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六十一章 初戀的美好(十九)

時間:2019-08-13作者:笨笨阡陌


在召集忙活之下,我們開車就來到了中區總部。


在車上我和孫鐵龍一直都沒有說話。華宇婷不停的在打電話。主要是給幾個人打電話,第一是吳鵬。第二個就是張律師。


在中區總部的大門口,我看到了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中年人,大概有四十多歲。頭上有著幾縷白發,一個圓形的大眼鏡,成為這個人最顯著的特點。


一看就知道這個男人是一個知識分子。


華宇婷急忙跑到那男人的身邊。


“張律師,我哥哥到底怎麽了?他現在在哪?我要見見我哥哥。”


華宇婷慌張的大叫著,引來路過人的目光。


那男人看著華宇婷說道:“華小姐,你冷靜一點。冷靜一點好嗎?”


孫鐵龍走到華宇婷的身邊,一把拉住華宇婷。


“婷婷,你聽張律師說完好嗎?”


孫鐵龍轉頭看著那男人問道:“張律師,你來多久了?”


那男人回道:“差不多有四十分鍾了。”


孫鐵龍說道:“龍哥呢?”


那男人說道:“警察正在給華先生做筆錄。”


孫鐵龍說道:“那你怎麽在這裏,你不應該在龍哥身邊嗎?”


按照律師的守則和法律政策,警方所抓獲嫌疑人,都有資格找律師,而且在做筆錄的時候,也可以讓律師在場。


所以現在這個情況,張律師不在華宇龍的身邊,是非常不合理的。


那男人看著孫鐵龍說道:“我試圖要見華先生。但是華先生拒絕了。”


我吐口而出道:“什麽?”


我有一點搞不懂,華宇龍那是什麽意思?


按照我的推測,肯定是謝雅芝一直跟在我和孫鐵龍的身後,知道我們拿著範飛留下的信,去做筆跡核對。在資料上明確的寫著,華宇龍的字跡和範飛留下書信裏的字跡,一模一樣。憤怒之下的謝雅芝偷走了我的資料,自己一個人去找華宇龍,兩個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麽。謝雅芝報警,讓警方抓捕華宇龍。


正常的推理之下,華宇龍會有兩個可能,第一是供認不諱。不過我個人認為,這樣的情況,幾率應該是很低。


因為犯罪的人,最害怕的就是承擔法律製裁。如果華宇龍感覺愧疚,早就可以自首了。沒必要等五年。


而且隻是一個筆跡而已,完全不能證明,也完全沒有證據指向華宇龍是殺死範飛的凶手。


所以第二點我認為可能性最大,那就是華宇龍承認範飛的那封信是他寫的。但是範飛的失蹤和死亡,絕對沒有關係。


如果華宇龍是第二點,那麽律師在場就十分的重要和可靠了。


我微微搖頭,感覺這一切都好奇怪呀。


那男人說道:“我從警方那了解,華先生已經成為,五年前是他殺死了範飛。而把範飛分屍。華先生全部承認,不需要律師在場。”


華宇婷大叫道:“什麽?張律師,你說是我哥,殺死的範飛?”


那男人微微點頭說道:“沒錯,是華先生自己承認的。”


華宇婷大叫道:“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要見我哥哥。我要見我哥哥。”


華宇婷就好似瘋了一樣,大聲的喊叫著。


孫鐵龍緊忙拉住了華宇婷。


“婷婷,你冷靜一點。你冷靜一點好嗎?”


華宇婷喊道:“我冷靜什麽?我哥哥不會殺人的。絕對不會。”


我拉住華宇婷的手腕,我看著華宇婷說道:“大小姐,你冷靜一點。你現在大吵大鬧,也沒有幫助,現在應該想辦法。”


華宇婷轉頭看著我說道:“前進,現在怎麽辦?”


我摸著下巴,偷看了那個張律師一眼。


看來現在隻有律師能幫助我們,雖然不知道香港的司法機構。但是我清楚大陸的司法機構。華宇婷是華宇龍的妹妹,在筆錄完畢之後,是可以申請見華宇龍的。


而我們是華宇龍的朋友,除非是華宇龍無罪釋放,要麽就是判刑入獄,我們這些朋友才有可能見到華宇龍。


在沒定罪和上庭之前,我們是不可能見到華宇龍。


我拉住華宇婷,喃喃的說道:“大小姐,你冷靜一點,不是有我在嗎?我不會讓任何人冤枉龍哥。不過現在咱們一點忙都幫不上,與其大喊大叫,不如冷靜一下想辦法。我相信張律師一定會用過法律辦法,幫助我們。”


說著我看了那男人一眼。


那男人微微衝著我點了一下頭。


那男人看著華宇婷說道:“華小姐,現在隻有一個辦法。”


華宇婷急忙問道:“什麽辦法?”


