的說道:“聊丘靜靜的事?”


我點頭說道:“是呀。因為也隻有你們兩個和丘靜靜最熟悉。”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