那男人說道:“等到警方做完筆錄之後,華小姐,你可以用家人的身份,見到華先生。警方會給你三十分鍾的時間會麵。”


我連忙說道:“除了華宇婷之外,其他人不可以見華宇龍吧。”


那男人轉頭衝著我說道:“沒錯,必須是直係親屬。”


孫鐵龍喃喃的說道:“就是說,我也不行?”


那男人有看著孫鐵龍,點頭說道:“沒錯,因為孫先生,你和華小姐還沒有注冊結婚。並不是夫妻。”


孫鐵龍歎了一口氣,喃喃的說道:“婷婷去見華宇龍,根本不會問有效的問題。根本幫不上忙呀。”


華宇婷不由自主的看了看我。


“是呀。怎麽辦呢?”


華宇婷在那焦急的嘀咕著。


我打了一個手響,連忙說道:“有辦法。”


華宇婷看著我,緊忙抓住了我的手腕。


“前進,你想到辦法救我哥哥了?”


我回道:“我沒有想到辦法救龍哥,不過我有辦法,可以讓我見到龍哥。”


所有人的目光都轉移到了我的身上。


孫鐵龍、華宇婷,阿南,還有那個張律師似乎都不明白。


但是若寒就很明白。因為若寒知道我心裏的想法。


在北京的時候,李白就以律師的身份,幫助雨林做法律援助。


而若寒就是以李白助手的名義,周旋在警方和我之間,協助李白傳遞警方的線索和消息。


若寒看著我說道:“前進這裏是香港呀。”


我微微點頭,我喃喃說道:“我知道。這就需要張律師的幫助了。”


我說完,大家又把目光轉移到了張律師的身上。


那男人好奇的看著我說道:“我?需要我怎麽幫助華先生。”


我微微笑道:“您是一名律師,絕對有權利做華宇龍先生的法律顧問吧。”


那男人看著我說道:“這還用說,當然是了。”


我說道:“這就好了。隻要你肯點頭,就一定有辦法。”


那男人說道:“你說來聽聽。”


我說道:“大小姐可以用華宇龍妹妹的身份見到華宇龍。而你是律師也可以通過法律的手段見到華宇龍,我說的沒錯吧。”


那男人回道:“沒錯。”


我說道:“如果你的助手跟著你一起見到華宇龍呢?”


那男人聽我說完,連忙上下打量著我。


華宇婷沒有明白我的意思。華宇婷轉頭看著我說道:“前進,你什麽意思?”


我看了看那男人,我說道:“張律師明白就行。”


那男人聽我說完,不由自主的搖了搖頭。


“不。這不行,這是違反大律師守則的。”


看似那男人明白了我的意思。


相反的華宇婷並不明白。


華宇婷看著我說道:“前進,我都糊塗了,你們到底說什麽呢?”


我說道:“你不明白不重要,張律師明白了就可以。”


我轉頭看著那男人說道:“張律師,我相信你和華宇龍不光是雇主關係,華宇龍人那麽好,對待您肯定是禮賢下士吧。”


那男人微微點頭,不回話。


我繼續說道:“張律師,您不認識我,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李前進,以前是一名私家偵探,這一次來香港,第一我是來看朋友,第二就是來調查案件。而華宇龍就是卷入到我調查的案件裏。換句話說,如果我見到華宇龍,絕對是對華宇龍起著決定性的幫助。而且我為人低調,絕對不會給你造成麻煩。”


那男人依舊是不說話。


我說道:“按照我剛才說的,充其量我們是鑽法律的空子,不是犯法,更加不是犯罪。”


那男人依舊沉思著,不說話。


我歎口氣,心裏暗道:“看來這條路行不通了。”


既然沒有辦法見到華宇龍,我就沒有辦法得知,華宇龍是什麽原因要自首的。


按理來說,一封信根本就代表不了什麽。


在香港的法律精神之中,執法者隻是要搜集證據,來證明嫌疑人有罪。而嫌疑人隻要是沉默或是堅持自己的觀點,那麽執法者就要搜集證據去證明嫌疑人的誠信問題。


很少程度,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之下,犯罪嫌疑人,自己認罪。


現在這個案子,我感覺非常的有意思,極度的吸引了我。


華宇婷看著那男人說道:“張律師,前進到底說的什麽,我怎麽沒明白。既然前進說不犯法也不犯罪,那麽你就應該讓前進去幫助我哥哥。對了,這是我的朋友,李前進,號稱中國第一私家偵探,如果有前進的幫忙,絕對可以證明我哥哥是無辜的。”


那男人聽完華宇婷的話。


這才緩緩的抬起了頭,分別看了我們每一個人。


“其實我也聽說過李前進的名字,而且我也知道孫先生曾經和李先生,你們兩個人都是私家偵探。”


我笑道:“您既然聽過我的名字,我非常的榮幸。不過這個時候,並不是說那些外人寒暄的客套話。”


我不由自主的在兜裏掏出了一支煙。


我說道:“我相信,大小姐在關鍵時刻,滿腦子裏想的人,隻有你一個。看來張律師你是深得華宇龍的信任,而且在大小姐的心中,有一份信賴感。我更加相信,您也是一個非常尊敬華宇龍先生的人。我相信您也不會讓華宇龍先生,喊冤入獄吧。”


那男人看了看我,最後微微的點了點頭。


我抽著煙,看著那男人。


足足有幾秒鍾的時間,那男人才緩緩的開口說道:“李前進,你有把握?”


我點頭說道:“當然。”


那男人沉思了好幾秒,最後摸了摸下巴,看著我說道:“李前進,你看這樣好不好。”


我看著那男人。


“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律師樓的書麵實習生。我會盡快給你做一個工作證。”


我臉上微微的露出一絲的笑容。


我點頭說道:“沒有任何問題,隻要能讓我見到華宇龍就行。”


那男人看著我說道:“如果有人問起來,或是聆訊你,你就說你是我律師樓的書麵實習生。”


我笑道:“這樣最好。”


我心裏暗道:香港人就是一板一眼,遇到事情變通的方式,都和我們不一樣。


不過不管怎麽樣,怎麽說,算是可以見到華宇龍了。


我們又等了好長時間。在進入到刑事偵緝隊的時候,張律師和華宇婷是走在最前邊。


他們兩個人用廣東話和警員溝通。我說實話根本聽不懂。不過看表情,似乎是警方那邊已經給華宇龍做完筆錄了。


孫鐵龍和若寒,還有阿南。為了減少麻煩,我讓他們三個人就留在車裏,等候我們的消息。


我,張律師,華宇婷,又坐在走廊的長椅上,等了好長時間。


就在這個時候,從一個房間裏走出了幾個人。尤其是一個身穿白色衣服的女人,正在和一個女人握手。


華宇婷看到那兩個女人,立刻就按耐不住。急忙從長椅上站起。


原來從一個身穿白色衣服的女人,在脖子上掛著一個警員證,看似是一位警察。而和他握手的女人,穿著藍色的連衣裙,對那個女人我們都是非常的熟悉了。


那個女人就是謝雅芝。


似乎那個女警告訴謝雅芝,警方會盡快把事情查清楚。


華宇婷急忙站起,跑到謝雅芝的麵前。


“謝雅芝,我哥哥哪裏對不起你。你為什麽要誣賴我哥哥。”


華宇婷一把就抓住了謝雅芝的兩個胳膊。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謝雅芝感覺到意外。


謝雅芝急忙轉頭看著華宇婷。


“婷婷是你?”


華宇婷罵道:“你這個凶狠惡毒的女人,我和我哥哥到底哪裏對不起你,你為什麽要誣賴我哥哥,殺死範飛。你說。你說呀。”


華宇婷凶狠的抓住謝雅芝,然後就在走廊裏大喊大叫。


我和張律師急忙就忙到華宇婷的身邊,拉住華宇婷,讓華宇婷和謝雅芝分開。


而警察也阻擋在華宇婷和謝雅芝的麵前。


“這位女士,請你冷靜一點。”


而我也叫道:“大小姐,你冷靜一點。你看著我,你看著我。冷靜一點。”


我雙臂拉住華宇婷的胳膊,然後讓華宇婷的眼睛看著我。


我喃喃的說道:“冷靜一點。冷靜一點。”
小說推薦